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67章 少林方丈梵净圆寂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一根金针自黑衣人天灵盖插入,黑衣人只是瞪了瞪眼,还没来得及开口,已经命殒当场。

    “老子生平最讨厌穿黑衣服的家伙,呸!”

    那人浑身雪白,除了露在外面的脸,不光是穿着,就连头发和胡子都是白的,看上去像是一个已经年近花甲的老翁,却是红光满面,精神矍铄。

    “白老怪,白老怪你在哪儿呢,快出来,我们约定好的腊月初八日在襄阳城比武,你小子如何敢不赴约呀!”

    正和自己比试武功到了劲头上的白寒枫,一听外面这声音,整个人竟然更加兴奋起来了。

    他忽的从地上站起,转身朝洞外跑了去。

    “苏烟河,你可是苏烟河?”

    苏烟河突然从白寒枫身后跳了出来,一拍白寒枫的肩膀大声叫道。

    “正是你爷爷我,嘿嘿,想我了吧!”

    白寒枫猛地转身,身后出现的,果然是江南圣手苏烟河,此人武功和白寒枫不相上下,两人曾经比武多次不分输赢,所以约定今年的腊八节,在襄阳城一决生死,必须分出个胜负不可。

    虽然武功这两人旗鼓相当,可苏烟河却比白寒枫多了一个本事,那便是医术,中原武林当中尽人皆知,当今天下论医术,当属丹溪先生朱丹溪与江南圣手苏烟河两人,但那丹溪先生还有个雅号叫做医死不医活,而这苏烟河却是有求必应,所以苏烟河相比那丹溪先生,名声更好上许多。

    只是这一个痴迷医术之人,竟然也在武功上跟白寒枫这等二流子较上劲,怕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想,时时刻刻都想,我早就准备去襄阳城等着你的,可不想经过鬼哭岭的时候,被我师叔把我给带回梵净山了,师公他老人家又罚我在金顶峰思过,所以不便下山与你决斗,不过我知道,等你耐不住寂寞了总会来找我的,可你却这么晚才来。”

    “哼,什么狗屁师叔师公的,难道比你武功还厉害?”

    “嘘!”

    白寒枫赶紧对苏烟河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东张西望一番,发现没人,才小心翼翼的对苏烟河道。

    “这话可不敢乱说,虽说我那师叔是个乳臭未干的半大小子,可武功却是比我高出太多,更别提我那师公,我们两个在他们面前,怕是塞牙缝都不够。”

    苏烟河皱了皱眉头,对白寒枫说到。

    “他们会不会生病呢?”

    白寒枫一愣,也是认真的想了一想。

    “这是人,那总是会生病的吧!”

    “嘿嘿,那就好,等他们生病的时候,就是我比他们厉害的时候,你说对不对,就像你,虽然武功我们分不出个胜负,可我比你厉害,我会治病!”

    白寒枫双眼瞪得通红。

    “老子今天就跟你分个胜负!”

    白寒枫当先一脚踢了过去,苏烟河来不及躲闪,结结实实的被踢中。

    “哎哟!”

    苏烟河搓了搓被白寒枫踢中的脚脖子,破口大骂!

    “白老怪,你你你竟然偷袭我,你这个小兔崽子,看爷爷我今天补好好收拾你,打不赢你我苏字倒着写!”

    白老怪先是挠了挠头,很是认真的问道。

    “苏字倒着写,这该怎么念?”

    “你傻呀,苏字反过来那当然是赢啊!”

    这次轮到苏烟河先发制人了,他话还没说完,已经一拳挥了出去,白寒枫反应迅速,竟被他躲了过去,气的苏烟河吹胡子瞪眼。

    一击未中,苏烟河第二下紧接着就去了,他左手悬空一抓,已经暗自集结内力在手,然后一把朝白寒枫抓了过去,白寒枫一挑眉赶紧一个下蹲险险避开,顺着苏烟河手指发出去的真气竟将对面树枝上的冰坨子砸掉了一大堆。

    白寒枫见苏烟河使出内力来,大骂苏烟河不是个东西。

    “白老怪,都说了是一决生死,使出内力有什么奇怪的吗?”

    “亏你还被称为什么江南圣手,还是医者,下手为何如此狠辣!”

    不远处,一个女子的声音缓缓传来,两人寻声望去,却是一个戴着斗篷的女子,女子身形娇俏玲珑,却是看不见容貌。

    “你是何人?为何会来到这金顶峰之上?”

    白寒枫没有见过圣姑,自是不知道她是谁,因而有此一问,可那苏烟河却不知为何,一见到这女子便浑身开始发起抖来。

    “白老怪,我们的比试改天再进行,今天我还有事儿,先走一步。”

    “诶,这……”

    白老怪一脸疑惑,正打算找那戴斗篷的女子算账,谁叫她吓跑了自己好不容易才得来的一个活人,可再去看时,那女子却也没了踪影。

    “王八蛋,气死我了,哼!”

    白寒枫拔腿就想追,可刚跑出去两步,又猛地止住脚步,站在原地想了又想,终究还是转过身往山洞走去,回山洞的时候,眼睛余光无意间看见躺在一块石头后面的那黑衣人的尸体,皱了皱眉,朝那尸体走了过去。

    “哈,原来还有个人,别睡了,快起来,陪我练武功,快!”

    白寒枫先是将那尸体踹了两脚,见没反应,又蹲下来推了推,浑身坚硬,才知道原来是个死人,心中暗道晦气,可又一想,他竟将那尸体给抗到了肩上,带着他进了自己的山洞当中。

    圣姑一路猛追苏烟河,从金顶峰沿路之下,不多时便到了梵天观的门口,可那苏烟河竟突然失去了踪迹。

    ‘难道他进入了梵天观?可谷主有令,不可擅自进入梵天观中!这可如何是好。’

    想了想,圣姑还是决定只能在观外等候了,此处除了进入梵天观,他苏烟河别无去处,自己即便是守株待兔,也一定能等到他自己从梵天观跑出来。

    要说圣姑如何对这苏烟河穷追不舍,此事说来话长,此处暂且不表。

    然就在此时,一个光头和尚突然急匆匆的朝梵天观跑了过来,圣姑赶紧躲到一旁,就见那和尚径直进入了梵天观当中。

    正在惊疑之时,却见李道长随那和尚从梵天观急匆匆的走了出来,而且表情夸张,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儿一般。

    圣姑心中生疑虑,暗中跟踪二人,饶过两道山梁,却到得一个叫做相生寺的地方。

    想来那光头的和尚定是这寺中的和尚无疑,可李道长为何会惊慌失措的,跟随其来这相生寺当中?

    圣姑脚下轻轻一点,身体如同一只燕子一般飞了出去,落到相生寺一座佛龛的房顶上,与李道长一同刚刚回到相生寺的空心大师,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笑,眼睛的余光往房顶瞄了一下,却是不动声色。

    进得大殿当中,就见大殿地上躺着另一个和尚,圣姑当然不认识那是何人,可李道长却是认得,此人正是少林寺的方丈,圆觉大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可知道,圆觉大师圆寂在你相生寺当中,这会引起江湖上多大的风波!”

    李道长激动得浑身发抖,说话的声音都在跟着颤抖。

    空心和尚却有些不以为然。

    “他要圆寂,无论是在何处,也自然是要圆寂,这与在不在我相生寺当中有什么关系?”

    李道长欲言又止,却还是蹲下仔细查看圆觉大师的尸体。

    “大力金刚掌!”

    空心大师一脸疑惑。

    “你说什么?”

    “圆觉大师是死在大力金刚掌之下!”

    这句话,更是让空心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大力金刚掌,这不是圆觉大师自己的绝学吗?”

    李道长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将此事通知少林寺,让他们派人过来亲自调查圆觉大师之死,好在现在是冬季,尸体不会那么快腐烂,等他们的人过来,兴许还能辨认得出圆觉大师是被大力金刚掌给打死,如此便能将此事与你相生寺撇清关系!”

    “如何撇清?他可是死在我相生寺当中!”

    “但那大力金刚掌乃是他少林的绝学,除了少林寺当中的人,天下没有别人还会大力金刚掌!”

    虽说不认识少林寺的圆觉大师,可圣姑怎么会不知道圆觉大师便是少林寺的方丈,此事兹事体大,她必须马上回去禀告谷主。

    转身正要离开,脚下突然传来空心大师的声音。

    “房顶上的朋友,既然来了我这破庙当中,何不下来与我等一叙!”

    圣姑暗叫不妙,竟然被发现了,她哪里能够下去和这一僧一道见面絮叨,赶紧发动轻功扭头就跑。

    只是转眼间,那空心大师竟然已经从庙里追了出来,圣姑心想也罢,自己只是不想让那李道长看见罢了,怕坏了谷主的大事儿,至于你空心和尚,算起来你还得听我指挥。

    “原来是圣姑大驾光临,还请圣姑恕罪!”

    “免了,我只是好奇,那少林寺的方丈为何会死在你相生寺当中?”

    “这事儿,……这事儿我也实在是不知道啊,当时我将圆觉大师自梵天观带来,让他先在大宏宝殿当中打坐念经,我去为其准备斋饭,等我准备好斋饭再来之时,就已经这样了!”

    空心和尚嘴上这样说,圣姑心中却是非常怀疑这和尚,记得谷主多次提醒,空心和尚鬼心眼特别多,而且为人狡诈无比,需得十分小心应对。

    可想了一想,他一个小小相生寺的方丈,如何敢对少林寺的方丈下手,使用的还是大力金刚掌,就算是他想要杀了圆觉大师,也不应该是在相生寺中才是,这不是引火烧身么!

    算了,瞎猜也不是办法,还是先去禀告谷主要紧。

    “你回去吧,按照李道长说的,先通知少林寺派人过来调查此事,我马上回去禀告谷主,让他老人家想办法看能不能帮你洗脱嫌疑!”

    “多谢圣姑,属下恭送圣姑!”

    圣姑离去,空心大师脸上露出一种十分复杂的笑容,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笑容,或是苦笑,或是奸笑,亦或是偷笑,还像是开心的笑。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