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65章 圆觉大师见李道长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风旗主且慢!”

    若是没有紫剑这一声喊,风无涯便要发出那阴阳锁骨钉,可紫剑这一声喊,风无涯只好停了下来,这女子与神尊关系很不一般,他岂能不知。

    欧阳定但见风无涯停了下来,顿觉机不可失,握着手中的宝剑一剑刺了过来,风无涯正要问紫剑为何在此关键之时叫停自己,那欧阳定的剑已经到了近前。

    “风无涯,去死吧!”

    欧阳定恶狠狠地一剑刺向风无涯地胸口,这一剑若是刺中,风无涯必死无疑。

    然就在此时,不知从何处突然一闪,四个持剑少女便已经出现在了欧阳定与风无涯之间,那四个女子看起来十八九岁,分别穿着颜色各异的服饰,和紫剑身上一身紫衣遥相呼应,乃是青绿黄蓝。

    “欧阳定,还不束手就擒!”

    紫剑对欧阳定一身大喊,四个少女已经将其团团围住,四个少女手中各执一剑,若你对天下宝剑有所了解便能看出,这四个少女手中之剑,和那紫剑所佩戴的宝剑可都是当世名剑。

    阳顶天首先就是一阵惊愕,见阳顶天表情怪异,郭大路和风无涯也赶紧将目光移了过去。

    可这两人却似乎没有觉察到什么异样,那风无涯更是觉得这若是神尊的安排,岂非太过儿戏。

    “神尊难道就想用这几个丫头降服欧阳定?”

    他不明白为何阳顶天在看到这几个少女之后会有此反应,郭大路仔细的看了看几人手中的剑也是一声惊叹。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绿衣女子手中的宝剑应当是在江湖上消失百年之久的名剑寒梅如风剑!”

    “何止寒梅如风剑,你看那黄衣女子手中之剑,不就是名剑山庄庄主苏沐枫的长情柳叶剑嘛!”

    阳顶天这句话,然风无涯也是吃了一惊。

    “苏沐枫?他不是失踪了吗?”

    “是啊,苏沐枫三年前便从江湖上消失,但是现在想起来,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哪里奇怪?”

    “三年前神尊身在何处?”

    有了阳顶天的提醒,风无涯这才想起来。

    “三年前神尊刚刚继承大位,我记得之后他便与冰儿姑娘离开九天崖去了山东,你是说?”

    “不错,那名剑山庄就在山东,苏沐枫也是自那段时间开始便不在江湖上露面的,现在想起这些事情来,你不觉得很是蹊跷吗?”

    “难道说苏沐枫是被神尊所杀?”

    风无涯再次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神尊可如老神尊般喜好杀人?”

    “这倒不是,这也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地方,老神尊为了控制天下各门各派,逼迫他们服下七绝五香丹,若敢背叛九天绝伦宫必遭屠戮,可神尊却在接掌大位之后将他们的毒全都解了,白白失去诸多明明已经控制的门派,说实话,我一直搞不懂神尊为什么要这样自毁前程。”

    “就凭你们几个小丫头也想拿下我欧阳定,哈哈哈哈,文星魂,你也太小瞧我欧阳定了吧。”

    欧阳定举起手中的剑当先一剑刺向绿剑,黄剑的剑却已经到了欧阳定面前,无奈之下欧阳定只好回剑去挡,蓝剑突然使出一招华山剑法当中的白云出岫,紧接着绿剑用了一招斜风细雨,青剑一招九宫八卦剑直逼过去,欧阳定已经退无可退,直接一屁股坐会了椅子上。

    “你们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招式?”

    紫剑站在一边微笑的看着这一切,阳顶天三人更是已经看傻了眼,四个少女每人只用了一招,便将欧阳定制服,而他们所用的招式,可不是欧阳定所说的乱七八糟的招式,这四人的剑法招式分别是武当派,全真派和五岳剑派的绝学。

    “她们,她们究竟是什么人?”

    紫剑笑而不语,并没有回答阳顶天的问题,而是对那四个少女吩咐道。

    “神尊有令,将欧阳定关押在九天崖对面的断肠崖,由二十四剑轮流看守,等候神尊回宫亲自发落!”

    “是!”

    异口同声的回答,转瞬之间那四个少女和欧阳定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每人看见她们是怎么离开的,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已经不见了。

    …………

    梵净山,梵天观

    “圆觉大师大驾光临,为何也不提前通知一下,好让贫道前去迎接!”

    李道长站在梵天观门口,冲圆觉和尚一拱身子,便将圆觉和尚让进门内。

    “李道长严重了,贫僧只是云游天下,恰巧路过梵净山,想到你我二人也算相识一场,所以便顺便过来与李道长叙叙旧而已!”

    嘴上这么说,圆觉和尚心中却在想,提前通知你,好让你做好万全的准备来应对我么?

    “圆觉大师快里面请,大师作为中原第一大门派少林寺的主持,竟然还能有空云游天下,贫道可真是羡慕得很啊!”

    李道长面带微笑,无论是谁,也无法从其表象当中看出其真是想法如何,真可谓是极会隐藏的高手。

    圆觉大师亦是如此,这二人皆是久经江湖的老人,江湖当中的各种人心险恶他们早已看透,各种阳奉阴违也皆在心中,虽然对方表情极为平淡,却也知道对方心中是何想法。

    圆觉大师抚了抚拖到地上的袈裟,盘膝而坐在一个蒲团之上,要说这道士庙和和尚庙的共同之处,就是都到处放满了蒲团。

    “呵呵,什么江湖第一大门派,如今的中原武林,你是江湖第一大门派,我是江湖第一大门派,他也是江湖第一大门派,你我出家之人,怎敢再挂念那些虚名!”

    “圆觉大师所言极是,看来贫道还是没有参悟透彻,哈哈,多谢圆觉大师指点!”

    梵天观外,圣姑和空心大师躲在暗处,亲眼看见李道长将圆觉大师邀进了梵天观当中。

    “你好生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这个时候圆觉和尚来这梵天观,此事必有蹊跷,我必须马上把这边的情况汇报给谷主!”

    空心大师对圣姑点了点头。

    “圣姑放心,这二人若是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您与谷主!”

    圣姑转身离去,空心大师往地上啐了一口。

    “呸,小丫头片子,竟然骑到老夫头上来了,若你不是黯夜销魂谷的人,老夫真想一掌打死你!”

    空心大师眯着眼睛看着圆觉和尚和李道长分别坐到一个蒲团之上,心中暗想这圆觉和尚来梵天观到底想要干什么?是为了梵天太玄经还是想要找自己算账。

    可他随即又想,找自己算账的可能性不大,自己已经离开少林寺那么多年,要找自己算账早该来了,何必等到现在。

    不管怎么样,他要听清楚这两个老家伙相见,到底会谈论一些什么事情,若是与那梵天太玄经有关,哼哼,我定要得到那梵天太玄经,到时候什么黯夜销魂谷的谷主,我看你还拿什么威胁我。

    空心大师沿着梵天观的围墙走了半圈,圆觉和尚和李道长就在靠着这一面围墙的房间当中,他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袈裟,抱着围墙边上的一颗大树就往上爬,待到和那房顶一般高了,便小心翼翼的转移到了房顶之上。

    已经勉强能够听到里面的谈论之声了,不过还不是很清楚,于是他便继续往上爬了几步,然后轻轻揭开了一块瓦片。

    圆觉和尚李道长现在就在他下面的房间当中,只听李道长说道。

    “果然就连圆觉大师你这样的得道高僧,竟也会相信那江湖谣传,什么梵天太玄经,无非都是白寒枫故弄玄虚编造出来的谎言而已!”

    “呵呵,李道长说的这是哪里话,你我都是同道中人,佛道本为一家,想来李道长怕是误会了贫僧话里的含义,我只是想若是道兄知道那梵天经的下落,希望能够告知少林寺,此经书确实如道兄所说,只是一本超度亡灵劝人向善的普通经书而已,即使将它与道门中的太玄经相结合,果真得到什么绝世武功,我少林寺也绝对不会对此抱有非分之想!”

    “既然如此,圆觉大师怕是要空跑一趟了,早先黯夜销魂谷便来我观中讨要那梵天太玄经,只可惜我这观里,确实没有什么梵天太玄经了。”

    圆觉和尚微微点了点头,还是面带微笑。

    “既然李道长如此说,那贫僧便信了,只是贫僧还有一事想要请教。”

    “圆觉大师请讲!”

    “贫僧听闻贵观早年有一人名叫空灵道人,据说此人武功十分高强,便是得到梵天太玄经之真传,可有此事!”

    “哈哈哈哈,此等捕风捉影之事,圆觉大师竟然也会相信,若他真得了梵天太玄经真传,而那梵天太玄经又果真有如此厉害,那白寒枫又怎能轻易将其害死,还抢走什么梵天太玄经。”

    “那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还有那九天神尊文星魂在鬼哭岭当中,也说曾得你真传,练就了梵天太玄经,因而便轻而易举将名震江湖的白寒枫制服,还当上了九天绝伦宫的神尊,这件事情,总不是捕风捉影吧!”

    李道长面不改色,他在回忆文星魂那日到梵天观的情形。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