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48章 阳顶天初见花明月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文星魂自那破败不堪的佛像后面走了出来,他知道紫剑给那南宫无邪的,定然不可能是什么真正的解药,可到底她给他的是什么,文星魂确实在是好奇得很。

    “你怎会有那黯夜销魂谷的解药?”

    紫剑忍不住想要笑,可老大就在面前,她始终不如莫家姐妹那么放得开。

    “哪里是什么解药啊!”

    文星魂微笑的看着紫剑,摇了摇头,知道南宫无邪定然是被紫剑给耍了。

    “那你给他的是何物?总不会是另一种毒药吧!”

    “那倒不是,那只是一颗普通的正气丸,我只是担心他没有真正的解药会不会毒发身亡了,到时候可就没人再给老大找那月牙了!”

    文星魂自怀里将那两枚月牙掏出来摊在手心。

    “你管这东西叫月牙?”

    “是呀,你看它的形状,不是和那弯弯的月亮很是相同吗?”

    文星魂抬头仰望星空,头顶一轮弯弯的明月,再看看手中那两个物件,那形状果然相差无几。

    “走吧,我们回去吧,冰儿他们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今晚回去早点休息,明天一早便启程回九天崖。”

    “嗯!”

    紫剑点了点头,跟在文星魂身后,这主仆二人出了那破庙,迅速消失在这黑夜当中。

    …………

    明月山庄,花园。

    花明月手持一把三尺长剑,一剑刺向他前面的一个使刀男子的手腕,那男子手腕一翻,用刀柄顶住了花明月刺过来的这一剑,随即一脚踢向花明月下盘。

    花明月脚尖点地,身子凭空弹起,使刀男子一脚踢空,但是他并不气馁,他同那花明月一样,脚尖轻轻在地上一点,整个身子便弹了起来,跟着花明月追了过去。

    花明月一剑劈了下来,男子只得横刀格挡,刀剑相击,发出一声响亮的脆响。

    那男子被花明月这一剑击落回到地上,花明月乘势追击,接着又是一剑刺了过来,男子赶紧连连后退,花明月眼角闪过一丝冷笑,另一只手发出一枚梅花钉,男子心道不好,本来就已经被花明月打得只有后退,可这家伙又放暗器,这可如何是好。

    男子皱了皱眉,待到那梅花钉快到身前,往后一个后空翻,险险的躲过了,而在此时,花明月的剑,也被他顺势一脚踢落在地。

    花明月不想这家伙武功竟然也是如此高强,暗叫轻敌了,赶紧回身去捡那地上的宝剑,可花明月手还没碰到那宝剑,男子的刀又砍了过来。

    无奈何,花明月只好放弃那宝剑,往旁边一滚,躲过那一刀,又是一枚梅花钉射出。

    “我说你就不能不用这阴毒的玩意儿吗?”

    男子瞪着血红的双眼,看似都要喷出火来。

    “这就是我的强项,就如同你的强项是使这大刀一般,叫我如何不用!”

    花明月话音刚落,那男子的刀再次到了近前,花明月只得不停发暗器,梅花钉用完了就用飞刀,飞刀用完了却还有袖中箭,使刀的男子怪叫一声。

    “你这不要脸的臭东西,武功不及老子就耍阴招,每次都是这样,老子不陪你玩了!”

    男子话毕,转身就往外面跑,期间险些就被花明月的袖中箭射中,还好,这家伙像是对花明月这招有所防范,他逃跑的时候左拐右拐,终于一个纵身跳出明月山庄的围墙。

    花明月拾起地上的宝剑,冷汗已经浸满额头,若是自己没有身上这些暗器,怕是今日还真得落在他的手上。

    那人乃是神刀门掌门人崔天启的大弟子赵一海,与其师弟吕裹林合称双子神刀,其刀法出神入化,在整个湘潭地界难逢敌手,唯独那明月山庄的花明月,风头盖过这二位。

    师兄弟二人便上门挑衅数次,可每次都被困于明月山庄巧妙的机关当中,好几次险些送了性命。

    赵一海大骂花明月不是个东西,只有靠着机关暗器才能胜过他们师兄弟。

    那花明月自视清高,便对这二人说,你们二人对阵我一人,此不公平,所以我必须使用机关,若你兄弟二人要是某一人单独前来与我切磋,我便不用机关。

    赵一海说那你也不能使用暗器,可花明月答,你的强项是使刀,我的强项是暗器,你若叫我不使暗器,那你也不许使刀,我们二人空手比试。

    赵一海起先答应了这一提议,于是花明月便将这二人放了出去,并与赵一海切磋拳脚,却不想花明月轻功拳脚样样精通,都远远胜过他赵一海。

    于是那赵一海便变了卦,说那么还是我使我的刀,你使你的暗器,我们重新来过,可每次,赵一海也最终只能落荒而逃。

    可他这人却不气馁,每每战败一次,就会回到神刀门努力练习刀法,待到他找到克制花明月的办法,又会再次上门寻那花明月比试。

    如此这般已有数月之久,没有一次他是能真正的打败过花明月的。

    就如同今次一样,统统都是在花明月的暗器使出来之后只得落荒而逃。

    吕裹林此人,那日自明月山庄观赏了师兄与花明月的比试之后,却是甘拜下风,不肯与师兄一道每每上门挑衅。

    可怜那赵一海本来就只有和师弟一起出马的时候,才能发挥出自己刀法上的优势,这没了吕裹林的协助,任他刀法如何神奇,也是胜不得花明月手中诡异无比的暗器。

    明月山庄外的小树林中,吕裹林正呼呼大睡,打着呼噜,赵一海跑到他的身边,对准他屁股就踢了一脚。

    “臭小子,你给我起来,叫你帮我你不帮我,害我又被打了出来。”

    那吕裹林猛地坐了起来,眼睛却还闭着,他伸了个懒腰不情愿的说到。

    “我能陪你来这明月山庄就已经很不错了,还要叫我进去帮你,哼,明知不是对手,你又为何总是要去自取其辱。”

    “谁说不是对手!”

    赵一海明显不服。

    “你想啊,比拳脚咱们比不过人家,兄弟联手打是能打过了吧,可人家还有机关暗算,总也是逃不脱的,如何是人家对手啊!”

    “即便是如此,也不能丢了丢了我神刀门的脸,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将他花明月给打败,哼,你等着看吧。”

    “好,我等着,看你赢了不还是你吗?又能如何?”

    赵一海又在那吕裹林屁股上踢了一脚。

    “就你没出息,走了,回家。”

    “你总是这么欺负我,看我回去不告诉师父你又踢我屁股。”

    明月山庄当中,花明月正在想,那赵一海每次回去之后再来,武功都会有很大的进步,自己对付他是越来越力不从心,即使是使用暗器,今天也险些胜不得他,如此长久下去该当如何是好。

    花明月甚至开始后悔,自己明明是个杀手,那日何以会放了这两个家伙,导致如今徒生事端。

    “你若是只想胜过那二人,又何必如此苦恼不堪!”

    花明月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子粗壮的声音。

    待他回过头去,就见那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青年虎背熊腰,浓眉大眼,手中空无一物。

    “你是何人?”

    “我是专程来帮你之人。”

    “帮我?”

    “不错,我乃九天绝伦宫寒冰旗旗主阳顶天,奉神尊之命特来帮你。”

    九天绝伦宫?花明月心中大骇,前一日才有黯夜销魂谷谷主前来找茬,不想着九天绝伦宫的人,也这么快就找来了,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想要再过安稳日子,怕是难了。

    “你要帮我什么?”

    阳顶天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定定的盯着花明月,过了半晌,才开口说到。

    “黯夜销魂谷来找过你吧,你没有同意,这是个非常正确的选择!”

    “黯夜销魂谷来找我,你是如何得知?”

    阳顶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我九天绝伦宫门徒遍布天下,就你这点事情,如何知晓不得?”

    花明月一想也对,久闻九天绝伦宫帮众遍布天下,现在看来,果然不假,只是这九天绝伦宫神尊文星魂,是否也太看不起我花明月,那黯夜销魂谷谷主可是亲自前来找我想要拉我入伙,可这文星魂竟然如此没有诚意,只派个手下前来。

    “文星魂呢?他为何不亲自前来找我?”

    “神尊自有神尊的事情要做,这等小事若是都要他亲力亲为,那他如何忙得过来,又要我们这些人有何用处。”

    “哼,好啊,不想九天绝伦宫之人如此傲慢,那就先让我领教阁下的高招,看看九天绝伦宫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

    花明月举剑便刺,阳顶天连忙摆手。

    “不不不,我阳顶天曾经对天发誓,此生绝不与女子动手。”

    花明月心中大惊,他如何识得我是女扮男装,那日就连那黯夜销魂谷谷主都未曾发现,难道说这阳顶天竟比那黯夜销魂谷的谷主武功更加高强?

    可转念一想,这认出自己本来面目,似乎和武功强与弱,也并无关联。

    “你们都是一丘之貉,不过就是想吞掉我的明月山庄罢了,看剑!”

    花明月倒要看看他这个不与女子动手的阳顶天,在自己的猛烈攻击之下,他当如何应对。

    阳顶天步步后退,双手背在身后,也不还手,花明月劈砍刺挑,阳顶天一概只一个字,躲!

    如此这般许久,花明月只觉气喘吁吁,可阳顶天却像是轻松自如,毫无气喘的迹象,倒是从始至终,脸上一直挂着微笑。

    阳顶天的轻功,让花明月赞叹不已,自己本以为这天下,自己的轻功便已经独步天下,却不想今日与阳顶天一比,实在是相形见绌,差的太远。

    无奈何,花明月只得停了下来。

    “文星魂的武功比起你,胜你多少?”

    “神尊武功深不可测,岂是在下所能比拟的,若真要与他比个胜负,我怕是在他面前难以抵挡十招。”

    “这怎么可能,江湖传闻他与黯夜销魂谷谷主武功并列天下第一,可那日我与那谷主对峙,却并不见他武功比你厉害多少,虽说我们不曾正面交锋,可我感觉,他也不如传说中的厉害。”

    “是吗?你认为那日前来找你之人果真就是黯夜销魂谷谷主?”

    “难道不是吗?”

    阳顶天缓缓的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不过我所知道的是,黯夜销魂谷谷主到底是男是女是老是少,皆无人得知,也无人知晓其姓甚名谁。”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