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47章 神尊回九天闲人居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紫剑和莫香儿慢悠悠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老大,查过了,南宫无邪今天一大早就离开了,在他的房间找到这个。”

    莫冰儿将一件东西交到文星魂手里。

    文星魂看了一眼那东西,顿时神情变得紧张起来,他立马从怀里掏出了另外一件东西,那是在雷公坛村的时候那老者将他们赶走的时候瞧瞧给他的。

    两个东西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都是月牙形的半圆。

    这究竟是何物,为什么会有两半,那老者又为何会将此物交给自己,还有南宫无邪,他的房间为何也会有此物?

    文星魂心中充满了疑问,却是没有人能为他解答,最主要是他觉得,老者既然不正大光明的将此物交给自己,那说明知道这东西的人不能太多,所以他不打算拿出来去问别人,只好走一步算一步,自己慢慢研究了。

    或许还可以等莫冰儿回来之后,和她商议商议,这姑娘的头脑,有时候还是蛮聪明的,最重要的是她对自己忠心,也不会像莫香儿那样大嘴巴把自己的秘密说出去。

    一想到莫冰儿,就听见一阵马蹄声从远处传来,文星魂抬头一看,果然是莫冰儿回来了。

    莫冰儿翻身下马,手里提着一个黄布包裹着的东西,快步走到文星魂跟前。

    “老大,到手了。”

    文星魂满意的笑了笑,将那黄布拆开,乃是一方印绶。

    文星魂将那印绶拿了起来,文壁和文升父子大惊失色。

    “啊,这是皇上的玉玺!”

    “叔叔好眼力,送你了,至于你是把这东西拿去还给那新登基的皇帝,还是自己留着玩,随你吧!”

    文星魂一把把那皇帝的玉玺丢给了文升,文升大惊失色,又想躲避又怕那玉玺被摔坏,只好硬着头皮伸手去接,不想被那玉玺砸得一个趔趄。

    “本尊写给那新帝的贺信也送到了吧!”

    “启禀神尊,送到了,连同一枚九天绝伦令一起,放在皇帝装玉玺那盒子里了,想必那皇帝要用玉玺之时打开一看,里面是神尊写给他的信和九天绝伦令,玉玺却不见了,定然不敢再与我九天绝伦宫为敌。”

    文升捧着那传国玉玺来到文壁跟前。

    “爹,这,这可如何是好!”

    “又不是我把它给接住的,你问我我问谁去。”

    看得出,这爷俩都对这玉玺恐惧得不行,更对文星魂恐惧得不行,他只派一个小丫头,竟然就能潜入宫中把皇帝的印绶给盗了出来,这,想想都是十分可怕的事情。

    “你们爷俩要是实在不想要,那就把它还给我吧,我将它带回九天绝伦宫,做个,诶,香儿,这东西形状怪模怪样,你说拿它做个什么合适?”

    莫香儿皱了皱眉头,突然灵机一动。

    “拿它砸核桃吃,怎么样!”

    “好,就送你砸核桃吃了。”

    文星魂一伸手,一股强大的内力将文升捧在手心的玉玺一把吸了过来,文升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手中已经空了。

    莫香儿将那玉玺拿在手中,用手指轻轻的敲了敲。

    “嗯,还挺硬,砸核桃应该不错。”

    “这,四叔你看他们!”

    文璋冲文升摆了摆手,说到。

    “如今这东西既然已经离开皇宫,难道你们真的敢把它送回去?”

    文星魂一阵冷笑,转身朝九天闲人居里面走去。

    文璋和哥舒无敌赶紧跟了进去,一进门,跪得慢慢的一地人大声呼喊。

    “九天神尊,一统江湖,九天神尊,一统江湖!”

    “停停停停停!谁教你们这么说的,胡闹,统什么江湖啊,本尊没那闲心,全部给我闭嘴。”

    跪在地上的众人面面相觑,全都看向了莫香儿,想来,这种没轻没重的话,也只有莫香儿才能想得出来。

    文星魂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丫头,总是那么不知天高地厚,好在这里的人,全都是九天绝伦宫的手下,要是让外人听见传扬出去,岂不是把整个江湖全给得罪了,那文星魂苦心改变的一点点九天绝伦宫的形象,岂不是付诸东流。

    “老大,怎么了嘛,我觉得蛮好啊,这口号喊得,挺威风的呀!”

    莫香儿想来,是根本就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文星魂也懒得跟她解释。

    “好了,总之,这样的话,以后我九天绝伦宫上上下下无论是谁,也不许再说,听明白了吗?”

    文星魂这话,不仅仅是对莫香儿说的,也包括在场的所有人。

    “谨遵神尊教诲!”

    “行了行了,都起来吧!”

    “多谢神尊不杀之恩,我等从此定誓死效忠神尊。”

    哥舒无敌和文璋两人互视一眼,也一起跪在地上,他们已然知晓,文星魂为何会让他们全部聚集到九天闲人居来看戏了,随之是他们各自的手下,只有文壁和文升父子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我等誓死效忠神尊,效忠九天绝伦宫!”

    文星魂猛然转身,一改往日落拓不羁的形象,傲视群雄。

    “好,九天闲人居原来的兄弟,都是受了那叛徒马一风的蛊惑,现马一风已被本尊正法,尔等之过本尊一概既往不咎,而今日,我九天绝伦宫又有鬼哭岭与明花卉的众英豪加入其中,本尊决定,将其全部并入我九天绝伦宫大都分舵,即日起,由鬼哭岭的哥舒无敌与明花卉文璋,共同执掌大都分舵,同为分舵主。”

    “共同执掌?同为分舵主?”

    众人不禁议论纷纷,古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却不知神尊为何要安排两位分舵主,这两位分舵主,那日后到底该听谁的才是?

    明明说好的让哥舒无敌做分舵主,文璋也对文星魂这突然间的安排感到不可思议。

    “神尊,这?”

    “文舵主,哥舒舵主,今后你们二位,当共同为本尊处理好大都分舵的一切事物,遇事你们二位共同商议,不是太大的事情,就不用派人到九天绝伦宫请示了,你们二人商议决定就好。”

    看文星魂心意已定,这二人只好接受。

    “谨遵神尊之命!”

    哥舒雨寒心里清楚,文星魂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安排,怕是还对他不是十分的信任,亦或是因为马一风的事情给他提了醒,九天绝伦宫的每个分舵,只有一名分舵主,如此一来,难免造成分舵主把控了一切,重要的事情隐瞒不往上报。

    莫冰儿对老大的安排,佩服不已,这件事情决定之前,文星魂只单独与她商议过,所以她是早就知道了文星魂的这个决定的。

    “好了,各位都起来吧,本尊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们说,日后我九天绝伦宫的兄弟,见了本尊不必行跪拜礼,这跪拜礼是朝廷那档子当官之人才喜欢的东西,我们乃是江湖之人,拿它那一套来作甚,江湖人,就要有江湖人的样子,你们那里见过江湖之人互相见面还要行跪拜礼的呀,是也不是?”

    “神尊说得极是啊!”

    “这神尊果真是与众不同!”

    “没错,江湖人就要有江湖人的规矩,何必用他朝廷那一套!”

    各种赞美之声,不绝于耳,莫家姐妹和紫剑知道,他们在九天崖,从来都是不用对神尊行跪拜礼的,这是神尊的规定,任何人都必须遵守。

    下属对神尊是如此,下属对上级,亦是如此,九天崖上的众人,全部以兄弟相称,虽说职务上分大小,却也不得随意欺负比自己职位低一些的人,否则神尊决不轻饶。

    “大都分舵的事情,本尊就托付给二位了,我自九天绝伦宫出来,加上路上赶路的时间,已有两个多月,是时候该回去了。”

    “神尊这就要走?”

    哥舒无敌有些着急起来,女儿哥舒雨寒和神尊之间的事情还没有着落,若是神尊就此离开,那岂不是。

    哥舒雨寒心中也是着急万分,她知道,此次神尊离开了,不知何时才能再有机会见到他。

    “求神尊带我回九天崖!”

    哥舒雨寒终于鼓起勇气,刚刚随众人一起站起来的她又跪在了文星魂面前。

    “我既答应过你要传你武功,你就准备一下,明天一早,随我一同上路吧。”

    “多谢神尊。”

    哥舒雨寒心花怒放,只要能够上得九天崖,待在文星魂身边,那她还是有机会的。

    “冰儿,香儿,还有紫剑,你们也准备一下,明天一早,我们便启程回九天绝伦宫。”

    “是!”

    …………

    大都城外,一破庙当中。

    “南宫无邪,东西带来了吗?”

    “请圣姑恕罪,本来,本来那东西我已经到手,但是后来,却不知是在何处又弄丢了。”

    “混账,这么重要的东西你竟然弄丢了,你让我回去如何跟谷主交代!”

    “请圣姑代我向谷主解释一下,那东西我确确实实是从皇宫当中带了出来的,却不知是何时将其弄丢,属下有负谷主厚望,定会为谷主找到剩下的几枚,来弥补这次的过错。”

    戴着斗篷的紫剑,险些就要笑出声来,老大说她来冒充黯夜销魂谷的圣姑绝对没问题,果然竟连南宫无邪也能被骗。

    南宫无邪哪里知道,那日他自皇宫当中回来,就一直被紫剑跟踪了,紫剑趁着南宫无邪洗澡之际,瞧瞧潜入他的房间拿走了那月牙形的东西,又趁着文星魂下令清除马一风之时,假意那东西是自南宫无邪曾住过的房间当中搜查到的,交给了文星魂。

    可文星魂只知道这月牙形的东西与梵天太玄经有关,具体这东西叫做什么,又有何关联,却是不知道。

    “你去吧,我会在谷主面前替你说话的。”

    “多谢圣姑,那……解药!”

    紫剑一愣,解药?莫不是黯夜销魂谷谷主为了控制南宫无邪竟然给他下了毒?难怪他那么拼命的为黯夜销魂谷卖力,原来如此。

    可自己身上怎会有那黯夜销魂谷的什么解药,紫剑灵机一动,自怀里掏出一颗药丸丢该南宫无邪。

    “给,去吧!”

    “多谢圣姑赐药,属下告退。”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