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43章 神尊雨寒再相聚首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文星魂转身朝紫剑走了过去。

    “哥舒姑娘呢?”

    紫剑双手背在身后,面带笑意。

    “哥舒姑娘,没找到,我一路找来找去,也没发现哥舒姑娘的行踪,不过在路上打听的时候有人跟我说看到一个年轻的姑娘好像被老虎给叼走了,所以我才回来找老大的。”

    “胡说八道!”、

    文星魂伸出一根手指在紫剑鼻尖上刮了一下。

    紫剑表情古怪。

    “你怎么知道我胡说八道?”

    一旁的莫香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呵呵呵呵,紫剑,你一撒谎就整张脸都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老大能看不出来?”

    “喂喂喂,都聚齐了呀,好,现在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对大家宣布。”

    竟然是朱丹溪,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的,竟然连文星魂也没有察觉。

    紫剑抬起脚一脚就朝朱丹溪踢了过去。

    “去去去,怎么哪儿都有你。”

    朱丹溪连连后退,文星魂倒是有些好奇,紫剑怎么会跟朱丹溪认识,而且还知道哥舒雨寒是因为他才闯出城门去的,自己只是让莫冰儿传令给她让她半路截下哥舒雨寒,未曾告诉过她哥舒雨寒因何而闯城门出城。

    “喂喂喂,要不是我丹溪先生,怕是你们两个现在已经冻死在那冰天雪地里了,你不感谢我也就罢了,竟然还踢我。”

    “我踢你怎么了,我踢死你踢死你。”

    紫剑一副凶巴巴的样子,追着朱丹溪踢个不停,朱丹溪只能左躲右闪。

    文星魂看着紫剑和朱丹溪打闹,心中满满的感动,自己这一个朋友一个属下,倒是还蛮般配的。

    朱丹溪与文星魂相识很早,文星魂记得清清楚楚,那时自己应该是八岁的样子,朱丹溪比自己大一岁,是舅公欧阳缙云从天门山带回来的,只是他十几岁的时候就跟他师父罗知悌去了义乌,据说这小子勤勉好学,算是完全继承了其师父的衣钵。

    罗知悌和欧阳缙云是多年挚友,两人相识在九天绝伦宫还不曾创建的时候。

    “老大,这个祥哥纳吉公主,你打算如何处理呀!”

    白发女子的尸体,已经被文璋派人抬走,祥哥纳吉此刻正扶在白发女子尸体上失声痛哭,看得出,祥哥纳吉确实是伤心至极。

    想来确实也是因为自己,才间接导致了这场惨剧的发生,文星魂觉得,自己似乎应该为她做点什么。

    莫冰儿一直站在文星魂身边,等着老大的抉择。

    “再说吧,让我先想一想,要是不行,就将她带回九天崖!”

    文星魂说的再说,是想等自己弄清楚了她与梵天太玄经之间的关系之后再说,而如今这祥哥剌吉无依无靠,怕是也只能将她带回九天崖安置了。

    “好,那我们何时启程回九天崖?”

    文星魂突然觉得莫冰儿的脸色有些不对劲,说话的口气也怪怪的。

    “你怎么了?”

    “我没事儿!”

    莫冰儿有意躲避文星魂的目光,这可不像是害羞的表现,倒像是吃醋,总之女儿家的心思,文星魂觉得实在是太难猜测了,阴晴不定的,说不定什么时候马上就变了。

    “应该还要过两天,我还要去找那个马一风算账呢,再说大都分舵的事情也还没有处理,总不能让那小子就如此一口将我的大都分舵给吃了吧。”

    莫冰儿轻轻点了点头,终于紫剑不再追着朱丹溪踹了,她安静的站在路旁,给抬着白发女子尸体的人们让开了一条道。

    朱丹溪朝文星魂走了过来。

    “我也该走了。”

    “你这不是刚回来?怎么又要走?”

    “这里?这又不是你的地盘,我总是待在这儿,算怎么回事。”

    文星魂冲朱丹溪玩味的一笑。

    “你是在讽刺我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去杀了马一风,夺回九天闲人居。”

    “不是我要杀了马一风,夺回九天闲人居,是你!”

    朱丹溪皱了皱眉。

    “我?你确定是我?”

    “不是你还能是谁?”

    朱丹溪一翻白眼,随即摇了摇头。

    “切,我是医者,你怎么能让我去杀人呢?”

    “我打算把紫剑留给你,至于马一风是死在你手上还是紫剑手上,又或是别人,我并不在乎,如果你实在不愿意,我也只好另想办法了!”

    朱丹溪突然来了精神。

    “你说真的?你把紫剑留下?”

    文星魂冲他摆了摆手。

    “绝不强求,你并非我的手下,虽然在人前你叫我一声神尊,可我却也没有命令你的权利,你要是实在不愿意被束缚……”

    “好,我同意,不过有个前提,最多一年,你得派人过来接任,你知道,我在每一个地方都呆不久。”

    “紫剑接令!”

    在一边和莫香儿说说笑笑的的紫剑听到文星魂的声音,赶紧走了过来单膝跪地。

    “属下在!”

    “本尊命你与朱丹溪,去九天闲人居除掉叛徒马一风,然后由朱丹溪接掌大都分舵舵主一职,紫剑务必全力保护朱舵主,并听其调遣。”

    “他?朱舵主?”

    紫剑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对,有什么问题吗?”

    “属下遵命!”

    朱丹溪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想想刚刚还对自己拳脚相加的紫剑,因为文星魂一个命令,就变成了自己的手下,紫剑斜眼恶狠狠的盯着朱丹溪,文星魂看在眼里,心说这朱丹溪果真还不是做什么舵主的材料,若是只做个医生,倒也还算称职。

    文柳娘和文环娘一直站在不远处,见文星魂没有空闲下来,所以也就没有过来,姐妹俩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心中千头万绪。

    “两位姑姑,里面说话吧!”

    文柳娘文环娘对文星魂点了点头,姐妹俩人朝奇香园走了过去。

    奇香园据此还有数丈之远,说那密道通往奇香园,倒不如说是在奇香园的旁边。

    远远的文星魂就看见哥舒雨寒和哥舒无敌正站在门口。

    文星魂径直朝哥舒雨寒走了过去,哥舒雨寒像是个做了错事的小孩儿一般,头也不敢抬,哥舒无敌赶紧出来替女儿解围。

    “额,那个,神尊,小女这事儿,确实是太过莽撞,还请神尊大人不计小人过,您,就不要再责怪她了,我,我已经教训过她了。”

    文星魂走到哥舒雨寒身边,看了看她瑟瑟发抖的身躯,心中有些感动,她竟然肯为了自己要去那千里之外的武当山,这是文星魂万万没有想到的。

    “冻坏了吧!”

    哥舒雨寒浑身一怔,不是因为冷,她以为文星魂定会对自己痛骂一顿,她不知道自己和父亲的计谋是不是已经被他给看穿,如果是那样,恐怕自己将再没机会见到他了。

    可是现在,他却问自己是不是冻坏了,他这是在关心自己吗?

    哥舒雨寒激动万分,他关心自己,就说明自己的计策果然成功了,那么如果自己趁着现在,求他像带莫家姐妹那样把自己带在身边,他会答应吗?

    哥舒雨寒突然跪在文星魂面前,带着哭腔道:

    “我不怕冷,我只想跟随在你身边,哪怕是只能做一个端茶倒水的婢女,求神尊准许我留在您的身边。”

    又是要做婢女,这不禁让文星魂想起了昨夜的韩玉妍,这两人的口气尽然那么相似。

    “救命,神尊,求你救救我。”

    突如其来,一个女子急匆匆的出现在他们的视线当中,文星魂转头去看,那人竟然是韩玉妍。

    莫香儿一见韩玉妍,二话不说掏出一颗钢珠就打了过去。

    韩玉妍来不及躲闪,当即被那钢珠打中膝盖,吧唧一声摔倒在地。

    眼见莫香儿第二颗钢珠又要打出去,文星魂赶紧出口阻止。

    “住手!”

    朱丹溪赶紧将韩玉妍从地上扶了起来,一脸关切的问道。

    “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老大,是她将你刺伤的,为何不让我打她?”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那是我和朱丹溪设的一个计策,所以这事儿和她没关系,她那是在帮我们演戏,如何能够怪她?”

    韩玉妍急促的呼吸着,努力平复自己的心绪,过了好一阵,终于好像平静了一些。

    “马一风和我爹,为了得到神尊的谅解,想要神尊饶过他们的性命,所以,所以他们要杀了我,还说要将我的头拿来献给神尊!”

    朱丹溪惊讶万分,他定定的看着文星魂。

    “神尊,你看这事儿闹得。”

    “你先扶她进去休息一下吧,看样子她是一口气从凤舞楼那边跑过来的。”

    朱丹溪点了点头,扶着韩玉妍进了其中一个房间。

    “冰儿香儿,你们现在马上去凤舞楼看看那边的情况,如果马一风想要对韩安庆家人下手,你们尽力阻止,他现在是一只慌了神的疯狗,见了谁都会想上去咬上一口,注意不要打草惊蛇,我还要用他帮我找出南宫无线。”

    “是!”

    莫家姐妹转身离去,文星魂又看了看韩玉妍和朱丹溪离去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千,没想到那韩玉妍帮了自己,到头来还差点因此害得她丢了性命,最可恨的是那想要要她命的,竟是她的亲身父亲。

    不难想象,韩安庆认为女儿刺伤了神尊,而神尊必然会因为此事而报复韩家,再被那马一风一挑唆,韩安庆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竟然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也能下得了手。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