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38章 明月山庄主花明月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明月山庄,明月楼。

    明月楼是中原武林近年来新晋崛起的一大杀手组织,他位于洞庭湖的湖心岛上,专门为各门派解决自己不好出面解决的问题,其收费价格高昂,当然,办事儿效率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只要他敢接了你的定金,成功率百分之百。

    明月楼楼主,自称名叫花明月,以暗器最为著名,在江湖上虽不及九天神尊,黯夜谷主那般世人皆知,也令江湖人人人闻风丧胆。

    花明月接定金杀人只问钱有多少,从来不问目标是谁,也从来不会和你讨价还价,他的规矩是见面你必须得报上价格,人名,他觉得可以就接受定金,觉得不可以便不收取定金,当然也不接受你的任务。

    明月楼,观景亭中,花明月身穿一袭纯白色的上等丝绸锦袍,对于他这等身份的人来说,这样的穿着打扮没什么不妥,只让人奇怪的是他脸上蒙着一块面巾,据说只有将要被他所杀的人,才有机会看见他的真面目,然后带着那看见过他真面目的眼睛去地狱报到。

    如此一来,江湖上没有任何人知道其真实相貌如何,有人说其定然其丑无比,否则为何不愿让人见其真面目,也有人说是为了职业需要,不让任何人知道其真面目是为了躲避仇家追杀,你想,他作为杀手杀了那么多与他无冤无仇的人,想要他命的人自然也是多不胜数。

    “五千两黄金,我想这怕是比你之前杀过的所有人的酬劳一起还要多,怎么样?”

    一个戴着狼人面具的人,坐在亭子里花明月的对面,端起石桌上放着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端起来一饮而尽。

    花明月一双明亮通透的眼睛盯着来人,也不言语,他不觉得今日这位来客,是真心来找自己做生意的,莫不是以前所杀的某个仇家,前来寻仇了不成。

    “九天绝伦宫宫主,文星魂!”

    来人从袖中拿出一叠银票放在石桌上。

    “你有收定金的习惯,我知道,一两黄金十两白银,这是两万两白银的银票,也就是两千两黄金,事成之后,我将亲自为你送来剩下的三千两黄金。”

    戴着狼人面具,出手如此阔绰,买的还是九天神尊文星魂的命,花明月不难猜出此人身份。

    “谷主果真是大手笔,这么一大笔买卖,的确是花某生平所有生意加起来也比不上的,但是九天神尊的命,在你眼里却只值区区五千两黄金么?”

    花明月猜出谷主的身份,谷主一点也不惊奇,这是在情理之中的,若是花明月连他的身份也猜不出来,谷主倒是要怀疑他的能力了。

    “莫不是你也怕了他,不肯接这单生意。”

    谷主明知故问,他自己尚且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战胜文星魂,花明月更是如此,花明月再是要钱不要命,也不会明知是死还要跑上去送死。

    “好吧,既然你花明月也不敢接这单生意,怕是天下也无人可以接了,只是你应该明白,这天下,没有人能够拒绝我。”

    谷主话毕,一拳砸在石桌之上,百十斤重的圆盘石桌轰然倒塌,花明月整个人,已经往后飞出去一丈有余,只是他却不是被谷主的内力震出去的,而是发现谷主来者不善之后,很自然的往后一躲。

    石桌上的茶具连同银票一起跌落废墟之中,谷主大怒,自己竟然忘了先把银票给收回来再出手,这一拳竟也毁了那两万两的银票,自是愤怒不已。

    谷主随手一抓,吸起刚刚被他一拳砸碎的一块鸡蛋大的石头,便朝花明月丢了过去,花明月身子一斜,轻而易举的躲过了谷主的石头,他嘴巴一张,数根毒针自嘴里发出,直取谷主命门,谷主抬手用衣袖一扫,那几根毒针尽数扎进他身边的亭柱当中。

    随即,花明月手中稀里哗啦射出数枚飞刀,谷主如法炮制,只是用自己的袖子就将其一一阻挡,花明月心知这谷主并非善类,武功更是诡异至极,自己怕是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为今之计,只有舍弃明月亭,待到退回明月山庄,任他武功如何高强,也难以抵挡明月山庄中诡异莫测的机关暗算。

    “谷主武功盖世,花明月不是你的对手,恕不奉陪了。”

    花明月手中抛出一粒橙色球状物,谷主很自然的一把接到手中,又马上将其丢到地上,再去看刚刚拿那东西的手,自掌心数条黑线正迅速往周围扩散,谷主大骂一声:

    “王八蛋,竟然暗算老子。”

    一掌击打在明月亭的亭柱上,亭柱随之断裂,整个亭子就那样塌了下来,谷主顺着花明月消失的方向追了两步,却并不见花明月的踪影,不想这花明月的轻功并不逊色于自己。

    谷主深知明月山庄机关重重,再加上刚刚受了花明月的暗算,却是不敢贸然闯入了。

    “花明月,等我一统江湖之时,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花明月此刻正在不远处,谷主的一举一动他看得清清楚楚,黯夜销魂谷竟然盯上了明月山庄,他知道自己的安稳日子怕是不多了,可想想这些年漂泊江湖,又何曾真的安稳过。

    …………

    大都,皇宫,琼华岛。

    莫香儿小心翼翼的接近着立在琼华岛正中心的广寒殿,一路上,她将太液池吊桥上的数个守卫一一丢进了太液池,倒也轻松自在,除了将他们丢进太液池中,她实在是想不到更好的地方。

    广寒殿门口有两个太监在值守,想必除了这两个太监之外,就只有殿内的宫女了,这些人就好对付多了,莫香儿四下里看了看,遂在地上捡起几颗如那弹珠一般大小的石子,没办法,弹珠用完了,只好拿这玩意儿将就将就。

    莫香儿眯着眼睛盯着门口的两个太监自言自语。

    “哼哼哼哼,让你们尝尝姑奶奶的弹石子神功!”

    话一出口,一粒石子已经弹了出去,紧接着是另一粒,两粒石子分别击中两人的穴道,两个太监扑通栽倒在地。

    想是两个太监栽倒的声音惊动了殿内的祥哥剌吉公主和她身边的侍女,只听里面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外面发生什么事儿了?”

    却不知道这声音是侍女的还是长公主的,莫香儿赶紧躲到一颗万年青后面,眯着眼睛从缝隙之中观察情况,不多时,殿门缓缓打开,一个侍女装束的女子探出头来,一眼便看见地上躺着的两个太监。

    莫香儿见机不可失,赶紧打出一粒石子,石子准确命中那侍女的穴道,那侍女还不及开口说话,便也跟着前面那两个太监一样仰面倒了下去。

    “不好了公主,有刺客。”

    想是宫中前不久才有帝后遇刺皇后身亡的先例,这侍女首先想到的竟是来了刺客,可就在她一句话刚出口,诡秘莫测的莫香儿已经在她肩膀上拍了一巴掌,这侍女也应声倒地,不省人事。

    听到侍女说有刺客,祥哥剌吉公主赶紧从闺床上爬了下来,她白天听说高丽国的使者今日刚刚进贡来许多奇珍异宝,得了兄长的允准之后就前去挑选宝物,高丽进贡的宝物虽多,却只让她选中一件,带回广寒殿收藏,由于回来得晚,这会儿刚刚沐浴过后躺上闺床。

    四下里看了看,这闺房当中虽说是一切事物一应俱全,是个生活享受的绝妙之地,如今来了刺客却找不着一个藏身之处,祥哥剌吉正在发愁该往哪里躲,莫香儿已经掀开帘子进来了。

    “公主殿下,本姑娘这厢有礼了,本姑娘此次前来,是要来偷走你的,你看你是自己跟我走呢还是!”

    也只有莫香儿这丫头,才会把劫持绑架这种事情说得如此顺理成章。

    “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将我偷走?”

    莫香儿挠了挠头,这可怎么回答,总不可能直接告诉她是老大叫自己来的吧,至于为何要将她偷走,老大却是没说清楚,他只是说要把南宫无邪给弄过来。

    “我叫莫香儿,至于为何要将你偷走,其实我也不知道,嘿嘿。”

    莫香儿一步步像祥哥剌吉公主靠近,这公主只好步步后退,终于退无可退了,公主突然灵机一动,捏起两只粉拳胡乱挥动了一番。

    “你不要过来,本公主可是跟着将军们练过武功的,你再过来我就对你不客气。”

    莫香儿假装惊讶,心里却是兴奋不已,在九天崖除了自己和姐姐,剩下的女子就是那些完全不会武功的婢女,而找那些男子打架,总会被老大痛骂一顿说自己没个姑娘的样子,这次随老大下得九天崖,岂不是正是找刺激来的嘛,只可惜前面虽然也和别人交了几次手,却还没有真正的和武功高强的女子打过架,想来定是十分好玩。

    “你真的练过武功啊,正好,我也跟着我家老大学了几招,你是大元朝的公主,武功肯定厉害得不行,正好,我们俩来比试比试。”

    莫香儿听说祥哥剌吉会武功,却是真的想要和她好好比试比试,没有半分别的用心,就连老大的任务是让她把这公主给偷走都给忘了。

    祥哥剌吉尊为大元朝长公主,哪里真的学过什么武功,就连普通蒙古女子所熟悉的骑马射箭,烤羊女工也不曾学过,她唯一的爱好就是收集天下宝物,她本是胡诌一句想要吓跑莫香儿,哪里想到莫香儿却要跟她比武。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