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35章 哥舒父女导演好戏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不过即便是如此,想来问题也不是很大,自己马上便要进宫,再装下去也无必要,即使是有人想要去给南宫无邪报信,怕是也来不及了。

    念及此处,文星魂便缓缓睁开了眼睛,见环娘正定定的看着他,柳娘也正朝他走了过来。

    “你是?”

    适才文璋与他们的谈话,他全都听得清清楚楚,自然知道这二人便是自己的姑姑,文柳娘和文环娘,却也只好假装装作不认识,因此有此一问。

    “星魂,你先别动,我是你姑姑!”

    莫家姐妹见文星魂醒了过来,兴奋得不知所以,莫冰儿倒是没有什么过激的表现,可莫香儿就比较夸张了,险些撞到正走过来的文柳娘。

    “老大,你终于醒了,这可真是太好了。”

    文星魂冲香儿笑了笑,又看了莫冰儿一眼,莫冰儿微笑着看着她,她虽未开口说话,却把所有的情绪全都写在了脸上,文星魂也觉得让这两个丫头担心了,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莫香儿一把推开站在床边的文环娘,猛的趴到床上吧唧在文星魂额头上亲了一口,将文星魂紧紧搂在怀中,不肯松手。

    文环娘险些被莫香儿推得跌倒在地,幸好正走过来的文柳娘一把将她扶住。

    “这!”

    “妹妹没事儿吧!”

    “没事儿,多谢姐姐,这孩子!”

    看着莫香儿猛的朝文星魂扑过去,这姐妹二人先是面面相觑,后又相视一笑。

    “老大,你可吓死香儿了,香儿还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

    说着,莫香儿的眼眶中,竟然不停的滑下眼泪来。

    莫冰儿也是眼含热泪,文星魂看得出,这俩丫头是真的很在乎他这个老大的生死,不禁感动不已。

    “香儿,别闹,这还有人在呢!”

    “我不,你好不容易才醒过来,我才不管有没有人在呢,我就要这样抱着你。”

    这时候的哥舒无敌,突然想起自己的女儿来,如此重要的时刻,女儿怎么能够不在文星魂身边,若是雨寒也如莫香儿那么表演一番,岂不是最容易在这时候俘获神尊的心,四下里看了一圈,却没有发现女儿的身影。

    “这死丫头,关键时刻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哥舒无敌暗骂一声,赶紧走出门去找哥舒雨寒。

    “行了,听话,乖,我还要带你去皇宫当中玩耍一番呢,你就这样抱着我,我怎么带你去皇宫啊!”

    莫香儿一听要去皇宫,兴奋劲又上来了,一把擦干了脸上的泪花,表情夸张的问道。

    “真的呀,我们现在就要去皇宫?”

    文星魂冲她点了点头,又对她笑了笑。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莫香儿终于放开了抱着的文星魂,站了起来,文星魂也同时从床上坐了起来,就要下地穿鞋。

    “老大,你刚刚受了那么重的伤,还是躺着吧,不要起来了。”

    文星魂冲莫香儿一笑。

    “我没事儿。”

    文璋和柳娘环娘也投来关切的目光,正想阻止文星魂下床,就听朱丹溪开口说道。

    “他呀,他受那点伤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对他来说,就如同是被小蚂蚁咬了那么一下下而已。”

    朱丹溪的话不禁让众人惊愕不已,他们都是亲自看到文星魂胸口那巨大的伤口和染红了好大一片衣服的鲜血的,这怎么可能算是像小蚂蚁咬了一口那么简单。

    文星魂见大家不明所以,便示意站在门口的朱丹溪把房门关上,还留在屋子里的人,除了莫家姐妹,文家姐妹,就是朱丹溪和文璋了,他便如实相告。

    “我今日原本打算是要去一趟皇宫,可那南宫无邪自打我一进入大都,就把我盯得死死的,想必他的目的和我相同,既然现在这里都是自家人,我也不妨告诉大家。”

    文星魂顿了顿,继续说道。

    “皇后遇刺身亡,我一点也不关心,我关心的是南宫无邪为何会刺杀皇后,并且还留在大都当中不肯离开,还在九天崖的时候,我就接到密保,说是南宫无邪之所以待在大都不肯离开,是得到了关于梵天太玄经的线索,所以我便和朱兄弟商量着设下了这个局,香儿冰儿,现在你们知道我为何要带着你们往凤舞楼经过了吧,其实那韩玉研,早就已经是朱兄弟的弟子了,她与朱兄弟一样医术精湛,熟悉人身体的每一个组成部分,所以她那一刀,虽说是刺中我胸口,却伤无大碍!”

    文璋缓缓的点了点头。

    “所以,你是想让南宫无邪放下戒心?”

    “没错,只有这样,他才能安心的去帮我把我想要的东西给找出来。”

    “你这孩子,这样做也太冒险了,万一那刺伤你的人把握不好,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文环娘对这个刚见面的侄子,可真是又爱又恨,爱的是他聪明睿智,胆大心细,恨的是也太不拿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儿。

    “既然你想让那南宫无邪帮你把东西找出来,你又为何还要亲自进宫?”

    “四爷爷有所不知,除了那梵天太玄经是我的目标之外,还有当今皇上的妹妹,祥哥剌吉公主!”

    文星魂的话,越来越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难道说祥哥剌吉,也与那梵天太玄经有关?”

    文星魂一提到祥哥剌吉公主,文璋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不正常。

    “这我倒是不清楚,不过有这种可能。”

    “朱丹溪,你个王八蛋,你给我滚出来!”

    门外,突然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众人循声望去,却是哥舒无敌。

    “快说,你个混蛋究竟是何居心?”

    哥舒无敌不由分说,冲进来抓着朱丹溪的脸皮就是一阵狂挠,似乎是想要将他的假面具给撕扯下来。

    “哎呀,你别扯,你别扯了,再扯我肉都给你扯下来了。”

    朱丹溪被哥舒无敌一阵乱抓乱挠,顿时脸上就多了几道血红的抓痕。

    “我女儿是不是被你所骗,去了什么狗屁武当山。”

    “什么?她果真去了武当山?”

    “快说,你为何要骗我女儿去武当山?”

    “哎呀,都怪我,怎么会这样,我原本只是想看看你女儿和莫家这两位姑娘到底谁对神尊更真心一点,却不想她还真要去武当山拿七绝五香丹啊。”

    文星魂狠狠的瞪着朱丹溪,心说叫你小子多事儿,这下搞出事儿来了吧。

    “你先不要着急,慢慢说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哥舒无敌双目圆瞪,恶狠狠的盯着朱丹溪。

    “刚才我突然发现小女雨寒不在这房间当中,顿觉奇怪,小女对神尊仰慕已久,见神尊受伤更是伤心不已,我这个做爹的看在心里,自然知道她是对神尊动了心,可我也多次提醒于她,要记得自己什么身份,我这山野匹夫的女儿,哪里敢高攀神尊……”

    朱丹溪已经看出,这哥舒无敌是要再文星魂面前好好为女儿说说好话,好讨得文星魂的欢心,可这老小子太不是个东西,一进来就又抓又挠,害得自己脸上被他抓出好几道血红的印子,现在还在火辣辣的疼着。

    哼,你不仁,可不要怪我不义了,原本自己那一番话导致哥舒雨寒出走武当山,倒是给你家女儿创造了一个绝佳的表现机会,你却还要来怪我,我定不让你得逞。

    “喂喂喂喂喂,老爷子,扯远了啊,扯远了,神尊问的是你女儿去武当山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是怎么知道的?”

    …………

    那日,哥舒雨寒把朱丹溪对她说的那番话,全都转述给了哥舒无敌听,并据实告知哥舒无敌,自己喜欢文星魂,想请父亲帮她。

    哥舒无敌与女儿商议良久,于是定下计策,想来九天神尊在江湖上的朋友众多,大都当中也不少,就如那文璋还有朱丹溪,都不是泛泛之辈。

    想要救得他的性命,哪里需要去什么武当山找疗伤的神药?

    “爹爹,你的意思是?”

    “这样,你假意前去武当山寻药,出了城就找个地方先住下来,想必神尊很快就会醒来,等他一醒来,我就跟他说你为了他强闯城门出城往武当山去了,神尊定会派人将你追回,这时候我再派人给你送信,你收到信后就顺着官道一直往西南方向走,那是去武当山的路,然后装作巧遇神尊的手下,再跟他一起回来,大事可成。”

    “就这么简单?能骗得过他们吗?”

    “这样,这大都城西城门的守城将军,为父与他有些交情,我去与他打个招呼,你到时候就从西城门闯出去,而且还要把动静闹得大一点,让所有人都知道,如此一来,就算神尊聪明过人,也难看出这是我们父女间演的一场戏,只要让神尊对你刮目相看,让他看到你对他的真心,我想,事情就成功一半了。”

    …………

    哥舒无敌回想当时自己和女儿的这出计谋,不禁觉得成功就在眼前,可这些事情,他又那里会真的说出来。

    “我就是刚才没见到我女儿,便出去找人打听,外面的兄弟说方才西城门那边有个姑娘打伤了守城的将军闯出城去,我就怀疑那人便是雨寒,果不其然,待我去她房间当中一看,就发现了这个。”

    说着,哥舒无敌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

    “那上面写的什么?”

    朱丹溪问到。

    “你自己看吧!”

    “爹爹在上,女儿不孝,女儿自打那日鬼哭岭中与神尊相遇,便被其英俊的外表,英雄的气概,还有那高超的武艺所迷倒,发誓此生非神尊这样的英雄人物不嫁,可天不遂人愿,今日神尊深受重伤,朱先生说唯有那武当派的七绝五香丹能救神尊性命,所以女儿必须去那武当山,为神尊取回七绝五香丹,无论神尊心中是否有我,我也要尽力去挽救他的性命,也不枉我与他相识一场,勿念,待我拿到那七绝五香丹便会火速赶回。”

    朱丹溪将那信中的内容给念了出来,众人皆是目瞪口呆,只有哥舒无敌暗自得意。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