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34章 哥舒雨寒出走武当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冬日的大都城,异常寒冷,特别是今年本来就比往年更加寒冷,守城的兵士一个个瑟瑟发抖,瑟缩在城墙上。

    “王二狗,听说你家媳妇昨天生了?”

    “是啊,生了个大胖小子。”

    王二狗一脸幸福,脸上的笑容如同一朵灿烂的小花儿。

    远处,传来一阵凌乱的马蹄声。

    “兄弟们注意点,看看是什么人这大半夜的竟然还在骑马。”

    “将军,那人好像朝城门来了。”

    “给我拦下!”

    哥舒雨寒自腰间抽出软剑,把那缰绳一扯,马儿长鸣一声便停在了当下。

    守城的兵士们见来者不善,赶紧将丢在一旁的兵器拿起操在手中,守城的将军大喝道:

    “什么人?还不快快下马受降更待何时?”

    哥舒雨寒眉头一皱,回应了一声。

    “我有急事儿必须马上出城,不想死的就把城门给我打开。”

    守城将军哪见过这么横的主儿,平日里就算是大都城的商贾巨富,达官贵人,也对他这守城的将军礼让三分。

    “荒唐,这城门岂能你说开就开,小姑娘,我看你不像是坏人,不如就此离去,本将军定不会为难于你!”

    “得罪了!”

    哥舒雨寒一跨马,那马儿嘶叫一声忽的朝城门冲了过去,守城将军赶紧往边上一闪,手中的枪已经丢了出去,那枪不偏不倚,正插飞马的喉咙,飞马扑通一声趴到了地上,哥舒雨寒却是凭空而起,软剑的剑锋朝着守城将军就刺了过去。

    哥舒雨寒这一招出得突然,守城将军没想到她一个孱弱女子竟然武功如此厉害,是自己大意了,若非如此,就算这女子着实武功不错,也决计不是自己的对手,可现在人家的剑已经架在自己脖子上了,哪里还有后悔的机会。

    “快开城门,否则我就杀了他!”

    兵士们顿时便慌了神,他们何时见过这番光景,将军被人家拿剑挟持着,只要人家稍微一用力,便能血溅当场。

    这守城将军看来也是久经沙场,虽说命已经到了别人的手上,却也是不卑不亢。

    “不能打开城门!”

    守城将军对着手下爆喝一声,转身毫不示弱的盯着哥舒雨寒。

    “你敢和我再打一次吗?若是你还能剩我,我便放你出城!”

    “闭嘴,你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若不是刚刚的出其不意,我哪有胜过你的机会,你休要逼我杀了你!”

    哥舒雨寒竟然急得眼泪都下来了,说话已经带着哭腔。

    “姑娘,闯关出城可是大罪,若是来日被抓回来,那是要被灭九族的,你可要想清楚!”

    “你再不让他们打开城门我现在就灭了你!”

    哥舒雨寒嘶声力竭,握着宝剑的手也开始发起抖来,守城将军的喉咙处已经冒出点点血红。

    “你不要冲动,你告诉本将军,你为何要深夜闯城门出城,只要你给本将军一个合理的解释,本将军可以放你出城。”

    “混蛋!”

    哥舒雨寒没了耐心,一剑刺向守城将军的大腿,她之所以没有直接杀了他而是刺他大腿一剑,是因为如果杀了这个军官,那么她就真的别想出城了。

    那将军发出一声惨叫,双手捂住自己的伤口,冷汗刷的一下就下来了,他没想到这女子竟然真的敢动手伤他,原本他以为这只是哪家叛逆的姑娘想要离家出走或是与人私奔,绝不会胆子大到敢杀守城的将军。

    “开不开,我数到三,你若再不打开城门,我下一剑定取你狗命,一,二……”

    “开!”

    守城将军终于坚持不住,哥舒雨寒整个一疯子,如若再不开怕是她真的会要了自己的命。

    惊呆了的兵士们赶紧打开了城门,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给我牵匹马过来,快!”

    “哦,好!”

    王二狗赶紧丢了手中的兵器,前去牵马。

    片刻之后,哥舒雨寒纵身上马驾的一声,便冲出了大都城的顺承门,朝着官道一路向着西南飞奔。

    …………

    九天崖,绝伦宫。

    九天绝伦宫自神尊以下,分烈火旗,寒冰旗,百花旗,圣兽旗,四主旗下分为八个总坛,六十四个分坛,每个分坛下又分数个分舵,全国上下共有四百四十八个分舵。

    四大旗主分别是烈火旗旗主欧阳定,寒冰旗旗主阳顶天,百花旗旗主郭大路,圣兽旗旗主风无涯,除了新晋的旗主欧阳定之外,其余三人全都是欧阳缙云在世时就已经任命的,三年前烈火旗老旗主肖潇潇突然从烈火旗总坛失踪,九天绝伦宫众人寻之不得,无奈之下文星魂才任命老神尊的儿子欧阳定为烈火旗旗主。

    “神尊对欧阳定过于信任,我九天绝伦宫长此下去,恐会生变啊。”

    郭大路意味深长的看着跟他围在一张桌子上正在喝着热酒的阳顶天和风无涯。

    “神尊是觉得老神尊将神尊之位传给了他,所以他觉得自己对欧阳定亏欠太多,才会破例提拔他为烈火旗旗主,若是论资排辈,怎么也轮不到他欧阳定来做这个总旗主。”

    一直以来,阳顶天都对欧阳定做了烈火旗的旗主感到十分的不满。

    “阳兄啊,你也不要这么说,神尊之所以有这样的安排,那也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老神尊传位给神尊之时想必二位也清楚,欧阳定虽不敢对老神尊的安排有什么不满的情绪,心里却是十分记恨老神尊和神尊的。”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神尊才不该轻信欧阳定,如今整个九天绝伦宫的大部分力量都握在他欧阳定的手上,而现在神尊又不在九天崖,若是生出变故,我等如何应对。”

    郭大路一拍桌子,桌子上放着的几只酒杯险些掉落到了地上。

    “郭兄,你看你,一说起这事儿你又要激动,来,消消气,消消气,虽说那欧阳定做了烈火旗旗主,但是他要想翻起什么大风大浪,还得问过我们几个不是?”

    郭大路瞪着牛大的眼睛,想想风无涯说得也对,单凭欧阳定自己的力量,想要闹出什么动静来确实是不大可能。

    “但是也绝对不能大意,神尊太过信任欧阳定了,这样下去迟早要出事儿。”

    “知道,知道,等神尊回来了我们一起去跟他说,神尊虽说年轻却并不糊涂,相信他能明白这其中的道理的。”

    “目前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郭大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门外的欧阳定,瞧瞧的离开了,三人的谈话他听得清清楚楚,欧阳定咬牙切齿,暗自在心中咒骂自己那糊涂的父亲欧阳缙云。

    回到烈火旗,欧阳定大发雷霆,把大厅里大大小小的东西摔得是乱七八糟,手下和丫鬟们躲在门外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谁也不知道旗主为何会突然狂性大发。

    “欧阳缙云,你个老糊涂,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将九天绝伦宫交到一个外人手里,你个老混蛋,你把我坑得好惨你知道吗?我欧阳定,作为你老神尊的儿子,如今却要看人脸色,看文星魂那小子的脸色也就罢了,别人也敢瞧不起我,一个个都瞧不起我欧阳定,都是你,这一切都是你欧阳缙云造成的!”

    …………

    大都,奇香园。

    两个三十岁左右的妇女,在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引领之下,来到了奇香园。

    走到奇香园门口,少年冲着园内学了两声鸟叫,不多时,文璋亲自打开了园门。

    “来了,快随我进屋。”

    少年将柳娘环娘带来,路上只说是先生有急事儿找她们,具体是什么事儿呢,少年只字不提,叔叔有事儿找,柳娘环娘自然不会推辞,当年父亲遇害,若不是叔叔从中周旋,姐妹俩怕是早已不在人间。

    “叔叔,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柳娘非常好奇,按理说虽然此前文璋也经常找她二人前来奇香园议事,却没有一次是大晚上的,更何况是如此寒冷的冬天晚上,在外面行走若是走得慢了,怕是都能被冻成冰棍。

    环娘也一脸疑惑的看着文璋,文璋表情有些焦急,环娘柳娘知道,若非十分重要的事情,叔叔也不会急成这般。

    “你们还记得当年在行军途中你们那失踪了的哥哥吗?”

    柳娘环娘惊讶无比。

    “叔叔有了哥哥的下落?”

    “那倒不是,是他的儿子,现在九天绝伦宫的神尊,我们大哥唯一的后人,文星魂。”

    柳娘环娘瞪大了双眼,环娘当先冲进了房间当中,莫冰儿莫香儿姐妹正焦急的守在床头,朱丹溪坐在一旁默默无语,见此情形,环娘自然知道文星魂肯定是躺在床上的那人了。

    “星魂!”

    环娘冲到床前,看着昏迷不醒的文星魂,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她竟浑身发抖,说不出一个字来,她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绪,转过身文文璋。

    “叔叔,他果真是哥哥的后人?”

    文璋点了点头。

    “我曾亲自去过梵净山,那李道长亲口告诉我,星魂就是大哥的亲孙子,你们那失踪的哥哥的儿子。”

    柳娘也跟着叔叔走进了屋内,一进门,她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她看了看坐在一旁的朱丹溪,又看了看莫香儿和莫冰儿,却又不觉有何不妥。

    柳娘仔细的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这件事情太不平常,哥哥的儿子,柳娘记得哥哥当年失踪之时并未婚配,何来的儿子。

    “叔叔,哥哥当年!”

    柳娘欲言又止,近日关于九天绝伦宫宫主,九天神尊夜闯皇宫杀死皇后的消息,她也曾听说过那么一点,难道就是这少年,入宫杀了当今皇后?

    一时半会儿这复杂的事情也无法理清楚,还是先将他救醒再说吧,无论此人是不是哥哥的儿子,他敢闯入皇宫刺杀元朝皇帝,就是文家人甚至宋人人人都应该去敬佩的大英雄。

    柳娘走进床前,翻看了一下文星魂的眼皮,稍微松了口气。

    “看来应该并无大碍。”

    文星魂心中暗道不好,也不知这二人是不是果真就是自己的亲姑姑,可无论是与不是,若是这二人也精通医术,岂不是自己精心策划的事情就要露馅。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