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33章 文璋奇香园露真容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黑衣人挽起袖子口中念念有词,莫冰儿听不清楚他念叨的是什么,此刻也没有心思去细听,莫香儿毫不含糊,掏出身上所有的钢珠噼里啪啦的一阵狂轰乱打。

    “冰儿,走!”

    姐妹俩一左一右,驾着文星魂就往外冲。

    黑衣人皱了皱眉,也没有说话,一股强大的旋风凭空而起,将那周遭的一切尽数卷了进去。

    “好深厚的功力!”

    南宫无邪看得清楚,那黑衣人如此深厚的功力,怕是不在自己之下,可是能有如此功力的人,谁会前来相救文星魂?要知道,九天绝伦宫在江湖上绝对算是臭名昭著,没有哪个名门正派会愿意与之为伍。

    难道是梵天观的李道长?不可能,李道长一直在黯夜销魂谷的监视之下,想来也是来不了的,莫非是少林寺的圆觉大师?也不像,少林寺自诩名门正派,不可能和九天绝伦宫扯上瓜葛,张三丰?也不大可能,武当派向来和九天绝伦宫界限划得很清,张三丰不可能来趟这趟浑水,还能有谁?南宫无邪尽然想不出一个可能来。

    只是片刻之间,那蹲在房顶,院墙等地的弓箭手们,就被这阵怪异的旋风吹得东倒西歪,战力全失,安南十八骑终于算是找着一个空挡,跟在莫家姐妹身后逃出了兵马司的大门。

    黑衣人看着地上的尸横遍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那些都是文星魂刚刚从大牢当中救出来的人,却转眼之间全都丢了性命。

    莫冰儿和莫香儿已经架着文星魂走远,黑衣人收了手中的劲道,对南宫无邪说道。

    “年轻人,老夫送你一句话,善恶到头终有报,望你不要作茧自缚才是。”

    “老家伙,你究竟是谁,有本事留下你的名号来!”

    南宫无邪咬牙切齿,眼看已经到手的文星魂,竟然被这老头抢走,他心有不甘,但他却有自知之明,自己的武功,绝不是这老头的对手。

    莫家姐妹扶着一动不动的文星魂,刚闯出兵马司的大门,便再次遇上朝这儿赶来的一群人,莫香儿都想骂娘了,心说这南宫无邪手下的走狗还真是挺多,正要出手,来人突然开口。

    “莫姑娘,神尊怎么了?”

    莫香儿这才注意到,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在雷公坛救出来的哥舒雨寒,再看她身后,果然都是在在雷公坛村见过的,虽然有一些生面孔,莫香儿只当那是昨晚在雷公坛村天黑没看清楚的了。

    莫冰儿只是不停的流着眼泪,一语不发。

    一个长胡子的青年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快让我看看。”

    莫香儿警觉的看着这人,莫冰儿一脸惊讶,但是她立刻就平静了下来,有这个人出现,老大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这位是江湖人称医死不医活的朱丹溪朱神医。”

    莫香儿一脸疑惑。

    “医死不医活?”

    朱丹溪笑了笑道:

    “这都是江湖朋友随便给起的一个名号,让莫姑娘见笑了,让我查看一下神尊的伤势吧!”

    莫香儿虽然不情愿,却也不敢拿老大的生死来开玩笑,再说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让他瞧瞧也是唯一的选择了。

    朱丹溪伸出一个手指搭在文星魂的手腕上,眉头一时间拧成了一股绳。

    “神尊脏器受损,幸得他功力深厚,护住了心脉,但是也必须马上救治,否则后果难以预料。”

    “跟我走吧,快。”

    是刚才的黑衣人,不知何时他已经来到众人跟前。

    “您是谁?”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必须马上找个安全的地方给星魂疗伤。”

    从黑衣人的口气中,莫冰儿听出这人对文星魂视乎十分关心,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如此了,况且如果这人有恶意,他也不会出手相救。

    哥舒雨寒等在雷公坛村见过的人,不知是何原因来了大都,还有朱丹溪,莫冰儿虽然认得此人,知道他是老大的挚友,却也不知道为何他也会出现在大都,更不用说这神秘莫测的黑衣人。

    跟着黑衣人七拐八拐,不知道在大都城中转了多久,黑衣人突然停在了一个叫做奇香园的院子门口。

    黑衣人走上前去敲了敲门,过不多时,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打开了院门。

    “什么人?”

    “是我,快开门,有人受伤了。”

    “哦!”

    看来这黑衣人和这家院子的主人定然是旧相识,而且关系匪浅,只凭一句话就给他打开门这一点就不难看出。

    “快,背他进来。”

    从遇见这些人开始,哥舒无敌就主动把文星魂给背在了背上,他是一个有恩必报的人,在雷公坛如果没有文星魂冒死为他们拿到解药,恐怕他整个鬼哭岭的人已经全都丧命在那沼泽剧毒当中了,还有那天雷阵,不是安南十八骑带路,他们如何走得出来。

    上百个人,就此挤进了这个不大的院子当中,黑衣人取下脸上的黑布,这才将真面目展现了出来。

    此人五十岁出头,相貌堂堂身材伟岸,特别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让人望而生畏。

    开门的少年赶紧将大门关上,又上了门闩,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说先生,你不是早就说过不再过问江湖之事的嘛?今日为何?”

    “住嘴,快去请你柳姑姑环姑姑,就说我有急事儿找她们。”

    “现在?先生,现在可是大半夜的!”

    “快去!”

    “去就去!”

    少年有些不高兴,却也不能违背先生的意思,只好重新打开大门钻了出去。

    “这位英雄,请将星魂背到这屋里来吧!”

    哥舒无敌点了点头,将文星魂背进了黑衣人所说的房间。

    莫家姐妹和哥舒雨寒紧跟其后,再后面的人就再也挤不进来了,房间太小。

    “朱先生,麻烦你了,我先去将他们安顿一下,这一下子来了这许多人,若是闹出太大动静,怕是还会徒生事端。”

    朱丹溪对他点了点头,就对莫家姐妹说。

    “莫姑娘,还麻烦你去打一盆清水过来,我要为神尊清理伤口。”

    莫冰儿莫香儿同时答道。

    “好,我这就去。”

    朱丹溪有些尴尬,他只是叫莫姑娘,却忘了这两人本就是亲姐妹,一叫莫姑娘,居然两人都以为是在叫自己。

    “还是我去吧!”

    站在一边的哥舒雨寒,自觉这里没什么她能插得上手的,又想要为文星魂做点什么,于是主动请缨。

    “好,不过要快!”

    “嗯,我知道了!”

    哥舒雨寒离开,朱丹溪又看了看莫家姐妹和哥舒无敌,皱了皱眉。

    “你们三人可以出去一下吗?我要为神尊检查一下伤势。”

    “你检查伤势就检查伤势,为何却要我们出去?”

    莫香儿有些极不情愿。

    “这个,是我们行医之人的秘密,所以,还请莫姑娘你体谅!”

    莫冰儿知道朱丹溪和老大关系并不一般,定然不会对老大有所不利,于是便拉着姐姐的手对姐姐说道。

    “走吧姐姐,没有人打扰,朱神医才能静下心来为老大疗伤。”

    莫香儿无可奈何,况且他也希望老大早些醒来,故而只好跟妹妹一起出门,哥舒无敌亦紧跟其后,出去之后还自觉的把门给带上了。

    “好了,都走了,你也别装了。”

    文星魂缓缓的睁开眼睛,瞄了朱丹溪一眼。

    “不错嘛,朱神医,你只教了她一天就刺得这么准,险些真的要了我这条小命。”

    “神尊说笑了,也幸得那姑娘天赋异禀,其实我只教了她不到一个时辰。”

    “你……”

    文星魂无奈的摇了摇头,放低声音对朱丹溪说道。

    “你这家伙怎么能够如此敷衍了事,再怎么说那也是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你就不愿和人家多待一会儿?”

    “不是我不愿意,是他老爹韩安庆实在是看的紧,我好不容易才找得一个机会接近她,却也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

    “那万一要她这一刀真的把我给刺死了,你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我告诉你。”

    朱丹溪嘿嘿一笑。

    “那也不错,说不定你死了别人就会推举我来做这个九天神尊了。”

    文星魂当然知道朱丹溪是在跟他开玩笑,昨晚他们二人在九天闲人居外的小巷当中见面,说的就是此时。

    只是这事儿除了他们二人之外,却是再没有任何人知道这当中的秘密了。

    文星魂要假装身受重伤,摆脱南宫无邪的视线,今夜闯入皇宫去寻找那关于梵天太玄经的下落。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之声,想是那哥舒雨寒打水回来了。

    “你快躺下,不让一会儿得露馅了!”

    朱丹溪赶紧将文星魂扶躺下,果然莫冰儿推开了门,哥舒雨寒急匆匆的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

    “他怎么样!”

    文星魂伤势并不严重,只是为了能让南宫无邪相信,那一刀韩玉妍刺得确实很深,险些伤及肺腑。

    这倒也不怪韩玉妍,能在一个时辰的时间学会那一手,而且还有那样的魄力何胆识在那么多人面前刺文星魂一刀,这姑娘也实属不易。

    朱丹溪见哥舒雨寒如此关心文星魂,还有站在门口不停张望的莫家姐妹,不禁想着小子果真是艳福不浅,却是不知道这几个姑娘谁更对文星魂用心一些,莫不如我来考验考验她们。

    “神尊伤情不妙啊,我又是远道而来,未曾带有疗伤的灵药,却不知当如何是好。”

    哥舒雨寒果然着急起来,门外的莫香儿更是一下就冲了进来,莫冰儿却是静静的站在门口黯然泪下。

    “那怎么办,你不是神医吗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朱丹溪暗叫好笑,信口胡诌。

    “我听说那武当派当中,有一种能够疗伤的神药,唤作七绝五仙膏,此药甚是奇特,据说能有起死回生之功效,对于一般的伤情修复,更是奇效无比,若是能得此良药,那神尊的伤势便能火速痊愈。”

    文星魂都想骂人了,无奈做戏就要做全套,他只得继续装下去。

    莫香儿皱了皱眉,此处与武当山相聚千里,这一来一回怕是就得一月有余,如何能够救得老大伤势。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朱丹溪贱兮兮的眯着眼睛摇了摇头。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