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28章 为太子张珪送好礼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大都,九天闲人居。

    文星魂微微睁开双眼,外面已然是天光大亮,莫冰儿正坐在床前的凳子上打着盹,桌子上放着一个脸盆,想是莫冰儿早已为文星魂打来了洗脸水,只是看文星魂还未醒来,就放在桌子上自己也打起盹来。

    文星魂慢慢起身,走到莫冰儿身边,将一张毯子披在她身上。

    洗过脸,文星魂正打算推开门把洗脸水倒掉,就见马一风带着两个丫鬟正站在门口,差点一盆洗脸水泼到他们身上。

    “神尊,您起来了!”

    “嗯!你在门口作甚?”

    话刚出口,文星魂就看见那两个丫鬟手中端着的脸盆,便什么也明白了过来。

    莫冰儿被他们的说话声惊醒,抬起头来却见文星魂已经起床,她赶紧站起来想要过去给他洗脸,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盖着的毯子,心中顿时暖意横生,她知道,这毯子必是老大给自己盖上的。

    再一看桌子,哪里还有脸盆的踪迹,她这才发现那脸盆此刻正在文星魂手中端着,莫冰儿赶紧走过去将那脸盆接了过来。

    “你醒了!”

    莫冰儿一脸尴尬,自己本来是给老大洗脸的,却不想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

    “老大,我……”

    莫冰儿想要解释,文星魂打断她的话说道。

    “无妨,你也是太累了,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马一风怎会看不出文星魂已经洗过了脸,他灵机一动,赶紧吩咐身后的丫鬟。

    “你们两个,还愣着干嘛,还不快伺候莫姑娘洗脸!”

    丫鬟正要行动,莫冰儿说道。

    “我已经洗过了,你们先下去吧!”

    想来马一风这么早等在门外,绝不仅仅是为了给老大端来一盆洗脸水那么简单,莫冰儿懂事的端着洗脸盆走出房间,倒了脸盆中的水,便去了隔壁的房间。

    “马舵主,你这一大早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是,神尊,那国公府的张珪,久闻神尊大名,一直想与神尊见上一面,这不今日他听说您到了这里,一大早就准备了些许礼物,说是要献给神尊!”

    “张圭?他是什么人?”

    “噢,这张圭乃是前齐国公张弘范的儿子,当朝的三品大员平章政事!”

    张弘范之子,文星魂怎会忘记,自己的祖父文天祥,当年就是为张弘范所擒,如今张弘范的儿子来找自己,却不知所为何事。

    “他在何处?”

    “禀神尊,我让他在后花园中等候。”

    “你没有问他为何要来见我?”

    “这个倒是没有。”

    文星魂若有所思,他倒想要看看张圭找他,却是为何。

    “带他来见我吧!”

    “是!”

    马一风转身离开,文星魂回到屋里,过不多久,马一风带着张圭匆匆赶来。

    “在下张珪,久闻九天神尊武功盖世,英雄少年,今日有幸得此一见,实乃三生有幸。”

    张珪早就听说过九天神尊是个年纪轻轻的青年,却不想居然这么年轻,原本他以为文星魂最起码也是三四十上下,否则怎么做得那九天绝伦宫的神尊。

    张珪站在门口拱着手,弯着腰,文星魂却也不声不响,就那样定定的看着他。

    文星魂不开口,张珪只好一直拱手弯腰站在那里,心中却是已经想要骂人了,你这小子好生傲慢,我堂堂朝廷正三品的官员跟你问好,你却理也不理。

    场面十分尴尬,马一风想要提醒一下文星魂张珪在跟他问好,终于还是放弃了。

    他知道文星魂是故意不理张珪的,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开口说话,万一惹怒了文星魂,那可是得不偿失。

    九天神尊在整个九天绝伦宫,就如同朝堂上的皇帝一般,手握所有九天绝伦宫下属的生杀大权,更可怕的是他的武功,马一风作为九天绝伦宫大都分舵的舵主,自然是见过文星魂出手的。

    “你,就是张弘范的儿子?”

    文星魂明知故问,张珪一脸茫然,他不知道文星魂如此一问是为何意,却也乖乖回答。

    “正是!”

    文星魂也不叫他进屋,也不叫他起身,就让他拱着个手站在那里,张圭心中怒火中烧,却也不敢有半分动作。

    他自然知道,能够轻而易举闯入皇宫杀了皇后,想要他的命,那也只是看人家愿不愿意额事情?

    “说吧,找我所为何事!”

    不管了,既然他已经问我找他何事,想来我进去他也不会再说什么,张圭起身便一只脚踏进屋里,一边走,一边面带微笑的说道。

    “在下此来,是来给神尊送礼物来的。”

    “喔,是何礼物,拿出来我瞧瞧!”

    文星魂听他说礼物,假意装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他倒想看看张圭到底会给自己送何礼物,若是这礼物还不错,那自己收下又有何妨。

    张圭淡淡一笑,心道果然,不论他是九天神尊亦或是谁,也不会拒绝送上门的好处,可他却是不知道,文星魂喜欢收礼物是真,但收了礼物却不见得什么事情都会答应。

    “禀神尊,在下的一个门客,近日从波斯小国一个珠宝商人处,带来了一颗名叫光明之山的稀世宝钻,据说此宝物原产于天竺国可拉矿山,此钻一经挖出来,便引起天竺王室之间的争夺,据一个天竺得僧人说,此钻千年难得一遇,得此钻着可得天下。”

    “哈哈哈哈哈哈,想不到张大人堂堂朝廷三品官员,竟也会信这无稽之谈,若是得此钻石可得天下,你张大人又怎么舍得将它送我。”

    张圭一脸谄媚的笑容,莫冰儿何莫香儿姐妹俩人靠在隔壁房间的墙角听着这边的一切,她们知道这张圭今天,定然是要被老大给戏弄一番了。

    “神尊有所不知,我张珪乃是俗人一个,更是胸无大志,怎配拥有此物,非得神尊这样的英雄人物,方可配得上那宝物的绝世芳华。”

    啪啪两声响,这是张圭在拍自己的巴掌示意外面的人进来,文星魂早注意到门外,已经站着好几个人影。

    几个穿着暴露,美艳动人异域女子,一个接一个的走了进来,乍一看,倒是别有一番风景。

    “见过神尊大人!”

    隔壁的莫香儿眉头一皱。

    “这张圭不会也要学那韩安庆,把她女儿送给老大当礼物吧!”

    可是又一想,这是好几个女子的声音,这张圭怎会同时生出好几个女儿来送给老大。

    “冰儿,走,瞧瞧去!”

    莫冰儿当然看得出,姐姐这是吃醋了,她又何尝不是,在听见那几个女子声音的时候,她已猜到张圭的礼物到底是什么了,可她对老大十分了解,只怕张圭的下场,会比韩安庆还要惨上许多。

    “当然,这钻石只是其中一宝,还有这第二宝,这几名女子乃是我那门生在波斯国精挑细选而来,可以堪称是极品中的极品,与我中原女子比起来,却是别有一般滋味!”

    文星魂的目光,快速在那几个女子身上扫过,果然不出所料,这王八蛋说什么献宝,却是没安好心。

    莫香儿不知什么时候冲了进来,一脚踢在张圭屁股上,张圭哪里想到会突然生出这等变故,一不小心直接被莫香儿踹得趴在了地上。

    “什么人踹我?”

    文星魂其实早看见莫香儿进屋来了,马一风当然也有看见,只是文星魂不动声色,马一风也不敢给张圭提醒。

    莫香儿眼睛瞪的老大,像是要一口把张圭给吃掉。

    “好你个老王八蛋,姑奶奶我忍了你许久,你这臭不要脸的老色鬼,居然想以美色来迷惑我们老大,看姑奶奶不要了你的狗命。”

    莫冰儿站在门口忍不住想要笑,终于还是忍住了,姐姐好不容易忍了那么久,可真是难为她了。

    文星魂微笑着看着莫香儿把张圭从地上拉了起来,又是一巴掌向张珪拍了过去,他当然知道莫香儿不会真的要了张珪的命,至多也就是被她修理一顿。

    至于那波斯来的美人,文星魂并不在乎,只是张珪所说的钻石,他倒想先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兴许拿来送给莫冰儿,是个不错的选择。

    莫香儿一耳光过去,张珪躲闪不及,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

    “嘿,我说哪里来的这疯丫头!”

    张珪想要发作,举起手来就要还手,文星魂咳嗽了一声,张珪大惊,赶紧将手放了下来,张珪哪里受过这种侮辱,心中怒火不由得腾一下就升了起来,可碍于文星魂在此,却也不敢发作,特别是文星魂的那一声咳嗽,那明显是在提醒他别想轻举妄动。

    俗话说得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好汉不吃眼前亏,这文星魂武功高强而且他的九天绝伦宫实力强大,只要他跺跺脚,便能要了自己的命,张珪哪里能想不通这个道理。

    “打得好,打得好,在下不该擅自揣测神尊的心意,该死,实在是该死!”

    张珪突然把举起的手打到了自己脸上,文星魂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若不是因为祖父当年是被这张珪的父亲所擒,还送给了忽必烈,文星魂绝不会觉得羞辱一下张珪心情如此之好。

    虽然已经如此,可文星魂却也还没有能够完全解气,他恨不得挖出那死了的张弘范,将他挫骨扬灰。

    “张大人,说说吧,你今天来找我,不会就是给我送宝物和美人的吧,也罢,宝物和美人,本尊全都收下,现在说说你的事情吧。”

    送上门的好东西,不要白不要,文星魂哪里会跟他客气,至于他的要求,那还得看自己高不高兴满足他了。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