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23章 韩玉研追随文星魂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韩安庆简直欲哭无泪,本想让儿子来巴结文星魂,女儿来亲近文星魂,从此傍上九天绝伦宫这颗大树,却不想女儿和儿子双双给他出乱子,这下若是惹怒了文星魂,岂不是全家都要陪葬。

    本来就女儿那里出了些状况,倒还可以想办法弥补,可这情况是越来越糟糕,简直没办法收拾了嘛,果真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韩安庆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觉得,就算自己再去求文星魂,怕是也于事无补了。

    “韩安庆,本尊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只是你韩家的饭菜,果真是价值连城啊,本尊是吃不成了,记得把你这妓院名字给改了,若是再用九天二字,本尊定饶不得你。”

    本来文星魂就对打着‘九天’二字的招牌开妓院心中有些不满,也一直没有说出来,那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可是现如今,韩安庆的为人,文星魂已经看得一清二楚,此等为了自己居然可以将自己的女儿都给送人的人,不配作为九天绝伦宫的下属。

    “香儿,冰儿,我们走,去九天闲人居,本尊还不信在这大都城里找不着一个能安安静静吃顿饭的地方。”

    凤舞九天楼的‘九天’二字不能再用,韩安庆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当时这凤舞九天楼的名字,也是他成功加入九天绝伦宫大都分舵后,大都的分舵主马一风给他取的,这意味着凤舞九天楼和九天绝伦宫之间的联系。

    “神尊,神尊请留步,你这个逆子!”

    韩安庆一脸惊恐,见文星魂起身要走,又赶紧磕头作揖,文星魂头也不回,韩安庆啪一记耳光打在韩山童的脸上,韩山童一声怪叫倒在地上,王金花大惊失色,赶紧过去查看韩山童的伤势,那姑娘见自己的爹爹已经急成了这副模样,似乎也明白了些许,她一咬牙,也跟着扑通一声跪下拦住了文星魂的去路。

    “神尊,都是小女子的错,请神尊放过我的父亲,小女子,小女子定会好好伺候神尊。”

    姑娘的话越往后,声音就越小,最后那句好好伺候神尊,几乎都小到听不见,满脸的泪水将她母亲临时为她化那妆冲了个满脸花。

    文星魂都有些哭笑不得,想要另找一个能安安静静吃饭的地方居然也要拦着。

    “你这女子,让我如何说你才好!”

    莫香儿从老大身后冲了出来。

    “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东西,老大会瞧得上你?”

    文星魂实在恼火得很,便阻止了莫香儿继续说下去。

    “香儿,住嘴!韩姑娘,本尊今日冒昧打扰,原本我也不屑于进入你家这种肮脏龌龊之地,可我看到那招牌上有‘九天’二字,于是便走了进来,却不想你那个父亲,竟比他开这青楼更加肮脏无耻,为了达到其目的,竟想出让自己的女儿来使美人计这样下流的手段,本尊生平最是痛恨跟我耍手段之人,你好自为之。”

    文星魂绕过了那姑娘,带着莫香儿莫冰儿自顾自的朝楼下走去,还端着盘子的佣人们站在楼梯上,见文星魂出来赶紧让开了一条道,其实他们心里是笑开了花,平日里受尽韩安庆夫妇的欺压,可是身为人家的奴仆,哪里有自己说话的余地,却不想今日他们的主子,被他自己想要去巴结的人给说得一无是处。

    韩安庆还愣愣的跪在那里,原来神尊生气是因为自己,并不是因为女儿不愿跟他睡?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山珍海味美女佳人奉上,还愣是不要?

    王金花也傻了眼,她虽然不知道九天绝伦宫是什么,但是看韩安庆那失落的样子,她也已经预料到,惹得神尊生气,怕是要倒大霉。

    文星魂三人离去,只留下了这一家四口在那房间里,韩安庆坐在地上发呆,韩山童再次迷茫了,睁着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睛不知所措,王金花突然大哭大叫起来,她和韩安庆的女儿则像是已经被剥离了灵魂,整个人瘫软在地上,两行热泪不停的往下流。

    ‘自己送上门,人家居然也不要,是我韩玉研真的太差劲了吗?可他身边的那两个姑娘,他似乎对她们很好,她们也不比自己漂亮多少,为什么他连看都不愿意多看我一眼。’

    文星魂的身影,还清晰的在她脑海里,那清澈的双眼,那坚毅的脸庞,那挺拔的身躯,那刚强的声音,特别是他离开前的一席话,深深的烙印在了韩玉研的心中。

    韩玉研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往外看了一眼,文星魂和莫家姐妹已经到了凤舞九天楼的大门口,门外的大街上,围着里三层外三层被赶出去的嫖客,哪里有一点大半夜应该有得冷清之色。

    “神尊,神尊请留步。”

    她拔腿就往外冲,下楼之时冲的太快险些摔倒。

    “你还有何话要说?”

    门外众人,皆听见韩玉研的喊声,也看到她急匆匆跑下来的样子,暗自议论纷纷,这小子,身边带了两个年轻貌美武功高强的姑娘就还罢了,竟然连这韩家大小姐也,唉。

    如此议论之人,自当是不知刚才楼上到底发生何事,更是对文星魂羡慕不已。

    饿狼一样的嫖客们的眼睛都直了,一个个直盯着莫家姐妹和韩玉研流口水。

    “求神尊将我带走,我只要做神尊一个丫鬟即可,哪怕是为神尊端茶倒水,洗衣做饭也行!”

    “我们老大不缺人给他端茶倒水,洗衣做饭,韩姑娘请回吧!”

    莫香儿话刚出口,似乎又有了新的想法。

    “不过,嘿嘿,老大,要不然咱们就把她收了吧,以后冰儿伺候你,她就伺候我怎么样?”

    “姐姐。”

    莫冰儿给了莫香儿一个眼神,提醒姐姐不要再乱说话,文星魂皱了皱眉,想了想,若是自己就这么走了,那韩安庆定然会把气全撒在他那一双儿女身上,到时候岂不是自己害了他们,便对韩玉研说到。

    “你可知九天闲人居的所在?倘若你要知道,那就前面带路吧。”

    “知道知道!好!”

    韩玉妍赶忙擦干了泪水,如此说来,神尊算是手下了自己,当也不会再为难自己的家人,却是再好不过。

    韩玉研回头看了看这会儿已经挤到楼上那个房间门口的父亲母亲和哥哥,对他们会心一笑,老韩总算是稍微舒了一口气,能够暂时缓解现在的尴尬局面,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更何况,自己原本就打算将这个女儿送给文星魂,将她养这么大,不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派上用场嘛。

    “九天闲人居,可是我们大都最出名的客栈,其实说起来吧,那也不是什么客栈,因为那儿平时根本就不接待普通人,据说不管你多有钱,没有人介绍也是进不去的。”

    文星魂自然知道韩玉研所言非虚,像这样的地方,九天绝伦宫拥有的何止百十个,那都是专门用来联络各地下属的一些门派的地方,跟其他帮派的分舵,分堂有些类似。

    韩玉研像是变了个人,自觉的走在文星魂三人前面,还真的就充当起了带路人的角色。

    “九天闲人居平时也像普通客栈一样开着门,但是去那里的客人,却都是些十分奇怪的人。”

    韩玉妍像是个主人,在给客人介绍自家的地方一般,文星魂也乐得就让她说,反正自己没来过大都,趁此机会了解了解呀非不可。

    文星魂双手背在身后走在韩玉研的后面,莫冰儿和莫香儿紧跟其后,在一片惊诧疑惑羡慕的目光中一路前行。

    “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哪里听得这许多消息。”

    韩玉研突然转过身来调皮的看着文星魂。

    “你真的是他们说的那个武功天下第一的九天绝伦宫宫主,九天神尊?”

    文星魂歪了歪脑袋,有些好笑的说。

    “你觉得呢?你不说我是臭流氓嘛,这会儿怎么想起来问这个问题。”

    “你怎么会如此年轻,能够拥有天下第一的武功,又是个出名的大魔头,应该是个满头银发的老头子才对。”

    文星魂竟被她这句话给逗乐了。

    “何人跟你说我是大魔头了?”

    “额,我就是平常听人说的呀,说什么九天神尊武功虽高,却要用一种什么什么毒药来控制别人让他们对你效忠!”

    “你胡说,那是老神尊才做的事情,我们老大可不是那种人。”

    莫香儿早看她不顺眼,逮着机会便要给她点颜色看看,文星魂笑而不语,韩玉妍又问。

    “那武功呢,你这么年轻,是如何练就那天下第一的武功的?”

    “你觉得武功高强就一定年纪很大,那倘若我告诉你她们两个虽说看起来只和你一般大,却也是武功高强,能够以一敌十甚至几十,你可会相信?”

    莫冰儿不动声色,莫香儿得意洋洋,文星魂所指,不是她们姐妹又当是谁。

    “你是说她们两个?我不信,我看她们也和我并无许多区别,只是或许她们常常和你闯荡江湖,若说比我见识广博倒还差不多。”

    文星魂笑意盈盈的看着莫香儿说道。

    “就这位姑娘,在你们家那凤舞楼,三两下就把那个叫做什么王鲲鹏的和他手下打得屁滚尿流,这事儿难道你不知道?”

    “那倒霉鬼不是被你给捏住脖子的吗?”

    韩玉研的眼睛,只是紧盯着莫香儿不停的看,好似没有听到文星魂说的话,莫香儿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

    “对了老大,那该死的家伙还关在她家茅厕里呢。”

    “让他关着吧,明天再叫人去带过来交给你玩就是了。”

    文星魂说得轻描淡写,就好似只是吃饭睡觉一般平常无奇的事情一般。

    “就她也能打得过王鲲鹏,我才不信。”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