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17章 文星魂离开雷公坛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哥舒无敌却率先看见了文星魂,安南十八骑已经给他讲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以及他们已经投靠了九天绝伦宫,原本哥舒无敌是打算当场就要跟安南十八骑拼命,为被雷击致死的兄弟报仇的,可是一想到哥舒雨寒还跟文星魂在一起,怕文星魂知道了这件事儿后会对女儿不利,才暂时忍了下来。

    “属下哥舒无敌,参见神尊。”

    随着哥舒无敌的带头,一大堆乱七八糟十几个门派或是帮会的带头人,都走到文星魂面前。

    “属下张三、李四、王五、宋六……,参见神尊,多谢神尊派来安南十八骑,救得我等性命。”

    “各位都起来吧,这件事儿本就因我九天绝伦宫而起,救出你们本就是我分内之事,你们不必谢我。”

    神尊可以跟他们客气,可他们却也知道自己何等身份,这事儿虽说是安南十八骑借了神尊的名义导致,严格说起来有怎赖得上他。

    “神尊,事情的经过,安南来的朋友都已经给我们解释清楚了,本来这样的小事情实在不该劳神尊大驾亲自前来营救,都是属下等无能,所以还请神尊恕罪。”

    说话的是柳叶门掌门人柳青山,柳青山这一开口,众人皆异口同声,再次跪地请求文星魂原谅。

    “众家兄弟这是说的哪里话,你们对我九天绝伦宫的忠心,本尊心里明白得很,若不是因为你们对我九天绝伦宫忠心耿耿,此次也不会被小人给利用,不过大家放心,不管是谁在背后使坏,星魂定将那幕后指使之人揪出来,给在这雷公坛村中遇难的兄弟报仇雪恨。”

    文星魂的一番话,说得在场之人无不对他感恩戴德,各个九天绝伦宫属下的门派,皆对这位年轻的神尊唯命是从,无所不遵,当然,这绝不仅仅是因为文星魂的这几句话,这不,柳叶门的掌门人柳青山,就说出了所有人的心里话。

    “神尊仁慈,乃是江湖之大幸,想当年欧阳神尊,为了统领我等依附在九天绝伦宫之下,让我等各派的掌门人都服下了七绝五香丹,逼迫我等听从九天绝伦宫的调遣,每年定时给我等服用解药,若敢反叛,就会毒发身亡,而新神尊掌管九天绝伦宫之后,就为我等全部解除了七绝五香丹的毒,说句实话,我柳青山是打心眼里敬重这位年轻的神尊,神尊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胸襟和雅度,敢问天下何人能及,所以,我柳叶门势必永远追随九天绝伦宫,我柳青山也永远追随九天绝伦宫。”

    柳青山的话,说得在场的人一阵激动,竟然全都齐呼起来。

    “我等愿誓死追随神尊!”

    这时候,莫冰儿恰到好处的从文星魂身后走了出来,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局面,她要再推一把,也好让这些人真心实意的永远忠于文星魂。

    “各位英雄,神尊得知各位进入雷公坛村,被天雷阵所困,又全都中了沼泽沼气的剧毒,于是便命安南十八骑将各位从那阵中带了出来,还亲自冒险下到雷泽潭,采集了这沼泽毒气的解药,为了这个解药,神尊险些被那雷泽潭底的冰原黑风豹所伤,幸得神尊武功高强,才得以杀了那冰原黑风豹取回了这沼泽毒气的解药断魂香,现在我来说说这中了沼泽毒气之毒的症状,如果有中毒的,就请到此领取一片断魂香的花瓣,花瓣一片即可解毒。”

    天雷阵?文星魂也为之一愣,随即便明白了莫冰儿所谓的天雷阵是指什么了。

    “冰儿,休要再胡说了!”

    “老大你别管,你看这些人现在看你的眼神,想必以后必对你唯命是从。”

    “他们已经对我唯命是从了,要不然也不会因为接了九天绝伦令就来了这雷公坛村啊。”

    “也许有少数人是真的对你忠心的,可是多数人,却是因为碍于九天绝伦宫的势力,才会听命于你,而经过了这次的事情之后,这些人只会对你这个神尊更加的尊敬和敬佩,所以我们的敌人与其说是想要借此削弱我九天绝伦宫的力量,倒不如说他误打误撞的倒是帮了你一个大忙。”

    莫冰儿和文星魂的小声交谈,其他人自然是不可能听得见的,文星魂当然也明白莫冰儿说说的是什么意思,收心,不错,经过了这次的事情,现在这些人的心,可以说全都已经被文星魂给收走了。

    莫冰儿又详细的介绍了中了沼泽毒气的症状,当然多半是她在听了那老者的一些描述后瞎编的。

    众人皆惊,好多人甚至都还不知道自己竟然已经中毒,好在文星魂和莫冰儿带回来的断魂香够多,待到所有人都领到断魂香的花瓣,天已经完完全全的黑了下来。

    已然天黑,想要离开确实不可能,入夜,众人将唯一的小茅屋让给了文星魂,若不是他还有事儿,他自不会推迟,也没有必要跟这些江湖人客气,与众人短暂道别,文星魂带着莫冰儿莫香儿姐妹又回到了老者所在的木屋。

    老者的木屋黑漆漆的,大门紧闭,栅栏的门却还是如他们离开时那样半开着。

    “老人家,老人家,你在家吗?我是文星魂。”

    站在院子当中叫了许久,没有人回答,想来怕是老者已经睡下了,文星魂只好带着莫冰儿和莫香儿又离开了老者的木屋。

    ‘如果就这样离开这雷公坛村,怕是永远也搞不清楚那天雷的秘密,更何况那老者还与莫冰儿结下不解之缘。’

    文星魂心中如此想到,已经走到栅栏外面的他又转身回到了老者的院子。

    “老人家,星魂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教您老人家,还请老人家赐教,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星魂定马上离开雷公坛村。”

    还是没有反应,文星魂眉头一皱,感觉似乎有些不对劲,按理说这么大的声音叫了这么久,即使老者睡着也该被吵醒了,而按照这老者的性格来说,定然不会一言不发才是。

    文星魂又想起了离开老者家之时老者塞给他的东西,可是冰儿和香儿还在身边,这个时候看这东西方便吗?老人家为什么要悄悄将这东西给自己?

    转念一想,莫冰儿和莫香儿都是从小跟着自己,比自己的亲人还要亲,没什么可隐瞒的,于是便打算将老者给他的东西拿出来看看,当他四下里看了一眼之后,又改变了这个念头,伸手不见五指,拿出来又能看见什么。

    文星魂突然伸手就去腿老者的木门,木门嘎啦一声应声而开,居然没有关。

    莫冰儿走上前来拿出火折子吹亮,送到文星魂跟前。

    “老大,该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正如莫香儿所说,刚踏进去一只脚的文星魂,一眼就看见趴在地上的老者。

    “老人家,老人家。”

    文星魂赶紧蹲了下来,当手接触到老者的皮肤的时候,他知道这老者已经再也不可能跟他们说话了,老人浑身冰凉,显然已经死去多时了。

    “老人家,仙游了。”

    文星魂皱着眉头,一脸的肃穆,莫香儿和莫冰儿一言不发,谈不上伤心,却也心中不是滋味。

    莫香儿以为自己又说错了话,便自己待在一旁,不再打扰文星魂和莫冰儿,还有地上的老人。

    “老大,我们把他埋了吧!”

    文星魂点了点头,将老者的尸体翻了个面,替他清理了嘴角的血迹,又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衣服。

    “他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还将一身功力全都传给了你,我们却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文星魂这样说,莫冰儿自然明白,欧阳老神尊在世的时候,怕是也不曾在文星魂面前提起过这位老先生,要不然文星魂也不会说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

    “说起来他也算是我的师父,这,确实是一件十分遗憾的事情。”

    文星魂重重的叹了口气。

    “这里荒郊野外,也找不到什么可以挖掘的工具,我看,不如将他火化了吧!”

    莫冰儿点了点头,少时,三人找了些木材在老者的院子里架起了一个木架子,将老者的尸体放在架子上,又在周围堆上一些干柴,由莫冰儿点火,火化了老者的遗体。

    老者尸体燃尽的时候,已是深夜,三人怀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老者的木屋。

    来到小茅屋外,守夜的哥舒无敌赶紧站起来迎了上去。

    “神尊,你看这天寒地冻的,冷得很,我这就将小女叫出来,把这木屋腾给您休息休息,你看这您也为我们的事情劳累了一天。”

    看来现在在这屋里的,定是那哥舒雨寒!

    “不必,我等现在就要离开,你们等到天一亮,也马上离开这诡异的村子,说实话,这村子诡异的地方直到现在我也没弄清楚,原本想去问问那老人家关于这个村子的一些传说,却不想那老人家却已经仙去了。”

    文星魂又是一声叹息。

    小茅屋内的哥舒雨寒,是时已经醒来,听到爹爹与神尊在外面交谈的声音,她赶紧起身下床想要出去。

    “现在天色已晚,我看神尊还是等天亮再走吧!”

    “不了,你与哥舒姑娘,多多保重。”

    他要我多多保重!看来在他心中,还是有我的!

    哥舒雨寒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脚步却停在了小茅屋门口,她不知道这时候如果出去,该怎样去面对他。

    “不知神尊此去,是要去往何处?”

    哥舒雨寒。

    文星魂回头看了哥舒无敌一眼,看得哥舒无敌有些心虚,终于文星魂还是说出了两个字。

    “大都!”

    哥舒雨寒听得十分专注,她很想知道文星魂将会去往何处,或许,这个地方便是她与神尊能够发生点什么的地方。

    安南十八骑,自始至终都没有睡觉,自发的承担起了守夜的责任,况且这天寒地冻,即便是想睡,又哪里睡得着,就像那些躺在地上的人一样,横七竖八的到处躺着是人,可又有谁是真的睡着了的,与其这样躺在冰天雪地里,到不如站着走动来得暖和。

    见文星魂似乎要离开,安南十八骑那带头的大哥赶紧走了过来,单膝跪地询问到。

    “神尊,您要走了,那我等!”

    “你们随我一起走吧,到了大都兴许能帮上点忙也说不定。”

    “属下遵命!”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