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16章 到底谁做他的女人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回去的速度比来时快了许多,回到老者的木屋的时候,莫香儿和哥舒雨寒已经等在门口。

    还有老远,莫香儿就朝文星魂冲了过去。

    “老大,你可算是回来了!”

    在莫香儿眼中,似乎只有文星魂一个人的存在,她直接蹦到文星魂身上,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

    原本文星魂是想躲开让她来个狗啃泥的,想想还是没有那么做,虽然这丫头做事儿总是那么不靠谱,而且出手也没轻没重,可她对自己却是真心的。

    莫香儿也不顾周围还有别的人,就直接搂着文星魂的脖子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老大,你可想死我了,下次不管去你什么地方,可不要再丢下我了!”

    说着,莫香儿眼眶里居然泛起了泪花,文星魂心想,幸好没让她摔地上,要不然她还不得伤心死了。

    可平心而论,莫香儿总是对他这样过分亲密,让他有些难以接受,其实在他心中,莫冰儿才应该是那个和自己厮守一生的人,只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和莫香儿说这件事情。

    “好了,你看你,没羞没臊的,这里还有这么多人。”

    “怕什么,况且也没几个人,嘻嘻!”

    文星魂有些无可奈何,这丫头向来如此,就像以往自己每次离开九天绝伦宫回去时一样,她也要如此这般的纠缠一番。

    “行了行了,这里不是绝伦宫,让别人看见,多不好,你呀,一点姑娘家的样子也没有。”

    虽然他贵为九天绝伦宫的神尊,即使是同时娶个十个八个,也定然不会有谁说什么,可他的心,好像根本容不下别人。

    “人家都这么想你,你倒好,每次都只带妹妹去玩,从来都不带我,回来了也对人家凶巴巴的。”

    莫冰儿被莫香儿说的脸上微微泛起了红晕,不禁又让她想起了和文星魂在雷泽潭中的种种。

    “年轻人呢,是应该激情澎湃,不过,我老人家也觉得你个姑娘家家的,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唉!”

    老者叹息一声,自顾自的朝木屋走去,要说心里最不是滋味的,怕是还要属哥舒雨寒,自打那个顽皮的小道士,在鬼哭岭将自己戏弄一番,她整颗心已经被她所填满,可他却说那只是玩笑。

    哥舒雨寒也不傻,她自然看得出莫莫家姐妹怕是早已钟情她们的老大,特别是莫冰儿。

    从他们去雷泽潭之前的那一通请求,与其说是请求,倒不如说是表白更加贴切,那表白虽算不上是感天动地,却也让人能够深切体会文星魂这个所谓的老大在她心目中的位置,那么自己呢,自己又算什么?

    这对姐妹不但武功高强,更是从小跟文星魂一起长大,据说还受过文星魂的救命之恩,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土匪,论武功,论美貌,和这对姐妹比起来,自己都远远不及。

    哥舒雨寒心里,很是不甘心,他太优秀,甚至可以说是天下万千少女心中的梦中情人,他帅气,阳刚,武功高强,名满天下,可是自己,不甘心又能如何。

    哥舒雨寒从来没有如此的瞧不起过自己,在以前,她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自己虽算不上是倾国倾城,却也算得上是青春靓丽,而且也有一身很好的武功,可是这一切和莫家姐妹比起来,都显得那么不值一提。

    文星魂有意无意的躲避着哥舒雨寒的目光,她已经有所误会,他不想让这误会更深,深到难以名状,他又当如何面对莫冰儿。

    “我,我们把断魂香给带回来了,现在,可以给你解毒了。”

    “噢!”

    简简单单的回答,她本来想对他说声谢谢,可是她说不出口,她其实内心深处,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对他说,可是一句也说不出口。

    “你们,没出什么意外吧!”

    过了许久,哥舒雨寒终于从嘴巴里挤出了这几个字,她眼睛定定的看着他,她想从他的目光中都到些什么,可他总是躲着自己,目光还没接触到一起,就已经移开了。

    文星魂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不知道在雷泽潭和莫冰儿的拥吻,还有深切的告白,算不算是一个意外,平日里口若悬河,此刻竟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莫冰儿又怎会看不出哥舒雨寒的心思,她也是一个女孩子,她能深切体会哥舒雨寒现在的心情,就如同以前的自己,可她也有自己的私心,她也想老大只属于她自己,莫说是这个见面不久的哥舒雨寒,就算是自己的姐姐,她也不可能大大方方的把老大给让出去,但是她能挑明吗?显然不能。

    “雨寒姑娘,我和老大,在谷底遇到了一只黑豹,不过一切还算顺利,我们杀了黑豹便赶紧采着这些断魂香赶回来了,想来也怕你们等得着急,所以我们一上来就立马跟老人家一起赶回来了。”

    文星魂很感激莫冰儿善解人意的替他解围,他知道,自己亏欠这丫头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以后一定要好好补偿。

    哥舒雨寒没有说话,莫冰儿的回答简直太聪明了,她找不到一个可以为自己扳回一分的突破口,她知道,莫冰儿在他心里的地位,更加提升了。

    “丫头,你还叫我老人家呢!”

    莫冰儿自然心领神会,赶紧给老者磕了个头。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丫头啊,从现在开始,你就不再是这小子的婢女了,他的舅公是我的师弟,而你是我的徒弟,这样算起来,他可就得叫你一声师叔了,哈哈哈哈。”

    莫冰儿和文星魂的脸上,同时露出了一丝尴尬的表情。

    “不过这个倒是不重要,就他是九天绝伦宫的宫主这一点来说呢,你只要身在九天绝伦宫一天,那就是他的下属,就像我老人家一样,我老人家虽是他的长辈,却同样是他的下属,这个嘛,其实也不重要,现在我老人家要说重点了,你们可要仔细听着。”

    老者做出一副十分严肃的表情,接着说道。

    “老人家我看得出,这小子绝对不是一个什么好人,他呀,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只要是漂亮的姑娘,他看见一个就会喜欢一个,就比如他明明心里有你,还有你那个姐姐,而当他看到那个姓哥舒的漂亮姑娘之后呢,又对人家起了歪心思,我敢肯定,这小子喜欢的姑娘啊,远远不止你们三个。”

    老者说得眉飞色舞,文星魂尴尬的说不出话来,那误会还没解开,这老头再来火上浇油,怕是更加难以解开了,文星魂此刻真是有一种一掌劈死这老家伙才好的冲动。

    “不过这也没有关系,男人嘛,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何况他身为九天绝伦宫的宫主,在江湖上拥有超高的声望和权威,身边多几个女人还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所以我要告诉你们几个丫头,如果你们三个要是都喜欢这小子,就好好的跟着他,千万不要心生嫉妒,做出让自己悔恨终身的事情来。”

    “老人家,过了,啊,这篇在您这儿就翻不过去了是吧!”

    文星魂实在不敢想象,如果再让着老家伙说下去,会导致一个怎么样不可收拾的局面。

    “我说错了吗?哦,也对,你们还要去救人的,我老人家差点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

    老者摸了摸自己长长的胡须,若有所思的说。

    “这样吧,你们先去找你们的朋友,然后这个事情,你们各自自己考虑清楚,反正我老人家作为下属,好像确实是操心过头了。”

    老者似乎有些不悦,文星魂的表情却恢复了正常。

    “这一路已经很劳烦您老人家了,现在解药拿到了,您老人家就待在家里,等我们救了被困的其他人之外,星魂定登门拜谢再离开雷公坛村。”

    “嗯,那倒不必,老人家我已经没什么可以帮你们的了,能做的,我也全都做完了,娃娃,去吧,这三个姑娘都是好孩子,一定要照顾好她们!”

    老者突然眼睛瞪得老大,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却又终究没有开口,他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木屋,进屋之前,老者将一件东西不动声色的交到了文星魂的手中,进屋后就将屋门重重的给关上了。

    “走吧,快走,救了人就离开这村子,不要再回来了,老人家我,不送了。”

    文星魂看了看莫冰儿,又看了看莫香儿和哥舒雨寒,没人知道刚刚突然发生了什么变故。

    “老人家,你……”

    “快走,记住我说的话,救了人就马上离开,不要再回来了。”

    “可是……”

    文星魂还想说些什么,老头却开始骂人。

    “滚啊,我叫你们滚,听到没有,好好跟你们说你们又不爱听,非要老人家我骂人。”

    老者打开门瞪着他们一顿臭骂,众人不解,这老人变化实在太快,刚才还跟他们有说有笑,可这转瞬之间,如同是变了一个人。

    “那晚辈,告辞了。”

    文星魂对三个女孩使了个眼色,三个女孩儿跟着文星魂离开了老者的院子,朝来时的路走了回去。

    他们要回到他们进村的时候发现哥舒雨寒的地方去,却是不知道安南十八骑有没有将被困的人全都带出来。

    老人看着文星魂他们离开了,轻轻的关上房门,自言自语的说起话来。

    “欧阳老贼,想不到啊,想不到。”

    老者突然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栽倒在地上,眼睛里慢慢失去了那最后一点光彩,终于,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老大,我说那老头是不是疯了,刚刚还好好的,然后就要赶我们走。”

    文星魂和莫冰儿一样百思不得其解,还有临别时老者给他的东西,那究竟是什么?文星魂真是很想现在就看看,可是既然老者要悄悄给他,自然是有他的原因,终于,他还是不动声色的把那东西揣入怀中。

    “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老人家先后对我们的态度反差太大,等我们救了雨寒爹爹他们之后,我定要回去问个明白。”

    还有老远,哥舒雨寒就看见自己的父亲哥舒无敌正站在小茅屋的门口,似乎在焦急的等待着。

    “爹!”

    哥舒雨寒拔腿就向哥舒无敌冲了过去。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