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12章 要分别冰儿显真情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从老者大手轻轻一挥,就能将木栅栏移开,便不难看出这老者功力之深厚,怕是不在自己之下,而自己之所以有如此深厚的内力,普天之下也难逢敌手,除了自己自小的努力修行,主要得益于舅公欧阳缙云仙游之前,将其毕生功力倾囊相授。

    而眼前这老者,论年龄,如果舅公欧阳缙云尚在人间,这两者之间怕是也不相上下,可论功力,这老者怕是比已经仙游的欧阳缙云有过之而无不及。

    进到屋内,果然比外面暖和许多,虽说这是个四面透风的木屋,可那屋中烧着一堆炭火,将那寒冷刺骨的感觉驱散得干干净净。

    众人围着炭火席地而坐,而这老者,却独独盯着哥舒雨寒看了又看,让文星魂大惑不解,终于文星魂问到。

    “老人家,我这丫头似有所不妥?你为何一直盯着她看?”

    “她不是从九天绝伦宫下来的吧!”

    要说这老者也确实眼光独到,一眼便知哥舒雨寒并非真正的九天绝伦宫之人。

    “嘿,我说老头儿,哦,不,老人家,你为何这也知道那也知道?先前你见着老大便知他是九天神尊,这回又知哥舒姑娘并非来自九天崖,你是神仙吗?你是不是会算卦,或者那叫什么?哦,占卜,是也不是,是也不是!”

    “香儿,休得无礼!”

    文星魂瞪了莫香儿一眼,莫香儿嘟着小嘴极不情愿的哦了一声。

    “无妨,无妨,先前老夫没有想到你们是从九天崖而来,所以对神尊多有冒犯,还请神尊恕罪呀!”

    说着,老头儿便要下跪。

    “老人家,万万不可,就算你是九天绝伦宫的下属,可在我面前您是长辈,怎可如此啊!”

    “非也非也,你乃九天绝伦宫的神尊,我是九天绝伦宫的下属,对你行礼,就如同那,哦,对,如同那皇上的叔叔,上了朝堂之上,不也得要给自己的侄子下跪吗?”

    “我九天绝伦宫又不是朝廷,不兴他那一套,不用说您老人家了,自从晚辈接掌九天绝伦宫,便免去了一切世俗的礼法,现在九天绝伦宫上,任何人都不用对我下跪。”

    “噢!”

    老者有些吃惊的说到:

    “这倒算是一件稀奇事儿了,呵呵,你果然和那欧阳老贼不是一样的人,很好,很好,很好啊!”

    “嘿,老头儿,你既是九天绝伦宫的下属,却怎敢对欧阳老神尊不敬?”

    虽然莫冰儿多次对他出言不逊,这老者却似乎根本就不生气。

    “虽然在绝伦宫他是神尊,可是私底下,他还得叫我一声师兄呢,况且,就算是欧阳老贼还在,我也一样叫他欧阳老贼,他又敢不承认吗?小丫头,过去的事情你并不知道,所以,你也不必为他辩解。”

    莫冰儿虽然也对这老人家的话有些不满,说话的方式却和莫香儿有着天差地别。

    “老爷爷,说了这么多,还不知道您老人家到底与欧阳老神尊有什么样的过节呢,您老人家能跟我们说说吗?”

    老者眼睛一亮,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莫冰儿,说到:

    “你这娃娃倒是和这小子有些相似,懂得尊敬我老人家,哈哈哈哈,我看你们俩倒是挺合适的,不像那有些人!”

    老者口中的有些人,自然是指莫香儿,莫香儿想要发作,却被文星魂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这丫头出言冒犯前辈,请前辈大人大量,不要跟他计较,说起来这事儿也都怪我,是我平日里对她疏于管束,待这次办完事情回到九天崖,我定好好惩治惩治她给您老出气,现在,还是请您说说她的事儿吧!”

    文星魂的眼睛看向了哥舒雨寒。

    “我?我有什么事儿?”

    哥舒雨寒被老者看得莫名其妙,浑身不自在。

    “小姑娘,若非你自己就没有感觉到你的身体有何不对之处?”

    “我,我就是自从昨天晚上晕过去,再到今天醒来,确实感觉浑身异样,可是,却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异样。”

    老者轻轻的眯起了眼睛。

    “这就对了,你这是中了雷公坛底沼气的寒毒!”

    文星魂也有些疑惑了起来。

    “老人家,此话当真,她若是真的中了你说那毒,怎会脸色看起来完全正常,而且我看她除了精神不怎么好,似乎也并无大碍!”

    “并无大碍?呵呵,中此毒者,如果超过十二个时辰不能解毒,便会长睡不醒,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在这村子的入口写上擅入者死那四个字来阻止路人进入这雷公坛村?我其实是不想让他们白白丢了性命!”

    原来那块石碑是这老者所立,四人相互看了一眼,文星魂觉得这老者不像是在说假话,可若按照老者的说法,超过十二个时辰不能解毒,便会长睡不醒,那哥舒雨寒和她鬼哭岭的人,岂不是已经岌岌可危。

    而据那安南十八骑所说,被其骗至此处的还不止鬼哭岭一家,这该如何是好,如今,至于为何非得是这雷公坛村,也不言自明,有了沼泽毒气和那诡异天雷的协助,又何须除了安南十八骑之外的力量,仅凭那两样便能将被骗来的人一网打尽了。

    “既然老人家知道这沼泽毒气,我想您必然也知道解毒之法,还请老人家施以援手!”

    “本来神尊亲自开口,我老人家自当不可推辞,可此事,我老汉却是无能为力。”

    “那当如何是好,据我所知,恐怕中此毒者还非她一人!”

    听老者说无能为力,文星魂不由得激动了起来。

    “您总不可能一点办法也没有吧!”

    “办法是有,能解那沼气之毒的,只有雷泽潭潭底的断魂香,可是这雷泽潭,却是常人去不得的,那雷泽潭深不见底,连我也不知下面到底有多深,所以,即便是知道了这解毒之法,却也是无能为力。”

    “雷泽潭在哪里?”

    文星魂表情坚定,那意思是不管雷泽潭有多凶险,我也要去闯他一闯。

    “雷泽潭就在这雷公坛村,要去此处倒是不难,不过那雷泽潭上终年都罩着有毒的沼气,人只要接触,便会犯困,然后昏迷,只有极少数人会醒过来,就像你这丫头一样,而即使能够醒过来,如果得不到解药,也是过不了十二个时辰。”

    “这你不用管,你只要带我去便是了。”

    “老大!”

    “老大!您不能去冒险!”

    莫冰儿和莫香儿异口同声,虽然她们知道文星魂武功高强,可是面对那未知的自然事物,却是难以预料。

    哥舒雨寒感动得定定的看着文星魂,我与他只是萍水相逢,至多也就是在鬼哭岭见过一面,而且自己还对他很不友善,可他贵为九天绝伦宫的神尊,却愿意为自己去冒险。

    “你不用去,我,我们又不是很熟,所以,你不用为我去冒险。”

    看来哥舒雨寒是误会自己了,自己之所以要去寻那解药,并非单单是因她,再怎么说那些被骗来的人,也是九天绝伦宫麾下,更何况还是被安南十八骑以他的名义将其骗来吗,他怎能见死不救,却不想哥舒雨寒误会了他的这一举动,竟让他只觉好生尴尬。

    “我并非为你去冒险,据目前情况来看,中毒之人绝非只你一人,更何况他们都是因为认为是我将他们召唤而来,才来了这里,既然他们叫我一声神尊,我又怎能见死不救。”

    哥舒雨寒欲言又止,她想问他,你若对我没有半分感觉,那你我头一次相见之时,你为何非要问我名字?或是因为现在有别人在场,他不愿表露吧,哥舒雨寒只好如此安慰自己。

    “你决定了?”

    老者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文星魂!

    “我决定了,既然你知道那潭底有解药,那必然有人曾经下去过,而且还平安的回来了,否则,又怎会有人知道如何解毒,我说的没错吧,既然别人能够下得去回得来,我又有何不可。”

    “你说得没错,但你可知那成功下去有回来之人他是谁?”

    “这并不重要,总之只要有人能够去得,我也就去得。”

    老者很是赞赏的点了点头。

    “虽然你已下定决心,我还是要告诉你,据我所知,那个成功下到雷泽潭潭底并取回解药的,乃是武当派的开山祖师张三丰,你可知张三丰此人功力十分深厚,而他下到雷泽潭虽然成功拿到了解药,却也元气大伤。”

    老人家不必再说,我身为九天神尊,若是眼睁睁看着他们丧命,今后又如何再去号令天下群雄。

    号令天下群雄,老者眼睛一亮,心道此人并非池中之物啊!

    “求神尊带我一起下雷泽潭!”

    莫冰儿突然跪在文星魂面前,表情却比文星魂还要坚定。

    “冰儿,你快起来,你也知道那雷泽潭有多凶险,况且刚才老人家也说了,当年张三丰老前辈下去尚且元气大伤,你若跟我一起下去,岂不真是前去送死?”

    “神尊,冰儿的命是您救的,平时您不要冰儿叫您神尊,可是在冰儿心中,您是冰儿的一切,没有神尊就没有冰儿,自打冰儿跟随神尊的那一天就发誓,无论神尊去到哪里,冰儿也要跟随在您左右,这些年更是如此,无论您去哪里都会带上冰儿不是吗,冰儿不知道能不能从雷泽潭活着回来,但是冰儿绝对后悔,况且多一个人的力量,我们也多一份把握,所以,请神尊准许我跟您一起下雷泽潭。”

    莫冰儿一边说,泪水一边就滑落了下来,似乎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

    “老大,我也要去!”

    莫香儿不合时宜的也跑出来凑热闹,哥舒雨寒心中暗想这姐妹二人手段可真是高明,如此一来,文星魂岂不是对其更生爱怜。

    “好感人,好感人,真是太感人了,这一个为义,两个为忠,可真是把老人家我感动的一塌糊涂啊!”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