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8章 小路边神秘小木屋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嗯,不过一路上你必须要听话,不能捣乱知道吗?”

    “那还用说,我最听话的了对不对,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老大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看着莫香儿脸上那灿烂的笑容,文星魂觉得,这次决定把他一起带去大都,应该是一个十分正确的决定。

    要离开九天崖,绝伦宫的事情自是要先做好安排,这样乏味而又无趣,却又事关重大的事情,当然是要交给自己信任的人,这个人就是欧阳缙云的孙子,自己的表哥欧阳定。

    欧阳定三十出头,为人处事却十分老道圆滑,在某些重大事情的决策上,他的想法往往比文星魂更加成熟,交代好了九天绝伦宫的一切事物,文星魂便和莫家姐妹二人一道上路,赶往大元朝的都城,大都。

    一路上,莫香儿简直就是个活宝,时而逗得文星魂开怀大笑,这更是让文星魂觉得带上莫香儿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

    经过整整五天的长途跋涉,大都已经近在咫尺,可这时候,三人突然看到官道边有那么一条岔道,岔道口还立着一块大石碑,石碑上书【擅入者死】四个大字。

    “这是个什么鬼地方,居然还如此大言不惭!”

    文星魂翻身下马,走到石碑前朝那小路望去,虽然天气还算不错,却也是雾气横生,目力所及也就数丈之外,再远却是看不清了。

    “不知这岔道通往何处!”

    文星魂这话,自然是对莫家姐妹说的。

    “要我说,这想必就是哪个家伙闲的慌了,故意弄这四个字在这里吓唬人呢。”

    莫香儿见文星魂下了马,也从自己的马上跳了下来,却不想那满是积雪的地面甚是湿滑,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你看看你,总是冒冒失失的,这下要是摔在这泥沼当中,连个换洗衣物的地方也找不到,看你怎么办。”

    莫冰儿见妹妹险些滑到,心中一急,差点从马背上直接掉下来,这倒是给了莫香儿反击的机会。

    “你不也一样,你要是摔下来了我看肯定比我更惨。”

    文星魂回头看了看两个丫头,无奈的摇了摇头,又转过身去朝那石碑旁边的小路走了过去。

    刚刚踏出去一步,一根浑身长满利刺的大木棒忽的砸了过来。

    “小心!”

    俩姑娘异口同声,都向文星魂望了过去,见他没事儿,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文星魂眼快手快,抬手就是一掌挥出,那带刺的大木棒瞬间化作一堆木屑。

    “你们不要太紧张了,这就是一个小小的机关而已,想是有人想用这个吓唬想要闯入的人,以此达到他们不想让别人进入的目的,这倒恰恰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我看这必有古怪,要不我们进去瞧瞧怎么样。”

    “好啊好啊!”

    莫香儿显得异常的兴奋,平日里总是待在绝伦宫,除了审问审问犯人还比较有意思外,别的事情对她来说都提不起太高的兴趣,而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小村庄,无疑勾起了她浓厚的探索欲。

    莫冰儿却不一样,天生谨慎的性格,让她不愿节外生枝。

    “我看还是算了吧,反正有什么古怪也和我们没什么关系,还是赶路要紧。”

    文星魂摆了摆手。

    “赶路的事情不急,这里离大都已经不远,想必再过几个时辰便能到了,倒是这一路上一直都在赶路,没有来得及游山玩水看看风景什么的,走吧,我们进去瞧瞧,就当是看风景了。”

    “耶!还是老大了解我。”

    莫香儿蹦蹦跳跳的就跟着文星魂朝那条小路走了过去。

    莫冰儿还想说些什么,可她知道,文星魂已经决定了的事情,说什么也是没用的,只好也翻身下马,将马儿的缰绳套在路边的一棵树上,又帮文星魂和莫香儿拴好了马,才跟了上去。

    一路上,倒是再也没有踩着什么机关之类的陷阱,三人沿着小路往前走了约么一里多路,就见前方出现了一座小木屋。

    莫香儿蹦到茅屋门前敲了敲门。

    “有人吗?有人吗?”

    没有回答,莫香儿毫不客气,一把推开木门,茅屋当中空无一人,靠窗户的地方摆放着一张木床,木床上凌乱的放着两床被子,另一边的墙角是一张破旧的木桌,木桌上放着一个排位,排位上占满了灰尘,看不清楚上面写的是什么。

    文星魂和莫冰儿也紧跟着进入了这间茅屋,看上去这个屋子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因为屋子的地上了床上,桌子上都有很厚的灰尘,而且床上的被子上,还不时有老鼠爬过。

    “奇怪!”

    莫香儿嘟着小嘴巴嘟囔着。

    “看上去这房子似乎很久没有人住过了。”

    “那有什么奇怪的,这房子确实很久没人住过了。”

    “但是如果很久没有人住了的话,为什么这房间里会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很久没有人居住的房间,房间里面的东西发霉了自然有味道。”

    文星魂给莫香儿解释,却不料莫冰儿也突然开口。

    “不对,这不是长时间没有人居住发出的霉味,这是一种奇怪的香味。”

    “奇怪的香味?”

    文星魂也吸动鼻子仔细的闻了闻。

    “哪有什么特别的香味,你俩鼻子出问题了吧。”

    “这是一种女人身上才有的香味!”

    听莫冰儿这么一说,文星魂更是一头雾水,对于女人身上容易出现什么样的香味,这个他到的确不甚了解,虽然九天绝伦宫的婢女也不少,文星魂却从来没有对她们产生过浓厚的兴趣,自然也就不可能留意到她们身上有什么样的香味。

    “这看上去应该是很久没人居住过了,怎么会出现女人的香味,这倒是真的有些奇怪了。”

    说罢,文星魂和莫家姐妹仔细的检查了木屋的每一个角落,并没有任何发现。

    “兴许这木屋以前的主人就是个女的,所以这房间留下了她以前在这里生活是留下的香味也说不定。”

    面对莫香儿这么一个傻傻的回答,文星魂什么也没有说,莫冰儿给她解释到。

    “从这里面的情况看来,这房间至少一年以上没有人住过了,如果像你说的那样,这房间的主人是个女人的话,即使是她以前在这里面留下了香味,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也不可能还有所残留。”

    莫香儿心中不服,嘟着嘴巴反问到。

    “那你倒是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除非不久前就有个女人进来过,而且还是那种身上香味特别浓的女人。”

    文星魂皱着眉头又在木屋当中转了一圈,却突然感觉脚下的木板好似往下闪了一下,顿觉奇怪,按说这样一间木屋,也没什么必要用木板铺地,一般像是这种建在荒郊野外的木屋,地面应该就是普通的泥土地面才对,怎会铺设木板。

    文星魂后退一步小心翼翼的蹲了下来,伸出手去敲了一下刚刚被自己踩过的木板。

    “这下面是空的!”

    说罢,文星魂便动手将那木板取了起来,下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莫冰儿拿出火折子吹亮了递给文星魂,文星魂接过火折子往下一照,就见下面是个三尺见方的洞穴,洞穴底部躺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女子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昏迷了还是已经气绝。

    “这不是鬼哭岭那个哥舒雨寒嘛!”

    “老大认识她?”

    文星魂点了点头,将火折子交给莫冰儿,纵身一跃跳入洞穴,他探了探哥舒雨寒的鼻息,又摸了摸她的脉搏。

    “还好,只是昏迷了过去。”

    文星魂一把抱起哥舒雨寒,纵身一跃上到木屋当中,想要把她放下来,却发现木屋的地板真的是太过脏乱,只好抱着哥舒雨寒走出了木屋。

    可是这荒郊野外,即使是出了木屋,却也还是找不到一个可以将哥舒雨寒给放下来的地方,总不可能就那样放在冰凉刺骨的雪地上吧,这可让文星魂有些不知所措了。

    莫冰儿自然看出了老大的窘迫,连忙说到。

    “要不我和姐姐把这屋子先打扫一下,我们也好暂时有个容身的地方。”

    “我就这么一直抱着?”

    “还能怎么办,你总不可能直接把她放着雪地上吧!”

    “真是自找麻烦,早知道就听你直接去大都了!”

    “来都来了,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况且让你抱着她你又不吃亏!”

    “嘿,莫冰儿,我说到底我是你老大还是她是你老大呀!”

    “当然你是我老大啦,不着急,我们很快就能把那屋子收拾干净的!”

    文星魂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只能如此了。

    莫香儿莫冰儿去收拾那木屋,文星魂四处看了看,竟然连个坐下来的地方也找不到,突然,他的目光被怀里的姑娘所吸引,他不觉又想起了他和这女子第一次相见的场景。

    鬼哭岭,在那个一片荒芜的山沟,就是现在眼前的姑娘,用一种冷冷的眼神看着自己,然后跟自己交手,又被自己轻易的给制服,特别是那种又羞又恼的表情,让他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十分的好笑。

    “不要,不要杀我爹,不要!”

    文星魂皱了皱眉,轻轻的晃了晃哥舒雨寒的肩膀。

    “你怎么了,不要害怕,你现在很安全,不要害怕。”

    听到文星魂的说话声,莫家姐妹也从木屋当中走了出来,莫香儿率先开口。

    “怎么了老大,发生什么事儿了?”

    “还用问吗?那姑娘是要醒过来了。”

    莫冰儿走到文星魂跟前,伸出手去摸了摸哥舒雨寒的额头。

    “没什么大碍,可能是受了什么惊吓才昏过去的,想来怕是又想起她昏迷前看见的场景了。”

    终于,哥舒雨寒艰难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之人,不禁一愣。

    “怎么是你?”

    “发生什么事儿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文星魂反问,哥舒雨寒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他拦腰抱在怀中,顿时两颊绯红,耳根发热。

    “放我下来!”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