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3章 梵净山冰儿迎神尊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白老怪的眼珠,咕噜噜的转个不停,他就算再傻,此刻也知道这小道士绝不仅仅是李道长的徒弟那么简单了。

    虽然说李道长在江湖上名望很高,乃是当今江湖的泰山北斗,梵天派的创始人,一派宗师,却也绝对不可能拿出名号就能把哥舒无敌吓得跪地投降。

    可是有一件事情他还搞不清楚,那就是哥舒无敌到底有没有看见这小道士刚才鬼魅一般的轻功,轻而易举的将他手下四大天王给制住,如果他看见了,又怎会有开始的那句不知死活的挑衅,如果没有看见,那这小道给他的那块令牌究竟是什么令牌,能让他马上俯首称臣。

    “师叔,这,你看,我们现在是继续赶路还是?”

    白老怪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走吧,回梵净山!”

    “你,你还没有解开他们的穴道呢!”

    哥舒雨寒突然开口,却没有了先前的那份高傲,换上了一丝疑惑和胆怯,她不知道这小道士还会不会对她提什么更加过分的要求,难道他只是想知道自己的名字?

    “住嘴!”

    哥舒无敌给了哥舒雨寒一个严厉的眼神,哥舒无敌是怕真的惹恼了眼前这个瘟神,那就不是简简单单的接下九天绝伦令的事儿了。

    哥舒无敌当然知道,九天绝伦令是九天绝伦宫乃至整个江湖上的圣物,只由九天绝伦宫宫主文星魂亲自发放,凡收到九天绝伦令的人,要么选择臣服九天绝伦宫,要么就会被灭满门。

    他还没有狂妄到跟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的九天绝伦宫对抗,所以他只能接下了九天绝伦令。

    “没关系,我答应过她只要知道了她的名字就解开这几个人的穴道的。”

    小道士话音刚落,已经回到了原地,三个站立在原地,一个倒在地上的四大天王,终于都恢复了自由,等到哥舒雨寒再往那小道士先前站立的地方望去之时,却哪里还有什么小道士的身影。

    …………

    黔中,梵净山梵天观门口。

    “你回来了!”

    一个平和而又苍老的声音,从观中传了出来。

    “是,师父,我把白寒枫带回来了。”

    “辛苦你了,你早已经不是梵天派的弟子了,所以以后也没有必要再叫我师父,你回去吧。”

    “师父,一日为师,终身您都是星魂的师父,师父,星魂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年是师父把我从蒙古人的手中救下来的。”

    “出家人本就与人为善,况且你又是宋瑞贤弟的子孙,我怎么能够见死不救呢。”

    “无论如何,星魂的命是师父救的。”

    “你能有这份心,我就十分满足了,想当年我与你祖父那是八拜之交,我们一文一武,为大宋的天下苦苦和元廷抗争了那么多年,最终还是天命不可违啊。”

    “大宋国运已尽,怪不得师父与祖父。”

    “呵呵,话虽是这么说,可我,本应是该死之人,却在这世上又苟活了二十多年,有时候想想,若是当初与宋瑞一道以身殉国,怕也没有如今这些许烦恼了。”

    “恰恰相反,星魂倒是觉得师父的做法才是正确的,祖父对大宋的忠诚,那是愚忠,大宋朝廷腐败,君王昏聩,亡国是必然。”

    “好了,不说这些了,都是些陈年旧事,提起来难免让人黯然神伤,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是,那星魂便回去了,师父您老人家保重。”

    文星魂本想问他关于梵天太玄经的事情,可却开不了那口,而且他认为,梵天太玄经在江湖上已经流传许久,却未见真正的有人能习得什么梵天太玄神功,就如那白寒枫,若是梵天太玄经当中所能学到的就是他那样的功夫,那得到了又有何用。

    文星魂不禁想到自己戏弄白寒枫之时,将九天绝伦印说成是什么梵天太玄功,那家伙倒也信了,实在是可笑。

    “去吧!”

    自始至终,观门并没有打开,也没见什么人从里面出来,文星魂只好将白寒枫留在梵天观门口,自己一个人下山去。

    “诶诶,你,你不会把我就留在这儿了吧,你得进去替我说两句好话呀,要不然师公他老人家肯定不会轻饶了我的。”

    文星魂没有说话,只是盯着笑看白寒枫摇了摇头,自顾自的朝山下走去。

    “喂,真就把我丢门口了呀,也不怕我跑了?”

    “你去北边的金顶峰上面壁一年吧,我会让人给你送斋饭和衣物去的。”

    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白寒枫知道,那是李道长的声音。

    其实白寒枫根本没有想要逃跑的意思,他知道,凭他的武功别说是李道长,就是那个和他一路同行的小道士,如果想要杀他也是易如反掌。

    只是他不知道,为何自己犯了那么大的错误,按说欺师灭祖,那是天理不容的大罪,放在任何一个门派都肯定会被挫骨扬灰,就算是少林寺,对待叛徒也是不会手软的,可是李道长却为何不杀自己,而且只是让自己去面壁这么简单的惩罚。

    梵净山下,梵天客栈。

    “宫主,您的事情办完了吗?”

    “嗯,你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就启程,回九天绝伦宫。”

    “是,宫主。”

    这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长得眉清目秀,穿着一身绿色素袍,头上扎着个发髻,除了这头发不大像是个女孩子该有的打扮,特别是那修长火热的身材,看了不禁让人怦然心动。

    文星魂看也不看她,不愧为九天神尊,要知道,九天绝伦宫的婢女,个个都如同眼前这少女一般,宛若是一个个精雕细琢的工艺品。

    “宫主,我先去叫小二上饭菜吧,忙活了这么久,您肯定饿坏了吧!”

    “去吧。”

    文星魂的心思,还在想着白寒枫的事情,如果白寒枫是自己的手下,他肯定早就杀了他了,像白寒枫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家伙,留他何用?难道李道长还有什么别的用意?

    梵天观,三清殿。

    “你还说你没有把梵天太玄经交给姓文的,那他在鬼哭岭所用的到底是什么武功,那么诡异邪门?”

    “贫道说过,这梵天太玄经,已经随着我的弟子空灵一起,永远的从这世界上消失了。”

    “李道长,你不要以为你武功高强,我们黯夜销魂谷就真的拿你没有办法,你不要忘了,当年你在朝廷为官,可是有家有室的,虽然现如今你跑到这鸟不拉屎的梵净山出家做了臭道士,哼,想要对付你,我们有的是办法,你只要乖乖的交出梵天太玄经,让我们黯夜销魂谷消灭了九天绝伦宫,成为江湖上第一大门派,我们一定会保你继续做你的武林宗师的。”

    李道长一言不发,黑衣人气急,却又不敢贸然行动,临行前谷主曾多次叮嘱,要对李道长礼待有佳,绝对不可冒犯,更不可与之动手。

    按说在江湖上的排名,却是听也没听说过李道长这号人物,却不知为何谷主要对他如此客气。

    无可奈何,黑衣人摔门而去,都说九天绝伦宫的宫主文星魂和谷主武功不相伯仲,难分胜负,可是这也只是江湖传说而已,要知道在黑衣人看来,谷主可以算是神一般的存在,好,既然这个李道长碰不得,那我不如去瞧瞧那个所谓的文星魂,他看起来不过就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这么可能有和谷主不相上下的武功,倘若自己要是杀了那小子,那自己在江湖上岂不是名声鹤起……

    黑衣人心中有些兴奋,先前已经派人跟踪那个少年下山了,他对着外面打了一个呼哨,一个手下顿时来到他身边。

    “你们几个带我去找早先下山的那个少年,对了,你们派出去跟踪他的人呢,回来了吗?那个少年住在何处?”

    “回来了,具跟踪那个少年的兄弟回来报告说,那个少年住在梵净山下的梵天客栈,与他同住的,还有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这二人同吃同住,像是一对情侣。”

    好,剩下的人给我好好盯着这梵天观,你们几个跟我下山。

    黑衣人带着手下迅速下山,来到梵天客栈门口,却被一个带着斗篷的女子拦了下来,女子斗篷边缘垂下帘子,瞧不见她的模样,只是从声音上,可以判断出这应该是个年纪不大的姑娘。

    “薛无命,谷主交代的事情办好了吗?你跑这里来干什么?”

    “属下参见圣姑,属下,属下!”

    薛无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混账,你以为你在梵净山所做的一切能瞒过谷主的眼睛?谷主交代要对李道长以礼相待,你可倒好,非但违反谷主的命令得罪了李道长,竟然还敢来碰文星魂,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圣姑饶命,属下知错了,属下只是见那文星魂只是个懵懂少年,怕是并不像江湖传说那样武功绝顶,所以……”

    “放肆,你还敢狡辩,鬼哭岭的一幕你也亲眼所见,那还不是武功绝顶吗?”

    “启禀圣姑,在鬼哭岭我们离得太远,看得也不是十分真切,怕是那小子使了什么诡计才得以胜过那四大天王的,我看他,应该并没有什么真本事,要不然在下山的时候,怎么会连我派出来跟踪他的几个小喽啰他都没有发现。”

    “就你自以为自己很聪明,那是他故意让你的人发现他的住处的,你如果不相信,你可以带你的人进去试试,看还能不能从这客栈中活着出来。”

    “好厉害的女子,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看来黯夜销魂谷,也不全都是酒囊饭袋嘛!”

    少年的声音从几个人身边传来,薛无命和那女子都看得清楚,此人正是文星魂,只是已经换下了那一身道袍,穿着一件黑色的锦袍,头上的发髻也去掉了,一头乌黑的长发披肩而下,很是俊朗。

    “你?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女子惊得哑口无言,自己明明派了最厉害的手下盯着了,却还是没有躲得过。

    另一边,绿衣素袍的婢女也从客栈中缓缓走了出来。

    “老大果然神机妙算,这些家伙倒是真的都自己送上门来了。”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