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2章 九天令出降鬼哭岭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再这样打下去怕是老三要吃亏!”

    中年女子的声音虽然不大,明显是对年轻女子说的,却没有逃过小道士的耳朵。

    “我看不然啊,你们的人虽然一直在吃亏,不过再打下去的话,我这不争气的师侄就是累死也拿不下这黑鬼呀!”小道士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白老怪自是心有不甘,他顺势加快了攻击的速度,而且暗中运气在那破棍子上加注了内力,这一下拿大斧头的大汉就有些招架不住了,明显使出内力来之后,白老怪的武功高出大汉很多,但这并不是白老怪想象中的情景,他早就听说过鬼哭岭四大天王,但是这四大天王的武功在江湖上却很少有人提起,甚至也没有排上号。

    而如今,对付这等在江湖上都排不上号的人还逼他使出了七分的内力,那接下来四大天王的另外三个,白老怪有些浮躁了起来。

    手持博浪锤的巨汉眼见同伙不敌,瞪着铜铃一般大的一双血红的眼睛就往上冲,博浪锤巨汉来势凶猛,虽然体型和巨斧巨汉不相上下,身形却是灵巧了许多,白老怪越来越吃力。

    小道士面带微笑,随手一挥将早就藏在手中的一粒石子丢了出去。

    石子不偏不倚,精准击中博浪锤巨汉的胸口,博浪锤巨汉向前跨出一步,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周围之人皆是大惊,就连白老怪也不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只觉是自己运气太好,莫不是这家伙临阵犯了什么病。

    “好,师侄果然好功夫,没想到师侄内力竟然如此深厚,只是一招便将这大蛮牛给干趴下了,原来你和这大黑鬼一番周旋,只是为了逗他好玩啊,不错不错!”

    听得小道士的赞许,白老怪先是心中一喜,接着就喜不起来了,因为他看见狼牙棒大汉和那个中年女人突然一起朝自己扑了过来,才知小道士是故意使了激将法让他们几个人一起上,摆明了是要让自己好看啊。

    年轻女子本来欲拦下二人去给巨斧大汉助阵,她深知老道士不足为虑,再打下去即使巨斧大汉不能取胜,却也不会败于其手,先前是没有把这老道当回事儿,所以吃了一些小亏,要知道巨斧大汉同样内力深厚,虽然不一定及得上这老道,但是凭借着庞大的体型,也能弥补不少这方面的缺憾。

    真正有威胁的,是这个看上去无所事事的小道士,普通人见到当前的阵势,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就像先前还跟两个道士在一起的两个人一样,而这小道士一口一个师侄叫着眼前这个武功高强的老道士,再加上刚才自己有意无意间看到那小道士暗中打出的石子,只是一个小小的石子居然直接放倒了博浪锤巨汉。

    好久没有遇到过这样强劲的对手了,年轻女子心中如此想到。

    小道士却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年轻女子的身后。

    “好生俊俏的女子,我喜欢,嘿嘿!”

    小道士一脸邪笑,看得年轻女子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发起烫来。

    “你不用隐藏,我知道你是这四匪的首领,武功应该比他们要好吧,小爷陪你玩玩!”

    小道士随意的一抬手,他的手就犹如风中随意飘动的柳絮一般搭在了年轻女子的肩膀之上。

    “臭不要脸,还是什么道家弟子!”

    年轻女子怒骂一声,身形一闪便摆脱了小道士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臂,回身过来手中已经从腰间抽出一把三尺来长的软剑。

    “有点意思!”

    小道士仍旧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眼见年轻女子的软剑离自己越来越近,小道士却也不躲不闪,待到年轻女子剑锋离他只有两寸之时,轻轻一抬手,手指对着宝剑横面一弹,剑锋便偏离了原来的轨迹,小道士顺势握住了年轻女子持剑的玉手,一把将年轻女子扯入了怀中,猛吸了一下鼻子,柔声说道。

    “嗯,真香!”

    “无耻!”

    年轻女子欲挣脱,却不想小道士作势欲扑,两人却并没有倒下,而是就这样悬在了当下,年轻女子心中惊骇无比,暗道不好,这小子武功甚是诡异,身体前倾到这个程度居然还可以定住不趴下来,一只手还搂住了自己,可自己对江湖上的高手也算是了解颇多,却未曾听说过这么一个武功高强又如此年轻的道家人物,具自己所知,普天之下能够如此年轻又有这样诡异武功的人,除了昆仑山玉虚宫宫主南宫无邪之外,并无他人。

    难道此人是南宫无邪?可他怎么会是什么臭道士。

    “放开我,小贼,你究竟是谁?”

    小道士并不生气,却也不肯放手。

    “你这丫头,为何叫我小贼,明明你才是贼!”

    “废话少说,我不是你的对手,你这样欺负我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江湖好汉。”

    “我又不是什么江湖好汉!”

    小道士说着,故意露出一丝淫笑,色眯眯的盯着年轻女子的胸脯,年轻女子本就羞于被小道士搂在怀中,还保持着这么一个暧昧的姿势,从小到大,自己可是从来没有被除了父亲意外的任何一个男人碰过,可是今日,这臭道士真是太无礼了。

    心中又羞又恼,胸口起伏加剧,却又无可奈何,另一边,四大天王的另外三个与那白老怪是斗得难解难分,虽说白老怪武功高强,面对两个彪形大汉和一个身轻如燕,使的一手灵巧的九节鞭的中年女子,也是吃了不少的哑巴亏,虽然没有什么致命之伤,身上也已经擦破了好几处了。

    “师叔,你可就别只顾着占便宜了,你要再不救我,你可就没办法把我带回梵净山了。”

    “白老怪,就你这样居然也能在江湖上排上名号,还敢提梵净山,你就不嫌丢人么!”

    小道士脚下用力,便和年轻女子一起站直了起来,身形一晃,犹如疾风闪电般的在三人身边划过,两个彪形大汉和那使九节鞭的中年女子便停在了原地,不再动弹半分。

    “怎么样,白老怪,我的轻功比起你,是优是劣呀?”

    小道士明是询问,实是嘲讽,白老怪平生最满意自己的轻功,按说他的轻功深得师父空灵老道的真传,在江湖上虽然不及天心岛的移形换影轻功,却也和少林的轻功都不相伯仲,但和小道士的轻功比起来,还是差了好大一截。

    “师叔这身轻功好生奇怪,就是当年师父在世,怕是也有所不及呀!师侄佩服!”

    白老怪嘴上这样说,心中却已经起了疑惑。

    “这少年究竟是谁,我和他第一次见面在天门山,他就问我是不是梵天派的弟子白寒枫,记得当时自己对他有些提防,于是就编了瞎话说自己不是,还问他是谁,小道士告诉自己说他是李道长的弟子,空灵道人的师弟,名叫文九天。”

    年轻女子连忙过去查看躺在地上的博浪锤巨汉伤在何处,为何会被一击不起,近前来才发现是被那颗飞来的石子点住了穴道,因而动弹不得。

    再看剩下三人,全部立在原地,除了脸上的表情不断的变化,同样是连声音也发布出来,看来是连哑穴也一并被点住了,太过诡异的功夫,年轻女子知道,一般人的功力是不可能把三个巨汉的穴道给点住的,这一点白老怪深有体会,在他一开始和板斧巨汉交手的时候,就试过去点他的穴道,但是丝毫不起作用。

    “小贼,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说你这个姑娘,怎么张嘴不说人话,小爷我又没偷你东西,为何小贼小贼叫个没完,你可别忘了,我们只是由此路过,是你们这群贼人想来劫持我们的!”

    “我不管,反正你就是小贼,除非你把他们的穴道解开,我便不再叫你小贼了!”

    “你这是何道理,我凭什么要解开他们的穴道。”

    在这之前,年轻女子已经试着想去解开被困的几个人的穴道了,试了几次,终于发现自己竟然解不开他们的穴道。

    年轻女子皱起了眉头,似乎也的确找不出要小道士把自己的人给放了的理由。

    “想要我放了他们也可以,不过你得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的名字?”

    “因为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你想知道我就得告诉你吗?”

    “你觉得你还有选择吗?哦对了,你可以去把哥舒无敌那个缩头乌龟找来,看看他是不是我的对手,哈哈!”

    “不许你这么说我爹!”

    “原来你是哥舒无敌的女儿,没想到哥舒无敌一生为祸天下,却生得你这么俊俏的丫头!”

    “什么人这么大的口气,竟连我哥舒无敌也不放在眼里了。”

    树林当中,走出来一个精壮的中年男人,这人五十开外,穿一件绣着麒麟图腾的上等貂衣,夹杂着丝丝白发的长发左右分开披在肩上,看上去倒是有些武林宗师的风范。

    “哥舒无敌,你终于出来了,你可是真沉得住气呀,接令吧!”

    哥舒无敌并不知道小道士给他扔过来的是什么,顺手一推,一股内力化作真气便将那东西定格在了身前五尺的地方。

    “啊,你是……”

    “闭嘴,你哥舒无敌也算是江湖上一号人物,想必你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原先趾高气扬的哥舒无敌,竟单膝跪在地上,将那被小道士称作令牌的东西捧在手心,生怕掉地上摔坏一般。

    “是!”

    “对了,你这宝贝女儿到底叫什么名字,我问了她数次她也不肯告诉我,不如,你来告诉我吧。”

    年轻女子见自己的父亲也对这小道士恭恭敬敬,心中更是疑惑不解,难道,难道他是江湖上传说武功在天下第一和天下第二之间的九天神尊文星魂?

    可是文星魂是什么人,江湖上与黯夜销魂谷谷主齐名的九天绝伦宫宫主九天神尊文星魂,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可是谁又见过这两个人,谁又知道文星魂究竟是男是女,是老是少,还有那个黯夜销魂谷谷主,江湖人只知道他武功奇高,却连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

    “小女名叫哥舒雨寒,小女若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还请阁下见谅!”

    有了先前的提醒,到使得哥舒无敌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眼前这让人闻风丧胆的少年了。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