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1章 小道士出山抓叛徒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樊城北,一条长满杂草的官道旁边坐落着一个茅草棚,草棚的门柱上挂着一块招牌,招牌上书着“鬼哭岭茶棚”。

    “这里是鬼哭岭,赶紧走,据说鬼哭岭有一伙强盗出没,只要是敢往这条路经过的,不论是江湖人物还是官府衙门,这些强盗统统都敢下手。”

    矮个子的男子看了看自己的同伴,心中泛起一丝凉意。

    “难怪这条路上一个人都没见到,路的两旁还都长满了杂草,原来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鬼哭岭!”

    “都是那个臭道士,居然骗我们说这条路去襄阳最近,这下麻烦了!”

    身后不远处,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这声音忽远忽近,似就在身旁又似遥不可及。

    “你们两个小混蛋,你们向我问路,大师傅我出于好心告诉了你们一条近道却还要埋怨我。”

    疾步行走的两人停下脚步来回头去望,却哪里有什么人影。

    两人对望一眼,心中的怯意更浓,但在此刻,也都不敢再言语,他们心知那先前给自己指路的道士怕是并非常人,能来到这鬼哭岭,要么是这鬼哭岭的强盗山匪,要么边是武功绝顶之高,连官府人员都不敢涉足的地方他都敢过,可见一斑。

    而眼下这道士,难道就是传说中鬼哭岭山匪中的一员,那我二人今日岂不是要丧命在此了吗。

    心中这样想着,二人脚下就已经不听使唤了,明明想的是要赶紧离开这里,却是怎么也挪动不了半分了。

    “两个废物!”

    老道士的声音由远及近,明明只有短短的四个字让人听起来却明明白白知道是从很远的地方开始,又突然来到身边的。

    一袭青衫,头上扎着个发髻,手中一缕拂尘,下巴下乌黑发亮的胡须尤其引人注目,虽然胡须不浓,却有一尺来长,编成一个麻花辫垂于胸前,须末的地方已及胸腹之间。

    “你,到底是人是鬼?”

    高个子的男子从来没有见过人的运动速度能有如此之快,他只见到眼前一闪,那道人已经到了二人身边。

    道人脸上露出一抹不可捉摸的笑容。

    “我不是人,也不是鬼!”

    道人的口气,听起来有些调侃的味道。

    “贫道白寒枫,江湖朋友瞧得起,送了个不怎么好听的外号,名曰:白老仙人!”

    “白老头,果然是你,师父他老人家只说你年近六旬,不想现实中的你,看起来倒是年轻许多呀,莫非你是真成了神仙,练就了不老神功!”

    草棚当中,走出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也穿一身道袍,只是手中空无一物。

    “小兔崽子,你一路跟踪我,几次三番给我使绊子,不要以为仙人我真的怕了你,虽然辈分上你是我师叔,可你初出茅庐,我白老仙人在江湖上也算是一号人物,你觉得凭你的能力真的能够打得过我吗?”

    “白老怪,你竟敢对师叔无礼,哦,我想起来了,也似乎没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敢做的,连杀害自己的师父,偷盗太玄经这样欺师灭祖的事情你都做得出来,又怎么会把你师叔我放在眼里!”

    叫做白寒枫的道人怒火中烧,自打自己毒死那老不死的空灵道人,偷到道家至宝太玄经之后,自己也算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何时受过这等鸟气。

    “找死,这就让我送你去见空灵那该死的老家伙去!”

    青衣道人话没说完,身体已经开始移动,他手中的拂尘犹如一条灵敏的灵蛇,已经缠绕上了小道士的右手手臂。

    一旁的两个行路男子,也终于回过神来,却是张大了嘴巴再也合不上了,眼前这两人武功奇高,特别是那个年轻的道士,虽然看似青衣道人的拂尘限制住了他,原本这样的情况下常人必会后退以挣脱束缚,小道士却不退反进,随手一挥,缠着自己手臂的拂尘竟化作一丝丝残丝败絮四散纷飞,青衣道人也不曾想到小道士年纪轻轻却有如此功力。

    “你这是什么武功?”

    “自然是你梦寐以求的梵天太玄功!”

    “你放屁,太玄经我记熟之后就一把火给烧掉了,你怎么可能还有太玄经,况且,我在太玄经上面怎么没有见过你使的这招式。”

    “那是你悟性不够,悟不出这样上乘的招式,你能从太玄经当中学到的,只是一些皮毛的武功而已,现在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太玄功。”

    “你先告诉我你的太玄经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我当年得到的太玄经并不是真正的太玄经?”

    “好,我告诉你,这太玄经分为七七四十九卷,你拿到的,只是其中的一卷而已,还有剩下的四十八卷你见都没见过。”

    “怎么可能!”

    “既然你如此的执着,那我也不能让你失望,我就把余下的四十八卷太玄经上面的武功一一使出来让你见识见识。”

    话毕,年轻道士左手一挥,道路两旁顿时飞沙走石,凭空起了一阵诡异的旋风,随着小道士手臂的挥动,周遭的沙石尘土在旋风中不停的游走,却又不偏离原本的轨迹,跟着小道士的手型原地打转。

    “这难道就是太玄经当中最上乘的内功?居然能够飞沙走石操控身边的事物。”

    如果说年轻道士能够轻易毁坏青衣道人的拂尘青衣道人并没有感到惊讶,那么现在,青衣道人也不禁心中起了一阵寒意,他记得眼前的情景,当年师父也曾有这样的功力,但那是上百年的修行才得来的,而眼前这个小道士,看面目最多不过二十岁,难怪他能被祖师爷李道长选中,成了他的弟子。

    “你不能杀我,你只有四十八卷太玄经,还差一卷,虽然那经书已经被我烧毁,可我却还记得一些内容,所以你不能杀我。”

    还没有继续往下打,青衣道人便已然认输了,他心中十分清楚,虽然自己的武功在江湖上也能排上前十,可要和眼前这个小道士交手,怕是一成的胜算都没有。

    “谁说我只有四十八卷太玄经?你不要忘了,太玄经是师父他老人家带到梵净山的,即使你偷走了其中一卷,难道他就不能再写一卷吗?”

    青衣道人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他知道,眼前这个小道士就是李道长派来清理门户的,无论如何今日自己是难逃这一劫了。

    “我不会杀你,师父只是让我来带你回去!”

    “师公他老人家他不杀我?我杀了他最心爱的弟子,还偷了太玄经,他居然不杀我?”

    “师父乃我道家在梵净山的开派祖师,道行何等的高深,怎会制造杀业,若不是师父再三叮嘱让我不要伤你性命,我肯定一巴掌拍死你。”

    “是是是,师公他老人家仁慈,感谢师叔和师公的不杀之恩,我今后一定痛改前非,终身在师叔和师公面前侍奉。”

    “走吧,跟我回梵净山去见师父,至于师父要怎么处置你那是他的事儿,反正我是不会希望让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留在我身边的。”

    这一句没用的东西,说得青衣道人心里挺不是滋味,刚刚自己还在教训过路的俩小子没用的东西,不想这么快这句话就给了自己。

    “你们二人,跟我们走吧,你们是被白老怪这没用的东西给带进来的,我就算是做好事儿了,带你们走出这鬼哭岭。”

    “想要走出这鬼哭岭,哈哈哈哈,谈何容易啊。”

    一个彪形大汉,肩上扛着一把大斧头,拦在了四人跟前,高个子矮个子两个男子见状连忙躲到了青衣道人和小道士的身后,青衣道人和小道士却是面不改色,似乎根本没把彪形大汉放在眼里。

    “怎么样,白老怪,要不我再表演表演?让你再瞧瞧刚才你没瞧完的?”

    “这等货色怎需师叔出手,我去收拾了就是,我听江湖朋友说这鬼哭岭的山匪当中有四大高手,名曰四大天王,其中就有个使大斧头的,叫什么劈鬼天王盖天虎,想必就是眼前这黑神了。”

    说着,白寒枫便作势要出手去对付眼前的大汉,一挥手中的拂尘,才想起来自己拿拂尘上的须发已经被师叔给毁了,可是这个时候自己又不能在师叔面前丢人,白寒枫一咬牙,只好拿着根无毛的光棍就向前冲去。

    彪形大汉一声大喊,挥动着手中的巨斧虎虎生风,白老怪凭借自己灵巧的轻功也算是应对自如,还不时用那无毛的光棍捅捅大汉的后背,又捅捅大汉的面门,大汉也不躲闪,任由白老怪捅来捅去,其实并不是他不想躲闪,虽然白老怪的这种攻势不能对他造成什么有效的伤害,却也扰得大汉浑身不舒服,可他由于体型庞大身形笨拙,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和白老怪周旋了起来。

    再看白老怪这边,虽然是凭借着灵巧的身形左躲右闪,并未受到大汉直接的攻击,却也实在是难以对大汉造成什么有效的打击,这二人便这样坚持不下了。

    “你们几个也都出来吧,躲在林子里看不清楚,况且我看这二位也怕是一时半会儿难以分出胜负了。”

    树林里,走出来四个人,两男两女,两个男的也都身形十分的庞大,其中一人手持博浪锤,一人手持狼牙棒,和正在跟白老怪纠缠的那位一样,都是重型兵器。

    两个女人一老一少,老的看上去四十出头,似乎并没有随身携带什么兵器,着一身绿衣,年轻的女子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也是赤手空拳,穿着一件七彩长袍,映衬出玲珑的身段,脸上的表情却如同是死了爹娘一样,一脸愁容。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