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灯塔里咖啡馆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一年半后。

    沐溪隐在公交车上睡着了,直到窗外的喇叭间歇响起,不远不近的,刚好叫醒她。她脑袋抵着车窗,懒洋洋地看窗外的世界。车流、行人、冬日的阳光和进入冬眠的行道树,隔着一扇玻璃,有平常又幻镜一般的美。刚好报站了,她想起这是哪一站,下一站又是哪里。

    公交车转弯,她和熟悉的那个路口擦肩而过,回头一看,似乎看见了留在街角的那个盆栽。

    她想起自己有一段时间没去灯塔里咖啡馆了。两个月前她完成自考,深思熟虑后辞去了咖啡馆的工作,准备找一份适合自己专业的工作。巧的是,她刚离开不久,咖啡馆因为天花板裂开的问题闭店装修,据说要小半年的时间。

    小必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面对空档期焦头烂额。许之松心态很好,回家整理好旅行箱,随便挑了一个地方,很快订好了飞机票。出发前他约沐溪隐和小必吃饭,饭桌上听小必吐槽不断,淡定地劝她:“你的存款是我的两倍,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小必瞪他。

    “知道吗?女人操心多了颜值会下降的,我记得认识你的第一天你还是一个美女。”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现在已经不能看了?”小必吓得魂飞魄散。

    许之松笑而不答,转而看沐溪隐,评价她:“小沐是越来越漂亮了。”

    “能比吗?她在谈恋爱,我什么都没有。”小必不满这个结果。

    “这和谈没谈恋爱有关系吗?”沐溪隐打量许之松,“我觉得你也越来越帅了。”

    小必一脸“你们怎么那么恶心”的嫌弃样,但冷静下来一想,他们说的是事实,真的只有自己是一天比一天难看。想到这里,小必肚子很胀,再吃不下任何东西了。

    许之松将拌好的水果沙拉放在两位女士面前,多说一句:“小必,你很好。相信我,很多人会喜欢你,你不用将自己的要求放低。”

    “谢了。”小必夹一片生菜,慢慢咀嚼慢慢说,“可惜你不喜欢女人,否则……”

    “谁说我不喜欢女人?”许之松打断了她,明确质问。

    “啊?难道你不是?”小必震惊,其实她并没有任何根据,只是瞎猜。

    “我喜欢的是女人,只是还没遇见喜欢的,所以不勉强。”许之松无奈地解释。

    “你这样的感情观是对的。”沐溪隐闻言很是赞同,“遇到喜欢的人就去追求,遇不到就一个人好好生活。”

    “没错,我们都还年轻急什么?”许之松气定神闲地微笑。

    那天告别的时候,许之松分别送了沐溪隐和小必一包咖啡豆,香味浓郁。沐溪隐一直没舍得喝,放在一只密封的罐子里,心情好与不好的时候都习惯打开闻一闻。

    沐溪隐结束了面试,坐公交车回到应书澄的公寓。拿钥匙打开门,她放下包,看看时间才五点多一点,他还没下班,她便倒在沙发上打盹。

    醒来的瞬间就闻到菜香,他已经回来了,照例打包了诊所对面一家餐厅的几个热菜,都是她爱吃的。

    她站起来帮忙布置桌子,然后和他坐下吃饭,边吃边聊,享受一天内最放松的时刻。

    应书澄听她说完面试的情况,照例提起一事:“你搬过来住吧。”

    “同居?但你能适应我的生活习惯吗?自从不在咖啡馆上班,我习惯睡得早,起来也很早。”

    “早睡早起?没问题。”

    沐溪隐忍不住笑了,拆穿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很晚睡的,早上还赖床。要不是我每天定时打电话喊你起床,你都迟到几百次了。”

    “所以你过来住,更方便你喊醒我。”

    沐溪隐不置可否,心里清楚他是想为她分担房租费,毕竟她还没找到正式工作,又少了兼职的收入,手头确实紧张。这段时间吃吃喝喝他都拿出了不少,每一回她要付钱,他都想办法阻止了,似乎由他买单是天经地义的。

    “让我考虑一下。”她说。

    “别再考虑了。”他伸手握住她的手腕,有些用力,“你说过不会让我再等很久。”

    她看清楚他眼睛里藏着的“私心”,心跳扑通扑通加快,忽然觉得没必要再考虑了,点头答应了他。

    就这样依赖着他吧,不要计较太多。换位思考,如果有一天他需要依赖她,她不会有任何犹豫。

    当晚他便开车去她的住处,先将一些生活必需品搬过来,她就睡在了他的房间。

    第二天清晨,不用她喊他,他已经醒了,穿好衣服站在床边,手里拿着玻璃杯。她迷迷糊糊地撑起身体,有一瞬间想起自己身上什么都没穿,秒速缩回被窝里,双手将被子上去,一直拉到鼻尖,睁圆眼睛看着他,脸颊烫得不行。

    他的目光显然有些困惑,为她的多此一举。

    她小心移开目光,没能顺利在沙发或地板上找到自己的贴身衣料,于是弱弱问:“我的内衣跑去哪里了?”

    “我拿去洗了,刚晒在阳台上。”

    “哦,是这样……那你打开衣柜,帮我拿件新的。”

    “不如你先起来?”

    “我现在怎么起来?都没穿衣服啊。”

    他们又诡异地对视了一会儿,她只好多两句解释:“白天不一样,光太亮了,你会看得很清楚。”

    “哦。”他将玻璃杯放在床几上,走去衣柜帮她拿内衣,回过身的时候告诉她一个事实,“刚才起床的时候我已经欣赏过几遍了。”

    “……”

    他将她的内衣放在她手边,她拿进自己的被子里,让他先出去,他无奈一笑,转身走出房间,不再让她为难。

    一起吃早餐的时候,他又问她:“对了,你还痛吗?”

    她愣怔,慢慢吃完最后一片烤吐司,硬着头皮回答:“现在还好,刚开始比较痛。”

    “开始的时候……”

    “你不要在吃饭的时候问这个,更不要在问我吐司烤得怎么样之后问起这个,我脑子转不过来。”她忍不住打断他,双手捂住眼睛外加跺脚,“我现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

    他慢慢放下手里的果酱瓶,对她反应如此激烈略有困惑,没记错的话,她昨晚是很开心的。

    两人又诡异地安静了一会儿。

    “最后一个问题,我必须知道,以便之后的调整。”他坚持问下去,“你感觉怎么样?”

    她悄悄挪开两根手指,不假思索地说:“感觉倒是很美妙。”

    “人之常情。”他点了点头,喝一口凉水。

    她是时候转移话题:“快吃早餐吧,你上班别迟到。”

    他默默看她一眼。

    她想了想压低声音说:“我们今晚再细聊。”

    应书澄走进诊所,走廊上一个瘦脸短发,穿着淡青色羽绒服的女人已经等着了。当见到他,女人客气地说了一句应医生,你早。

    应书澄打开办公室的门,请她进来。随着室内温度升高,她脱下外套垫在自己腰间,活动一下脖颈,后仰闭上眼睛。

    她名叫李绣倩,每周五来就诊,已经来了两次。每一次来她都自带一张音乐碟片,希望可以一边听着熟悉的音乐一边说话。

    当应书澄按下播放键,音乐蔓延至角落,她低缓的声音才响起,他适时调小音乐,听她说话。

    “现在问题是那套房子,也不只是房子。”

    开始就是一个缠绕着不少女人的具体问题。

    如果是几年前,当一些女患者絮絮叨叨说起感情和现实的问题,他会在不经意间走神。如今不会了,即便是她们说得再无聊再琐碎,且没有逻辑,都不会影响到他,他的专注已经成了习惯。

    “感情的话,我对他还是有的。”李绣倩眼睛红了,撇过头去。

    应书澄等她说下去,尊重她的倾诉。

    说到底,她的感情问题不算复杂。她来这座城市打工,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同居在一起三年。男朋友在金钱方面并不是一个小气的人,愿意给她花钱,但依仗自己是“她男人”的身份,心情不好便对她呼来喝去,揪她的头发狂扇她的脸。用她的话来说,他时常会出现暴力倾向,但温柔起来又对她百依百顺。她离不开他一是现实,二是舍不得他那不定期给予的柔情。

    “他有时候像是一头怪兽,有时候又像是一个孩子。”李绣倩说,“不怕你笑话,我觉得他也离不开我,离开我他无法生活。”

    “你在他身上获得了感情的满足?”应书澄问。

    “嗯,有时候我感觉幸福,因为他依赖我,我说什么是什么。”李绣倩笑了笑,“其实他也可怜,他是私生子,从小不被人认可。现在的房子是他父亲留给他唯一值钱的东西,很旧很小的一套,当是补偿,他一直很宝贝这旧房子。有一次我不小心在地板上弄了一个划痕,他指着我鼻子骂,我和他争了几句,他扑过来抓我头发。”

    “还有呢?”

    “还有?还有很多,我不太记得了,总之都是一些芝麻绿豆的事情,他会瞬间暴怒,冲过来拉我头发。他很容易被激怒,一些词汇,甚至是一些语气。说到底,他是一个很敏感的人,也很可怜。”

    “暴力发生时你完全是一个弱者,为什么要可怜他?”

    “不,我也打过他,我的长指甲将他的脖子划伤了。”李绣倩又补充了一句,“他没有真正弄伤过我,最多是几个淤青,我没有出血过。”

    “那是结果,过程是一样的,他是在对你施行暴力。”

    李绣倩摇头,双手按了按眼睛,继续说下去:“其实不能完全怪他,我自己也是一个不正常的女人,给他的压力也不小。我很会妒忌,只要他多看其他女人一眼,我就愤怒,恨不得上去打那个女人的脸。去年还是前年的时候,他高中时的一个朋友来家里做客,他们喝酒聊天,我才知道他高中时迷恋过一个女孩。他像是那个女孩的奴隶一样,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甚至偷拿了自己父母的定情戒指送给她。我知道后快发疯了,完全睡不着觉,每天想的就是那个女孩是谁,她凭什么。很快,我瞒着他找到了那个女孩的联系方式,去她公司楼下蹲点,看她现在是怎么一个人。”

    “你跟踪过她?”应书澄问。

    “没错,我知道她的工作单位,她住在哪里,甚至连她当时的男朋友,我都知道他是做什么的。”李绣倩闭着眼睛,沉浸在悲戚的音乐里,声音有些发抖,“我跟踪他们约会,看见她甜蜜蜜的样子就愤怒,她凭什么?身材一般,一脸虚荣,竟然不止一个男人对她好。”

    “你有没有对她做什么?”应书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有吧。”李绣倩难为情地一笑,说下去,“怪就怪她本身是个坏胚子。她高中时候欺负班上另一个女同学,将对方欺负很惨,后来这事被一个作家写出来了,书还很红,于是我抓住机会,去网上揭穿了她,说她就是欺负书里那个女孩的凶手,至今不知悔改。除此之外,我还找打工的同事发短信给他男朋友,告诉他你找了一个烂货。”

    悲戚的音乐低了下去,应书澄骤然停下笔,合上本子,详细地问她:“你是怎么知道她高中时候欺负过别人?”

    李绣倩似乎清醒了一些,欲言又止,微微睁眼看眼前的医生,认定他是可以信赖的,继续轻轻说下去:“不瞒你说,她当时是和我男朋友一起欺负那个女孩的。这事是他亲口告诉我的,他和我坦白时候也很难受,说自己当时不知道怎么了,整个人由她摆布,她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她说看谁不顺眼,去教训一下,他就去了。他完全就是听她的,他也不想欺负那个女孩,可是他没主见。”

    一首音乐停止,室内有短暂的安静,十几秒后下一首音乐缓缓响起来。

    “所以你男朋友的暴力倾向在很早时候就出现了。”应书澄替她说出内心的恐惧。

    “对,就是在那时候出现的,受了那个女的唆使,他才逐渐变坏。所以我特别恨那个女的,她分明是在利用他,当他是工具发泄自己的情绪,对他没有一点好的,简直坏透了。所以我去网上发帖子,还找人发短信给她最亲密的人,将她的面具摘下来。”李绣倩说到这里表情带着报复成功的快意,“她现在过得可不好了,之前未婚夫发生了车祸,她不能一起共患难,逃之夭夭了,未婚夫的家人一直在找她,因为她拿了他们家的一笔钱。”

    “说回你的男朋友。”应书澄将话题拉回来,“你说他谈起当年欺负人的事很难受?在你看来他已经感到愧疚了?”

    “愧疚他一直有,他只是克制不了自己。”

    “没听错的话,你刚才说他对高中迷恋的女孩打不还手,任由她摆布。”

    李绣倩呼吸有些急,僵硬地点了点头。

    “你认为区别在哪里?”应书澄平静地问,“你和那个女孩的待遇为什么不一样?”

    “你是想说他曾经喜欢她多过喜欢我?”李绣倩皱眉,“就算那样又怎么样?他现在也知道她是个烂货了。”

    “不,我认为那是因为你们都有一定的受虐癖,试着想逃避一些东西。”

    “我不这样认为。”李绣倩摸了摸,声音疲惫,“医生,我出来之前没吃早餐,现在头很晕不想再聊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她拧开门把的时候,听到身后的医生问她:“那本书的书名是什么?”

    她知道他在问什么,低着头说:“我下次带来给你看。”

    沐溪隐一边看书一边等应书澄回家,今天一整天没收到他的微信,猜他工作很忙,估计会延迟下班时间。因此当他准时回家,还拎着两个袋子进门时她很惊喜。

    “怎么买这么多菜?”沐溪隐笑问。

    “超市特价。”他将部分东西放入冰箱。

    沐溪隐很开心,抱着蔬菜和海鲜去厨房,决定烹饪大餐。

    “等等,今天我来做晚餐。”他卷起了袖口,跟着走到厨房,让她在一边看着。

    “那我帮你打下手。”沐溪隐开始切卷心菜。

    热油后将食材一一放入锅里,很快满室都是烤虾的香气。应书澄做菜很有条理,慢慢回忆步骤慢慢完成每一个细节,沐溪隐也不催他,耐心等在一边,偶尔帮他递个调料瓶。

    完成后,两人就端着盘子在厨房里吃起来。

    应书澄开了一瓶白葡萄酒,给她倒了一些喝。

    “你今天心情很好?让我猜猜是发生了什么好事?”沐溪隐说,“难道是有漂亮的女孩子和你搭讪了?”

    “胡说八道。”他喂她吃了一口菜,“我很少有那样的艳遇。”

    “那究竟是什么好事?”她发现自己一直在被喂食。

    “没有发生什么好事,只是想多宠爱你一点。”

    他突如其来的甜言蜜语让她有些意外,她疑惑地看着他的眼睛,不明白是怎么了。

    他摸一摸她的头发,又捏一捏她的脸颊,不多说其他的了,又喂她吃了一口饭。

    吃完后整个厨房杯盘狼藉,他负责洗碗,她则如他所愿,从后抱住他,赖着他的样子真像是一只小白猪。

    “我要努力找工作,赚来的钱给你买你喜欢的东西。”她真心诚意地说。

    “好,我等着。”

    “我去帮你煮一壶咖啡吧。”她松开手,转身雀跃地去找咖啡豆。

    “先别忙。”他停下手里的活,擦干净手,将她拉到怀里,安静地抱一会儿,然后说,“等开春了我们结婚吧。”

    “开春?那应该是一个好季节。”她在他怀里感受到十足的安心,没有片刻的迟疑便答应了他,“如果你愿意,我当然也愿意。”

    “不管你愿不愿意。”他亲亲她的发顶,“我想和你名正言顺地在一起,越快越好。”

    “你急什么?我又不会跑了。”她伸手去挠他痒痒,逗他玩。

    “因为我已经错过了你很多时间。”他在心里说。

    如果当时在你身边就好了,不会有人欺负你,你不用承受那些痛苦的回忆。旁观的人也无法精确描述那样的孤独和痛楚,何况是后来才遇见你的我。这样的种种,以至于你只能一个人走过那一段路,无人陪伴。

    想到这里,他不愿再想下去。

    李绣倩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之后。她的头发长了一些,脸迅速瘦了一圈,神情疲惫中有些厌恶,像是经历了什么不愉快的打击。

    等音乐响起后,她麻木地说出来:“那天回去后我和他一直吵架,没停过。”

    “他对你动手了?”应书澄看她没有脱羽绒服,而是双臂抱胸,想将自己蜷缩起来。

    李绣倩点头,含含糊糊说:“我心里像是着火一样,一直追问他为什么对她比对我好,他不耐烦,开始吼我,扯我头发,我摔在地板上,他拖我到卧室……他停手后要我道歉,我还找话刺激他,他就对我拳打脚踢,脚踩在我脸上。”

    “你流血了?”

    “如果牙齿掉了算是的,那没错。”李绣倩感觉有些冷,即便室内温度很高,她开始忍不住瑟瑟发抖,侧了侧身,从包里找出一本书,递过去,“应医生,就是这本书。”

    应书澄接过一看,果然是《林中的捡忆》这本书。他上次就知道了,李绣倩说的那个被欺负的女孩是书中的“昔昔”,欺负昔昔的是石争美,而被石争美利用,一直当成工具的人就是李绣倩现任男朋友。

    他又问了几个关于她男朋友的问题,李绣倩对他没有防备,说出男朋友的老家,就读的高中。

    一切都吻合了,巧的不能再巧。这样的概率很低,但一旦碰上便成为了百分之一百的事实。

    “上次回去后我自己想了很久,你说我有受虐癖,或许是真的。”李绣倩哽咽,“我奶奶重男轻女,我出生起就不被她喜欢。无奈父母在外地打工,我只能在她身边长大,接受她的奚落,吃她那些臭了的腌菜。冬天很冷,她不给我用热水洗手,让我满手都是冻疮,被同学笑话,她视而不见。我一直想逃离她,证明自己给她看看,但我到现在都没成功。我每天都做噩梦,梦到有人掐我脖子,打我的头。”

    “小时候我讨厌我自己是一个女孩,我不愿留长头发,也不穿裙子……”李绣倩小声抽泣,“他让我感觉我是有价值的,因为他离不开我,他连扣子都扣不好,他根本是一个生活低能。除了他常常打我,其余时间他几乎都听我的,我说什么他都听,但是……”

    “但是你还是受不了。”应书澄说,“无论是一个耳光还是一记拳头,开始了就不会轻易结束,你或许会丧命在他手中。他将你踩在地上,拳打脚踢,你产生病态的快感,那是短暂幻觉,现实却是你晚上那些噩梦的延续。可惜你分不清了,你已经丧失了辨别的能力,因为你在阴影里待了太久,不适应外面的阳光。你宁愿躲在那个阴影里,那是你认定的安全区,但从任何一个正常人的角度来看,你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下一秒会粉身碎骨。”

    李绣倩一声不吭,只是流泪。

    应书澄关闭了音乐,丢给她一句话:“除了你自己愿意醒来,没有人能叫醒你。”

    李绣倩摇着头,拿手去抹泪,越抹越多。

    应书澄走过去,来到她身边,拿起她搁在一边计时用的手机,帮她按好一个电话号码,递给她。

    李绣倩迟迟不伸手。

    “我可以帮你打这个电话,但这样又给了你一个逃避的机会。”应书澄说,“你应该自己出手来阻止你受到的暴力。我知道对你来说有些痛苦,但你必须尝试。”

    李绣倩忽地站起来,撞过应书澄的肩膀,踉踉跄跄地往门口跑去,连包都忘了带。

    应书澄跟出去一看,她已经冲向了女洗手间,他快步走过去,听到她在洗手间一阵歇斯底里的呕吐声。

    他知道对于这样的女人,报警是一个心理上的坎,她还是不愿意面对现实,企图弱化自己的险境。若是换成其他的女患者,他会继续开导她,让她自己报警。

    然而这一次,他没有耐心等待。

    他脑海浮现书里的一段情节,施暴者将昔昔慢慢拖行在走廊上,而她一言不发,没有眼泪,就那样被欺负着,等待结束。

    思绪凝滞了几秒,他回过神,替李绣倩,也替自己打了这个电话。

    李绣倩出来的时候知道发生了什么,瞬间不知所措,蹲下来抱住自己,片刻后有一杯水递过来,她似乎想了很久才伸手接过那杯水。不一会儿,耳边传来电话声,她又慢慢接过眼前的医生递给她的手机。

    开春的时候,应书澄和沐溪隐去扫墓。他们在成逐睿的墓前放了水果和鲜花,然后坐在一边的石阶上。

    “绿叶终会融入土地,丰厚的肌肉变得嶙峋,呼吸声逐渐隐没于大自然。死亡总是生的一部分,我的孩子,你不要恐惧。”她给成逐睿朗读完《春夏春秋》的最后一段,合上书看看远山和一片柏树林。

    他握住她的手,阳光下两个素圈像是两条流动的漂亮的水纹,终于是连成一线。

    “我记得你曾经问我,有没有一样东西,是我很舍不得的,想永远拥有,始终放在身边的。”

    她依偎在他肩膀上,温柔地说:“嗯,我也记得当时你说没有。”

    他亲了亲她的额头,慢慢说:“现在有了,怎么办?”

    “因为有了所以会害怕失去?”她默契地读出他的内心话。

    “对,我害怕失去。”他坦言。

    “如果我说你永远不会失去,就算到了生命终点,我依然爱你呢?”

    他静静听完她的承诺,用力地握住她的手。在这里,清风拂过松柏,树下两个身影相叠于此,仿佛定格在永恒的时间轴里。他的安心与幸福抵消了生命中曾经承受过的一切孤独与怀疑。

    他明白此生可能都无以回报她的全部爱恋,除非她要的只有一个他。因为除了他自己,他再拿不出更珍贵的给她。

    她不用等他的回应,已经知晓一切的答案,就这样单纯地和他依偎,甜蜜地数起树间的几片流云。流云似乎带走了一切既往的阴翳,天空美如初洗婴孩的眼眸。

    是啊,这个世间很美。

    (网络版完结)

    ※※※※※※※※※※※※※※※※※※※※

    网络版到到此完结了,若有实体书会增加番外。

    谢谢看这个文的朋友,再次说一声抱歉,更新速度太慢了。

    这段时间将此文细修了一遍,感觉比之前的要简洁和精炼了,我自己更喜欢了,当然剧情没有变,建议喜欢这个文的朋友重新阅读一遍。

    再次感谢。谢谢喜欢应书澄和沐溪隐的朋友。

    喜欢灯塔里咖啡馆请大家收藏:灯塔里咖啡馆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