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穿越之无双 > 章节目录 最后的结局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李承安看了看远处天边的景象,说了四个字:“黑色尘暴。”

    所以我说,人哪,是不能太铁嘴的。

    春夏之交,正是风季,这回算死得无话可说了。

    但愿李承安口中的黑色尘暴与我上环境保护课学的“黑风暴”不是一个东西。

    骑兵们叫道“风来了”,他们提着刀没命地跑开了。

    苏淮掐了我一把:“愣着做什么?跑啊!”

    “顺着风往前跑!”就这样,李承安拉着我,我拉着苏淮,苏淮拉着赵云深,我们四个人顺着风去追赶那些已经跑远了的士兵。

    不知谁说了一声“来不及了”,我顿感有什么东西在推着我跑,脚下的沙子仿佛是悬在空中的,那么的不真实。

    耳边,惊涛拍岸,神哭鬼叫,尖锐的风声带着沙子肆虐人间。

    鹅卵石大的沙砾打在了我头上,我的惨叫被吞没在了惊天动地的呼啸声中。头顶上,是滔天的巨浪,一不小心,我们就会葬身沙海。

    “什么东西?”

    脚下裂开一个大洞,我们跑得太急,惯性作祟,全部都没能够停下来。我身体一轻,栽进了那个深不见底的洞里。

    沿着斜坡一路滚到洞底,我的背狠狠地磕在了石壁上,喉头一甜,一口血喷了出来。

    “双双!”赵云深抱住了半死不活的我。

    “我没事,没事。”我缓了缓,“这里是什么地方?”

    李承安点亮了随身带着的火折子,借着微弱的光,我睁大眼睛看着洞内的情况——阴森森的白骨零星地分布在洞底,一条小道从我们这边一直延伸到了更加幽深的黑暗里。

    赵云深很肯定地说:“这是盗墓人挖的盗洞。”

    我一抖:“你是说这里是一座坟?!”我很不厚道地想到了曾经看过的盗墓小说,脊背一阵发凉,我们这么倒霉,就算遇见个粽子(僵尸)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苏淮安抚我:“我们躲过了风沙,已经很幸运了。”

    哈,我可不觉得黑风暴会比粽子更可怕。

    我们沿着盗洞一直往前走,到达了一个石室,石室的墙壁上镶嵌着四颗熠熠发光的夜明珠,使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石室上的壁画。

    我原以为这里的壁画大抵和敦煌壁画一样,都是些佛啊飞天啊什么的,没想到画上画的居然是中原人,就连衣着器皿,也和中原的没什么差别。难道,这会是个汉人的墓?

    赵云深说:“我要寻它,它处处不在,我不想寻它,它无处不在。”

    我讶然:“你寻它?你寻它做什么?”

    “闲情楼楼主,秋意之墓,便是在这里。”

    哦,就是那个传说造了座地宫藏了很多金银珠宝的楼主。我欢快的说:“这岂不很好?把里面的财物搬出去,我们发财了。”

    “双双,进来的人都死了,你有什么自信,断定我们能够活着出去发财?”赵云深苦笑。

    “不要这么说嘛,地宫的机关固然可怕,你不要忘了,我们这里有宋国第一才子和夏国第一勇士,再加上你英明的指导,哪有出不去的道理?实在不行,我们等风暴停了,原路返回。”我现在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倒要看看我们还能怎么倒霉。

    石室里有一道暗门,门上有两个把手,把手上面刻了一些字,似乎是开启石门的方法。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说:“来来来,我们来猜题。”

    赵云深说:“不用猜了,门上有记号。”说着,他拉下有记号的把手,门应声而开。

    我们穿过石门,门立即合上了。于是原路返回的计划宣布破产。

    李承安冷笑:“万一刚才的记号是假的怎么办?”赵云深摇头:“她不会骗我的。”

    正疑惑,我们便走到了一个三岔路口前,这里依旧有记号。

    赵云深坚定地跟着记号走,我也不好意思怀疑。这似乎是一种指引,在这奇妙的指引下,我们竟然安然无恙地走了很长一段路。

    预想的危险一个都没有。

    无论是苏淮还是李承安,都没有派上用场。

    穿过了一个耳室,我们来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之所以说它富丽堂皇,是因为它的墙壁上镶嵌着许多彩色的琉璃,天光从墓顶泄下来,整座墓室流光溢彩,不愧是宇文恺设计的地宫。

    “棺椁被人打开过了。”李承安走上前去,“里面什么都没有。”

    苏淮叹息:“看来有盗墓贼先我们一步,把财产带了出去。”

    那不是空欢喜一场?

    赵云深点头:“到现在为止,所有的机关都被人解开过了。也许最危险的,会是出去的路。”

    又穿过了一道石门,赵云深走到一半,停了下来。

    “记号没有了。”我惊异地发现。

    赵云深幽幽地说:“看来,她只走到了这一步。”

    “谁?”

    “桃花。”

    他看向地上的阵势——那是一盘象棋,每一颗棋子都有一个人那么大,我心里叫苦连天,这到底是谁么和什么,没有遇上粽子,却遇上了哈利波特里类似魔法棋的东西。

    我们这边是红子,如果我们输了,就会死吧?而且是死无全尸,地上的残骸碎成一片一片的,不用想都知道这机关有多厉害。

    “探一探地宫,是她死前的唯一愿望,可惜她没有能够走到最后,她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却惟独棋艺不好。”赵云深的声音有些感伤,“不知道她死在哪一步……”

    “云深,把现在的局势告诉我,我们帮她完成愿望!”苏淮斩钉截铁地说。

    没错,我们有最最厉害的小苏贤人!就算下盲棋,他也是所向披靡的!

    “黑子皆活,卒子过河,看来已经赢得先手,我们想将军恐怕很困难。”苏淮坐在地上苦思冥想。

    “这里的空气越来越稀少,如果不快一点打开门,我们都会被闷死在这里。”

    苏淮做了决定:“车九进一。”

    李承安催动内力,推着棋子前行,我们紧紧地跟在他后面。

    随后,黑子自动移了一步。

    “车九进八!”

    红子一动,黑子又迅速动了。我为这个精妙的设计暗暗喝彩,不知道这棋盘下究竟有多少错综复杂的齿轮。

    “马八进六!”

    “马六连四!”苏淮恶狠狠地说,“我赌,我赌你不敢放弃你的车!”

    “车九平六!”

    “……”

    赵云深说:“小苏,黑子本身占了先机,这一局,我们不可能赢……”

    “便只有求和!”

    最后一步下完,苏淮已经冷汗淋漓。

    “和了。”

    棋子开始自己移动,排成了一个奇怪的阵势。赵云深了然:“其实只要没有输棋,想要活着出去,十分的容易。这个阵缺一个主阵人,只要有一个人站在阵中,牺牲掉一个人,剩下的人都可以出去。”

    那么,牺牲谁呢?

    就在我们犹豫的当口,空气似乎更加稀薄了。

    “云深!”我发出凄厉的惨叫。

    赵云深轻轻一跳,飞入了阵中。

    “不能是你!”我想追上去,却被李承安抓住了。

    “只能是我。”赵云深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这个阵势是会变化的,小苏的眼睛看不见,无法随着它的变化而走动,你和李承安根本看不懂这个阵法。所以,主阵人只能是我!”

    我任性地大叫:“我不管!”

    “咔!”

    前面的门打开了。

    赵云深皱眉:“李承安,不想死在里面的话,赶快带她走。”

    “我不要走!”

    “少罗嗦!”

    “我不要走!”

    眼看刚打开的门正在一点一点地合上,赵云深说:“双双,你赖在这里不走,是想害死小苏和李承安吗?”

    我知道我很任性,可是我怎么能留你在这里?

    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生离死别,我究竟想说什么,自己都不明白。

    那一瞬间,我和他面对面看着,他漆黑的长发被阵势里的风吹起,在空中肆意飞扬,他的脸上沾着灰尘,却掩盖不了眉梢眼角的风情,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的眼底也透着这样的妩媚。

    赵狐狸,赵云深。我在心里叫着。

    我知道他听得到,就像我听得到他在心里叫我一样。

    眼里泛着淡淡的水光,他柔声说:“双双,快走吧。”

    我还想说什么,却被李承安点了昏穴。

    “我不该来夏国的,如果我知道会是这个结局,我死也不会来夏国的……”出了地宫三天了,我还是喃喃地念着。苏淮则守在我身边说:“双双,云深希望你快乐的活下去,而不是流着眼泪自责。”

    “不可能的,我不可能会快乐的活下去的……”

    凤羽和锦瑟闻讯赶过来看我,他们围着我,陪我说话解闷,还给我讲笑话,可是我实在没有笑的力气。

    锦瑟率先放弃:“行了,我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谁爱说谁说。”

    凤羽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圈,问道:“咦?怎么不见陛下的影子?”

    锦瑟也奇怪:“是他通知我们来照顾你的,怎么他自己人反而不见了?”

    我萎靡地闭上了眼睛,直到有人兴高采烈地喊:“陛下回来了!太好了,陛下回来了!”锦瑟一声尖叫让我重新睁开眼睛:“云深哥哥!”

    下一秒,一个重物就被丢到了我身上,砸得我差点吐血。

    跟着我也尖叫了:“云深!”

    李承安回来了,李承安带着赵云深回来了。他斜了一眼被当做重物丢出去的赵云深,鄙夷地说了一句:“祸害遗千年。”

    赵云深呻吟:“混蛋……我是伤患啊,竟然敢丢我……”

    而我,抱着这个祸害,欣喜到说不出话来。我含情脉脉地盯着赵云深的桃花眼,在这感性万分的时刻,说了一句极其不感性的话:“你怎么没有死?”

    “本来是死了的,又被你气活了。”

    赵云深告诉我,他被困在阵里走不出去,情急之下,摸到了姬瑶以前送给他的烈性火药,于是,他拉开引线,朝着墙壁丢了过去。

    这一炸,非同小可,地宫轰隆隆地塌了。

    赵云深被一股热气冲了出去,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掉在了一条小溪边。血水染红了半片溪水,他污染水源的行为令附近的村民异常愤怒,于是村民们拖着他去村长那里告状……然后,然后他就被李承安给拎回来了……默。

    锦瑟感激地对李承安说:“谢谢你救了云深哥哥。”

    李承安看了我一眼:“如果他死了,有人会很难过。”

    “岂止是难过,简直是痛不欲生。”赵云深接道。

    李承安锐利的目光射过去,他不甘示弱地挑眉。

    凤羽和锦瑟悄悄地溜了,我拉着苏淮干笑:“那什么,这里空气不太好,咱们出去透透气,哈哈哈哈……”

    晚上,我和赵云深一起喝药,喝完药又吃了很多粘牙齿的糖,我有感而发:“人生啊,就像这样,喝完了苦的,就总会有甜的。”

    赵云深大概是嘴里的苦味还没消干净,他说:“苦的甜的拌在一起根本就是怪味。”

    后来,赵云深神秘兮兮地和我说了一件事。

    其实那天他真的给炸药炸断气了,到了阴间,快上奈何桥了他恋恋不舍地回头。有个老鬼看他可怜,就告诉他,这阴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你一碗孟婆汤喝下去,还依旧记得前世的事,就说明你命不该绝,会有鬼差会送你还阳……

    我瞪大眼睛问:“你喝了孟婆汤还记得我?”

    “怎么可能。”赵云深轻描淡写地说,“我当着李承安的面吃碗的那一手那还记得吧?我趁着孟婆不注意,把汤偷偷倒掉了,根本一口都没喝。”

    我阴晴不定地看着他,拿不准他这话是编的还是真的。反正,不是我被骗了,就是鬼被骗了。

    想到这一层,我的心那叫一个凉啊,你说,我身边究竟睡了怎样一只狐狸,在人间骗人,在阴间骗鬼?

    end

    喜欢穿越之无双请大家收藏:穿越之无双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