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当富二代遇到富二代 > 章节目录 第44章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孟氏与陆氏的代表团刚好坐在一起,周围人仿佛都能看见他们之间迸发出的火花。夫妻转眼变成敌人,这种事情比起究竟谁会得标更加惹人注目。如果孟凡和陆露因此离婚,两大企业的联合必定出现问题,届时全市的金融市场都会发生动荡,他们想不注意也难。

    由于是公开竞标,就少不了传媒,得到了入内许可的记者们拿着相机对准陆露和孟凡一通“咔嚓”“咔嚓”,直到孟凡一拳砸在桌子上,杯中的茶水溅了出来,这些人才停手。

    “我知道我帅的让你们着迷,拿少爷的照片出去能卖不少钱吧?记得抽成。”他扫视了一眼四周,顿时没人敢在拍照了,孟少想抽,那可不是一个“成”就能了结的。

    偏偏此时陆露却笑吟吟地说:“没关系,我不介意你们多拍几张。记得前段时间网上都把我写成神猪转世了,现在刚好让大家知道一下我是不是那种毁容毁得天怒人怨,没人要到需要去抢一个gay的程度。”

    说完还用余光扫了一下坐在孟凡身旁的周琛,目光带刺,吓得阳光少年一哆嗦,巴不得自己现在是隐形人。

    这次可是陆家小姐亲口承认孟凡的性取向,可信度极高,一群记者开始沙沙动笔,期待第一个写完好立刻发表出去,省得被其他同行抢走了机会。

    孟凡瞪了陆露一眼,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跑来跟他对着干还不说,现在更是当众诋毁他的名誉,虽然孟少认为自己就算是个gay还能让百分之九十的女人对他趋之若鹜,可是这种恶意中伤无论如何也无法让他开心起来。亏他今天为了找机会跟陆露说个清楚还把双面间谍周琛同志带到会场,这种行为却更给人一种错觉,让大家以为他与周琛之间如胶似漆到难以分开的程度。

    有许多人大胆预测,此次竞标无论结果如果,孟少与陆家小姐势必是要离婚的。当然这不会对陆露的地位造成什么影响,事实上就算结婚了大家对她的称呼还是陆家小姐而非孟太太,这也代表着陆家在商界超凡的地位,换个女的早就改称呼并且窝在家里当家庭主妇了,只有她还明目张胆地抛头露面做生意不说,更是跑到大众面前与自己老公对着干,大家纷纷觉得以孟少那唯我独尊的性格是绝对无法忍受陆露的。

    在双方的气氛紧张到一触即发时,竞标终于开始,每个公司的负责人一一将标书呈上,拼命解说企图向世界证明如果选择了我,那么全市的经济都会被带动起来,总之就是为大家画出一个美好的大饼。

    但大家都知道前面这些不过是噱头,真正的重头戏还是孟氏和陆氏之间,其余小鱼小虾基本就是来陪衬的。之前陆氏没有出手时孟氏几乎可以算是内定的了,基本没几个人打算来招标会场探消息,直到陆家插手后众人才闻风而来,企图在其中挖掘出一些隐藏的内幕。

    终于轮到孟氏了,孟凡一点头,几个特助就把标书递了上去,那个负责说明的特助巧舌如簧把前景说的是天天花乱坠,总之是一片美好,再从标书的科学性与合理性来看,前面那几家公司根本没法比,更何况孟凡准确地估计了他们的底价,价格上恰恰高出他们一点点,高下立见。

    解说完孟凡向陆露投去一个得意的神色,对方却只是对他咧嘴笑了下,没有什么太大反应。一般这种情况下对手要么是大惊失色要么是愤愤不平,哪有几个像陆露这样淡然的,这让孟凡心里有点没底。以他对陆露的了解,这女人的脑袋就从来没正常过,不是蜜月把他弄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被蚊子咬,就是婚礼前让人给准新郎剃个媲美爱迪生发明的头型,再不济也是把自己老公的绯闻对象(男)安排到老公手下最接近的职位,这样一个人真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应付得了。

    而能够让孟凡如此忐忑不安又期待不已的女人也只有陆露一个,他以前交往过的女人除了胸大无脑就是见钱眼开,稍微有点智商的也是冲着孟家少奶奶的名头去的,虽然有那么一两个无视金钱付出真爱的,但也都受不了他的性格,因为人一旦恋爱就会索求更多,而孟凡不可能为任何一个女人做到那么多,除了陆露。

    因为她一不爱缺钱二不无脑三还无视孟凡那迷人的气质,最可气的是绯闻前男友不断,对全世界的人都温柔以待独独只对他坏招不断,偏偏他不讨厌。

    如果真的讨厌就不会在第一次见面后还能答应孟哲的逼婚,虽然老爷子的话要听,但当时符合条件的女人也不少,孟凡要是真的下死力反对这婚也结不成,毕竟天下只有那么一个李冬秀。如果真的讨厌她也不会在第二次见面时忍着发火的冲动等了她好几个小时,最后只得到几个结婚条件,偏偏他还真的都同意了,还为了体检忍受了几个老色狼的性骚扰。如果真的讨厌就不会在明知她设计剃光了自己的头发还继续跟她结婚,如果真的讨厌就不会在被她弄到穷乡僻壤后没有扭头就走,如果真的讨厌就不会在见到穆以方时怒火冲天,如果真的讨厌就不会只因为几个避孕套就无法与别的女人上床,如果真的讨厌就不会因为在意她的想法而足足等了她一夜,偏偏还没等到人!

    事实上孟凡对陆露的态度从第一次见面起就是一种无条件无限制的纵容,这种纵容几乎是没有底限的,他任由着这个女人弄乱自己的生活搅和他的人生把他的私生活弄得鸡飞狗跳自己却还乐在其中并无可自拔。是的,就从第一次见面起,从被这个表里不一的女人一顿抢白后,他那种打从心底而生的厌烦便一扫而空,反而换成了一种殷切的期待,内心深处悄悄地期待着下一次见面,期待着她又会用什么面貌来见自己,乐此不疲。

    不管孟凡是否意识到自己的感情,他的思绪被陆露牵着走这件事却是无法否定的。他因为她开心而快乐,因为她郁闷而心烦,因为她生气而愤怒。而现在,他因为她的背叛而——

    伤心。

    这个词在认识陆露以前是从来不会出现在孟凡的字典中的,他鄙弃这种代表着软弱无能的词语。然而在陆露昨夜整夜未归今天又兵戎相见的时候,这种因遭到背叛而萌生的感情无可抑制地涌现在他心中。表面上他还是高高在上永远用鼻孔看人的孟少,实际上他一直在用心看着陆露,期待着她最后的判决。

    好像从一开始,他永远只能期待着陆露的反应无法主动出击,就像是地球永远摆脱不了引力不自觉地绕着太阳转一般。

    而此刻终于轮到陆氏了,孟凡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了,表面却还是不可一世的模样。

    陆露这次只是个挂牌子的傀儡,基本上所有事项都由底下人负责了。那个部门经理拿着标书正要起身时,被陆露一把拦住。她一把抢过标书,动作轻快而敏捷,很像杂乱的公共场合里专业的小偷。

    她在孟凡密切的注视下将标书倒扣在桌面上,在无数摄像头面前露出一个非常职业化的笑容:“看了孟氏的标书之后我觉得我们这次简直就是来哗众取宠,无论从经济效益还是社会效益乃至对外界的影响上,孟氏的计划都会给本市带来极大的利益,达到双赢的局面。所以我决定,陆氏退出此次竞标。”

    说完对着孟凡笑了下,甜美且温柔,弄得孟少心花朵朵开。

    这个决定并代表着对孟凡妥协,而是陆露觉得自己的老公是否合适是否真诚这点应该由自己来试探,看准了就牢牢抓住,不让外面的野花野猫接近;看不准就一脚踢开,轮不到要靠自己老娘来帮忙把关吧?况且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儿根本不适合,做老婆的哪有当众撕破老公的脸皮再来试探他对自己是否真心,这时候就并不是丈夫能不能忍的问题了,而是这妻子真是欠抽!

    商业上你争我抢的事情当然多不胜数,将来陆氏与孟氏如果出现利益冲突当然还会兵戎相见,可那种竞争和现在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说还要连对方的一起给砸了的情况不一样,他们现在这种行为根本就是没事找抽。至于将来可能会出现的这种事情,她到时会跟孟凡事先说好,各凭本事,那种情况下要是孟凡还小心眼儿到不肯谅解那就一脚踢了他也不晚。

    投标事件让孟凡大大长了面子,他当场就搂着陆露一脸骄傲且无比自豪地鼻孔朝天回家了。当晚更是一场激烈的情感交流,当然,最后升华到肉体交流了。

    外界针对此事议论纷纷,商界的人预言将来孟氏早晚会收购陆氏,说不定陆家二老一走这陆氏就改姓孟了;政界的人心想我以后得多跟孟少联系联系,毕竟以后他们会成为本市的商业龙头;八卦界的人纷纷表示陆露此次行为太过诡异,期间肯定有更深的内幕值得挖掘;腐界的人则是自以为得到了切实的证据,力挺孟凡周琛,鄙视陆露横刀夺爱,一篇篇优秀的腐坛作品极大地满足了孟凡无限制膨胀的自尊心。

    男人想,我要是能像孟凡一样该多好,明目张胆地养着小秘(男),还能把家里的母老虎制服得服服帖帖;女人想,我要是陆露有这么好的条件,绝对不会像她那么没出息,肯定把孟凡抓得死死的,把一切出轨可能性扼杀在受精卵里;年轻人想,我什么时候能那么有钱那么出名,我怎么没有那么一个有钱的爹;年长的人想,这姓孟的小子太不像话,家里老婆那么好还搞破鞋,搞破鞋就搞呗,居然还搞个男的,丢人啊!

    孟哲想,嗯,这儿媳妇很上道啊,没白娶过来。李冬秀想,下次我连你们俩一起设计,这次没计划好,失策,回去写份总结检讨一下问题出在哪里。

    林邵阳苏竟何铭贾俊杰想,行啊孟哥,驭妻有道啊!以后得学两招。许致轩想,幸好当初没娶她啊,要不自由生活就飞了。

    纪依然想,孟凡你等着吃亏吧,给了你这么大面子之后指不定怎么找回来呢,她清楚地记得每一次陆露那甜蜜蜜的“依然”背后代表着多少次魔鬼般的加班,多少次彻夜不眠的工作,多少次霸占单人床的痛苦。她觉得自己应该要求涨工资租一个大一点两室的房子,并强烈要求陆露支付百分之五十的租金。

    穆以方想,这一切都与我无关了,还是去国外进修两年充实自己吧,以后得把工作当老婆了。

    周琛想,我还得继续当挡箭牌啊?救命啊……

    当然,最后孟凡究竟为这次极大的面子付出了多大了代价谁都不知道,不过听说前段时间他在一家按摩院砸了重金,非要学足底按摩,而且死活不肯说自己要帮谁按摩,只说天下不应该有他孟少不会做的事情,他要活到老学到老的东西很多,很多,很多……

    一年后。

    “明天晚上有个同学聚会,把自己弄漂亮点,肚子收紧点,别让人看出你生完孩子不久,别给爷丢人。”早上孟凡一副帝王模样,伸着手指头指点江山,把陆露从头到脚罗嗦了个遍,看哪儿哪儿不顺眼。

    “我就是打扮的再处女,这孩子出生的事都见报了,你还指望他们怎么羡慕你弄来个生了孩子还是处女的老婆?”陆露无视孟凡的指挥,想怎么穿就怎么穿,想怎么化妆就怎么化。

    “别穿了,跟我出去弄几套上档次的,我付账。”

    陆露白了他一眼:“不好意思,鄙人的衣服全是由国际知名设计师rita亲自设计剪裁的,鄙人的头发都是由国际知名发型设计师亲自设计造型的,鄙人的化妆技术都是国际知名化妆师亲自设计传授的,您还想怎么上档次?要不咱冲出国际飞向宇宙?”

    接着话锋一转:“我这一身上档次的,你那身怎么回事?不也就在国际范围内转悠,丝毫没有新意?要不我看你就冲出人类范畴得了,效仿野性风格,裸装上阵,就凭你这身材绝对可以得到全世界的赞美。”

    孟凡摆摆手表示不在意,没有哪个男人会想要跟五百只鸭子吵架的,就算能吵赢也够掉价的了。他一副上级指示下级的口气说:“我们这同学聚会十几年才这么一次,给爷弄得好点,千万别丢人,回来想要什么爷给你买什么。”

    陆露淡淡瞥他一眼:“这可是你说的,起草合同吧,白纸黑字才能有保障。”

    于是孟凡打开电脑迅速弄出一份合约,陆露浏览了一边后将“买”删除,变成要什么给什么,还加了个此合同一年内有效,过期甲方陆露要是不提出要求便作废。于是孟凡满意地点头,一式两份打印出来后签字盖章,各自保存。

    第二天陆露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挽着孟凡的手出现了,众人纷纷夸奖,漂亮啊!孟凡鼻子瞬间长长了几纳米。

    孟凡这些同学都是私立学校毕业的,非富则贵,非商则政,不是业界精英就是企业家,还有一个读书读得脑袋坏了最后跑到中科院当研究员,听说神六飞天的研究组里还有他一个呢。陆露表示这辈子她就见过这么一个活的科学家,以前就在物理书上看爱因斯坦那标新立异的头型了。

    到场的人几乎个个都是事业有成风风光光,孟凡虽然在本市呼风唤雨的,这些同学在面前却丝毫不见逊色,难怪他一定要陆露给足他面子。

    同学a对孟凡说:“嫂子好年轻啊,比孟哥小不少吧?”

    孟凡挺了挺胸膛:“什么年轻,都二十六了,说出去都丢人。爷本来想娶个十八的,可惜婚姻法不准,才勉勉强强地选了她。”

    同学b:“嫂子漂亮又有能力,前段时间当选本年度的商业新贵吧?一点都没靠家里的帮助,白手起家,女强人!”

    “也就外面强,在家里还不得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每天都得给爷做饭,不好吃直接倒掉,夜宵都得四菜一汤。”

    陆露眨眨眼:“老公我过段时间想报个厨艺班。”

    “嗯,你也就这点本事了,报吧。”

    “我绝对要让老公每一餐都叫好!”

    同学c:“嫂子真贤惠啊,孟哥太幸福了!”

    “这算什么,前段时间她还跑到按摩院拜了个师傅,说是非要帮我按摩洗脚,缓解疲劳。”

    “人家心疼老公你白天工作太辛苦嘛~”

    整个同学聚会,所有男性同胞对孟凡表现出各种羡慕嫉妒恨,女性同胞对陆露则是怒其不争,不给我们伟大女性争口气,非要玩封建社会那一套。

    当晚回家,陆露把合约一摔,直接躺在床上说:“我累了,洗脚。你那足底按摩学了这么长时间有点成果了没?”

    孟凡看了一眼合约一咬牙,忍了。

    “明天我帮你报个厨艺班,学不成别回来见我。”继续摔合同。

    孟凡咬碎一颗牙,忍了。

    “还不快去放水,没闻见我一身酒气?”

    “嗻——”被拖长的声音里充满了仇恨。

    “嗯,马马虎虎吧,以后记得要叫老佛爷,哀家今天乏了,洗过澡后先睡了。”

    所有人都认为孟凡强势霸道,陆露没有主见,夫上妻下。

    当然,真相永远是被掩埋在假象下面的。

    “靠!受不了了,老子要离婚!”

    “老公你说什么?”

    “呃……我说我永远不会离婚的。”

    喜欢当富二代遇到富二代请大家收藏:当富二代遇到富二代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