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见空 > 章节目录 番外二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喂喂喂, 眼睛看哪呢,小姑娘!”

    方数忍无可忍,拍着桌子,硬是把这个问题少女的注意力吼了回来。

    女孩子懒洋洋地支着脑袋, 斜着眼看他,老大不高兴地说:“大叔,省省力气, 嗓门那么大,怎么不去喊麦啊。”

    “……你给我坐好。”

    “坐好有奖励啊?”女孩子还在那跟他讲条件,“要不,你告诉我, 那位帅哥哥叫什么名字, 能不能让他来审我啊,我保证什么都说。”

    方数内心我艹了千万遍,铁青着脸朝另一边看去。

    不得不说, 副队太招人了, 光往那一站,直接跟他们这帮寸头方脸的土鳖拉开了一个朝代的距离。可他长得帅也就罢了,偏偏个性强, 手腕高,路子还野, 上到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老油条, 下到科班心气儿高的小年轻, 都被他□□得妥妥帖帖, 而且,他对犯罪心理的洞察神乎其神,半年时间,他们这里的破案率上了一个台阶,市局的领导都把他当宝贝,怕是不出一年,这人得升。

    虽然副队很想低调,奈何他长得就不低调,但凡系统内的女同胞,都开始八卦他的事,以至于他们队的男同志,忽然人气也高了不少,但都是被哄着去套话的。

    “你们副队什么来头啊?”

    “他今年多大了?结婚没啊?没啊,那女朋友呢?”

    “啊,有了,啊,要结婚了,太可惜了。”

    “我听说张局很赏识他,年底估计就要提拔他了。”

    围绕在他身上的传言不少,但这位传说人物自己倒是云淡风轻,还老嫌加班太多,没法准时下班——接女朋友。

    “梁队,麻烦你过来下。”

    方数也是被这个问题少女弄得神烦,这女孩子一看就是老混了,年纪轻轻,身上却已经被社会气浸染得一点青春气息都没有。

    梁见空走过来,不是没察觉小姑娘镭射般钉在他身上的视线,但他没在意,扫了眼档案,漫不经心地撑着桌面,朝姑娘抬了抬下巴:“怎么,教唆抢劫,还把人打到不能自理,挺得意。”

    他勾唇的样子,带着点邪气,小姑娘眼睛都亮了:“哥,在你面前,我可一点都不得意,我们加个微信,以后我都归你管。”

    “想让我管的多了去了,轮不到你。看你这样,是以为有人能把你捞出去吧?”梁见空掂量了下手里的文件,直接摔在她面前,“在我这,门都没。老方,带走。”

    小姑娘还在那不以为然:“你有女朋友吗?考虑考虑我呗,性感的喜不喜欢?”

    说完,还挺了挺引以为傲的36d胸脯。

    方数:“……”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不要脸皮的么?

    他以为梁见空不会再搭理她,谁知他竟一脸认真地说:“女朋友没有,未婚妻倒是有一个。”

    对于有没有女朋友这件事,梁见空从不避讳,每次都会很认真的对待。

    “那也没关系,不妨碍我们交流交流感情呀。”小姑娘纤纤手指绕着卷发,不断地朝梁见空抛媚眼,“再说,她能满足你吗?”

    方数先听不下去了:“嘴怎么那么贱。”

    梁见空抱臂,抬眉,不屑一顾地笑:“我只考虑,她的感受。”

    小姑娘一愣,还要说什么,被忍无可忍的方数拽走了。

    梁见空看了看时间,跟同事打了个招呼:“我有事先撤了。”

    “梁队,是不是未婚妻回来了?什么时候我们才能见见嫂子啊。”

    私下里,梁见空待人还是比较随和的,新来的小年轻被他的魅力折服后,纷纷拜倒在他的西裤下,特别爱跟他套近乎,见他前两天拼命加班,连家都没回,今天突然提前要走,大家都闻到了狗粮的味道。

    “等我转正。”

    “不是求婚成功了吗?”

    梁见空似笑非笑回过头:“闭嘴。”

    梁见空其实很不高兴,求婚成功后,他还没来得及拉着她去领证,许轻言就跟着赵前出差了,出什么差,一出就是一礼拜,还让不让他活了。本来让许轻言在赵前这上班,就是想着让赵前多给点照顾,谁知道许公主太能干了,一下子成了赵前不可或缺的得力干将,这事他得好好跟赵前沟通沟通。

    梁见空开车直奔机场,许轻言一小时前跟他发了消息,已经登机,差不多再过一小时就到了。

    他把车停好,等在出口处。

    过了会,许轻言的微信来了:在等行李了,大概要个两小时才能到家。晚上要不外面吃?

    梁见空:都听你的。

    停了片刻,他又打下几个字:一周了,你要好好补偿我。

    梁见空望着陆陆续续出来的人流,脚下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拍子,一周都等了,可就这么几分钟,他急不可耐,度秒如年。

    终于,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入他的视线,唇边不由自主地上扬,反倒退后两步,悄悄跟在她后头。

    她把长发束成马尾,后脖子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今天她身上穿了一件白t,配上及膝的短裙,露出笔直的双腿,如同夏日清爽的樱花果冻,叫人忍不住想一口吞掉。

    许轻言跟边上的赵前说着话:“一会能载我到市区吗?”

    赵前像是听了什么好笑的话,不住地笑:“跟我还客气,送你到家门口。”

    “我们方向不一样,就到市区好了,我再打车回去。”

    “你家那位怎么没来接你,舍得你拖着这么重的行李打车?”

    “他在加班。”许轻言笑笑。

    赵前感慨,难怪梁见空这么喜欢许轻言,这个女人真是一点都不矫情。

    赵前打趣:“别的姑娘要是男朋友不来接,早就生气了,你倒好,还替他说话。”

    许轻言侧过头,马尾轻轻地扫到一边,流露出些许小女生的灵动:“没有啊,我也经常恃宠而骄啊,把他气得说不上话来。但加班是正事嘛。”

    赵前心想,你那哪叫恃宠而骄,你那叫撒娇的小情趣,某人心里指不定怎么开心呢。

    “加班是正事,但接你也是正事。”

    背后响起熟悉的声音,许轻言一愣,回过身,看到后面的人,淡淡的脸上掩不住惊喜:“你怎么来了?”

    她甚至松开了拿行李的手,快步走到他身边,自然地把手交到他已经伸出的掌心。

    梁见空反握住她的手,低头在她耳侧轻声说:“太想你了。”

    “为什么我总是看到这种画面?”

    赵前的声音实在太破坏气氛,梁见空把许轻言拉到身边,不太满意地抬起头,斜睨着他,危险道:“你下次再敢把她带出去这么久,兄弟就没得做了。”

    “意外,意外!”赵前忙表态,“以后不会这么久了。”

    一行人到了门口告别,许轻言本打算先到外面吃饭,可梁见空却把车开回家。

    她想了想,也好,先洗个澡休息下,再到附近吃点。

    “我先洗个澡,你想想晚上去哪吃,我都可以。”

    梁见空帮着把行李箱拎到储藏室,回到卧室正好看到她弯腰收拾换洗衣物,后腰处不小心露出一截皮肤,他靠在衣柜边,欲言又止。

    许轻言直接进了浴室,松开长发,脱去衣服,打开笼头,蓬头立刻喷洒出热水,她先是避开了些,等水温合适了,才站在蓬头下,闭眼仰头,让热水充分淋湿身体。

    她家浴室不大,用玻璃单独隔出了一块洗澡的地方,很快狭小的空间腾起热气,许轻言背朝门口,正仔细地梳洗着长发。

    忽然,背后贴上一个温热的身体,一只大手已经抚上她的前胸,将一边的浑圆掌握其中。

    许轻言惊了下,还未反应过来,身后的人已在她的后勃颈落下一吻,另一只手掰过她的脸颊,温热的吻不期而遇。

    头顶是温热的水流,洒在脸上,令她一时间难以睁眼。

    他的吻来得热烈又凶猛,舌尖顶开她的齿贝,直接攻城掠地,过了会,又像是给她喘息的机会,稍微放缓了速度,慢慢吮吸她柔软的唇瓣。

    许轻言脑中一片空白,回应着他的吻,而停留在她胸前的手,正时重时轻撩拨她的敏感点,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快要爆炸了,仿若她的心脏就在他的掌中,任他掌控。

    他的手掌紧紧贴合着她身体的曲线,开始一路向下,她身上光滑的肌肤,被他滚烫的掌心激起了阵阵战栗。

    “唔……”许轻言忍不住闷哼,“……等一下……”

    这也太刺激了,她有些难耐又羞耻地挪动了下身体,但他不让,细密的吻落在她各处肌肤上,所到之处,肆意放火。

    许轻言头晕目眩,几乎脚不沾地,被梁见空紧紧搂在怀里,他观察着她的状态,觉得差不多了,舌尖舔过她的耳廓,声音沙哑低沉,穿过耳膜,挑动她敏感的神经:“一周的补偿,可以吗?”

    除了第一次主动,后来都是梁见空主导,她不是个贪欲的人,但面对他,总是沉沦欢愉,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感觉到他的蓄势待发,许轻言涨红了脸,低下头,却被他抬起下巴,挑开湿润的长发,露出整张脸,对上他的眼睛,里头是浓到化不开的□□。

    不知因为娇羞,还是热气,她全身的肌肤透出诱人的红色,这般动情的模样,像是含苞待放的玫瑰。

    那个小姑娘问他:她能满足他吗?

    这个问题真的不用回答。

    看到她这副模样,他就快要无法自持。

    “可以吗?”

    哪怕再激动,再想要,他还是等着她的答案,额头相抵,看着她垂着眼,被沾湿的睫毛上水珠晶莹如钻,稍一震颤,纷纷碎落,全都落在他心上。

    过了会,她忽然更靠近了他一些,主动环过他的脖颈,轻声道:“你想怎样就怎样。”

    这一怎样,便怎样了一晚。

    许轻言只觉得自己热到快要虚脱,先是热水,后是热汗,意乱情迷,他们第一次尝试了各种姿势,一次比一次惊心动魄,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还醒着,什么时候躺在了床上,也毫无印象。

    她太累了,任他抱着,他们的身体还彼此相嵌,却没人愿意分开,就这样沉沉睡去。

    这一晚,许轻言累到一夜无梦,梁见空却做了一个梦。

    ——————————————————————————————————————————

    她曾问他,有来看过我吗?

    他当然万万不敢主动去见她,却无法拒绝上天恶劣的玩笑。

    那时,他刚从程然身边逃离,九死一生,改头换面回到李家,给李桐卖命,带着人干着些肮脏不耻的活计。

    那天,他记得很清楚,是个晴天,阳光正好,春风温柔,他却糟心透了,跟人干了一场,手下有个不长眼的怕死,竟跑去了医院,他还得跟着去收拾烂摊子。

    他派人去医院抓人,自己蹲在医院旁的巷子里,表面上冷漠镇定,实际上心里躁得慌,他有点不确定自己到底为了什么遭这些罪,人不人,鬼不鬼,他一个劲地抽着烟,想着干脆被烟呛死也好。

    这条巷子里有不少小饭店,经常有人进出,他把自己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却还是厌烦人声鼎沸。

    “吃得好腻啊,早知道还是吃食堂了。”

    “有的吃就不错了。”

    “轻言,你下午要回学校吗?”

    “回的。”

    “那能帮我把书带几本过来吗?”

    “好的,哪几本?”

    烟头烧到了他的指尖,他也毫无反应,僵硬地蹲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余光里,女生轻盈的脚步从他身边走过,他再也忍不住,抬起头,心脏猛然收缩。

    她的身影近在咫尺,可能他一伸手,就能捉住她的裙摆。

    后面又有人在叫她们,她忽然回过头,他始料不及。

    她的脸上神情淡淡,眉眼通透,温润如玉,一身白裙,纤尘不染。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甚至忘了他不应该这般放肆。

    她似有感应,眸光微动,缓缓朝他这边看来,他心中一紧,下意识地低头,随即又自嘲,他现在这个样子,她又如何认得出。

    然而,她还未看到他,就被边上的人拉走。

    说不上来是庆幸,还是失落。

    很快,她的身影便消失在转角。

    那时,他并不知道她已经转学医,在医院里实习。

    他只记得自己低头看了看潮湿的掌心,汗水湿透了裹在手上的绷带,伤口刺痛,渗出淡淡的血色。

    他怎好意思这般明目张胆的望着她。

    她那样干净无垢,而他呢,不过是阴沟里的老鼠,见不得光。

    不对,不是这样的。

    他起身,灭了烟头,面无表情地迎上太阳的光芒。

    这是上天给他的安抚吧,或者是一个警示,提醒他,不要忘记,总有一天,他会变成捉老鼠的猫。

    在此之前,只要她和她所处的生活安好,他所做的一切,就不是毫无意义。

    ——————————————————————————————————————————

    梁见空醒来的时候,许轻言还在睡,缩在他的怀里,无限的依存。

    他轻吻她的发顶,闻着她淡淡的体香,心情格外平静。

    “今天去领证吧。”他撩开她的长发,一边亲吻,一边轻声哄着。

    许轻言被他吻醒,但还有点迷糊,脸颊蹭了蹭他的下巴,蹙眉:“先给我吃饭。”

    梁见空忍俊不禁:“光顾着吃你,抱歉。”

    许轻言果断清醒,察觉到身体里的异样,她忽然神色一变,双颊迅速变得绯红:“梁见空!”

    一室旖旎,许轻言在还保留点清醒的时候,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长时间出差了。

    一周的补偿,实在太销魂。

    ※※※※※※※※※※※※※※※※※※※※

    情人节限量版vip专属番外,且看且珍惜,谁知道什么时候锁……

    喜欢见空请大家收藏:见空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