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103章 一手接一手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师叔!”

    天空中唤作九井的白发青年大吃了一惊,手掌猛然下拍:“张教头,手下留人!”

    地面上,张横将老者脑袋打碎之后,双目飞出两道纯阳真火,一道飞向老者脖颈,防止他脑袋重生,另一道穿透其躯体,直入其心脏,要将其心脏烧毁。

    只要能够破坏这老者的心脑,相信他定然再难恢复,再焚烧其躯,若他没有护身之宝,将再无翻盘之机。

    张横下手又狠又毒又快,九井在空中大喝声中,这老者的身躯已经燃烧起来。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果然到哪里都要拼爹!”

    张横身子从原地瞬间消失,躲过九井下拍的大魔天手,来到九井身后,长戟倏然前刺。

    噗!

    九井躲避不及,眼看就要被长戟破背穿胸,青光一闪,刚才的青气再次出现,替他挡住了张横这闪电般一击。

    “好法宝!”

    张横见这青气涌出,就知道自己再打下去已然无用,身子出现在半空中,持戟看向九井:“就此罢手如何?”

    九井苦笑着看了看地面上半截身子着火的师叔,点头道:“不打了!张兄身法如此快速,还是我生平仅见,听说西方佛门有一种金光法,能身化金光,在刹那间行走八九万里,速度无双无对,难道张兄这门身法便是传说中的金光法?”

    他曾与不少修士交过手,即便是遇到自己难以匹敌的高手,却也从来没有发生过连对方出手都看不清楚的情形。

    但张横刚才身法快如闪电,攻击速度真的快到连他都看不清楚的地步,不由他不吃惊。

    “佛门金光法?”

    张横摇头失笑:“我会一点佛门功法不假,但我这身法乃是纯粹的道门神通,与佛门无关。九井道兄,你们魔天宗的秘籍我没见过,我也没钱,依我说,咱们这只是一场误会,大家伙不打不相识,不如交个朋友。”

    九井通体清光缭绕,他站在虚空看了张横片刻,笑道:“张教头好器量,刚才还拼死拼活,现在就能将恩怨放下,要跟我交朋友,嘿嘿,我行走天下几十年,还是第一次得见你这么有意思的人。”

    他对张横摆了摆手:“行啊,这件事就此揭过,日后张教头路过摩天涯,兄弟倒履相迎。”

    张横笑道:“摩天涯?若是有暇,定当拜访!”

    九井不再说话,身子倏然下沉,落在了自家师叔残躯旁边,伸手一指,一道青气飞出,在老者残躯上转了几转,将老者体内纯阳真火逼出。

    “张教头玩的一把好火!”

    看着逼出的纯阳火焰,九井啧啧赞叹:“我若是知道张教头练出如此火焰来,定不会以旁门小道之术来对付你。嘿嘿,你一个四方城民团教头,飞扬跋扈,妥妥一个世俗恶人,没想到却练成了如此至真至纯的火焰来,简直没天理!”

    张横站在半空,挥手招来一片云彩,将云彩捏成座椅模样,大模大样的坐在椅子上,俯视下面的九井:“没天理的事情多的是,所谓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尸骸!好人未必就有好报,坏人也未必不能成道长生。”

    他弯弓搭箭,对准九井:“某家身为四方城民团教头,守护一地平安,如何就不能炼成真火?”

    九井对张横的弓箭视若无睹,伸手将老者被打碎的头颅收集起来,拼凑成头颅模样,又在老者腰间取出一块玉佩,猛然捏碎,喝道:“袁晨子,还不醒来!”

    那老者身子一震,头颅瞬间复原,依旧化为原本模样,从地上倏然站起,惊恐大喝:“张横!”

    他的思维还停留在刚才与张横交谈的情形里,喊出声后已然觉察出不对来,顿时安静了下来,看了看天空中的张横,又看了看身边的九井,轻声道:“我刚才是不是被这小子弄死了?”

    九井微微点头:“师叔,张教头狡猾的很,远非他外貌那么纯良,师叔一时不察,才被他所趁,失了先机。”

    白发老者呆立片刻,抬头看向空中张横,骂道:“你奶奶的,老子刚夸你行事颇和老子心意,你特么转眼就搞了一个偷袭杀人!”

    张横嘿嘿笑道:“咱们互相为敌,哪还有什么偷袭不偷袭?你偷袭对我出手,我可曾有过半句怨言?”

    老者怒道:“你奶奶的,你再偷袭老子试试,你若是再能偷袭弄死老子,老子跟你姓……”

    噗!

    一道金光从地下钻出,钻进老者裆部,随后掀开他的天灵盖,飞到半空,化为一根金锏,飞到张横手中。

    张横将金锏接过,插入背会锏囊之内,一脸揶揄的看向下面的九井:“九井道兄,这可怨不得我,是他主动要求我偷袭他的。说实在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过这种要求。”

    九井看着直立不倒的师叔,深深叹了口气:“你惹他作甚?”

    刚才他把张横打入地底,待到张横从地下钻出之时,手中长戟还在,背后双锏已然消失不见。

    后来偷袭杀死老者之后,一根金锏已经到了张横手中,另外一根金锏却不知所踪。

    就连刚才张横与九井交手之时,背后也只是有一根金锏,另外一根金锏始终没有出现。

    见此情形,九井便知张横不安好心,因此面对张横不敢有丝毫分心,深恐另外一根金锏飞出,打碎了自己脑袋。

    只是没有想到,自家师叔死而复生之后,气急败坏之下,对张横出言挑衅,以至于再次被张横偷袭,当场斩杀。

    “张教头好厉害的埋伏,兄弟佩服之至!”

    九井故技重施,重新将师叔脑袋拼凑起来,再次复原,随后又从老者袖内取出一块金牌,掐诀念咒,忙活了好一阵子,方才将老者救活。

    那老者刚睁开眼睛,便被九井捂住了嘴巴:“师叔,是我!你现在千万不要开口说话,有什么疑问,待咱们离开四方城再说!”

    “唔唔唔……”

    老者圆睁二目,在九井手掌下挣扎了几下,很快安静了下来,似乎想起来刚才的遭遇,猛抬头看了空中的张横一眼,面露骇然之色,低声道:“快走!”

    九井对着张横抱拳行礼:“张教头,你杀我弟子,夺我秘籍,此事到此为止。只是大魔天手乃是我门秘术,不得外传,还请你将其早日归还我门,以免再生事端!”

    “也好!”

    张横伸手一招,将远处自家府内的管家凌空摄到面前:“我说张忠呐,人家魔天宗的朋友给咱们要秘籍呐,你现在便给了罢!”

    张忠站在虚空愣神好一会儿之后,方才回过神来,对张横行礼道:“少爷,您都知道啦?其实这秘籍我也没敢修炼,只是抄录了一份……”

    他从袖内摸出一本小册子递给张横:“少爷,就抄了这一本,没敢多抄,恐生事端。”

    张横笑道:“这事端不还是来了么?”

    他接过小册子后,看也不看,扔向九井:“道兄,如此可好?”

    九井接过小册,看了几眼,对张横点了点头,扶着白发老者,脚下生出一团青气,将他与老者托起,向城外飞去。

    在两人远去之后,张横方才松了口气,伸手一招,一道虚影破开地面,飞到他的腰间,化为一把牛耳尖刀,插入腰间刀鞘内。

    若是刚才那老者复活后再敢聒噪,张横便少不了让他尝一下尖刀穿体的感觉。

    可惜九井反应快,这一手埋伏竟然未能用上,令张横大感遗憾。(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