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言情美文 > 七零治愈好时光 > 第148章 【148】门第(3000)
    外公外婆不能说对他们对好,却也是不孬,外孙和孙子孙女比起来,还是不如。

    其实从血缘关系上来说,外孙是自己闺女生的,孙子是外姓人生的,应该前者更亲近一点,但事儿让前者是跟人家的姓氏,后者跟自己家的姓氏呢,所以后者的亲近也就这样自然形成了。

    晚上阿娘做了手擀面,很好吃的手擀面,豆腐白菜清淡又好吃。

    吃过安又和娘家人聊到很晚,卓琳姐弟俩则一早就睡了,所以他们聊了啥,她也不知道。

    第二天小舅舅跟着媒人去了外村相亲,外公外婆年纪大了,没有陪同,是二嫂和三嫂陪着去看的,阿娘在家给孩子们和老两口做饭,快晌午的时候,妯娌俩才带着小舅舅回来,看舅舅的表情,似乎还挺愿意?

    结果一打听,居然是他们西牧村隔壁的陈家村,当然,这不是最关键的,要命的是,这家人还姓邓?

    阿娘仔细一打听之后,突然间对自己的弟弟说道。

    “老六,你说那姑娘长得很好看,就是比你大上三岁?”

    王家四个儿子,分别叫仁义礼智,所以小舅舅就叫王智,听到姐姐这么问,他点了头。

    “是啊姐,比我大三岁,今年25岁了,虽然年纪比较大,但看着条杆儿、模样都还算周正,说话也轻声细语的,我瞧着是不赖。”

    阿娘听了直摇头:“二十五岁啊,咱这边十六岁都开始找婆家了,她要是长得好,条杆儿也好,为什么到25岁还没出门子,你就没想想这是什么原因?”

    “xin媳妇可不是过家家,那是要过一辈子的,贤妻才能保家宅平安,你又常年不在家,找个漂亮媳妇是给谁看的?别怪姐姐我说话难听,我觉得这事儿你可得好好想想,别觉得长得好看都楞中了,说不定这姑娘有啥毛病呢!”

    “姐,她跟我说了,她是因为外家有门第,她也被遗传到了,所以一直xin不到婆家。”

    门第即为狐臭的意思,从古至今相亲中,都会比较注重这类遗传病。

    狐臭是一种比较常见的传染病,说它是病吧,它又不妨碍身体健康,只是气味难闻,对周围的人影响比较大,有些不太友好。

    门第向来被认为是家庭地位的意思,怎么会和狐臭扯上关系呢?

    其实狐臭在民间隐晦的称之为门第,门病,门事等等,主要古时候结婚讲究门当户对,像是一些隐疾,那是一定要说清楚的,比如现阶段的婚检,意思也差不多。

    尤其是那些会遗传后代的疾病,更是要说清楚,狐臭这种病遗传是老早就知道的,虽然自身身体无碍,但到底是气温难闻,影响他人,所以古代相亲的时候,非常忌讳这个病。

    其实民间认为这个病都是家世不清白的人才会得,主要还是狐臭期初都是从外族传过来的,汉族是没有这种病的,以前都不愿意和外族联姻,因为门第不通,所以多数人都不会将外族人列为结婚对象。

    所以相亲的时候,大都会隐晦的问一句‘有没有门病’,这样既含蓄又表达了自己的意思,而且只要有这个病的人,都知道门第是什么意思。

    一个家族里,但凡有人得这个病,那么百分之七八十都会遗传这个病,甚至比例更高。

    所以当王家人从王智的嘴里听到门第二字的时候,顷刻间就变了脸色,尤其是老两口。

    “我滴个天老爷啊,这刘彩花给咱们王智介绍的是什么人家啊?有门第竟然也敢说给咱?咱王智要模样有模样,要身高有身高,在部队里干的也不错,眼瞎了吗?给咱xin这人家?不行,她就是长成天仙,这门亲事我也不同意。”

    二舅妈可算找到机会吐槽了,“娘,这可是王智要求的,要找好看的,其他都不在意。这人家刘彩花才给介绍了这么个人家,我们俩也是路上才知道的,人家媒人早就告诉咱们王智了,是王智自己愿意去相看的,而且还瞧上了。”

    小叔子要找有门第的人家,俩嫂子怎么可能愿意,这将来影响的可是一个家族的婚事,所以俩憋了一路没有找到机会说,回家之后要不是小叔子不打自招,她们俩怕是早就忍不住告状了。

    “娘,婷婷人很好的,她,”

    “你给我闭嘴,鬼迷了心窍吧?她人好?她人再好有什么用?你不能之考虑你自己,你想想她自己,大姑娘25岁还没嫁出去,难道你想影响咱们王家所有下一代的婚事?”

    阿娘想了下,也开口劝道:“这个邓家可是有一个叫邓佳佳的姑娘,嫁给了同村的陈卓?就是村长家的儿子?”

    三舅妈一听,立马点头,“对,有这事儿,今天相亲那姑娘还听着个大肚子去了呢,他们家这姑娘长得的确是好,一个个水灵灵的,就是这人看着没有那么友善,那个邓佳佳不像是来借东西的,更像是来看她堂姐笑话的。邓婷婷的娘有狐臭,所以没有连累邓佳佳那一房,”

    “娘,把我推下河的小闺女就是邓佳佳的亲妹妹,她们都姓邓,”肯定不是啥好东西。

    想到到现在都杳无音信不知是死是活的蔡明霞,再看看已经怀了孕挺着大肚子,还有心情来看热闹的邓佳佳,卓琳就觉得心里不舒坦。

    尤其与这样的人家结亲事,更是觉得窝憋的慌,所以当她这么一提,阿娘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老六,这门亲事绝对不行,我也不同意,你是不知道他们家的人有多坏,当日纵容自己孙女将琳琳推下河的小闺女,就是那邓佳佳的妹妹,邓婷婷的堂妹,他们是一个爷爷,一个奶奶吧?那老两口可不是个东西了,上梁不正下梁歪,我就不相信那邓婷婷自己就没有任何问题!”

    王智没想到自己找个媳妇,竟然会遭到全家人的反对,他有些难受,也有些憋屈,但是,他又不得不考虑自己家族的未来,如果真因为他娶的这个媳妇,而耽误了整个家族后面的婚姻和子嗣问题,那他可真就成了罪人了。

    因为他们还要赶路,所以在吃罢晌午饭之后,阿娘再次将姐弟俩装上车,再三叮嘱老两口好好照顾自己后,借着王智送他们出村的这段时间,阿娘又给王智讲了门第的危害,还有她这些年看过的,听过的一些事儿。

    “姐,也许没那么严重呢,我和她坐在一起,半天也没闻见什么味道啊?就算是狐臭,那是不是也得分严重和不严重的啊,你们这是歧视。”

    王娟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王智一眼,“就是歧视,这是我歧视她吗?老祖宗传来的歧视,人人都谈之色变,他们家怎么能娶到那样一个媳妇的,你怎么不问问?还不是她邓婷婷的爹是个二流子?那二流子生出来的闺女,你也敢要?不怕将来他们一家子拖累死你?漂亮顶个屁用啊,漂亮的姑娘多了去了,你看有啥好下场,别整天光想着好看的,顺眼的,你得找顾家的,能干的!”

    他们走的时候,卓琳注意到这个小舅舅还是一脸的犹豫不定,不由叹息一声,希望这舅舅别被眼前的障眼法迷了心智啊,真要娶一个二流子的闺女,日后指不定会有多麻烦呢!

    最可恨的是,他自己还是个当兵的,当兵的什么时候这么单纯了?连最基本的人情世故都不知道,还需要人去教?这是最基本的善恶好坏啊,究竟是他成长的环境太单纯,还是真的被狐狸精下了将头?

    王智本来想送他们回家,被阿娘婉拒了,跟着他们回去天也黑了,没必要,于是就让小舅舅回去了。

    在路上,阿娘也不知道是不是想找个人说说话,竟然对着他们俩讲了起来。

    “你小舅舅啊,太善良了,善良到分不清善恶的地步,看他这情况,这兵怕是也当不长久,人家只怕是了解他的性子,才将他调到炊事班,时不时的还被发配过去喂猪喂鸡鸭,他但凡有点本事,也不至于混到这地步,早晚还是得回来当农民,你外爷说了,他没有当木匠的潜质,到底是老来生子,对他有些纵容了,以至于现在窝囊成这个样子,白瞎了那高大的身材和周正的模样了。”

    这是来自亲姐姐的吐槽啊,像小舅舅这软绵绵的性格,耳根子软,很容易被人蛊惑,就邓家那样的人家,的确不是好姻缘,但愿二舅三舅还有外公外婆能把控好,可千万别出了什么事才好。

    阿娘回到家之后,立即找人帮忙给王智介绍对象,还托人回家带口信给王家人,可是三天时间不到,就听说邓婷婷跳河了,原因是王智说好了跟她处对象,却在占了她便宜之后,不跟她处了,她都已经二十五了,以后还怎么嫁的出去?

    消息传到卓家的时候,阿娘乍然一听,觉得眼前一黑,险些晕倒,得亏陶毅眼疾手快,把人给扶住了。

    “婶子你别着急,咱先把事情问清楚再说也不迟。”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