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国服第一男装大佬 > 第831章 久远的渊源
    纽约的大厦顶层,罗夏推门而入的时候该到的人都到了。

    罗夏刚进来就看到了靠在墙边的慕荩九,这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吊儿郎当,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瞟了她一眼没说话。

    然后罗夏就看到了被左楼他们围着的易羽。

    “你们怎么来了?”罗夏看向慕荩九,略有不解。

    慕荩九没出声,只是瞅了易羽一眼示意罗夏。

    罗夏很快也明白慕荩九就是陪着易羽来的而已,应该是易羽有事要找她。

    易羽从沙发上起来,缓缓走向罗夏,礼貌地颔首问好:“losure首长。”

    罗夏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对比上次来说,这次再见易羽,脸色又苍白了不少,有种疲惫的感觉。

    易羽向来会激起常人的保护欲,罗夏忍不住走到他身边,轻轻扶着他重新坐下,眼神中多了一抹复杂的情绪:“怎么了?”

    易羽嘴唇很干,想要开口说话也是哑哑的,喉结动了动,模样不是很舒服。

    旁边的敖墨便代替他开了口:“明天他就要去东京接受治疗了,之后几个月……你可能也联系不上我们,但是他说有点事情要找你。”

    听到这里,罗夏点了点头,大致明白了。

    易羽肯接受治疗当然是好的,不过易羽执意要跟她说的事情……

    罗夏不自觉地就联想到了花洮,紧接着脑海里就过了一遍前两天和焦闻的谈话内容。

    而后罗夏皱了皱眉,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才抬眸看向四周,“你们……都先出去吧,我单独跟他说。”

    在座的左楼和rqi等人听到这话都很懵,黄三都已经拿了笔打算记录了,此时不禁挑了挑眉看着罗夏:“我们?”

    几人对视了一眼,见罗夏没再发话,几秒后便都乖乖离开了。

    罗夏冲着门口的慕荩九勾了下眉尖,后者没什么表情地跟着出去了。

    随后罗夏把门关上,又上了锁,这才转过来对易羽道:“放心,这里隔音很好,不会有人知道。”

    易羽轻轻点头,低低一声:“谢谢。”

    罗夏给他倒了杯热水,然后坐到了他旁边,半晌才缓缓开口:“是……有关花洮事情吗?”

    易羽小抿了口水,听到罗夏的话不免愣了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已经知道了?”易羽的瞳孔颜色极浅,便也显得没什么生气,此时略微有点无神,像极了一个没有灵魂的布娃娃。

    闻言,罗夏抿了抿唇,“啧”了声,“也不算,只是最近事情比较杂,这个名字总听到。”

    听着,易羽的目光从罗夏脸上移开,双手捧着水杯暖了暖手,沉默了一小会儿后才声音哑哑地说道:“我父亲认识他。”

    罗夏翘着腿,手拄着下巴。

    花洮挑人自然有他自己的盘算,控制着易云中是应该的,不过罗夏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很快,易羽的话就让她陷入了迷茫:“但是……没有人知道,我父亲是因为温家才认识了他。”

    “温家?”听到这两个字的一瞬间罗夏就皱紧了眉角。

    花洮不是r组织的创始人吗?怎么会跟温家有关系呢?

    而且……就算是现在的温寻当位,也是因为易云中和温家交好的啊……

    罗夏的神色有些不可思议,易羽却坚定地点了点头:“我当时还太小,但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是在温爷爷的寿辰宴。”

    温爷爷……

    罗夏的大脑恍惚了一下,温寻的父亲是温凭,再往上一辈就已经十分久远了。

    不过这看似没有人能忆起的人,罗夏却有印象。

    她见过,跟温寻刚认识的那段时间,她去过京城的一片山区,温老爷子和温寻的奶奶就隐居在山里。

    也就是说,在温老爷子那一辈时,花洮这人就跟他们颇有渊源了。

    但是为什么……这么久以来,除了知道是他创立了r组织以外,没有其他的一点信息,这人究竟是谁?

    见罗夏的表情变化很大,易羽一时间没敢开口,大概过了半分钟,才默默说了一句:“losure,你知道温寻的奶奶姓什么吗?”

    罗夏没有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易羽的目光。

    “四十年前,称霸京城的还不是温家。”易羽气息不太稳定,一字一顿:“当时国内最大的世家,姓花。”

    ……

    不知是过了多久,罗夏和易羽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门口的几人腿都站麻了。

    罗夏深呼了口气,最后看了看易羽,把思绪全部抛开,拍了拍男孩的肩膀,柔声道:“好好的。”

    也不知道这一分别,什么时候能再见到,再见到又会是什么样子。

    或者说,还能不能见到……

    罗夏告诉自己不要多想,目光还是染上了几丝无奈和深沉。

    易羽对着她虚弱地笑了笑,眼中难得有光闪动:“你也是。”

    走之前,平常不怎么爱在人前说话的慕荩九也难得跟她有了些交谈,只不过语气凉凉的:“但愿你能把这些烂摊子快点收拾好。”

    说着,慕荩九勾了下唇角,笑得冷淡:“兴许明年我还能参加上你的婚礼。”

    听到这话,罗夏先是愣了愣,随即没忍住瞪了敖墨一眼,耳根有些红:“你怎么什么都跟他说!”

    敖墨笑了笑,调侃着:“不是你说要跟我当亲家的吗?”

    话落,敖墨最后说了声“走了”,几人便都转身离开。

    只剩下几道背影。

    罗夏站在原地,久久都没有动。

    是啊,这些烂摊子,也该处理好了吧?只是,现在深陷其中,便越发迷茫了。

    许久,罗夏的身后传来了rqi的声音:“losure,你手机在房间里响了,温寻的电话。”

    听到这,罗夏微微闭了闭眼,不再去想脑中无解的答案,薄唇微动:“来了。”

    好在温寻是下午就醒了,不然莫淳都不知道晚上该跟谁交代。

    罗夏到温寻公司的时候,温寻基本没什么事了,正坐在办公椅上喝咖啡。

    “刚醒就喝咖啡,你还嫌你命不够长?”罗夏看到这,直接蹙了蹙眉,毫不留情地怼脸就骂。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