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 第一百九十二章江湖师徒文完
    米苏站在原地,看着白蝉儿的一系列动作不动声色。

    “你怎么还活着,怎么可能!”白蝉儿的身体后退着,撞上身后的侍卫,反身抽了侍卫腰间的佩剑便狠戾刺向米苏。

    米苏眼眸在白蝉儿刺过来的剑尖上凝视了片刻,抬手两根手指便捏住了剑身,毕竟两人的武功高下悬殊摆在那里,白蝉儿的攻击根本就不能对米苏构成威胁。

    “放手!我要杀了你!”白蝉儿对米苏怒目而视,手上用力想要将剑从米苏的手指抽出。

    米苏看着白蝉儿十五六岁稚嫩的脸庞上含着刻骨的恨意,眸子冷凝。攫欝   攫

    “我为何要放手让你杀了我?”米苏道,嘲笑白蝉儿的异想天开。

    “因为你该死!”白蝉儿咬牙切齿。手上的剑抽不出,白蝉儿干脆一掌拍向米苏。

    米苏动也不动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她,也无需她动手。白蝉儿的手掌在即将触上米苏胸膛的时候被一直骨节分明的手掌挡住。

    “蝉儿!”白竹威胁的怒喝道。

    白蝉儿从被握住的手腕抬起视线,看见冷着脸的白竹既惊又怒:“哥哥,你拦着我做什么!”

    “是我要问你做什么!”白竹紧紧捏着白蝉儿的手腕,眼眸中的怒火没有熄灭的趋势。

    “做什么?难道我不该杀了她?”白蝉儿简直不可思议的看着白竹对她的诘问。

    “今天你就当做没有来过这里。”白竹没有理会白蝉儿惊怒交加的表情,松开了她的手。眼神示意便有两个侍卫上前来想要将白蝉儿带下去。

    白蝉儿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哥哥,你真的不杀了她?难道你真的忘了她是……”&#21434&#21437&#32&#20061&#39292&#20013&#25991&#32&#57&#98&#122&#119&#46&#99&#111&#109&#32&#21434&#21437

    白竹看了眼白蝉儿,脸上的表情更加冷凝:“下去,以后不要再到这里来。”

    说完对着她身后的侍卫又道:“把小姐带下去!”

    “哥哥!”白蝉儿最后再祈求的看了一眼白竹,却没有收到白竹的任何回应,于是也只能被侍卫不清不情愿的带着。

    “哥哥,你会后悔的!”白蝉儿直视白竹,眼眸中怨毒最后落在了米苏身上。

    白蝉儿走后,米苏叹了口气,默不作声地越过白竹要将剑还给侍卫。白竹却从后面拉住她的袖子,随后攀上她的手掌与她十指相扣。

    米苏站在那里,不转身也不开口,仿佛等着他先开口,最后确实也是他先开的口。

    “有时候我也在想,我会忍不住杀了你。”白竹苦声道,手掌攥着米苏极紧。

    米苏一愣,随后却往后退了一步,贴上了他的胸膛,奇怪的静默在两人之间流淌,谁也没有再开口。渐渐的白竹从身后将米苏整个人拥进怀中。

    “婚礼便定在五日后好不好?”

    白竹道,声音变得温柔,带着丝莫名的惆怅。

    “好。”米苏点点头,五日后,那便是与君无邪约定好的日子。

    五日后

    整个山庄漫天的红,喜气的红,来来往往的下人也脸上似乎也带着笑容。米苏坐在床上,红盖头遮挡了她的视线,她在等着白竹来接她。可,等待的时间越久心中的不安越盛。

    “吱呀~~”房门被从门外推开,在静默的房间中诡异地发出一声响动。

    “还在等我哥哥吗?”白蝉儿的声音响起。

    米苏端坐在床上,并没有因为白蝉儿的话语有情绪波动。

    “你不是我的对手,你这样做对你没有好处。”米苏冷声道。在这样的日子里面她不想要和白蝉儿动手。

    “是,我是打不过你,我是杀不了你。”白蝉儿的声音变得尖刻。

    不过随即白蝉儿便笑开:“但是,我根本就用不着亲自动手。”

    她走近米苏,紧紧握着手中的剑:“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命活到那个时候!”

    米苏心中震了一下,这件事情除了抹过她脉门的君无邪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连白竹也不知道。可是白蝉儿又如何得知?

    米苏掀开了盖在头上红艳艳的盖头,眸光似剑一样盯着白蝉儿。巘戅 九饼中文 9 bzw.c om 戅

    “呵呵,你不用这么看着我。你是不是好奇我为什么知道你活不了多久了?”白蝉儿稚嫩的脸上透露出与她这个年纪不相符合的恶毒。

    “是。”米苏不否认。

    白蝉儿对上米苏的目光,转瞬笑开,带着疯狂:“对,就是你想的那样,君无邪告诉我的。”

    米苏皱眉,君无邪与白竹是死对头,而君无邪却与白蝉儿有交集,竟然连这种事情都告诉她。

    “我也不想这样做的,他是我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亲人啊,是我最最喜欢的哥哥,呵呵……”白蝉儿笑着笑着眼角的泪水笑了出来。

    “白竹怎么了?”米苏掐住白蝉儿的脖子,第一次失态的大声怒道。

    “他杀了师父,他竟然杀了我师父,他忘记了灭门的家仇!他竟然还想娶你这个凶手!”白蝉儿红着眼眸死死盯着米苏,咆哮。

    米苏眼眸微冷,手上的动作又紧了一分:“白竹究竟怎么了!”

    “他不是我哥哥,我哥哥早就死在了那个夜晚,那个夜晚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哈哈哈!!他不是我哥哥!”然而白蝉儿却像是失去了理智,根本不受米苏的威胁。

    这样的白蝉儿让米苏心中那股不安更加强烈,看着白蝉儿米苏眼眸中也呈现杀意,手上的力道让白蝉儿渐渐说话不成字句。

    “咳咳,咳咳,你……”白蝉儿喘不过气,字句也不成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最后一次问你,白竹究竟怎么了!”米苏狠声道,那张精致艳美的容颜透露出刻骨的冷意。

    “想……知道?”白蝉儿嘴角勾着笑,米苏下意识松开了些手上的力道。

    “咳咳!!”白蝉儿咳了两声,脸上嗜血的笑容那样明晃晃的刺眼。

    “我不过是端了杯茶给他喝,善于用毒的他竟然喝了,你说……”

    白蝉儿的话还没有说完,米苏一掌便将她的身体劈了出去,身体如断线的风筝撞向了身后的墙壁,捂着胸口鲜血从她口中溢出。攫欝   攫

    “无论如何,他是你哥哥……”

    米苏无法形容心中的怒火与震惊,她努力的压制住想要杀了白蝉儿的冲动。看着白蝉儿,最终也只是狠狠地从口中甩下这几个字。&#21434&#21437&#32&#33521&#38596&#32852&#30431&#23567&#35828&#32&#121&#120&#108&#109&#120&#115&#119&#46&#99&#111&#109&#32&#21434&#21437

    她就知道所有主角只要约定好回来便成婚,那便是回不来,所以她心中才会那样不安。快一点,米苏这一刻只恨自己身上不是生了翅膀,白竹不能死,她只知道。

    米苏赶到的时候白竹恰好被君无邪在身上刺了一剑,身体在天空上被震开。米苏犹如心上被剜了一刀,不管不顾便飞身将他的身体佣进怀中。他的身形高大,米苏拥着他却像是被他抱在怀中。

    “噗!”白竹的一咳,米苏只觉得肩膀上一热,鲜血的腥味充斥着扑进鼻腔,带着毒药特殊的香味。

    “你来做什么?”白竹的闻着熟悉的冷梅香,嘴角带着满足的笑容。

    米苏下意识抱紧他的腰,手上不留情,袖中的白练便迎上了击上来的君无邪。

    “呵,美人,竟然今日还能见到你。”君无邪看着兀然出现与他对招的米苏,眼中的阴毒毫不掩饰。

    “君教主,今日白竹遭人暗害,可否改日再战?”米苏艰难的支撑着白竹的身体试图与君无邪谈判。

    “你不该来。”白竹又道,声音虚弱地在米苏耳边,说话的时候一口温热的鲜血又从口中溢出。

    君无邪听了米苏的话,脸上的笑容勾起,站在那里眼神从白竹的身上划过之后,落到了米苏面上。

    “不必再战,今日我赢了。”君无邪的面容上带着胜利者的微笑。

    米苏第一想到的却不是反驳君无邪,而是下意识要去抹白竹的脉,却被白竹快速反手握住了手腕。

    白竹的下巴搁在米苏的肩膀上,声音带着轻松的笑意,米苏的心却沉了下去,白竹轻松的笑意让她感觉就像是要失去什么般的恐惧。

    “君无邪你赢了,也该走了。”白竹背对着君无邪道,声音没有丝毫不甘的波动。

    君无邪闻言,眼眸深沉地看着一眼白竹被米苏支撑着的背影,不知道是叹还是笑。

    “你是个英雄,不过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下辈子你我还是对手。”说完便转身离去。

    到了这个时候,米苏还有什么不明白。震惊中米苏下意识想要推开白竹,可是却被白竹紧紧抱住。

    “不要推开我,最后一次,不要推开我。”他的嘴中混合着鲜血的腥甜,每说一个字鲜血都止不住从他的口中溢出,米苏看着他的脸庞,他狼狈极了。

    米苏颤抖着手,抚上他的下巴,想要将他嘴角的血迹擦掉。

    “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米苏的声音也颤抖着,忍不住的泪意从眼角溢出,一颗一颗像是珍珠般滑落。

    “呵呵,就是我始终过不去自己那关。”白竹撑着身体想要站直,可是却最终倒在了米苏肩头。

    “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想杀了你。”白竹闭着眼睛,嘴角笑着轻轻说。

    “那你就杀了我,活着然后站起来杀了我。”米苏忍着泪意,梗塞着道。

    “我恨你,可我却在恨你的每一天更加爱你。恨是那么难,爱也那么难。”白竹抱紧了米苏的腰,几乎本能般,将自己最无害的一面展露在她面前。

    米苏撑着白竹的身体靠在树干上,湖边的夕阳红得如同鲜血。

    “今日我穿了嫁衣,我想要嫁给你,小竹儿。”米苏道,轻轻低喃,如情人间的细语。

    白竹听见这熟悉的称呼满足地笑了:“嗯,很好看。”

    身体渐渐失去力道的他,就像是要睡着了一般,喃喃呓语:“我们的谷叫桃夭谷,我为你做了很多把伞,全部放在了竹屋里面……”

    最后他嘴里只是念着:“我跟你走……”

    就像那夜火海中被石柱压制住的狼狈少年,他从不敢问米苏是否也...(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