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 第一百八十七章江湖师徒文26
    白竹将米苏带到一处开满山间桃花的院落,两人在月色下停住在湖边上,两人的影子倒映在湖面上。一开始米苏就注意到了这个院子布置与谷底的布局相似。

    白竹放开了抱着米苏转而牵住米苏的手,受了内伤的他此刻脚步显得有些虚浮,走在前面的模样看着有些不稳。然而米苏却没有跟上去扶他的意思,只是任由他拉着走向竹屋。一路上路过的地面铺满了刚落的桃花,松松软软的土地带上了丝浪漫的风情。攫欝   攫

    走上竹屋的台阶,白竹脚步明显踉跄了两下,米苏也顾不得什么上前便要去扶。然而却没有想到白竹干脆转身便坐在了台阶上,米苏被他带着半个身体被他抱紧怀中。

    “啊!”米苏下意识惊呼一声,手掌撑在他的胸膛,任凭他身上的味道将她包围。

    白竹低下脸颊,眼眸如天上的星辰那样明亮,看着米苏,他脸上还站着血渍,发髻微乱,可是却无损于他面容隽秀。

    “你真什么也不记得了?”白竹问道,目光灼灼看着米苏。嘴角带着急切的焦灼,说完便抿成了一条线。

    米苏摇摇头,眼眸清凉带着茫然。

    白竹紧绷的下颌失落地放松,目光也有些出神似乎在想着什么。

    “那你为什么笃定我说的话不是骗你?”白竹又道。

    米苏沉默的看着他,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或许你根本什么也不欠我?”白竹眼前回放着君无邪掐住她脖子的模样,想起了十年前她濒死前的绝艳面容。忍不住颤抖着将她再次抱紧,他刚才是不是差点又失去了她?

    “你既然什么都不记得,凭什么确定你要找的那个人是我。”白竹看着将脸颊埋进了米苏的脖颈,声音带着自己也没发现的不安,他仍然想要确定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确定。

    米苏心中很平静,她感受着他的不安甚至他内心深处的惶恐,虽然她不知道他的这种情绪是从何如来。这一刻,她特别想知道她所没有拥有的这个世界的记忆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为什么不能确定?”米苏的声音带着疑惑,手缓缓抬上去附上白竹抱着她的手臂,带着轻轻的颤抖。接下来她将要说一个最甜蜜的谎言。&#21434&#21437&#32&#36861&#21727&#25991&#23398&#32&#122&#104&#117&#105&#121&#111&#46&#99&#111&#109&#32&#21434&#21437

    “为什么要怀疑?”米苏的声音渐渐恢复成没有感情的清冷,仿佛那一瞬间的疑惑不存在一样。

    “我仿佛也只是遵从我的内心,或许也是冥冥中的指引。”米苏的手搭在他的臂上,温暖的感受从指尖传来。

    白竹静静的抱着米苏,听着她说话。

    米苏解下挂在腰间的银铃轻轻举了起来,铃铛的声音清脆响着。

    “刚醒来的我,记忆就像我走过的那片雪原一样,一片苍白。我站在雪原中曾经以为天地间只有我一个人,而白竹这两个字是我对这个世界最开始的认识,它无异于我如纸一般苍白记忆中的唯一色彩。”米苏道。

    随即白竹将脸颊从米苏的脖颈中抬了起来,握住米苏举着铃铛的手,看着铃铛出神。这个时候米苏笑了,语调也轻快起来,就像是个小姑娘一般。

    “我看见你也有这样一个铃铛。”

    “所以,你骗我又怎样,我是不是真的欠你又怎样?我什么也不记得却觉得你很重要,因此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米苏这话说完,眉毛却皱了起来。忽然想起刚来这个世界时候白竹似乎说过她与他是师徒关系,然而她却一直想要将两人的关系往爱情这条道路上引。现在说了这样明显的话,也不知道会不会引起白竹的反感,毕竟师徒什么的似乎在古代是禁忌?心中一紧,米苏赶紧打补丁。

    “或许这就是师父对徒弟的本能信赖?”米苏试探着说。

    “不是师徒,你不是我师父。”听了米苏说这话,白竹捏紧了米苏握着铃铛的手下意识反驳。

    米苏再次迷惑了,难道是她的记忆出了错?明明记得当时白竹还掐着她的脖子叫她师父来着?

    “你不是!”白竹看着米苏,眼眸中的波涛丝毫不掩饰,直直的盯着她。是了,她怎么可能是他的师父,他们本来就不是师徒关系,她说过她不是他的师父,也让他不要拿她当师父对待。

    “那是什么?”米苏皱眉问道。所以她到底和白竹是什么关系啊!系统不给任务相关,她与失忆又有什么区别?唯一知道的是要攻略白竹吗,可是却没有任何记忆,没有记忆是让人多么恐慌的事情。

    “什么也不是。”白竹的声音在米苏的红唇边消失不见,是的什么也不是。当唇瓣吻上她的那刻,他的心才尘埃落定般的给出这个答案,却再没有了任何不确定。巘戅 追哟文学 zhu iyo.com 戅

    “唔!”米苏睁大了双眼,身体下意识的向后缩,却被他紧紧固定住逃脱不开。他的吻带着清淡的味道,有些微冷,却不如白日刚见面时报复的惩罚,他的吻没有任何目的,不具有侵略性。

    “世界上没有会吻自己师父的徒弟,不会对师父生出占有欲。”一吻完毕,白竹目光依然清亮,可是面容上的轻松,浑身愉悦气息的变化是那样明显。

    “这样你还愿意为我做任何事吗?”白竹问道,眼眸底部带着的波纹,潋滟好看。

    “是。”米苏面容闪过纠结,装作深思熟虑才下决定的模样。

    “好。”白竹掠过米苏手中的银铃,双臂抱着她从台阶上站了起来。行动间两人身上的铃铛同时默契响动,带着背景乐般的色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那你可敢与我成亲?”白竹道,他这个年纪年轻的声音独特的朝气。

    米苏双手圈着他的脖颈紧了紧,低垂的下的眼眸中闪过笑意。攫欝   攫

    “敢。”

    米苏的话声不大,刻意压制之下白竹听不出她的感情,然而嘴角上的笑容依然咧到最大。

    装饰华丽的闺阁中,米苏正在对着铜镜试礼服,她本来就爱穿红色的衣衫,而如今的这套嫁衣却比她任何一套红色的衣衫华丽花纹繁复。嫁衣有长长的裙摆,裙摆上用金线绣着的不是凤凰也不是祥云,而是与她脸颊上相似的烈焰蝶,振翅欲飞,栩栩如生。

    米苏有些呆愣的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这一切的都太快,这样美丽的嫁衣就像是早就准备好的一样。他才同她说成亲不过几日便被送了上来。

    “让开!我要进去!让我看看她是谁!”门外吵吵嚷嚷的一个少女的声音响起。似乎是想要进来,然而却被门口的人拦住,此刻正在发生口角。

    米苏皱着眉头,不知道是不是原主的性格使然,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本能的不...(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