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 第一百八十一章江湖师徒文20
    听了白竹的话,米苏只又在心中暗骂了一声系统到底是有多重口味!师徒?呵呵……

    可是这边的白竹却一直盯着米苏脸上的变化,他发现米苏即使失忆,他依然不能从她的面容上看出她的情绪。这便是一个人的习惯吗?即使是忘掉了所有事情,可是依然习惯地将自己包裹在自己的世界。

    “我觉得我并没有收过徒弟。”米苏回过神来,想耍一把赖。无辜的眼神直直的看向白竹,心下却一直在想着如何拖延时间。因为她发现她的身体竟然慢慢有知觉了。

    “你怎知你没有?”白竹看着米苏的眼睛,她的眼神太过笃定,就像是洞悉一切般。

    “直觉。”米苏回道。

    攫欝   攫。“而且刚才那种方式应该不是你想要的补偿方式。”米苏道。

    “哦?何以见得?”白竹再次凑近了米苏的脸庞,两人的气息交织在一起,格外的暧昧。

    “因为我在你的眼中只看见了恨,因为刚才那个吻不够缠绵。”米苏道。

    白竹的身体一僵,随即玩味道:“不够缠绵吗?”像是问米苏,又像是在问自己。

    “按照你对我的态度,我觉得我欠你应该很多。”米苏道。

    “不过我说到做到,你让我如何弥补,我便如何弥补,但除了刚才那种方式。”眼眸微闪,米苏又道。

    闻言,白竹笑着起身:“怎么?你怕?”

    米苏也笑:“我怕什么?我只是个没有过去,未来不知道在哪里的人,我没什么好怕的。”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米苏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只不过,我不喜欢肉偿。”米苏笑容拉大,她那张面容本来就生得格外漂亮,这一笑毫不遮掩,足足够惊艳一室春光。

    白竹心中一阵烦躁,看着米苏的面容格外刺眼。

    “还有,你总归要让我明白我欠你什么我才好还不是吗?”米苏又道。

    巘戅 追文小说网 z huiwen.org 戅。闻言白竹本来已经放开她的动作又猝然捏上她的颈项,声音带着乌云般的阴翳:“你杀我父母,你屠我满门,你欠我白府整整一百二十三条人命!你如何还?你还得清?”

    米苏即使生命被威胁着,面上依然没有任何所动的模样,可是心中却紧张一颗心都捏紧。她不能在攻略下白竹之前被杀死,她的任务不能失败,否则她就要无休止的穿梭下去,最后真正忘记。不,她不要,也不能!

    可是就像是身体的自然反应一般,完全不受米苏的理智控制,她的嘴先于她的大脑开一不说出了那句话:

    “他们该死。”

    闻言白竹就像是被激怒的野兽,放在米苏脖颈间的手掌不断拢紧,就像要将她的脖子拧断。可是十年前她毫无生气被他搂在怀中的模样又在眼中划过,心中一痛,最终还是松了手。

    他本以为她已经死了,可是他又从坟墓中爬了出来。他原本已经在她死的时候放弃了对她的恨,却在她活着回来后那种恨意又止不住萌发。他恨她,却舍不得杀她,这真是讽刺,格外的讽刺!

    “咳咳!”米苏捂着胸口咳嗽着,身体已经恢复知觉,然而米苏却改变了策略。她不能和白竹硬碰硬,他看得出来白竹对她也不光只有恨,他的眼神太过复杂,一半看着她含情,可是另一半却是滔天恨意。

    其实这个任务真正困难的不是如何让白竹爱上她,而是如何解除他的恨意。因为恨她,白竹不允许自己喜欢上她。相反,又因为自己止不住对她生出情愫,所以就更恨她。这种情绪的复杂足以让白竹将自己折磨疯,而他现在举动就是对米苏的发泄。

    “虽然我失去记忆,但你说到我灭你满门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他们该死,所以我相信他们就是该死。我并没有亏欠的感觉,若我杀他们不是因为他们对不起我,那么我为何不连你一起杀了?反而会觉得欠你?这说明我是一个极度分明的人,恨便是恨,欠便是欠。”

    白竹闻言,身体一顿,开始思考米苏的问题。他确实只知道米苏灭了他满门,却没有想过米苏为何那样做。等到白竹反应过来他竟然会听她的话,站在她的角度思考问题的时候,只有觉得自己是疯了。她杀了他父母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那就是事实。即使她有苦衷,她委屈又如何,他都不该同情他。

    “你说不想要那种方式补偿,那咱们就换一种方式。”白竹起身,背对着米苏。

    米苏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听得出他语气中隐隐的怒气。

    &#21434&#21437&#32&#36861&#25991&#23567&#35828&#32593&#32&#122&#104&#117&#105&#119&#101&#110&#46&#111&#114&#103&#32&#21434&#21437&#12290米苏靠在榻上看着他的背影,坚定的声音道:“好,你说,我一定能帮你做到。”

    白竹的声音笑得猖狂:“我坐上武林盟主这个位置这么多年了,但是魔教却几次三番过来挑衅,原本我想着武林大会之后便去将他们灭了,但现在既然你说你什么都愿意去做,那么便去将魔教灭了如何?就凭你一己之力。”

    米苏听闻整个内心都是崩溃的,看着白竹的背影。幸亏她演技好,控制着自己的表情,若不然此刻定然将白竹拆吃入腹的心都有了,更别提什么好脸色。

    凭一己之力灭了魔教?呵呵,可真巴不得她赶紧去死呢!米苏特别想说,既然您老都觉得灭魔教是开完武林大会之后顺手做的事情,那么这么没有难度的事情还是别找我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然而米苏并不能这样做,此刻的她也只能盈着笑意,答应得爽快:“好,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只要你不再觉得我欠你。”

    谁料道白竹却又道:“呵,你以为只这一件事情就能够将你欠我的一笔勾销掉吗?”

    米苏很想暴打他一顿,那还要怎样!指不定原主当初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才能够变态成那个样子。米苏心中有怨然而却不能说,更何况是她自己选择的要做这次任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米苏正想开口,一个慵懒带着磁性的声音自画舫屋顶传来。

    “是哪个小女子,竟然有这样大的勇气,竟然敢答应以一己之力来灭我魔教?”

    说完,又对着白竹道:“白盟主,你果然与这女子有深仇大恨,竟然舍得这么个美人儿往我身边推。”攫欝   攫

    随后语气又变得随意起来,仿佛与白竹之间关系多好一般道:“既然白盟主看这小女子不入眼得很,那么不妨我就帮你一把,今日就杀了她如何?反正按照白盟主的意思,她早晚是要死在我手上。”

    那慵懒又嗜血的声音让米苏不住皱起眉头。这货又是谁?没有剧情的她可不可以不要再遇见这样心惊胆战的威胁了啊!

    白竹慢悠悠走回米苏身边,手指温柔地捡起落到美人塌一边的面纱仔细给米苏戴好。然后弯腰将米苏从榻上抱起来。像是对米苏说,又像是对船顶的君无邪说。

    “是,我是恨极了她,然而她的命,只能是我来拿!”白竹说道,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一点也没有回忆起来,曾经的米苏也曾这样对他说道,他的命,只能她来拿。

    君无邪一听白竹这话,张口就笑开了去:“看来这小女子也不是入不得白盟主的眼,看来这小女子还是很有意思的。我都忍不住好奇了,哈哈哈!!!”

    那笑声真是猖狂,又不将人放在眼中得很。

    “君无邪,你竟然还敢出现。”白竹的声音沉了几分。

    “看来是迫不及待等着送死了是吗?”白竹嗤笑,一只手抱着米苏,挥手长剑便出鞘,寒光凛凛,还不骇人。

    君无邪躲过从舱内击出来的长剑,丝毫没有紧张:“白盟主,今日我可是来向你下战帖的,你这样待客可真是失礼。”

    说罢,双手夹着战帖,用了内力注上,那战帖就像是锋利的剑刃一般穿透结实的船顶。

    米苏躺在白竹怀中眯着眼睛看向那急势向白竹飞来的战帖,心中紧张,可是身后的人偏生就像是故意般不动。倒是米苏先暗自着了急,在战帖就快要到白竹面门之时,米苏快速运了内力,巧劲便将战帖接下。千钧一发,米苏差点心脏没有跳出来。

    白竹看了一眼米苏呆愣的模样,眼睛盯着船顶,就像那船顶没有遮挡,两人能相互看见般。

    “你这战帖我接了。”&#21434&#21437&#32&#36861&#20070&#30475&#32&#122&#104&#117&#105&#115&#104&#117&#107&#97&#110&#46&#99&#111&#109&#32&#21434&#21437

    “哈哈哈!好!十日后,武林大会,我来与白盟主一较高下,看看到时候这个武林盟主是不是要换个人当当!”巘戅 追书看 zhuishukan&#46co m 戅

    君无邪的话嚣张至极,只听声音米苏便能想像得出他那欠揍的表情。

    然而放狠话,米苏也是一把好手:“君无邪,你到时候可不要真的被打得无鞋。”米苏软软的声音,比他更慵懒十倍的姿态。

    君无邪已经远去的身体一顿,眼神一暗,用内力将声音远远传来:“小小女子,不要自寻死路。”

    “呵。”米苏冷笑一声不可置否。

    白竹将米苏从怀中放下,懊恼,君无邪冲着米苏说话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将米苏护入怀中,生怕没有了武力的米苏落到君无邪手上。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