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 第一百七十七章江湖师徒文16
    米苏冷静的声音点评着,没有一点战斗的紧迫感。即使她此刻身体很虚弱,可是强撑着,也让她看起来是一个不可撼动却又无比讨厌的对手。

    “不过你说错了,现在我想杀的只你一人。”

    米苏有力的一掌便将白竹打趴在地,狼狈地吐着鲜血。她站在他的头顶,裙裾飞扬,她撑伞的动作,她面纱下的表情,一切都与那时候一样。不同的是,那时候她杀尽所有人却留他一人生,而此刻,她只为杀他一人。

    随着她的话落,那边在郑清婉怀中被解了穴道的蝉儿便又接着哭了起来。

    “那为何当初你不直接杀了我,难道……”白竹仰着头,眼眸如星,急切想要寻一个答案。难道她的温柔都是假的,难道她对他的好也都不过是错觉。

    攫欝   攫。米苏看着白竹那渴望的眼神,永不屑地笑语回答他。

    “养着你,也不过是因为你长得有几分肖像那个人。可我现在却发现一天天长大的你,一点也不像那个人了呢。”

    如果米苏之前的所作所为已经重新燃起了白竹的恨意,那么此刻她的这句话却是真将白竹打入深渊,他那原本还模糊的不该有的感情,此刻全部被米苏破碎。

    米苏望着他眼中破碎的表情,慢慢地蹲下了身,看着他的脸,眼神迷离。与其说是看他,更像是透过他在看什么人。

    “他大概会欣慰,因为他就要和他最疼爱的儿子见面了。”

    米苏的手掌抚上白竹的脸颊,用指腹将他嘴角的血迹擦去。

    “你也算是解脱了吧,不用再面对你的仇人。”米苏笑。

    挥手快速便将一粒药丸塞进白竹口中。白竹拒绝不了,那药丸入口即化,冰冰凉的触感,就像是他吃过的雪莲的味道。白竹错愕,这并不是毒药。

    然而他身体的动作却比他头脑的反应更快,米苏将药丸塞进她口中,抬手带着杀气的掌风迎面向他袭来,却在离他面门一分的距离兀然停住。他错愕,他惊讶的张开了唇,却发不出声音。他手上的利剑,他手上米苏为了杀狼而淬了毒的剑,就这么轻易插进她的腹间。滚热的鲜血顺着剑身滴到他的衣衫上,滴答,滴答。他仿佛能听见鲜血低落的声音。

    “呵……”一抹轻松的笑从她口中溢出。

    遮挡了他视线的那只纤细手掌无力地落在他颈间,带着冰凉的触感。她举着的油纸伞从掌间滑落在身后,跳动了几下斜斜支在桃花树下。彼时的风吹开她面颊上的面纱,他看见她的嘴角在笑,是他所熟悉的那种温笑。

    &#21434&#21437&#32&#29609&#21543&#23567&#35828&#32593&#32&#119&#97&#110&#98&#97&#114&#46&#110&#101&#116&#32&#21434&#21437&#12290“哥哥!”蝉儿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白竹却觉得天地间的声音都远了去。只有米苏那一方天地是近的是有颜色的,那是鲜血的红。

    白竹望见郑清婉提着长剑刺向米苏。

    “噗!”米苏躲也不躲,胸膛又被刺了一剑,穿透胸膛的剑尖泛着寒芒,那身红衣颜色越发深沉。

    “妖女,今日是你的死期!”郑清婉大仇得报,心中畅快。

    白竹如惊弓之鸟一样从地上弹起,用茫然又无措的眼神对她对视。米苏抬起手掌抚上他不敢置信的脸颊:“其实,我谁也不想杀。我只想杀了我自己,你信吗?”

    “为什么?”白竹看着米苏,这一切变化得这样快,前一秒他以为她是个嗜血的女魔头,想要毁灭所有人。可是这一刻却又发现这一切不过是她操纵着毁灭自己。

    米苏没有回答他,口中有鲜血溢出。米苏心中嗤笑,这一天吐了这么多血,此刻竟然还能吐得出来。摇摇头,米苏只问白竹。

    “你报了仇,可开心?”

    白竹颤抖着嘴唇,握着剑柄的手掌也在颤抖,米苏看不清他的表情。

    只听他吐出两个字:“开心。”

    米苏低低笑了一声,声音格外悦耳:“其实解脱的是我,我活着其实也没什么意思。”

    米苏抚着他脸颊的手掌无力地就要垂下,却被他包裹在掌心。

    米苏习惯性地偏头,总有一丝调皮的味道。但是此刻她做这个动作却格外缓慢。

    “那我杀你父母的仇便就一笔勾销吧。”她道,带着些愉悦的气息。

    “嗯。”白竹看着米苏,眼眶微红,心中就像是堵了一块,嗓子酸涩。

    “那便好,虽然他们该死……”

    巘戅 玩吧小说网 wanbar.ne t 戅。这句轻得像风的话最终也被风吹散,她最终低下了头颅,身体无力地倒想他。他不知道为何,此刻心上像是空落落的。他白家被灭门的那个夜晚,他挣扎过绝望过,被对她的那一抹恨意支撑着求生,也不觉得茫然。此刻大仇得报的他却茫然得很,整个谷底此刻都像是静了,空旷得很。

    “米苏……”白竹轻轻喊她的名字,就像是确定她是否只是睡着了。

    白竹抱着米苏半响没有动作。郑清婉松开了持剑的手,站在一旁也不说话看着。或许是因为白竹浑身的气息太过诡异,不悲不喜,平静得如同一潭死水的模样让她也不敢打扰。她也忘不了这个看起来无害的少年,实际上心狠异常。

    躲在树后的蝉儿见场面一时间安静下来,便试探着走出来。她围着米苏与白竹转了两圈,瞥见米苏身上的鲜血被吓得躲到郑清婉身后。手拉住郑清婉的裙摆,开口娇嫩的声音开口。

    “师父,她,是死了吗?”

    郑清婉闻言不着痕迹地用轻蔑的眼神瞥了一眼米苏,弯身便将她抱起,转身往米苏居住的那件竹屋走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是的,死了。”郑清婉的声音带着一丝得意。

    趴在她身上的蝉儿听了,怯懦害怕的表情不再,转而眼眸晶亮兴奋:“哦!太好了,坏人终于死了!蝉儿再也不怕坏人欺负蝉儿了!!太好了!!”

    小姑娘几乎在郑清婉怀中手舞足蹈,声音就像是背景乐一般,让谷底染上一层滑稽的色彩。就像是两个世界,一边沉寂要死,一边鲜活无限。攫欝   攫

    白竹抱着米苏,直到蝉儿的笑声和女人低低的应和声走远。才像个木偶一样将怀中的人抱起,走向药庐。

    药庐的石室,因着寒泉的缘故,墙壁都爬满了寒冰。因做了通风口才让石室温度有所平衡,而若是将通风口堵上,这里便成了天然的冰窖。他要将米苏的尸体放在这里,这样她就依然不会有变化,再也不会有变化,无论春夏更迭。

    白竹将米苏的身体放在榻上,却瞥见寒泉边上长着的雪莲根茎,眼神一瞬炙热,鬼使神差般折了雪莲的根茎放进米苏口中。雪莲这种东西不用他帮着米苏吞食,它在进入人体中的时候便自然就会融化掉,所谓的雪莲并不是真正的植物。做完这一切,白竹小心翼翼摸上米苏的脉搏,但就像是摸像一个瓷瓶一根树木那样平静。

    “呵……”白竹颓败的看着米苏闭着双目的脸,有些自嘲。&#21434&#21437&#32&#20070&#20179&#32593&#32&#115&#104&#117&#99&#97&#110&#103&#46&#99&#99&#32&#21434&#21437

    “纵然传闻雪莲是活死人的圣物,可是传闻若真能当真就不是传言了,我真是傻……”那自嘲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落寞。

    米苏闭着眼睛的表情就像是沉睡了一般,安静得像个玉雕刻的塑像。她的面纱他并没有替她戴回去,其实他...(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