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 第一百七十四章江湖师徒文13
    “你在等什么?”

    米苏站在那里,背对着他,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却在他的心上颤了颤。可是他的脚步在原地就像是扎了根,不知道怎样才能迈开步子走向她。

    “罢了。”注意着白竹的动作,米苏终于失落叹息。

    抬步再不停顿,走向远处的竹屋。就这么将几人丢在身后,却也没有再提让郑清婉这件事情。攫欝   攫

    白竹在原地矗立良久,直到米苏的身影完全走近药庐,白竹松开了蝉儿抱着他的动作。

    郑清婉扶着身后的树干,身形狼狈,面容是全是受屈辱的愤恨。

    “你看了她的面容她本该杀你却没有,你不该愤恨。”白竹道,面容清俊,微微上挑的丹凤眼此刻带着凌厉。

    “哥哥……”蝉儿被白竹推开,站在原地看着他,想靠近却又不敢,只能怯怯的含着哥哥。

    对于唯一的这个妹妹,白竹所有的温柔几乎都给了她。他蹲下身,手指抚上她嫩嫩的脸颊:“蝉儿乖。”然而却没有再将她拥入怀中。

    脚步向着药庐的方向走去,白竹对郑清婉道:“蝉儿就麻烦您你了。”

    说罢,便快步向着药庐的方向走去,自己也没有发现他的步伐在无意识中已经带上了急切。这倒是让他身后的郑清婉更加怀恨在心。

    白竹压抑下微乱的呼吸,走进石室便看见米苏挽了袖子往浴桶里面丢药材的模样。

    米苏头也不抬,也没有同他说话的意思,只是抬手指了指浴桶的方向。白竹顺从地绕到浴桶边,顿了顿,瞥了眼屋里的屏风。第一次,在米苏面前没有任何遮挡地褪去衣衫,末了眼神无意识地在米苏毫无表情专注捡药的脸颊划过。然后,也木着脸抬脚将整个身体浸入寒泉,顿时熟悉的刺骨寒意遍布全身。

    米苏心中一阵惊奇,平时白竹这小鬼要脸得很,今天这是那根筋搭错,竟然好意思挡着她的面脱衣。不着痕迹收起情绪,米苏将拣好的药材全部倒入水中,仍然是没有理白竹的意思。

    为了与雪莲相辅相成将白竹白竹身体里面的毒彻底清除,米苏这回用的药材比往日更加霸道许多。这药才倒入水中,原本已经适应了寒泉冰冷温度的白竹咬着牙又打了个冷颤,渐渐的身体肌肉开始抽动起来,面容也纠作一团。

    偏生米苏也没有像往日那样将温暖的内力注入他身体里面缓解,倒完药材之后便转身走到石室另一端寒泉的发源地去。寒泉池边一层一层结着坚冰,泉水冒着白色的寒雾。米苏不紧不慢地拿了短剑凿着冰壁。

    白竹看着她的背影,泡在寒泉中的身体强忍住发抖,唇瓣苍白得没有血色,那眼睫都像是要结了冰霜。

    米苏就像是白竹不存在一般继续着自己的凿冰事业,直到碎冰装满了花盆,她才从袖子中拿出那朵雪莲栽种进去。掐了雪莲花,做完一切事情米苏这才转过身往白竹那里走去。

    一直将视线放在米苏身上的白竹,在米苏转过身的瞬快速撇开脸去,生怕被米苏抓到般。

    “小子,想看便看,躲什么?”米苏捕捉住他那一眼的眼尾,开口打破了满室压抑的气息。

    “我没……”腾的,白竹只觉得脸颊一阵燥热,竟然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是,你没有。”米苏还不待说完,便替他接了下去。

    听见米苏略显低沉的语气,白竹默了,慢慢低垂下脸庞,望着水面上米苏逐渐凑近的身影发呆。

    “把它吃了。”说罢,米苏捧着雪莲的手臂出现在倒影里面。

    白竹看着倒影并未抬头,只伸出手将雪莲从她手上接过,然后含进口中。

    米苏绕到他背后,将带着内力温暖的手掌附上他的背脊,闭着眼睛便为他调养起来。

    那股从背后舒展进整个身体的暖意让白竹身体一阵放松。竟然鬼使神差地就开了口。

    “今日你生气了。”白竹肯定地说。巘戅 啃书居 kens hu&#106u.&#99om 戅

    米苏闭着眼睛不回答。

    “是因为我吗?”白竹又问,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米苏依然闭目,没有丝毫表情。

    顿了顿白竹又道,但已经带上了些颓丧:“为什么不杀了那个女人?”

    米苏听着白竹几近自语的说话,皱起了眉头。

    白竹没有注意到米苏的神情依然顾自揣测:“也是因为我吗?”

    好半响,米苏仍然是没有回答。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白竹也不期待米苏回答。对着米苏这是他说得话最多的一次,还是这些自以为是的问题。

    “小竹儿这是想要我走火入魔吗?”

    却没有想到米苏清冷的声音开口了。

    白竹一愣,回道:“没有。”

    米苏闭着的眼睛没有一丝松动:“那就专心一点,闭上眼睛,感受你体内内力的流动。”

    “嗯。”白竹低低应道,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重要吗?这个答案,对于你来说。”米苏睁开了眼睛看着白竹背影。&#21434&#21437&#32&#21827&#20070&#23621&#32&#107&#101&#110&#115&#104&#117&#106&#117&#46&#99&#111&#109&#32&#21434&#21437

    感觉到手掌底下身体瞬间的僵硬,只听见白竹略带着迷茫回道:“不知道,但是却想知道。”

    白竹看不见,可是米苏却在听见他这一句带着迷茫疑惑的话语时,这一天的低气压都散了去。两人之间的冰冷气氛缓解,两两无话,渐渐也就投入到了解毒中去。

    白竹身上的毒不简单,此刻最难的却还是米苏,白竹解毒的关键还是

    在于她用内力控制着他体内的雪莲发挥效力。这对于米苏来说原本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此刻却做起来吃力,看来这失去一半功力的影响真的不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渐渐米苏额头上渗出汗水,细细密密的在额头上滚落。可是她却不敢停止为白竹输入内力,白竹的身体就像是个巨大的无底洞,无论她用多少内力去填补,都填不满他的缺损。

    “唔!”白竹的身体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那种疼痛无异于再生的痛苦。

    攫欝   攫。“忍住。”

    米苏出言试图安慰,可却没有收到任何效果。米苏只得加快内力的输出,希望能够帮他缓解痛苦。渐渐地两人身上的威压越来越强,屋内的桌椅在颤动,而威压的中心两人的发丝无风自动。

    “砰!”一声震天的炸响,浴桶中汇集的力量再没有束缚,冲破了寒石打造的浴桶,碎裂成块向四周冲击去。

    “噗!”米苏忍不住喉头一甜,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将面上的银丝面纱染红,身体倒了下去。

    “怎么了?”几乎是发现米苏异样的瞬间,白竹便睁开了眼睛。那爆炸带来的冲击波根本没有伤到他。米苏却被功力反噬,被那力量冲击得后退。

    吃过天山雪莲解了身上的毒,又在米苏那样内力的输入之下,白竹此时就像是脱胎换骨般。他的眼眸晶亮有光泽,他的肤色看起来红润又健康,行动间身姿都轻盈了起来。

    &#21434&#21437&#32&#31508&#36259&#38401&#32&#103&#111&#97&#102&#111&#116&#111&#46&#99&#111&#109&#32&#21434&#21437&#12290白竹焦急地上前抓住米苏的手腕,想要阻止米苏被冲飞出去的身体,却没有想到那股冲击带来的力量太过强大,反而他的身体被带着一起冲了出去。眼看着米苏的身体就要滚落在地,白竹一个用力将米苏拉进了怀中,一个旋转之后,他们之间交换了一个位置。

    “砰!”双腿膝盖重重跪地发出一阵闷响。

    “唔!”白竹疼痛得呼出声。上半身倔强地挺直着,双膝跪地,一只手撑着地面一只手紧紧护着米苏。

    巘戅 笔趣阁 g o afo to .co m 戅。“你,你如何了?”剧痛使他额头冒着白汗,连说话也不小心有了颤音。

    米苏只觉得两耳嗡嗡作响,根本听不见白竹在说什么。世界都是昏暗的,即使她睁着眼睛现在是白天。喉头一阵阵翻滚,滚烫的鲜血不断从口中吐出,将面纱沾湿,紧紧的贴在她的面上。

    “怎么了?”白竹被米苏染红的面纱惊吓,眼中全是惊愕。一把便掀开了她脸上面纱,手上抚在她的脸颊,柔嫩的触感混着鲜血的湿润。

    “怎么会这样!”白竹慌乱地为米苏擦拭着不断从口中溢出的鲜血,面容上的急切越来越明显。

    “榻上,抱我去榻上。”米苏迷蒙着,控制着思维不要混乱,强忍着镇定地指挥。

    白竹闻言,连忙就要从地上爬起,抱着米苏才站起一只脚便又再次重重摔回去。刚才那一跪,千金般的力道,青石板的地面他的膝盖受了重伤。可最后他还是将她抱到了榻上。

    忍着膝盖的剧痛,将米苏抱到榻上,白竹已经稳定下慌乱的心神。将米苏放下,便快速摸上她的脉搏,面色凝重。

    米苏感受到腕间的触感,明明难受着却笑出了声:“我记得,我只教过你怎么下毒。”

    白竹左手包裹着她的手掌,右手摸着她的脉,却见她脸上粘着殷红的血迹,勾着唇角笑。下意识捏紧她的手掌,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颗药丸便塞进她的口中:“若是只会你教的毒术,我早就死了百八十次。”语气带着他也没有注意到的埋怨。

    “竹儿这是在说为师不厚道吗?”米苏尽量和白竹说话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使自己不那么痛。她真是想咆哮,真是有想要杀人的冲动,可是她不能。莫名其妙的掉入这个怪圈,她的承受能力早就超出了自己所能想象到的极限。忍耐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