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 第一百七十二章江湖师徒文11
    米苏这一眼便被那蒙面的白衣女子震惊,那不是原文女主郑清婉还有谁!可是米苏努力的搜寻了一下剧情,却没有提到过女主有来过雪山这一出。对于女主身边跟随的那个包子,更加是没有半分的信息。

    原本是打算救下这两人的米苏此刻犹豫了,原本握在手上的飞镖不经意的收回。

    “嗷呜!”

    一匹狼从蛰伏处突然扑向米苏,米苏下意识反手便去挡,用上了所有的内力。

    “唔!”狼被内力弹开,可米苏的手臂依然猝不及防被那只狼得了逞,虽然点了穴道,可那鲜红的雪依然在雪地上划出一行血梅。

    攫欝   攫。“孽畜!”

    米苏大喝一声,如今内力失了大半多,没想到竟然不济到这种地步,生生让手臂被狼扯下去一块肉。那把油纸伞也掉落在一边,雪花直接掉落在米苏身上。眼似寒冰,右手举着混了毒的飞镖便钉过去,直接打入那只狼的脑中。那还想扑过来的狼半路便倒地挣扎,没几下便口吐鲜血,死了。

    听见米苏这边的动静,郑清婉也注意到了米苏,快速抓了蝉儿抱在怀中,边退边杀退到米苏身边。

    “现在可怎么办?”郑清婉急忙道,显然已经将米苏当做了主心骨。

    米苏握着剑的那只手在流着血,手中却只剩下两枚飞镖,而刚才米苏竟然没有探查到躲在暗处的狼。现在她们依然是跨不敌众。

    &#21434&#21437&#32&#22825&#31809&#23567&#35828&#32&#116&#105&#97&#110&#108&#97&#105&#120&#115&#119&#46&#99&#111&#109&#32&#21434&#21437&#12290“没事儿乱往雪山跑什么!”你女主大人好好的远离我活着成吗!

    “我,”郑清婉一时间没有想到米苏会诘难与她,心中闷闷的有了几分不舒服。

    巘戅 天籁小说 tianl aixsw.c o&#109 戅。米苏也没有那么多废话与她说:“你还能带着你那小徒弟跑吗?”

    郑清婉点点头,应道:“能。”

    米苏便将手中的两只毒镖塞进她手中:“带着她往那个方向跑,你会遇见一个白衣少年,解了他身上的穴道,他会带你们去避难。”

    米苏凝着眼注意着狼群,半分眼神也没有分给郑清婉和她怀中的小女孩儿。

    郑清婉瞥了一眼米苏手上的手臂:“你确定能行?”

    米苏在心中冷笑,不能行又怎样,今日若是她两人死在这里,白竹心中对她的那一点迟疑,恐怕也只会变成浓浓恨意。

    “走吧,不要废话。”米苏声音冷冽。

    “好,多谢了。”郑清婉再不犹豫,抱着蝉儿便快速从米苏身边擦过,往着她来的那个方向而去。

    郑清婉带着孩子跑,米苏便挡在她身后抵御狼群,此刻她庆幸刚才将白竹的剑夺了过来。即使此刻只剩下了一只手能够动,也比什么都没有的好。米苏进了权利,那狼群见米苏是不会放他们去追郑清婉,便转而愤怒的围着米苏。

    米苏被围在狼群中央,一边警惕着,一边从袖袋中掏出一个青花瓷瓶。打开瓷瓶的塞子,将瓷瓶倒立白色的粉末沾染在剑刃上,瞬间便看不见了。

    “吭!”一只狼不甘寂寞地向米苏袭来,米苏正好将那剩下的半瓶子药粉直接就撒了出去,瓶身也被当做了暗器,直直打入雪狼的口中。

    “呵,幸好。”米苏暗自庆幸,原主练来压制寒毒的药粉她寒毒发作的时候没有用上,此刻却在绝境之中用上了。

    白竹被点了穴道就这么矗立在风雪中,可是却没有多久,一个喘着粗气温柔的女声自他身后传来:“你就是她说的那个少少年吧。”

    接着他的身子一松,穴道被解了开去。

    听见陌生人的声音白竹本能的警惕,但是却又在那女子绕过他的身旁,让他看清她怀中的小女孩之后,放下了全身的戒备。

    “蝉儿……”白竹的声音沙哑得厉害。那是失而复得,热泪盈眶却生生被压抑住不爆发的情感。

    “你认识这孩子?”郑清婉脸上带着白色的细绢做面纱,一双秋水瞳眸被露在外面格外的显得柔弱可怜。

    白竹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郑清婉,米苏也戴面纱,可是她的却是张扬的,只那双眼睛就知道面纱下的面容何等魅惑。完全与郑清婉浑身温柔干净的感觉是两个极端。然而郑清婉给人的感觉却更加的柔和,仿佛天生就能够取信于人一般。

    白竹抿着唇看着小女孩提溜转动的眸子:“她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时隔一年,少年的眉目长开了许多,小女孩试探着打量了他的面容许久,此刻才像是却仍一般,惊喜地叫:“白竹哥哥!”

    白竹脸上绷住的冰冷表情,因为小女孩儿的一声,笑了。

    郑清婉声音里面也是娇柔的开心:“太好了,这小丫头总算找到亲人了,我本来还替她遗憾呢……”

    听着远处隐隐传来的狼嚎声,白竹从郑清婉怀中将小女孩儿接过来,脸色恢复了严肃。

    “刚才那个人说,让我们过来找你,你能带着我们脱险。”

    “是个打伞的女人吗?”白竹下意识问道。

    “伞吗?好像没有。但是她脸上有一只红色的赤炎蝶,栩栩如生。”郑清婉道。

    白竹心中却说不清的震撼,明明不用确认也知道是她,可是心中还是有置疑。这一刻听见郑清婉的叙述,却心中酸涩得很。回过神来略有所思的看了郑清婉一眼。

    郑清婉没有米苏那样高,恰好与白竹的身高一样,因此在见到白竹开始也没有拿白竹当做孩子。直接便对白竹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此刻情况危急,还请你帮助我们。”

    “哥哥……”小孩子听见狼嚎声,胆小的缩在白竹怀中。

    攫欝   攫。“跟我来。”不再犹豫白竹便带着两人往断崖方向跑,也亏得此处离断崖并不远,否则就这样的天气根本就无法辨认方向。

    白竹带着两人来到断崖边上,郑清婉看着见不到底的悬崖蹙眉:“这要怎么下去?”

    “跳下去。”白竹冷声道。

    “跳下去?”郑清婉反问。这看起来就像是个不可思议的神话。

    “是,用轻功跳下去。”白竹也皱着眉头。

    “这!”郑清婉小小的惊呼出声。确实不敢相信白竹说的话,这是要多高强的武功才能够从这崖上跳下去而毫发无伤?看着白竹的表情显然不是说笑,郑清婉脑海中飘过米苏那张明艳张扬的面容。或许她可以。

    蝉儿在怀中看着白竹的侧脸:“哥哥,怎么办?”

    白竹脸上也似泄了气的皮球,露出无能为力:“只能等那个女人回来。”

    那个女人,这就是白竹对米苏的称呼。

    “呵……”就在此刻,米苏提剑的身影在风雪中越来越清晰。

    白竹自米苏听见那悉悉索索踩进积雪里面的脚步声开始,就一直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首先看见的便是她沾满了血迹的剑刃,随后便是她提剑而来,屹立在风雪中的身影,她的另一只手背在身后,没有像以往一样打伞。

    “小竹儿真是离了我一刻也不行。”米苏开口笑道,声音带着格外的魅惑,就像是故意在诱惑谁一样。

    米苏一点一点走近,郑清婉方才看见米苏的时候只是记住了她脸上耀眼的赤炎蝶,此刻才真正看清了她的面容。即使身为女人,即使她也对自己的容貌很自负,但还是被米苏惊艳。下意识抚上自己脸上面纱,她自诩美貌,便遮了面容怕引麻烦,此刻却觉得自己这一举真是多余得很。

    “拿去。”米苏眼神清淡的瞥了一眼白竹怀中的女孩儿,将长剑递到白竹面前。

    白竹就像是当日护住那怀中尸体那样的侧过身将小女孩的脸颊挡住,却不知道米苏早就将小女孩儿的面容看得一清二楚。

    叹了口气,米苏总算是明白为什么白竹会那么激动地要去救人了。

    白竹接过剑,将蝉儿送到郑清婉怀中,随后走到米苏身边。

    低低的声音在她身后:“谢谢。”

    米苏走到崖边的一块巨石旁,也不回头,白竹只听见她的声音应该是笑着的。

    “小竹儿谢什么?我方才说的那些话,一字一句可都是真的。”

    白竹却没有被她话吸引,而是被她背在身后的手臂牢牢锁住了视线。被她背在身后的手臂浅色的衣衫全部被鲜血染红,手臂上有一块明显凹陷。

    &#21434&#21437&#32&#38405&#31508&#36259&#32&#121&#117&#101&#98&#105&#113&#117&#46&#99&#111&#109&#32&#21434&#21437&#12290“你说什么便是什么,我不与你计较。”

    白竹转身,背对着米苏,不敢去看她手上的手臂。

    巘戅 阅笔趣 y uebiqu. &#99om 戅。“呵……”米苏嗤笑出声。这还真是她说设么便是什么就好了。

    郑清婉站在一旁被忽略许久,此刻听闻由远及近的狼嚎声生出些许焦急。

    “此时情况危急,还请姑娘救人就倒底,送佛送到西。”说着眉头都皱了起来。

    米苏挥袖转身,也乐了:“呵,凭什么我就不能救人只救一半?”

    郑清婉眉眼中担忧之色明显:“还请姑娘不要开玩笑。”

    米苏颇有深意的在郑清婉和蝉儿身上看了一眼,然后又笑着对白竹道:“小竹儿我什么脾气,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要救她们的可不是我,小竹儿你说是吗?”米苏依然笑意满满,身体一步步退到悬崖边上,身体向后一倒,便掉了下去。

    “你自己要救的人,你自己负责。”她含着怒气的声音从崖下传来,混合着冰冷的山风。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