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 第一百六十六章江湖师徒文5
    这些日子米苏与白竹之间的相处,完全像极了带徒弟,她尽力的教,他拼了命的学。从最开始明显的防备,到伪装越来越精湛,有时候他对着你笑,你甚至都不可能想象到他那笑容的背后是个什么坏心思。

    “师父尝尝这茶如何?”

    这段时日由于少年练功的缘故,身体渐渐长开,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已经能明显发现他身形长高了许多。

    米苏睡在榻上,慵懒的瞥了一眼少年手上茶杯里那亮色的茶汤,嘴角衔起一抹赞赏的笑容:“早春二月这样无色无味的毒你都学会了,不愧说是师兄的儿子吗?”攫欝   攫

    米苏素手端起杯盏,拿捏在手中把玩。随后宽大的衣摆遮住半张脸,将茶饮尽,毫无异色。

    白竹完全没有被揭穿的尴尬,嘴角上也衔着同米苏一样的微笑:“不过还是被师父发现了。看来这毒药也不是真的无色无味。”

    “第一次用毒,你很好了。若不是你的紧张出卖了你,我许就着了你的道。”

    米苏看了眼少年过于僵直的身体,评价道。

    “你……”白竹看着米苏的动作,脸色瞬间煞白。

    “不过,你到底还是太年轻,竟然用敌人药库里面的毒药去毒杀敌人。”米苏饮尽茶水,手上拿着杯子,回眸对白竹笑。微微闪动的睫毛就像是震动的蝶翼,眼睑下留下一片好看的阴影,只那双眼睛也能轻易俘获人心。

    “所以下次用一些更高级的手段吧。”

    说罢,米苏将杯盏往他手上的托盘一掷,瞬间幽暗的一阵香风袭来。白竹端着的托盘应声摔在地上。&#21434&#21437&#32&#21697&#20070&#32593&#32&#118&#111&#100&#116&#119&#46&#111&#114&#103&#32&#21434&#21437

    “你,又下毒?”白竹僵硬着身体,嘴唇轻轻颤动。

    “不,为师这是在给你上课呢。”米苏银纱下面唇角上的笑容愈发深沉。

    “唔!”米苏说的话才刚说完,少年的身体应声倒地。

    望着倒在地上的少年,米苏这才不紧不慢地从榻上走下来。她并没有穿鞋,一双嫩白的脚隐在裙摆下,就这么从少年的身边绕过。

    “对了,我今天晚饭想吃清蒸鱼。”望了望将黑的天色,米苏眼中的笑意更深。那意思就是让他自己在晚饭之前将毒解了。

    说罢,就朝着竹屋外走去。

    少年挣扎着站起身体,撑着屋内的桌椅往外面挪。望着米苏远去的背影,眼中全是愤恨,这女人真是够了!他这样中米苏的毒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但依然还是让米苏得逞,相反,第一次对她下毒的他就被捉住,这实在真是让人心中不平衡呢。

    晚间,米苏泡完温泉回来,便看见跪坐在饭桌前的白竹,以及饭桌上做好的清蒸鱼。米苏将伞收了放在门边,然后也跪坐在了他对面。巘戅 品书网 vodtw. org 戅

    少年的脸上还有少许中毒后的苍白,但是比起第一次中毒时候的程度已经好很多。米苏后面给少年下的毒,哪一样都比火蚁噬心更要霸道许多,但如今的少年经过几个月的药浴加上毒术学习,已经很好的能在解毒上与米苏见招拆招。

    米苏颇感欣慰,果然也只有在小说世界里面才能够出现像白竹这般的人,即使是在她这样变态的教习之下,也能好好的生存下来。

    “看起来不错。”米苏赞叹。

    白竹这几个月若说进步最大的绝对不是毒术或者武功,而是这厨艺。这谷底只有米苏和白竹两人,白竹是不可能指望米苏洗手下厨,恐怕也并不期待她下厨,毕竟是盐还是糖都分不清的女人,谁也不会对她有期待。无奈之中只有白竹接下了这谷中的厨房,负责一日三餐,以至于饭桌成为两人斗智斗勇的一个主要战场,不过这是后话。

    白竹瞥了米苏一眼,并没有多说话。等米苏率先动筷之后也开始吃饭,其实无论米苏如何夸奖,他知道米苏根本就尝不出味道。他一开始做饭的时候手艺并不好,做出来的东西他自己都咽不下去,米苏却能够面色不改的吃。他很惊诧,但是后来才逐渐发现米苏并不是口味奇怪,而是她根本没有味觉。

    看着米苏饶有兴趣挑着鱼刺的模样,白竹移开眼睛,默默吃着碗里的饭,如今他的厨艺已经很好,这个他自己知道,然而她并不知道。

    “今日的药浴泡了吗?”放下挑鱼刺的筷子,并没有将东西吃进去。没有味觉,米苏如今最厌烦的就是吃东西,没有味觉的进食,丧失了本身食物带来的享受,就和被迫完成任务一样让人厌恶。

    “没有。”白竹放下碗筷回道。今日因为解米苏给他下的毒费了一些功夫,倒是真的将药浴的事情忘了。

    闻言,米苏身上的气息都变得冷凝,毫无预兆一招就将白竹打翻在地。

    “谁允许你不泡药浴!”这冷冽的声音含着刺骨的寒意。

    被打翻在地的白竹,抬头愤怒对上米苏。米苏的喜怒无常白竹早有见识,然而这是米苏第一次向白竹表露出怒意,即使曾经白竹用那样的目光看着她,并说要杀了她也不曾见她这样波动。但是,米苏的喜怒无常依然让他愤怒。

    发完好一通怒气,米苏望了望天边升起的月色,面容沉重地用身上的披帛卷了少年便运着轻功往药庐方向飞去。

    白竹被包裹在披帛中面色白如缟素,寒意从四肢蔓延进内脏,身体各处都像是结了冰块一样,他很冷,浑身疼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竹屋到药庐的距离并不远,况且米苏还用上了轻功,但是就是这么短的距离,白竹依然觉得漫长。因为刺骨的痛意,他度秒如年,下颌紧绷,唇齿都要咬碎。

    米苏急切地推开药庐的门进入石屋,整个就将少年丢进灌了寒泉的浴桶中,随后又从袖子里面掏出不知名的丹药往水里面倒进去,才咬牙切齿地开口:

    “臭小子!你下次若是再忘了泡药浴,疼不死你我便先杀了你!”

    她带着愤怒的声音传进他耳朵,他一瞬间的愤怒消散,原来她生气竟然是因为这样。攫欝   攫

    身体泡在寒泉中,米苏倒进去的丹药悠悠的散发着一股慑人的香味,米苏温暖的手掌在他身后不断地输送着暖暖的内力,白竹的疼痛慢慢被缓解。

    “这,这是为什么?”白竹开口。&#21434&#21437&#32&#21697&#20070&#32593&#32&#118&#111&#100&#116&#119&#46&#111&#114&#103&#32&#21434&#21437

    米苏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出生身上就中了毒,我也是上次给你治伤的时候发现的。如今你若是想要继续习武,就必须先将身上的毒素祛除,否则你别说习武,能否活到成年也是未知。”

    生来就带毒这个信息在白竹脑海中炸开,他从来不知道!

    “不可能。”白竹下意识地反驳。

    米苏放在他后背的手没有停止为他输送内力,讽刺地笑道:“呵,你是想说你从来没有觉得身体有过不适吗?”

    “是。”白竹凝着眸道。

    “那是因为有用毒高手将你身体里面的胎毒压制住了,你如今年岁还小所以还不会察觉,待你再长两年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米苏冷笑,如果不是她拥有系统这个作弊器也不可能知道白竹身体里面藏毒的事情。而白竹所中之毒又正好是原主曾经中过的,否则米苏也无法。

    白竹眼中全是不敢置信的震惊。

    “不可能,你骗我。是你给我下的毒!”白竹狠狠地盯着水面上米苏的倒影道。

    米苏的手从白竹的后背上拿开,绕到他面前:“我若要杀你绝对不会用这么费力的方式。”

    白竹抬起眼眸直直对上米苏,她的眸子平静如水,根本不可能说谎。

    “今日你断了药浴之所以感到难受正是我的药起了作用,这药浴已经将压制着你胎毒的药解开,换句话说就是你的胎毒已经没了压制。”

    白竹的双手在寒泉中紧握,失去米苏内力的输送,此刻的他又恢复了浑身冰冷的状态。巘戅 品书网 vodtw . org 戅

    “所以,想要活下去,今后就自觉一些。”

    说完米苏再不管其他,转身走了出去,身体却在门边顿住。

    “话说,身上中毒这种事情那么难接受吗?如今知道你还能活下去应该庆幸才是。”

    说完米苏彻底消失在了药庐中,挥手用内力将药庐的门关上,米苏这才迫不及待的运起轻功飞向温泉湖。脱了衣衫便将整个身体泡进了泉水中,身上蚀骨的寒意席卷全身,让她也痛苦不堪。

    “唔。”米苏咬着唇,放任自己的身体被温热的湖水包裹,运起内力才将身体中的那种不适压下去一些。

    “我去,能不能不要这么对我啊。”米苏忍着疼痛在脑海中与洛卿沟通。

    “妹纸,没办法,原主的身体本来就这么狼狈不堪,即使是系统也没办法解决啊。”洛卿声音弱弱的。

    “所以我好不容易在这个世界变成了霍霍挥舞着小皮鞭的女王,实际上也只是个空有其表的躯壳,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逗我啊!”米苏简直不能忍了。

    “我也不想啊……”洛卿依然委屈。

    “我哪里知道有那么多隐藏剧情嘛……”洛卿争辩。

    “这本文主要讲的是男主和女主的师徒萌宠故事啊,重点本来就不在女配身上,有隐藏剧情也不能怪我啊。”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