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 第一百六十五章江湖师徒文4
    米苏给白竹下的这毒名叫火蚁噬心,这种毒的第一个层次是四肢关节如同蚂蚁啃咬般疼痛,随着扩散至全身所有的骨节也跟着疼痛,最后这种毒素侵入到心脏,如同绞碎般的疼痛,而毒素一旦到达心脏便是有解药也是无法根治。治疗的办法就是先吞食火蚁蚁冢之后,在将身体里面的毒血排清。

    这方法看起来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却没有那么容易。攫欝   攫

    “唔!”白竹捂着不能弯曲的手指,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如同雨水一样滑落。已经到达每个骨节了吗?真是好疼啊,全身的骨头都像是被啃咬一般,身体不再属于自己。

    “就这样死在这里吗?”白竹的身体滑坐在地面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不,不可以。”少年手掌紧紧握着手中的书,他不能死,他怎么能轻而易举的就死在这里,他不惜尊严的向那个女人示弱,就是为了活,怎么可以放弃。

    少年挣扎着起身,拖着疲惫的身体,慢慢在药庐里面寻找一切看起来像是火蚁蚁冢的药材,终于在药庐的最角落药架上找到了那味看起来并不怎么可口的药材。毫不犹豫少年拇指大小般的一整块便塞进嘴中,吃下火蚁蚁冢身体里面的疼痛并没有减少,反而就像是在身体里面加进去了一种新的力量,两种力量各自割据一方,不甘示弱的拉扯,将他的身体快要撕成两瓣。

    “唔!!”疼痛得蜷缩起身体,少年的唇角已经被咬出血渍,一张脸上不同的颜色交换,最终被火蚁的红色占据。身体血脉的肿胀感就像是关不住的洪水猛兽挣扎着冲出他的身体,撕裂,不停的撕裂感。

    颤抖着身体,手掌握紧匕首,闪动着寒芒的匕首刺破手腕,一条弯弯曲曲的血痕自他的手腕上出现。划破手腕鲜血涌动着而出的瞬间,少年的身体一松,身体里面的堵塞的通道就像是被打通,那些叫嚣着要逃出他身体的力量就像是找到了出口,终于不再折磨他的身体。

    “吭!”匕首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少年的身体彻底失去力气,瘫软的靠在身后的药架上。

    “扑哧,扑哧,”他仿佛听见鲜血涌动离开他身体的声音。

    那股刺骨的痛意逝去的瞬间,他的身体慢慢变寒冷,那是由于鲜血流失过多而造成的寒冷。少年眯着眼睛看向药庐的门口,米苏撑着她的伞似乎在慢慢向她走来。他突然想,死亡是不是就是这种感觉?

    失去意识的瞬间是她在门口放下油纸伞,向他走来的模样,她的裙摆绯红行走间犹如阵阵浪花,耀眼得如同脱离他身体的血液。

    月亮爬上山头,半夜他冰冷的身体慢慢回暖,似乎有一股暖暖的力量在他的身体里面温柔安抚,他意识模糊。烛光下他看见她手中拿着纱布替他低头细细包扎,如墨的发丝在她脸颊边上轻轻晃动,他依然看不见她的面容,因为有块银纱挡着。奇异安静的夜晚,他竟然看着她温柔的侧颜慢慢睡去。

    米苏拿起少年的手腕在灯光下细细研究,少年手上的伤口颜色红得耀眼,那是中了火蚁噬心毒的表现。按理说少年已经找到了解毒之法这小小的火蚁噬心毒应该不会再有残留,奈何米苏算漏了白竹还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即使天资聪颖也不可能做到大人那样,他还不够沉稳,即使他可以表现成那样。

    彻底为白竹解毒以后,米苏细心的用丝帕沾水将他的脸庞擦赶紧,这才退出去。至始至终也没有发现少年曾经醒来过。

    第二日,崖底下起了细雨。巘戅 lol小说网 lolxsw.com 戅

    米苏走出门口,习惯性的将伞撑开,走在雨下,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伞上,倒是叫她好一阵心情轻松。在心中吐槽着,这伞天天打着总算也有了它本来的用处。

    桃林中穿戴整齐的少年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

    打量着白竹恢复得还不错的面色,米苏道:“恢复得还不错。”

    “昨夜的事情我不会谢你。”白竹开口冷着声音道。

    米苏耸耸肩,本来就是她下的毒,她照顾他一下,她倒是真的不指望白竹会谢她。

    “今日我便开始教你功夫。”米苏开口。

    按照江湖规矩,学艺必须要拜师,算是武学的传承,也是对传授者的尊重,白竹虽然未曾涉猎过江湖,但是这些江湖规矩还是知道的。于是在米苏说完这话的时候,即使心中不情愿,但还是单膝跪了下去。

    身体才将弯曲,修长好看的手掌捏着少年手腕,米苏阻止了他的动作。

    “你不用跪我。”米苏道。

    白竹抬起脸望着她,眼眸中没有波动。好得很,他正好不想要跪。

    米苏放开他的手腕,让他站直了身体,然后又冷着脸接着道:“记住你的身份,你并不是我的徒弟。”&#21434&#21437&#32&#76&#79&#76&#23567&#35828&#32593&#32&#108&#111&#108&#120&#115&#119&#46&#99&#111&#109&#32&#21434&#21437

    “总有一天,你是要杀了我的人,我若是你师父,你杀我便是欺师灭祖。”

    白竹望着她的面容,细雨下有些不真切。

    米苏没有注意少年的神色,只是继续道:“从我教你武功的这一刻开始,你可以想尽办法杀了我。例如,下毒。只要你能成功。”

    白竹瞬间的惊讶在心中一闪而过。

    米苏嘴上噙着笑容:“只要你能杀了我,你就能离开。若你一天杀不了我,一天就不能离开我身边,你可算明白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白竹嘴上学着米苏也噙着笑容:“师父说哪里的话,徒儿可舍不得离开师父。”

    米苏瞥了一眼少年脸上的笑容,不置可否,也没有纠正他的语句。只是眼神清淡的从他身上划过,他虽然还小,可是身上已经有着隐隐危险的气息。

    “你爱如何称呼都好,但记住不要从心底将我当成你师父,否则有一天你会下不去手。”

    说罢,米苏转身,她今日换了一身樱色的武装。褪去以往华丽优雅的裙摆,此刻的她纤细的身形被很好的勾勒出来,显得英姿飒爽。

    攫欝   攫。“跟我来。”

    白竹看了一眼米苏走远的背影,终于抬脚跟了上去。

    进了药庐,米苏便开始在药庐里面翻找。白竹进来才发现药庐又恢复了他一开始看见的模样,昨日他留下的血迹已经不见,地面干净得如同初建一般,整个药庐整整齐齐,错落有致。望着米苏归置药材的模样,他大概看出米苏是个喜好洁净的人。

    巘戅 笔趣阁 flyncool.com 戅。米苏将捡好的药材一一放在桌案上,退开一步身子,让白术站到桌案前。

    “你过来记住这些药材,今日我只教你这一回,往后你便自己弄。”

    说完手指按动了藏在墙上的机关,机关门后是一间石室。白竹站一边熟记药材,对于米苏将这些秘密展现在他面前,并不显得惊讶。

    &#21434&#21437&#32&#31508&#36259&#38401&#32&#102&#108&#121&#110&#99&#111&#111&#108&#46&#99&#111&#109&#32&#21434&#21437&#12290“这件石屋是我以前练功的地方,现在开始你便在这里泡药浴。”

    “药浴?”白竹望着这桌上的药材,原来是要给他做药浴用的吗?

    “记清楚药材了吗?”米苏走上前来,犹如一个严师般的询问。

    “是,已经记清了。”

    “记住了就好。”

    随后白竹跟着米苏走近那间石屋,屋子里面是曾经米苏闭关的地方,床铺衣柜屏风一应俱全。在屏风后面一个石头雕砌的浴桶,浴桶并不狭窄,应该能够塞得下两个人的样子。浴桶的后面有一处泉眼,咕咕的冒着雾气,在整个房间中散发着寒气。

    米苏亲自将药材捣碎放进浴桶中,便向白竹招手:“过来脱了衣服进去吧。”

    白竹走到屏风后,看见米苏毫无避讳的意思开口道:“师父难道不避讳一下吗?”

    米苏瞥了一眼白竹,当真也听话的走了出去。

    白竹忘了眼米苏走出的背影,松了口气,开始窸窸窣窣的脱起衣服。这里是雪山崖下外面的湖水是一眼温泉可以说是奇怪,可是现在看见这寒泉,白竹倒是不觉得奇怪。咬着牙将身体全部埋进寒泉中,刺骨的寒意几乎可以瞬间将他冻成冰。

    米苏从屏风后面走进来:“刚开始泡寒泉,必须有一个武功强劲的人帮你。”

    像是为她为何进来解释一般,白竹原本有些僵硬的身体稍微放松一些,但是也没有放开多少。这寒泉的寒意他没有丝毫内力护体,完全就是折损身体,不可能有所成就,所以,他也明白,米苏是对的。

    米苏温暖站在他的身后,温暖的手掌上蕴含着强大的内力,却被她分化成股股细流涌进他的身体,一瞬间寒泉似乎也没有那么难熬。

    米苏看着少年原本纠结着的表情,渐渐舒展开来。不由得感叹道:“当初我可没有你这般幸运。”

    说完这句话,却也没有再多说的欲望。

    已经沉浸在了自己世界中的少年并没有听见米苏的抱怨,药材的功效随着米苏内力的辅佐之下渐渐开始发挥药效,在经过了一开始的刺骨寒意之后,竟然慢慢觉得浑身舒畅起来。

    不知不觉两个时辰过去,白竹睁开了双眼,房间里面已经不见了米苏的身影。起身将衣服穿上,才发现那床榻之上留了一本书册,正是一本剑谱。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