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 第八十七章穿越之将军绯嫁8
    当然此刻的米苏只能被人夹在腰间昏睡,要是醒着听见本来设定应该是冷酷杀手的人说出这样稚气满满的话那一定是惊了狗!妈蛋,这是做杀手的基本素养吗!你们组织给培训的时候没说过作为一名合格杀手不应该碎碎念的吗!

    好吧,可惜米苏现在根本就对此一无所知,也不知道高月轩竟然为了米苏如此拼命,竟然也有点超出意料之外。攫欝   攫

    高月轩的掌风擦过面具男的耳畔,一个扫堂腿就要将面具男截住,面具男扛着米苏向后倒了几步,险些没有站稳。高月轩趁势而上,杀招直扑面具男的面门。

    “喂喂喂!你要真的杀我啊!”

    面具男一看高月轩的招式,赶忙说道,眼睛一眯心一横将还在昏睡的米苏往身前一推挡在了面前。

    糟糕,卑鄙!高月轩暗骂一声匆忙收回杀招,内力急速回涌刺到丹田一阵疼痛,忍不住喉头腥甜,一口艳丽的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

    “啧啧,没想到还真的管用。”

    面具男躲在米苏的背后,一手拖着米苏一手捂着胸口,颇有些劫后余生的啧啧称奇。

    “给我把人拿下!”

    高月轩跪倒在地一声低喝,迟迟而来的卫队将米苏与面具包围在包围圈中。

    “呵呵,就你们也想将小爷拿下。”

    面具下那张精致的脸上闪过孩子般的傲慢,一把抱紧米苏,一点脚尖身体犹如羽毛般轻盈飘起,又像风一样快速得让人摸不到一片衣角,人已经站立在了屋顶。

    “小白!”面具男一声呼唤。

    “嗷呜!!”一声震天动地的虎啸让在场所有人身体都颤抖了一下,随即看见一只通体雪白的老虎威风凛凛的站在了面具男身边。慵懒的两只眼睛眯着俯视院子中手拿弓箭的众人,那神情和他的主人一样傲慢叫人咬牙。

    面具男宠溺的蹲下身奖励性的拍了怕白虎硕大的脑袋。

    抱紧怀中的米苏,面具男道:

    “大白就交给你了哦,回去我给你和小白加餐!”

    “嗷呜!”

    白虎仰头长啸一声,像是傲娇的说你说的哦,到时候不要后悔。然后迫不及待的撒开了四条腿,一个扑腾跳到院子中央,不断朝着围着它的侍卫嘶吼。

    龇着牙,雪白的爪子威胁性的不断挠着地上砖石:“嗷呜!!”

    那威风的样子瞬间就让一些胆小的士兵后退连连:“你,你别过来,别过来。”

    白虎:“嗷呜!”你们这些胆小的人类,根本不是本大王的下酒菜!哼!

    “哈哈!”

    面具男抱着米苏站在屋顶看着下边的景象,嗤嗤笑出声音,就像是偷了糖一样。

    “大白,我先走了哦!”说着,抱着米苏就转身而去。

    “嗷呜!!”

    那白虎也嗷呜了一声,神情还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就像是说:要走就走,磨叽啥,到时候别忘了本大王和小白的肉就好。

    “将军,要不要放箭?”

    侍卫长站在高月轩的身边立马问道。

    高月轩抬起的手在看见面具男抱在怀中睡得安详的米苏,还是重重的放下。

    “将军!”

    侍卫长在一边干着急的叫道,要是不放箭,贼人可就要跑了!

    高月轩盯着面具男抱着米苏离开的方向目不转睛:“派几个好手跟上去这种事情也要我教吗!”

    那语气里面森森的寒意,让身边的侍卫长也浑身寒了一下。

    “是!”

    高月轩站在原地看着面具男消失的背影,手上的捏紧的拳头像是要把手给攥断了,这人到底是谁,竟然敢大白天到将军府里面来挟持人,甚至还有不输于他的身手。高月轩百思不得其解,更重要的是到底和米苏有什么瓜葛……

    “将军,咱们的人已经追上去了。”

    “给我查清楚,到底是谁有这个胆子,竟然敢到将军府撒野!敢劫持将军夫人,也是好大的胆子。”&#21434&#21437&#32&#21486&#21486&#23567&#35828&#32&#100&#105&#110&#103&#100&#105&#110&#103&#120&#105&#97&#111&#115&#104&#117&#111&#46&#99&#111&#109&#32&#21434&#21437

    一直寒冰般的脸上,竟然露出了几分阴狠,看得身边的侍卫胆战心惊。

    “是!”

    另外一个侍卫脱离围着白虎的圈子向高月轩请示:“将军,那,那白虎如何处置。”

    高月轩眯着眼睛看着院中那头还在向众人耀武扬威的白虎,眼睛也不眨一下的轻蔑:

    “随便抓起来杀掉。”

    “是。”

    那侍卫正要领命指挥众人放箭,可那只白虎在接到高月轩那一记凉薄的神情时,就像是懂人性一样知道高月轩这回是来真的了,于是很会审时度势的几个威猛步伐吓得胆小的侍卫乱了阵脚之后,趁着露出来的口子前后四爪并用跃过墙头逃了。

    “追啊,别让它跑了!”几个侍卫呼啦着便追了上去,但是两只腿哪里跑得过四条腿,没几步便追不上白虎的身影。

    高月轩站在后头,看见白虎和刚才面具男消失的方向,摩擦着手上的扳指:

    “可真是只狡猾的畜生。”

    话分两头,这边米苏被面具男架在身上一路狂奔,终于是悠悠的转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只瞧见快速在视线中后退的屋顶,以及时不时擦着他们低飞而过的鸟儿……

    呵呵,这古代的鸟儿原来比现代的鸟儿还不怕人,呵呵。这家人屋顶铺的是琉璃瓦,锃光瓦亮,好土豪,呵呵。这家的房顶就普通多了,呵呵……

    呵呵个屁啊!清醒过来的米苏吓得死紧的勒住面具男的脖颈,却听见自己清冷的声音问道:“这,这是哪里?”巘戅 叮叮小说 d ingd ingxiao shu o .co m 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然后又立马将眼睛埋在面具男的怀中故作镇定,其实心中早就咆哮开去:老娘怕高啊!作死啊!夭寿啊!!

    “咳咳!”

    面具男只觉得一阵呼吸不上来,脚下一滑两人差点没从房顶上摔下去。

    攫欝   攫。“放手!放手!”

    面具男急忙叫道,伸出去的手只想将米苏从他的脖子上拎下去。可是试了好几次也没能将米苏拉下去。

    “你别推我,看好脚下!”米苏开口道,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也不含糊。

    面具男扯着米苏的身体艰难的开口:“你赶紧给我放手!要不然我杀了你!”

    “我,我又没有将你怎样。”米苏依然死死的抱住面具男的脖子,脸色煞白,说话间嘴唇都有些颤抖。

    巘戅 阅笔趣 yuebi&#113u. com 戅。“放开我的脖子,我快呼吸不过来了。”面具男憋红着一张脸,气喘吁吁的一手抱着米苏一手扶着树干。

    “你下去,好好走路,我就放开。”

    米苏抖着身体将脸颊埋在他的怀中道。

    “好好好,你撒手,撒手。”面具男无奈,终于是找了一个树干停了下来。

    但是米苏依然处于紧张的状态,于是树干上就出现了两个人你推,我抱,你再推,我再抱,你还推我还抱的情形,不厌其烦的进行着。引得树上窝在鸟巢里等待喂食的小鸟都看的连连惊奇。这俩货是真的正常吗!人类真奇怪,还是做鸟比较正常些!

    “噗通!”“噗通!”

    两人将筋疲力尽的同时从树枝上掉进软软的草丛里。

    “呼!”

    面具男躺在草丛里面两眼泛白的用力呼了一口气,果然女人都是可怕的生物,差点差点就被勒死了!

    “完了!”从面具男怀中掉出去的那分钟,米苏觉得自己又要结束一次生命了。

    然而一巴掌拍在米苏的头顶:

    “啊!”

    米苏吃痛的惊叫一声,眼睛依然闭得死紧。身体却僵硬万分。

    面具男稚气的翻了个白眼,口中碎碎念道:

    “白痴!”

    &#21434&#21437&#32&#38405&#31508&#36259&#32&#121&#117&#101&#98&#105&#113&#117&#46&#99&#111&#109&#32&#21434&#21437&#12290随后,不再管还在翻滚的米苏,径直扯了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中,双手往脑后一垫,悠闲的躺在草丛中看起了天空蓝天白云的风景。

    风吹草低,天空的白云悠悠漂浮走动,时不时两人的头顶会落下几片红透的枫叶,掉在少年的衣角,口中叼着草的少年侧面那样好看,没有一丝杂质。米苏睁开了眼睛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幕。

    米苏匍匐着身子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身侧的少年看,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失神。

    “啊!”

    脸上一阵湿润的痒意惹得米苏难受,入眼处是一张毛乎乎可爱到立马就能让人圈地自萌的白毛狐狸脸。

    睡在草丛中的少年,叼着狗尾巴草的嘴角兀自笑得得意,哼,对着本少爷发花痴,算你有眼光。

    米苏最经受不住这种萌物的诱惑,立马整颗心都被融化,只想要立马将着可爱的小东西抱进怀中狠狠蹂躏两把。面上依然是冰山高冷状,可管不住的爪子已经向小狐狸伸出了魔爪。

    像是看出了米苏的意图,白毛狐狸毛茸茸的一团立马退出去好远。然后一头威风凛凛的白虎站在了狐狸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用一张大写的王字脸盯着米苏瞧。

    米苏伸出去的手僵硬的恰好停在白虎嘴边,惊得米苏瞳孔一阵缩紧,一瞬间不知道收回,米苏在心中泪流满面,她怎么有种掉进了动物园的奇怪感受。

    于是呆愣的与白虎大眼瞪小眼两秒之后,米苏讪讪的收回贼手。

    “嗷呜!”

    来自威风凛凛的白虎的警告:小白是本大王罩着的!你个愚蠢的人类竟然妄想占我小白的便宜!

    米苏:“……”

    米苏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她觉得她竟然能够看得懂白虎那张毛乎乎脸下的表情,呵呵,真是见了鬼了!

    小狐狸在白虎的身后坐着舔爪子,大白踩着威武的步伐不紧不慢向米苏靠近,米苏依然保持那个冷若冰霜的姿势。其实此刻米苏的内心是想要往后退的,可是,可是身体却特么的不受控制。她才不会承认自己被吓到身体僵硬的事实!

    眼见着大白的爪子就要拍上米苏的脑门,米苏视死如归闭上绝望的眼睛,特么的别怕,不就是一死吗?又不是没死过,呜呜!她其实一点也不想死!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