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 第八十五章穿越之将军绯嫁6
    可是就在刚才见到米苏的那一刻,柳絮雪又感觉到了那股熟悉的自卑感。不,不能再重蹈覆辙,重活一次,有这样好的资源,她柳絮雪不会再做一个失败者,只会躲在角落里自卑而死。

    司徒米苏,我绝对不会输给你的!最应该受万众瞩目万众敬仰的那个人一定会是他柳絮雪!

    攫欝   攫。高月轩将柳絮雪抱在怀中,他从来没有这样大胆的接触过她心中的女子,然而此刻他却没有多余的欣喜。他心中的女子伏在他的肩头上低低啜泣,他心痛的才向她许下诺言,可是他却不明白心中的那一抹失落是为什么。

    人说,自古言秋悲寂寥,也有八月十五人月两团圆,人类真是自相矛盾的动物。

    高月轩站在湖边的枫树下接着明亮的月光仔细的观察手上的长剑。那日米苏将这把长剑递给他的时候他没来得及观察,可是现在细看长剑剑身剑形都是极其完美,剑鞘上镶嵌的红宝石异样的名贵。总共三十六颗,颗颗大小不一连接成为一振翅欲飞的凤图,在月光的映衬下泛着红色的光芒。

    高月轩将剑从剑鞘中拔出,拿在手上挥舞了几下,甚是称手。这是一把绝世的宝剑,高月轩心中喜悦,作为武者谁人不爱兵器?更何况是这样一把削铁如泥的好剑。

    米苏本来白天的时候睡多了,月上中天倒是精神得困意全无,本来是躺在床上准备发呆到天亮,可恰好因为院子临近湖水,于是就被湖边若隐若现的萤火虫吸引了出来。

    米苏心情颇好,随意拢襦裙衣衫提了一盏灯笼就轻快着步伐向湖边走去。谁料刚刚循着萤火虫走进芦苇中,还来不及收回扑向萤火虫的动作就被一声怒喝惊吓住。

    “是谁在那里?”高月轩的声音中含着凌冽的寒意。

    米苏的手一惊,本来就要被抓住的萤火虫被惊飞,米苏懊恼心中也被吓了一跳。赶忙的循着声音去找声源,谁料一片轻飘飘的紫衣魅影自米苏的视线中划过一个鬼魅般的弧度,从湖对面如凌波飞燕般的朝着米苏而来,清冷的月光下那人的五官是那样立体清晰,又如那冷月妖娆一样好看。

    米苏心下漏了一拍,不知道是惊吓还是其他,竟然呆呆的就只盯着那个紫衣的身影,连手上的灯笼掉在一边也没有发现。直到,灯笼里面的烛火点燃那画着蟾宫仙子的灯笼布,将藏在芦苇中丛的萤火虫悉数惊出飞舞在身侧她这才回过神来。不禁暗自懊恼,都是月亮惹的祸。

    高月轩在米苏身后站定,米苏听见身后的动静惊慌的转身,像是被抓到做坏事的孩子,还好是在夜晚,若不然高月轩一定会发现她那张雪白精致的面皮上泛着燥热的红晕。

    “你,”米苏惊慌得下意识就要往后退一步差点踩在正在燃烧的灯笼之上。

    高月轩眼眸一沉,伸出一只手,一个清风明月般的拥抱将米苏带离开火源好几步。

    米苏不规则跳动着的心脏在胸腔中打鼓,伏在高月轩的怀中,借着月光抬头自他的下巴朝上望去,他的侧颜那样好看。好看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陌生触感席卷整个身体,让她无法思考,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

    这种感觉太过陌生奇怪,从来不曾在她与之前任何一个任务目标接触的时候出现过,米苏感到深深的迷茫,这种感觉为什么那么奇怪?

    高月轩低下头对上米苏的眸子,刹那的迷失……

    他们对视的时间很长或许很短……

    “你怎么在这里?”米苏率先投兵缴械,不自然的挣开怀抱问道。

    &#21434&#21437&#32&#20070&#20179&#32593&#32&#115&#104&#117&#99&#97&#110&#103&#46&#99&#99&#32&#21434&#21437&#12290高月轩将背在身后的剑拿出来递到米苏面前:“多谢你前几日送我的剑。”

    淡淡的眼眸中却亮如星辰,眼眸中又萤火虫的光不断闪过,流光溢彩,可是最终凝成临水而立略显无措的红衣女子的背景。

    米苏呼了一口气,假装从容的将剑从他手中接过,接过长剑的时候故意将实现低下去看两人的手指,却不知道那一秒耳边发丝俏皮垂下遮住半边脸的丽色被人望进眼中。

    “我看着剑身上镶嵌的宝石很奇特,看样式像是女子的佩剑可拿起来才知道不适合女子用,很是奇怪。”

    高月轩这话题开得突兀,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与他平日里冷漠对人的态度有些不同。

    米苏也没有想到高月轩会找些什么话题与她说,她将剑收回双手虔诚的奉到胸前。风吹草底带着她的裙摆发丝翩飞,可是她却转过身在湖边的树下寻了快突起的石头端坐下,面容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静美。

    他以为她要说一段颇有渊源的故事于是选了块离她不远的石头与她并排坐下,身姿清俊优雅。待感觉到身边似有似无的呼吸,米苏却回头看着他第一次不是很顾及形象的捂嘴噗嗤笑了一下。

    对上高月轩带着疑惑的眸子,米苏犹自第一次在他面前笑出声音。如米苏那张艳丽逼人的脸给人的感觉一样,那低低的女声中带着愉悦,婉转又动听。

    高月轩很诧异,可是又莫名的觉得心中很甜,她原来是这般不一样,原来她也会笑,会这样笑的肆意盎然,却不引人生厌。

    巘戅 书仓网 shu cang.cc 戅。笑了两声米苏兀自站起来拎着剑向湖边走了几步,步子轻快的回过身对高月轩带着揶揄的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也会善解人意。”

    高月轩坐在湖畔的身子有片刻的僵硬,心底竟然想要问一声难道你没有故事要说吗?这种想法更让他陷入更加僵硬的局面,于是脸上隐隐有着黑云压顶。

    攫欝   攫。此刻躲在隐秘处的神秘人看着这幅景象,也忍不住在面皮上勾起好笑的弧度。

    米苏见高月轩的模样,心满意足的见好就收,心中却得意得像只狐狸。其实男主大人也是很可爱,甚至在某方面也是一个简单的人,米苏好心情的想。

    没有万籁俱寂的夜晚效果,有的只是米苏愉悦心情包裹的一片暖意融融,一声带着僵硬的声音传来,一如既往的带着冰冷的触感。

    “这是把宝剑,应该有名字吧,自古锋兵利器的背后都藏着故事。”

    巘戅 lol小说网 l ol x sw.com 戅。话出口,高月轩觉得自己二十几年的脸这一刻全部丢尽,他这是在为自己辩白些什么,天知道!

    如果高将军是个现代人的话一定会咆哮吐槽,为何跟眼前的这个女人在一起智商都感觉会被拉低,难道是错觉?

    可是,没有如果,所以高将军为了自己的颜面问题只能继续的摆着冰块脸。

    望了望天边的月色,和手中沉甸甸的宝剑,记忆如洪流一般打开。

    “这把剑叫红鸾……”

    米苏的声音轻轻的,听不出愁绪,可是却带着一股似有似无的追忆与孤独之感。高月轩不自觉的将视线投到米苏身上,却发现米苏早已转过身面对着湖面,眼神悠远的注视着天边一轮圆月。

    “这把剑名叫红鸾,是父亲的佩剑。”

    米苏所说的父亲自然是原主司徒米苏那战死沙场的父亲司徒业。

    “是由外祖托请墨子墨非大师耗费九九八十一天所锻造的雌雄双剑。”

    高月轩神色一凛,望向米苏手中剑的眼神也充满了格外的崇敬。

    “母亲出嫁,外祖便将这两把剑分别赠给父亲母亲做新婚的定情信物。父亲母亲恩爱无双这两把剑从未分开过,随着母亲与父亲四处征战。”

    &#21434&#21437&#32&#76&#79&#76&#23567&#35828&#32593&#32&#108&#111&#108&#120&#115&#119&#46&#99&#111&#109&#32&#21434&#21437&#12290说道此处,米苏眼前似乎浮现出那对恩爱夫妻并肩作战的,九死一生之后的相视一笑。嘴角也露出不自觉的羡慕微笑。

    高月轩静静的聆听着米苏的讲述,米苏的讲述很简单甚至没有多余的情绪描绘词,可是他却能从中听出米苏父母的恩爱。

    “可白岭一战,父亲被围困高坡无法突围。眼看情势危急,母亲等了数日却始终不见援军,终于是再也坐不住,带着十数护院兵便只身前去营救……”

    米苏没有说完声音已经有些哽咽,白岭之战高月轩知道,那是梁国打得最为传奇也是最为艰难的一场战役。当时白岭之战米苏的父亲司徒业负责镇守高坡。寒雪纷飞的天气,守着天时、地利、人皆不合的劣势硬是守住高坡十数天生生耗尽十万匈奴军队粮草,让匈奴无力再战。是梁国历史上最最著名的一场艰难战役,被奉为梁国史书般的战役。

    那场战役的传奇却不是它的艰难险胜,却是镇守将军司徒业与妻子高岚的伉俪爱情。就像是飞蛾扑火般的奋不顾身,他被围困十数日,她心急如焚。她不顾自身安危不为国不为家,胆识过人却只为救一人而计烧敌军千万粮草,终于使他有一线反击之力。

    他俩一个在内奋力突围,一个却不要命的想要进去,当她终于见到他的时候他身上却被敌军砍杀得看不清面貌。可那却是他俩那一生最后最美的时刻。司徒业杀红了眼,却只认得他的妻。高岚寻遍千万尸体踏遍千山万水,终于是来到他的身边。这个智计无双的女人在她的夫君在她的怀中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后,带着残兵弱将一举将十万匈奴兵驱出塞外,随后便自刎追随她的夫君而去。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