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 第七十六章两个包子+属于蒋思嘉一个人的秘密1
    看着面前如出一辙的两张受气包样子的脸蛋米苏也真头疼,这两个孩子真的是一点也不合心意,方盈那么野,方念却过分的安静,真是奇怪的双胞胎组合。

    “怎么都站在门口不进去啊?”攫欝   攫

    “老爷。”

    “爹!”听见方瑞之的声音方盈可高兴坏了,因为每次自己闯祸爹爹总是帮忙哄娘高兴不可谓不是方盈的救星。

    方瑞之一把将方盈从地上捞起,就抱在了怀中,一如既往面如冠玉的脸上笑容乐不可支:“盈盈怎么了?”

    “爹爹快来哄哄娘亲,盈盈不好,又惹娘亲生气了。”黑乎乎的小爪子在方瑞之的长衫上烙印下了两个爪印。&#21434&#21437&#32&#32508&#33402&#25991&#23398&#32&#107&#97&#110&#122&#111&#110&#103&#121&#105&#46&#99&#99&#32&#21434&#21437

    “哦,是吗?”早就瞅见米苏那臭着表情的脸的方瑞之却不直接问米苏,而是用另一只手将方念也捞进了怀中。

    “念儿说是怎么回事?”方瑞之对着方念同样瘪着嘴的笑脸问道。

    看着自己最为崇拜的父亲,方念的小脸慢慢的染上了红晕:”是盈盈不听话,又跑去荷塘玩了。”

    “爹爹,哄哄娘亲。”方盈趁机说道。

    “放心,你娘亲不会真生气的。”方瑞之笑着蹭了蹭方盈的脑袋,又蹭了蹭方念,就将两个孩子放到了地上。

    方念红着脸颊,拉着方盈的手两人乖乖的就站在了一边,看着方瑞之高大身形,犹如仰望神祗。

    方瑞之拍拍方念的头道:“带妹妹出去玩儿。”

    “嗯!”方念欢快的点着头,拉着方盈的手就要往外去。

    没想到快道门口了,方盈却不干了,挣脱了方念拉着自己的手,一下子就冲到了米苏的脚边,扯着米苏的裙子,脸上的表情别提多委屈。

    “娘,蹲下有话说,娘,”

    看着方盈那担心的小眼神,米苏心中早就不气了,于是也依着蹲下了身。

    小家伙瞬间就来了勇气,冲着米苏的嘴唇“嘣,”的一下就印下了一口后飞速的就躲到了方瑞之身后。

    方念看着妹妹亲吻娘亲的嘴唇,犹豫了一秒,再接再厉的也快速的送上了自己软软的小嘴,快速的一闪后,也躲到了方瑞之的身后。

    两人一左一右的分别探出两个小脑袋,小眼神满是担心的看着米苏。

    “娘,不生气了。”

    “娘,不生气了。”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脸上担心的表情如出一辙。

    米苏气笑了,摸着自己的唇摇着头。

    “出去玩儿去吧。”米苏笑着道。

    方瑞之摸摸两个孩子的毛茸茸的脑袋,看着米苏的表情也乐了,米苏的样子也真是可爱。

    见到米苏表情的两个孩子如獴大赦,一般的欢快的就跑了出去,留下了年轻的夫妻两人。

    “看看你,孩子多脏啊也往身上抱,这两个印子又得麻烦下人了。”

    方瑞之抓住米苏拿着手帕擦拭的手笑得开怀:“自己的孩子嫌弃什么,再说脏了下人洗有什么麻烦的,倒是你,总是让孩子们怕成那个样子。别人家都是严父慈母,咱们家怎么就变了个样儿呢?”

    这话一出,米苏那里还有不生气的道理:“是啊!我凶悍,我吓坏了孩子们!我就是个母老虎怎么了!”

    米苏抽出自己的手,就转身生着气。那别扭的样子还就跟方念和方盈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看着米苏背对着自己的背影,方瑞之那里敢让米苏真的生气,于是立马上前将米苏翻过身,抱住了。

    却看见米苏那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的样子别提多心疼:“好了,好了。我说错话了,以后再也不这样说了,好吗?”

    “方瑞之,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后悔了,我不温柔,不,你,你是不是……”米苏越来越伤心,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哎呀,哪有的事,没有,是我的错。”方瑞之急忙的哄着米苏却见米苏又越演越烈的趋势,于是选择了自己最喜欢的终结争吵的方式。

    “唔!方瑞之!你!又……”用这招!突如其来的堵着自己嘴唇的温暖,米苏看着近在咫尺不断被放大了的方瑞之的面容,心火更甚了!方瑞之!

    方瑞之闭着眼睛将米苏搂得死紧,就是为了不让米苏又反抗的机会,心中也是偷着甜蜜,这样的方式终止争吵简直是太喜欢了。

    方瑞之不断的纠缠了米苏的唇齿,完全不给米苏喘息的机会,很快就使米苏溃不成军……

    米苏试着敲打了几下方瑞之的臂膀,无奈没有效果也就只能憋下了一肚子的火气,沉醉在了方瑞之缠绵的吻中,慢慢的也不再被动的回应了起来。

    “唔,”

    迤逦的声音从米苏的唇间溢出,方瑞之,真是太可恶了!巘戅 综艺文学 kanzongyi. cc 戅

    “哥哥,我就说刚才我们那招有用吧!”方盈方念趴在门角,缩着脑袋的偷看门内的交缠的两人,方盈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看爹爹就是这么哄娘的。”

    “嗯。”方念难得的同意了方盈的话,两个小脑袋继续扒着门缝儿,

    知了知知的在树上不厌其烦的鸣叫,果然夏日炎炎好睡眠啊,

    番外二属于蒋思嘉一个人的秘密1

    许多年后的许多年后,直到我长大成人直到我濒临死亡,我还是记得儿时哥哥在我耳边轻轻呼唤的脆弱声音。那是我为数不多的见过哥哥哭泣的一次。

    “思嘉,你不要死!思嘉,哥哥带你逃出去!”

    大雨磅礴着,小小少年的脸上满是慌张和恐惧,眼中的泪水随着雨水滑下脸庞,浑身的泥泞抱着怀中的三四岁的小女孩却也是盖不住那鲜红的液体不断的从身体里面溢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哥哥,思嘉,疼……哥哥……”小女孩稚嫩的声音是那样的脆弱,一声一声的呼唤在这浑浊的大雨中是那样的细不可闻。

    攫欝   攫。小小的少年抱着怀中的女孩不断的奔跑着,拼了命不顾一切的奔跑着:“思嘉,不会有事的!思嘉不疼!我们找到爹那些人就不敢伤害我们了!”

    少年在雨中奔跑着雨水淋湿了脚下的视线,寒冷,害怕,恐惧不断的侵袭而来,可是抓着怀中的人是那样的死紧。

    “哥哥……”女孩子带着哭腔的透着雨幕看着抱着自己奔跑的少年,满心的信任慢慢的昏迷了过去,唯一只记得是那句在耳边挥之不去的带着哭腔的请求。

    “思嘉,你不要死!思嘉!”

    这是我四岁的时候,那年哥哥十一岁带着我到猎场去看父亲打猎,还记得那时候哥哥嘴角飞扬的弧度,可是为什么要遇见父亲的仇敌呢?我很多时候都会将这一次当做噩梦,总是让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确实是深深的害怕着的,那一次,那样的临近死亡。

    可是,也是因为这噩梦连连的惊醒所以才会在我的那么多的无知岁月里,无论何时醒来总有一只手腕紧紧的牵着自己,说着安慰的细语,每当惊醒后,他总会将我抱着一起蜷缩进被子,紧紧的将我抱在怀中,然后我就会很快的甜甜入睡,一夜无梦。看,哥哥总是能让我这么的安心。

    所以当我躺倒在船上被哥哥捞进怀中,哥哥撕心裂肺的冲我吼着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这句话是多么耳熟的回荡在我的耳朵,看着将我抱入怀的哥哥冰冷的下颌,我笑了,这个场景和我们当初那么像,原来那是我的生,也是召唤我死亡的话语……

    “思嘉,不要死……”

    这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能听见的最后一个声音了,我心中难过极了。可是,哥哥,这一次思嘉是真的要死了……

    我以为一个人的一生是足够长的,起码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刻总也是回忆不完的。可是到了这最后一刻我才知道,什么叫做一眼万年,看着眼前的这张为我哭泣着的刚毅的脸庞,我就知道我的一生都够了,看一眼就少一眼,这便是一眼万年。

    记忆里我的父亲是那样的爱母亲,在他和母亲那短暂的一生里面,母亲就是他的一辈子。

    母亲还没有死的时候每逢繁星满天月光明媚的晚上,父亲总爱带着母亲在月光下的大草原跑马,扑萤,打马经过的每一步都惊起漫天的萤火,那时候哥哥牵着我的手就在一旁的不远处看着他们那样快乐的耳鬓厮磨,那远远的月光是属于父亲和母亲的浪漫,而这一地的萤火却是我和哥哥的幸福。

    如果母亲不是那样的因病早逝,如果父亲不那么爱母亲,父亲也不会在赢得了这蒋家的半壁江山后就那么的撒手人寰。

    还记得那一年我八岁,哥哥还只有十五岁。

    父亲躺在床上,清俊儒雅的脸上一扫母亲去世后的颓然丧气,却显得那样的安详,看着我和哥哥目光是那样的柔和是那样的……

    &#21434&#21437&#32&#31508&#19979&#25991&#23398&#32&#98&#120&#119&#120&#46&#99&#111&#32&#21434&#21437&#12290父亲凝视了我和哥哥很久很久,最后将我搂进了怀中擦了擦我脸上的泪花叹了一口气,将哥哥拉到了身前,一向温柔的父亲居然冷了目光的那样看着哥哥和他相似的脸庞,那样温暖的搂着我却那样凌厉的告诫着哥哥。

    “从现在起没有人会保护你们,你们就只有彼此了。从今天起,蒋诺平你就是一个男人,你要保护好你在这世界上唯一的妹妹。从今天起,父亲要把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你母亲了……”父亲的最后一句话是那样的带着憧憬,丝毫没有了留恋之情。

    我哭倒在了父亲的怀中,久久的不舍得那样的温暖,我也不相信明明还温暖着的身体,为什么哥哥却硬要告诉我,父亲再也不会醒过来了。我一点也不愿意相信,真的。

    哥哥蛮力的将我从父亲的怀中抱了出来,我泪眼朦胧的看着他没有任何表情的脸:

    “哥哥,我怕。”我哽咽着。

    哥哥却没在说话,只是用了力的将我拥紧。

    “哥哥,你为什么不哭?”

    蒋诺平红着眼眶,却还是没有表情变化,只是紧紧将我拥进怀中:”因为以后我们只能互相保护彼此。”

    声音是那样的孤寂,是那样的颤抖着彷徨,可是那时候八岁的我永远不会明白那平静面容下翻滚的情绪,也不会明白父亲的死对我们兄妹到底意味着什么。

    那样一个乱世枭雄的年代,父亲为蒋家打下了这一片的江山,却自私的不去考虑,哥哥才只有十五岁。

    可是我和哥哥却没有怨恨他的资格,母亲是父亲的魂,魂都灭了,那他还能活吗?其实父亲早就累了吧,等到哥哥十五岁已经是极限了。

    巘戅 笔下文学 bxwx. &#99o 戅。我能理解父亲,但是我永远忘不了哥哥一夜之间变得挺拔的背脊,消瘦坚毅的脸庞,穿着军装却一身忧伤环绕的样子。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