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 第六十五章架空民国之军阀你好29
    “哎……”顾致远叹口气。

    “方瑞之的状况确实不大好,子弹打进器官,失血过多,都很致命,但是好在咱们之前进的一些先进药品非常有效”

    “那义父的意思是方瑞之已经脱离了危险?”顾灵松了一口气。

    “不,刚才我告诉米苏的话是真的。这药副作用大得很,今晚方瑞之一定会发大高烧要是这烧退不下去……”

    顾致远的话没有说完,但是谁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顾灵看向了病房的方向,方瑞之千万不能有事啊,否则米苏要怎么好好的活下去。

    &#21434&#21437&#32&#20113&#36713&#38401&#32&#121&#117&#110&#120&#117&#97&#110&#103&#101&#46&#111&#114&#103&#32&#21434&#21437&#12290攫欝   攫。“方瑞之,方瑞之不要睡了好不好,方瑞之你醒醒。”米苏在方瑞之的床边一声一声的呼唤,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淌,心中满是愧疚。

    “方瑞之,你不能死,你知道吗?我们还有孩子,方瑞之……”

    米苏守在方瑞之的床边直到半夜果然如同顾致远说的那样发起了高烧。顾灵在给方瑞之换过伤药之后退出了房间,留下了方瑞之和米苏两人。

    米苏不断的给方瑞之身上擦拭酒精,换着额头上的湿布。

    “别,别走……”

    方瑞之细细的呼唤传进米苏的耳朵,让米苏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忍不住的将自己的耳朵贴到了方瑞之的嘴边。

    “别走,米苏……”方瑞之在梦中抓住米苏就要跟着蒋诺平走的手祈求。

    方瑞之迷糊的呼唤成功的让米苏震惊:“方瑞之。”米苏回应。

    方瑞之在梦中的画面一转,来到了督军府的后花园米苏给方瑞之表白的那个时候,米苏穿着一身白色加蓝色的洋装,面容是那样的自信美丽。

    “方瑞之,你现在不喜欢我,可不代表以后会不喜欢我,你一定会爱上我的!”

    方瑞之看着米苏自信而轻快离去的步伐在米苏的身后无奈的笑,嘴里喃喃的道:“是啊,我果然爱上你了。”

    米苏听着方瑞之昏迷中的胡言乱语,眉头的不断皱紧,方瑞之像是陷入了梦魇,可是这个给方瑞之带来梦魇的人回事自己吗?

    “方瑞之!方瑞之!”

    米苏在方瑞之的耳边不断的轻轻呼唤,方瑞之额头上不断滚落的汗珠和被烧红的脸是那样的令米苏焦心。

    方瑞之不安的看着瞬间变化的场景,画面一转方瑞之看着自己的身上是穿着红色的喜服,方瑞之欣喜,那坐在喜床上的明艳照人的米苏是那样的好看。

    方瑞之对着米苏笑了,方瑞之掩饰不住内心的欢喜朝着坐在床上的米苏走去,可是还没有走到米苏的床边,画面又变了。

    巘戅 云轩阁 &#121u nxu &#97nge .o rg 戅。朱红色的烛火,朱红色的沙曼,还有趴在桌上哭泣的一身红妆的米苏,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米苏会哭呢?为什么?

    方瑞之细细的打量着整个房间的布置,这不是自己为米苏准备的新房,这,这方瑞之看着熟悉的布置,这是几年前自己和米苏成亲的新房,这……

    方瑞之心内震惊,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一转视线又落到了烛火下哭泣的米苏身上,原来那次自己走后米苏是这样度过新婚之夜的,方瑞之心中的愧疚和心疼翻江倒海的袭来,让方瑞之的步伐都有些虚浮。

    “方瑞之!你不要吓我!方瑞之!”米苏看着表情变得越来越痛苦的方瑞之心中的恐惧愈发的沉重。

    米苏是多么的害怕方瑞之就这样的醒不过来,是多么的害怕。

    米苏抱着方瑞之哭泣。

    可是此时的方瑞之正在以另一种方式从新经历着两个人的曾经。

    方瑞之看着眼前这个对自己说着不论是做丫鬟还是小姐自己从生下来就带着一股子傲气的米苏,脸庞的是那样的冰冷。

    米苏你还能原谅我吗?“对不起,米苏,对不起……”

    “方瑞之!我早就被毁了!方瑞之是你毁了我!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来不肯施舍我一点点的温存,方瑞之……”米苏疯狂而又消瘦的脸庞刺痛了方瑞之的心。

    “米苏!米苏!”方瑞之嘶吼着想要冲破这个困境,可是怎么样也冲不破。

    “方瑞之我要毁了他,他就不该存在,方瑞之我恨你!”米苏歇斯底里的脸上挂满了痕,那抵在腹部的匕首寒芒阵阵。

    “不,不要米苏,我们的孩子,孩子,我们好好的,一家三口好不好?”方瑞之着急的呼唤,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怎么样靠近不了米苏。

    “呵呵,太晚了!”

    米苏脸上决绝的微笑,干脆的一道刺进了腹部,漫天的红,鲜血染成的红覆盖了方瑞之的整个世界。

    “我的错,米苏,都是我的错,你如此决绝,你竟真的这样绝情,米苏,孩子……”

    “方瑞之!方瑞之!”听着方瑞之不断从口中溢出的胡言乱语米苏心中筑起的坚硬城墙刹那间就崩塌了,她一开始到底在和谁较劲儿,是她一直走不出原主的心结。

    米苏应道方瑞之的话:“方瑞之,你要好好的醒过来,你是整个金城的天,你是我和孩子的天,你如果走了,我们的天就塌了……”

    方瑞之走在满世界的红中,不断的着急,细细的好像听见了有人在和自己说话,方瑞之身手抚摸上自己的脸庞,为什么我感觉到有人在哭?

    米苏抹去了眼角的泪水:“方瑞之,你醒过来我们一家三口好好的过日子。”米苏拉过方瑞之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腹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你感觉到了吗?”米苏附上方瑞之的手背。

    “这里,有一个小人,只要不到十个月的时间,就会有一个软软的糯糯的声音叫你爹。他一定会比欣欣可爱。”

    攫欝   攫。米苏笑着笑着眼角的泪水又有了溢出来的冲动。

    睡梦中的方瑞之脸上的表情慢慢的舒缓,像是真的听到米苏的话。

    “但是方瑞之!”米苏擦掉了眼角的泪水,俯下身贴上了方瑞之的脸颊,声音也变得决绝。

    “但是方瑞之,你如果醒不来,我米苏说道做到!我绝不会带着孩子苟活,到时候我们都来陪你,你就不会孤独了。”

    米苏的声音抽抽噎噎断断续续但是睡梦中的方瑞之却是听得心惊,方瑞之绝不会怀疑米苏话,米苏那样一个性格……

    “我不会抛下你的,方瑞之,我那样的爱你,怎么会,怎么舍得……”

    巘戅 追书看 z huishuk an.com 戅。米苏隐隐哭啼的声音不断的在房间回旋,但米苏没有注意到的是,一直被自己抱着哭泣的人,手指在慢慢聚拢。

    方瑞之感受到脸庞上温暖的水渍,嘴角放心的笑了,米苏你说的,我们一家三口。

    方瑞之的状况或许也没有众人之前想象的那样眼中,在米苏照顾了方瑞之一晚之后,方瑞之也只是有惊无险的熬了过来。

    方瑞之醒过来的时候就立马环顾整个房间,但是并没有找到米苏的身影,内心还是忍不住的失落,也开始怀疑起了自己昏迷时守在自己身边说过的温言细语到底是否真的发生过。

    方瑞之失落的努力撑起身体,想要下床却被熟悉的声音生生喝住:“你坐在那里!不要乱动!”

    &#21434&#21437&#32&#36861&#20070&#30475&#32&#122&#104&#117&#105&#115&#104&#117&#107&#97&#110&#46&#99&#111&#109&#32&#21434&#21437&#12290对上米苏担忧的眸子方瑞之温暖的笑了,听话的将自己的身体重新挪回床上,却没有想到再次触动到了腰间的伤口,鲜血又湿透了绷带。

    米苏急忙的跑上前喝斥方瑞之:“都和你说了不要乱动,你怎么就是不听!”

    米苏着急的将方瑞之腰腹上的绷带拆了开来,重新上药。

    方瑞之在心中无奈,不是听你的话重新上床躺着吗?当然方瑞之是不会说出来的。方瑞之指向静静的享受这一刻的平静温馨。看着米苏埋首给自己处理伤口的头顶,方瑞之开口:“米苏你那天晚上守着我说的话是真的吗?唔!”

    方瑞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腰腹间的疼痛打断了。

    米苏听见方瑞之的话一闪神,一不小心触碰了方瑞之的伤口,心脏跳动得是那样的快速。

    “你胡说什么呢?”米苏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语言。

    “什么那天晚上的话?你如果说的是你昏迷的那天晚上的话,那一定不是我说的,因为那天是顾大夫守了你一夜。”米苏一开口自己也惊讶了。

    方瑞之没明白米苏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顾大夫照顾的自己?方瑞之才不信。

    米苏替方瑞之重新包扎好伤口后,假装自然的站起身对方瑞之道:“你看我像是照顾了你一夜的样子吗?”

    方瑞之顺着打量起了米苏,米苏衣着光鲜全身上下打扮得细致,完全找不到半分守了自己半夜的样子,方瑞之的心慢慢的沉了下去,不断的自嘲着,果然是自己想多了吗?呵呵,米苏怎么可能轻易的原谅自己呢?

    看着床上瞬间情绪低落下来的方瑞之,米苏的心也揪了起来,自己干什么要那么说,为什么不承认呢?

    “我先出去帮你拿药。”终于米苏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落荒而逃。

    背后看着米苏的方瑞之笑,米苏你永远那么口是心非,即使衣服怎么换,可是那眼角的乌青是可以骗人的吗?

    一家三口,方瑞之想着这个词都觉得温暖,不知不觉的竟然看着自己的掌心发起了呆。只要不到十个月,就会有一个软软糯糯的孩子叫自己爹。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