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 第四十二章架空民国之军阀你好6
    “那姨姨呢?姨姨以前总是陪着欣欣的。”小家伙并不好打发。

    方瑞之皱眉:“姨姨出远门了,过几天就会回来的。欣欣难道不喜欢姨父陪你吗?”

    小家伙在心里换算着,一个娘亲,一个爹爹,一个姨姨和一个姨父的问题。小小的孩子虽然不懂得什么的算数,但是却清楚这严重的不等性。

    便又哭道:“姨父是坏人,我要姨姨,姨姨就不骗欣欣,”

    方瑞之心里也难受,这孩子哭着都叫米苏,这孩子和米苏的感情竟然是比和顾灵的还深。看了看方府满园的家丁丫鬟不断的忙碌着,虽然人多但到底也还是少了曾经那一抹不能忽视的的存在,衬着这满园的秋色,真的是更显寂寥。

    攫欝   攫。方瑞之的心里突然感觉到了一丝酸楚,第一次是因为那个曾经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人。

    方瑞之将怀中还在哭闹的欣欣交给吴妈,大踏步走进了书房。

    “扣扣!”

    “进来!”

    方瑞之看见站在自己下首的李副官问道:“最近广州的那批货怎么样了?”

    “一切按照的督军的意思去办了,价格压下了一成。”

    方瑞之在屋内来回踱了几下步子,揉了揉眉头,显然对这个结果不太满意。但也知道这是极限了,战乱的年代,军火就是生命。方瑞之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结果。

    便坐回了书桌前开口:“派出去寻找小姐的人有消息了吗?”

    “不太确切,但是暗线来报说曾经看见貌似小姐的人在江浙一代出现过,跟着一艘商船,商船的目的地在上海。”

    “消息来源可靠吗?”方瑞之心莫名的有了一丝期待。

    “还需查证。”李副官回答。

    “那就给我继续核实。”方瑞之的声音严肃。李副官听得出里面的认真。

    “是!”

    “没事了,你下去休息吧。”

    李副官敬了军礼便走出书房,转身关门的时候只见刚才还在沉思的方瑞之已经又伏首案前,李副官淡淡的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方府。

    米苏的商船已经在江面上行驶了两天,慢慢地向上海靠近。

    蒋诺平的身体素质很好,又或许是本身枪伤的位置并不很危险,取出子弹后的蒋诺平并没有出现发烧伤口感染之类的并发症,让米苏松了一口气。

    米苏在餐厅独自吃完东西后,带着食物回到了船舱内,一推门就看见了蒋诺平单手撑坐在床上,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在看。

    米苏将食物放到桌上之后走近蒋诺平这才发现蒋诺平在看的竟然是她行李里面的照片,米苏条件反射就要将照片抢回,却被蒋诺平灵活的躲开。

    “谁让你动我东西的!把照片还给我!”米苏着急的开口。

    “不还!”蒋诺平霸道的回答。

    “快还给我!”米苏不依不饶,却也只能被蒋诺平牵着鼻子走。

    巘戅 书仓网 shucang.cc 戅。“嗯,嘶,疼!疼!”蒋诺平大呼。

    米苏立马停下争抢照片的动作,暗想怕是牵动了蒋诺平的伤口。

    “你怎么样了?”米苏别扭的皱着眉头问道。

    见米苏脸上冷漠的样子,蒋诺平舒展开因疼痛扭曲的脸庞道:

    “这就对了嘛,你欺负一个伤患也亏得你好意思。”

    说完还颇有闲情的整理了一下身上衣服的褶皱。

    “你根本就是装的吧!”米苏见蒋诺平那一副悠闲自在的表情立马觉察出自己被欺骗的事实。但经过刚才那么一闹米苏也没再敢继续动作,病患毕竟是事实。

    “哎哎?这话就不好听了。我一个大男人骗你做什么,再说你怎么就知道刚才没有伤到我呢?”

    蒋诺平本来专注整理衣服的视线突然直直的对上米苏:“再说,你怎么就知道我现在看起来不痛,其实是在掩饰自己的痛呢?”

    蒋诺平专注的视线有那么一瞬间的让米苏觉得或许这个男人此刻应该很痛。米苏看着蒋诺平受伤的位置,眼里溢出丝丝的担忧和愧疚。

    看到米苏停驻在自己肩膀上的视线,蒋诺平突然莞尔:

    “真是个好骗的姑娘。”语气说不出的轻浮,但是不难感受到里面的丝丝愉悦。

    “你!”米苏再一次被这个叫做蒋诺平的男人噎到,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经居然会这样词穷,果然中二的男人都不可理喻!

    “好吧,我确实是骗你的。”蒋诺平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表情十分自得。

    米苏尽量的压下心里的怒火道:”谁让你乱翻我的东西的,快将照片还给我!”米苏咬牙。

    “好啊,不过我们得做个交易。”

    “你拿着我的东西和我做交易?”米苏觉得这人简直是无赖。

    “别忘了你还欠我两次!”米苏恶狠狠的道。

    蒋诺平耸耸肩:“那算了,这可是你自己说不要的啊。”

    “你!”

    米苏觉得自己头一次遇见这么不可理喻的男人,不过偏生这人还拿捏住她的痛脚,米苏想干脆不要算了,但是心下又舍不得。米苏忍不住吐槽,自己这是受原主的影响太深。

    &#21434&#21437&#32&#20070&#20179&#32593&#32&#115&#104&#117&#99&#97&#110&#103&#46&#99&#99&#32&#21434&#21437&#12290“什么交易?”

    “很简单,对你不亏。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把照片还给你。“蒋诺平看着米苏露出了整齐的牙齿,笑得妩媚。

    米苏一听还真不乐意了:“你知道我的名字做什么?如果我是你绝对不会做这么没有价值的交易。”

    蒋诺平听了这话一乐,继续笑得妩媚:“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这对我没有价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米苏一听灵光一闪也笑道:“我叫七巧儿”

    蒋诺平继续笑:“如果你叫七巧儿,那我就叫莺歌儿。”

    米苏:“……”

    “看来你是不想要你的照片了”蒋诺平拿着手上的照片,细细的摩擦着:“这照片上的男人长得还真是英俊,虽然和我不能比……”

    “米苏,我叫米苏。”

    攫欝   攫。米苏的快速回答,让蒋诺平愣了一下,她竟然对着照片上的人这样在乎。

    蒋诺平突然觉得很想知道这照片上的男人是谁,于是呐呐的道:“我现在想改变交易的内容了,”

    “我就没有见过你这样无赖的人。”说罢,一把将蒋诺平手上的照片抢了回去。

    米苏看了一眼照片上的方瑞之,便立刻将照片放回行李箱中。冲还躺在床上的蒋诺平冷道:”我警告你,不准再翻我的箱子。要不然我不保证你还能在这里好好的呆着。”

    米苏心中心乱如麻,系统给自己的资料中根本就没有关于这个蒋诺平的,或许蒋诺平只是路人也不定?但米苏觉得自己一定是惹上麻烦了,而且这个麻烦还不小。

    听见米苏放狠话,蒋诺平也意识到自己踩到了米苏的底线。

    半响,慢慢的开口:“我的伤口裂开了,刚才我只是在找药,不注意看到的。”

    看着米苏戒备的神情又停了半响:“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只能告诉你我不是坏人。”

    米苏细细的整理自己的行李,听到的蒋诺平的话也有些触动。这人虽然有时候讨厌,但从来没有神伤害过自己,米苏也觉查出他不是坏人。

    “药不在行李里面,我把它拿出来了。“米苏说道。”还是我帮你换药吧,你不方便。”

    看着米苏帮自己换药时柔柔的侧脸,蒋诺平轻轻的笑了,眼里很是温柔。

    “你不要乱动!”米苏再次对蒋诺平的不配合包扎的行为表达了严正抗议。

    蒋诺平举白旗投降“姑奶奶,我是真的疼。您老就饶了我一回吧……”蒋诺平故意龇牙咧嘴夸张的叫唤。

    米苏看了看蒋诺平脸上的虚汗,别扭的继续手上的动作:“都和你说过我是新手了,什么事情不得有个循序渐进!”

    “好吧,好吧,我就当给你练练手,不过你得轻点儿……”蒋诺平语气无奈的说道。

    末了:“真是个不懂得温柔的女人。”

    听到这话米苏也炸毛了,这不温柔的女人,这锱铢必较的女人,这这这,哪里来的这么多定语啊。本来已经很紧张的给蒋诺平换药的米苏简直要被蒋诺平给气疯了。

    巘戅 阅笔趣 yue&#98iqu.co&#109 戅。抬起那张因为换药埋在蒋诺平胸前的脸,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蒋诺平:“我欠你的啊,我就没见过哪个大男人像你这么磨叽的!”

    蒋诺平舒眉一笑:“我确实难受啊。”

    米苏已经无力,于是再次瞪了蒋诺平一眼,甩手不干了:“反正你也嫌弃,那我就不碍手碍脚了。”

    米苏三两步走到衣架前整理起了衣服,冲着蒋诺平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

    &#21434&#21437&#32&#38405&#31508&#36259&#32&#121&#117&#101&#98&#105&#113&#117&#46&#99&#111&#109&#32&#21434&#21437&#12290蒋诺平摸了摸鼻子上的灰,这算是自作自受吗?不过他觉得又得给米苏加上一个词了,这小气的女人!

    不管米苏蒋诺平的船上生活过得愉快还是不愉快,船都越来越接近上海,蒋诺平心里的不安也越来越大。

    在到达上海的前一晚。

    趴着桌子睡了几个晚上的米苏看着已经比较生龙活虎的蒋诺平,便起了谈判的心思:“蒋诺平,我觉得我们可以商量一下今天晚上谁睡床的问题。”

    蒋诺平眼也不抬的继续翻着手上的书:“叫我慎之,慎之是我的表字。否则免谈。”蒋诺平的语气依然是温和的霸道。

    米苏看了眼蒋诺平愣了愣,没想到蒋诺平会将自己的表字告诉自己。不过叫表字还是觉得太过亲密,米苏叫不出口。再说这么明显勾搭的语气是要干嘛啊!

    “我觉得这样叫不太合适……”米苏皱眉回答。

    “那就免谈。”蒋诺平语气轻飘,仿佛不在意的样子,但意思表示明确。

    “你!”米苏纠结了半天,还是觉得自己这样不妥。于是恹恹的道:“那算了吧,”

    蒋诺平正在翻动书页的手停了一秒,但也只是一秒的时间书页缓缓的被翻了过去。

    “或许你可以告诉我那天照片上的男人是谁。”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