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灵契之主 > 第834章 一年春日又高升
    学院的星空向来比凡世的要明亮许多,极为璀璨,夏萧和阿烛坐在下面,搂着一同欣赏。虽说他们一直在彼此身边,可已数月不见,此时极为珍惜星光灿烂的夜晚。

    夏萧时不时偏过头,看一眼阿烛,虽说心中依旧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决,但他习惯这种感觉,只是沉溺在当前的美好中。星光灿烂时观星,天边泛起鱼肚白时赏日。以往夏萧总想站上山顶,看这大荒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他一直以为,等成为问道境界的存在,便可看清世间万物的真谛,从此懂得更多事,且不再苦恼。但一想到师父,已至云巅之上,可依旧有很多事挡在自己身前,令其难以解决。现在,就算他自身晋入问道,也依旧有很多不懂之事无人解答,这才是常态,不必太过纠结,以扰自身。

    夏萧觉得,还是自己所站的位置不够高,现在的他,只是刚和天隆站在同一高度罢了。以前学院诸多前辈还在时,就算他如此也不得放肆,因为眼前还有很多人比其强。所以夏萧并未失去自己的谦卑之心,于一个晴朗的正午,在阿烛的鼓励下重新结印,开始感应更高的境界。

    看着夏萧闭上眼,阿烛委屈的撅起小嘴,心里极不开心,但只是抱着自己的豆豆,走向学院。后者安慰着她,可她只是低声说:

    “没事儿,都等这么久了,不缺最后几个月。”

    她在学校的食堂里找到些粮,自己做饭吃。当身边另一半不在时,阿烛学会安心的等待和自娱自乐,而且她并不是没了夏萧就没了全世界,她还有豆豆和小点点,现在好不容易有时间陪他们,她可不会放过。

    阿烛成了藏在学院里的精灵,每一步都十分俏皮,每一个表情都没经受人世玷污。她从人间烟火气中来,又回到烟火中,被灶房里的烟熏黑小脸。可那对眸子里的清澈,依旧和以往一样,像一条小溪,可见其下石子,无比清澈。

    照亮世间的神烛,此时只为夏萧一人点亮,阿烛时不时坐在青砖广场上,看着夏萧依旧盘坐,没了兴趣,便手持扫帚,从青砖广场开始,将整个山麓扫净,像依旧有人居住,不至于那么冷清。

    阿烛虽说有时懒散,爱睡懒觉,可也是闲不下来的性子。她每日从山麓扫到山腰,将每一条路都扫干净,令暗中的那盆蒜头花见之惊奇。可在他不注意时,阿烛会扭过头,对他做一个鬼脸,令其连忙藏起来。可阿烛想找到他,比他藏起来还要容易。

    这般反复的过程中,学院里的一袭红裙成了固定的身影,一人一狗一盆花,还有一头大独角鲸,就这般生活,很快迎来漫长冬季的早春。

    学院的桃树最先有感应,在雪花还未完全融化时,它们就冒出一个个小小的嫩芽,打探着崭新的岁月里,是否有人来欣赏自己的美丽。可当前看来,依旧只是冷清之景。

    素来人赏桃花,桃花赏人,可当前学院只有阿烛来回走动,令它们少了许多乐趣。可并不影响它们盛开,它们总会照常绽放,以最美的姿势迎接即将到来的一切。它们比任何人都相信学院一定会再次恢复生机,而它们会是第一笔春色,也是万物复苏的征兆。

    桃林下,一小溪流淌,为桃树梳妆。阿烛在一枝嫩芽下洗手,并捧起一把微微冰凉的水,洒在自己不再稚嫩,可又青春的俏脸上。那等美丽的姿态,似与桃树比美,是它们绽放花朵也无法敌过的存在。

    “春日到了。”

    阿烛含着一丝笑,如沐春风于身,洁净的小脸看向侧峰上的夏萧。他依旧没醒,可她并不着急,只是和豆豆慢跑在薄雪未化的草地上,满脸都是喜意。

    只要天命他们不来找自己,就说明大荒无事,那样就好,阿烛可讨厌忙来忙去的感觉,那些事令她头大。她可以帮助他人,她还是挺热情的,就是不喜欢动脑子,所以只想知道解决问题的方法,不想思考。

    当前这样的生活,简直就是世外桃源,阿烛会给豆豆讲一些关于它小时候的故事,偶尔心血来潮,随便一招手,他就成了口吐人语的存在。豆豆为自己惊奇,几句话便笑得阿烛前仰后合。但再一挥手,又恢复成正常。

    夏萧倒是没有他们的闲情逸致,只沉浸在自己的感知中。此次的感知和之前晋入问道不同,夏萧不再无门,也不必寻找那么久,只是恰逢一个契机后,便提升起自己的实力,可进步皆小。

    夏萧见到过的问道强者不少,每一个都在自己原本的境界待了许久,要想提升没那么容易。就像大师姐及学院诸多问道强者,从参天到那一步很是艰难,之后便没有半点提升,可夏萧逐渐发现,虽说他的实力进步很慢,但一直有所变化,且能轻易观察出,就像一个水瓶,虽说一直接受的都是滴水,可依旧在增多。

    这样的情况令夏萧反而有些紧张,因为太过诡异。他试图与大荒意识交流,没想到轻而易举就成功,没他想的那么艰难。可自己只是问道实力,这样就找来大荒意识,曾经的师父前辈,何必那么辛苦的沿着她的脚步去找?

    夏萧四周有奇异的动静,天空紧接下起一场雨。雨未到倾盆大雨的境界,也并非毛毛细雨,夏萧见着,不知这是真实的雨,还是下在自己的意识深处。他只是注视向自己走来的女子,见过一面但也并非熟悉。

    女子十分年轻,笼罩在氤氲的光里,即便现在的夏萧,也看不出她的任何特征,只能判断她纤柔的身躯笼着一袭淡蓝色的长裙,其下玉足赤着,落在满是雪水的草甸上。雪花彻底化了,夏萧并未感觉到凉,可这样一道女子身影,总令其觉得可怜。

    女子就像一个普通人,在地面的雨水和薄雪化作的水上踏过,泛起一圈圈涟漪。可四周的氤氲光亮,又令夏萧极为痴迷。这样的气质,在大荒上着实少见,即便和阿烛相比,都有些不同,令夏萧久久注视,随后回过神时行礼。

    “失礼了。”

    大荒意识淋着雨,夏萧也淋着雨,可他抬起头时,依旧看不清她的面孔,只能见到大致的惊心轮廓。

    “你很好奇吧,为何这么轻易就能提升实力?”

    “嗯!是因为人类的修行者变少了?还是为了平衡?”

    “都不是,平衡已无,我已不在意。”

    这道声音并未像外形那样像一个女孩,而是依旧和夏萧之前听到的一样,不粗不细,宛若世人和音。可夏萧不懂她说的什么意思,她也近乎绝望的坐在满是冰水的草甸上,似自暴自弃,不想再有作为。

    “发生什么了吗?”

    夏萧坐在她身边,想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轻易提升实力的背后,似乎没那么简单,而是有别的事。

    大荒意识化作的女孩不知望着何处,夏萧能看清她的皮肤是那么的白,手腕是那么细,盈盈一握的腰肢宛若世上所有美好的总和,唯恐看不见她的脸,像梦中模糊的场景,总会有所缺陷,无法补足。

    在夏萧长时间的注视下,她还是选择开口,忧心忡忡的说:

    “万物皆有平衡,不能太过偏向一方。当初,因为大荒上的力量太强,生物太多,我化作人形,行走于大荒各处。当魔道的力量变得空前强大,足以湮灭正道,我便在众人不知情的状况下孕育出许多正道强者,如你学院中的那些问道境界之人,大部分皆由我着手,才能变得那么强。”

    “可现在,结局本是美好的,平衡本能保持,可你和阿烛不受我的束缚,就要打破平衡。而且他们要来了,他们自以为的慈悲,会令大荒的平衡彻底崩溃。那时,这个世界便会走向灭亡,不在于危难,而在于元气的枯竭。修行者的空前增多,只会加重大荒的负担,大荒已无能力承载那么多人。”

    “什么意思?人类的修行者已寥寥无几,而且他们是谁?”

    夏萧一头雾水,可身旁的大荒意识突然变得遥远。她绝望的一直哭泣,似这场大雨就是她的眼泪。她还在继续,哭个不停,令夏萧觉得心烦,他只想知道真相,但这大荒所化的意识,似乎没那么想告诉他一切。

    “喂,告诉我!”

    夏萧本以为自己提升实力,突破大荒桎梏后,连同阿烛将语尚言消灭就能将大荒当前的问题解决,至于平衡,夏萧想的是培育出一些人族强者,便离开大荒,前往以上世界。这个世界当前已无牵挂,而且根据当前发生的种种事情来说,他们必须得离开,只是时间问题。可现在大荒意识的话,又令夏萧下不定主意。

    更要命的是,等夏萧醒来时,大荒意识对他说的话,又猛然变得模糊,令其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总觉得大脑一片混沌,像浆糊般被搅过。

    喜欢灵契之主请大家收藏:()灵契之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