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姑娘你不对劲啊 > 第298章 审妹夫
    房间里寂静片刻。

    “真巧。”王信之笑着说道。

    “是的。”杨思平笑着说道。

    两人相视而笑,渐渐就没话说了。说什么呢?都是哥哥?都是妹妹不在家的悲惨老哥?都是便宜大舅哥?

    好在门房没让两人等多久,很快就将杨思平和王信之迎了进去。

    内部的庭院里,杨望舒和王婉柔也被程晋阳推了出来。

    前者正在打游戏打到关键局,后者则是正在看书,根本就不想出来。然而她俩若是不肯出来,外面的两位兄长肯定要起疑心,因此程晋阳只能不由分说,强行将两人从卧室里驱逐出去。

    因此,此时的杨望舒戴着面具,肩膀无力地挎着,完全没有说话的力气。王婉柔则是看着王信之,一脸温和的假笑,让王信之感觉有些不适。

    “婉柔,母亲让我过来问一声,你最近过得怎么样?”王信之咳嗽了声,问道。

    “挺好的。”王婉柔微笑敷衍说道,“多谢兄长挂念。”

    王信之便在心里苦笑起来。

    另一边,杨思平将杨望舒拉到一边,关切问道:

    “妹啊,最近身体怎么样?你都不跟家里报平安,老妈很担心你……”

    杨望舒耷拉肩膀,低垂双臂,没有任何打字的欲望。

    两位老哥努力半天,仍然没法让各自妹妹和自己沟通(一个拒绝打字,一个虚以逶迤),不由得大为丧气灰心。

    无可奈何地站起身来,到外面松一口气,然后两人不约而同对视了眼(当然之前也隐约听到对方和妹妹的交谈),一时间各自心有戚戚焉。

    同病相怜啊!

    “唉。”王信之叹了口气,搭话说道,“令妹……听说是有社交恐惧症?”

    “让信之兄见笑了。”杨思平拱了拱手,意思是不愿多谈。

    “心结易解,本性难除啊。”王信之感慨起来。

    “本性?”杨思平闻言有些诧异,“令妹的性格不错啊?我看她……”

    “哈哈哈,也是。”王信之当然不可能就此多说,转移话题提议说道,“对了,她们在这族地里,不是有交好认识的人吗?不如我们去问问,她们最近过的怎么样?”

    这话说得稍微其实有些难堪。毕竟作为亲哥,对自己老妹还不如别人了解得深,不是什么长脸的事情。

    然而大概是被妹妹虐得太惨,杨思平不仅没有觉得丢脸,反而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那……行吧?”

    “先找邢沅芷?”王信之建议说道。

    “程晋阳吧。”杨思平说,“来程氏族地拜访,总得先去见下族长。”

    族长办公室里,程晋阳闻言有些诧异:

    “见我?”

    他将电脑锁了屏,然后便前往会客厅,看见杨思平和王信之坐在那儿饮茶。

    这茶……真一般呐。

    “思平兄,信之兄。”程晋阳作揖说道。

    称兄称弟,看得其实不是礼仪,而是敬谦。见面称人家“xx兄”,是表示尊敬对方身份地位,对方自然也以名相称。

    杨思平和王信之也立刻站起身来,客气地回礼问候。

    茶过三巡,两人也无法再忍受这味道了,迅速便切入正题:

    “晋阳,舍妹在这里叨扰多日,承蒙照料。”

    “哪里,是我程氏粗茶陋饭,招待不周。”程晋阳也不是当初的雏鸟,熟练地应付说道。

    饭不知道,茶确实是粗茶……两人心里齐齐闪过一个念头。

    “对了。”杨思平首先发问,“今天我看望舒她心情似乎不佳。说来惭愧,我这个做兄长的,平时对她也不够关心。若晋阳你能帮我解惑,那是再好不过。”

    杨望舒心情不佳?程晋阳微微一怔,随后便反应过来。

    嗨,那小破孩喜怒无常,打一局输了人头不开心,再打一局顺风顺水又狂得要死,这老哥八成是碰上杨望舒打输了游戏,被当成撒气篓子了而已。

    “嗯,望舒啊。”他佯装思索,含蓄说道,“听说她最近,好像一直在玩游戏,也许是打输了……”

    “原来如此。”杨思平立刻恍然大悟。还好,不是我自己的原因。

    “晋阳。”王信之也微笑说道,“婉柔最近过得如何?我见她心情也不是很佳。”

    说来奇怪,王信之的地位比杨思平高得多,但大概是之前见过的缘故,程晋阳对他反而没有对杨思平的那种客套,无奈说道:

    “信之兄,你见她什么时候心情佳过?横眉冷对,不正常吗?”

    王信之依旧带笑,心里则是咯噔一声。

    他深知自己妹妹,横眉冷对其实是另眼相看,不把你当外人的表现;若她真的不喜某人,反而会礼节性微笑敷衍,让人自惭形秽,自觉退避。

    上次在乌江镇见妹妹的时候,他便注意到王婉柔对程晋阳的态度绝不一般。如今时隔了这么久,居然还能“横眉冷对”,俨然就是感情稳定发展的节奏啊!

    “哈哈哈。”见王信之笑容僵硬,杨思平也略微察觉出不对,笑着打圆场道,“令妹才华满腹,气质溢于言表,咱们可不能以此轻人。”

    程晋阳:………………

    王信之:………………

    杨思平这个局外人,婉柔的事当然没法和他说明白,因此两人也就打个哈哈,将话题扯了过去。

    会客厅外面,褚青青贴着房门,悄悄地偷听着里面的动静。

    “怎么说怎么说?”崔锦绮在后面拍她肩膀,焦急地小声问道。

    “大舅哥审妹夫呢!”青青姑娘眉飞色舞地描述说道,“口蜜腹剑,笑里藏刀!刀刀见血,剑剑封喉!”

    崔锦绮:???

    可恶,为什么我哥不在这里?!!

    她这边愤愤不平,邢沅芷在后面听得愣神。哪来的大舅哥和妹夫?青青你给我靠点谱好吗?!

    “听壁根不太好吧?”李轻纨犹豫说道。

    “当然要听了!”崔锦绮认真说道,“这万一人家是来谈婚事的,怎么办?”

    “不可能。”邢沅芷冷冷说道,“太原王氏弘农杨氏,一个三品一个四品,怎么可能看得上晋阳呢?”

    “喂!”崔锦绮立刻怒了,“高品怎么了?高品就不能看上低品了?真要强求门当户对,那以后晋阳升到四品后,你就别打他的主意哈!”

    邢沅芷反唇相讥:“好啊,在他升到三品前,你给我和我的未婚夫保持距离!”

    三品?等他升到三品,你们早就结婚了吧!崔小娘立刻识破阿芷的险恶用心,嚷嚷起来:

    “你怎么不说我可以招他入赘呢?!”

    咚咚咚。

    褚青青尴尬地抬起头,正剑拔弩张的两个姑娘也僵硬地回过头,便看见会客厅的门已经开了。程晋阳站在门口,保持着刚刚敲过门板的姿势,表情无奈。

    “正招待客人呢。”他的脸色转为严肃,怒道,“出去!”

    于是姑娘们便一溜烟地跑了。

    喜欢姑娘你不对劲啊请大家收藏:()姑娘你不对劲啊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