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网游之迷侠 > 第278章
    “你是少主的人?”他问。

    也唯有如此才能解释她为何无缘无故的和自己说起那个所谓皇帝的故事了。

    “右护法可以这么认为。”泠雪耸耸肩。左右她现在和煞予锋一样,都是站在袁裕对立面的人。

    这下陈析的眉头就皱得更紧了,“予锋这孩子到底想干什么?难不成他真的想弑父夺位?”

    “右护法言重了。”见对方想歪了,怕他就此不管不顾叫人的泠雪连忙解释。“少主不过是想要洗刷自己的清白罢了。”

    “洗刷清白?”陈析嘲讽一笑。“如何洗刷清白?”

    话都是由宗主一个人在说,他说煞予锋弑父就是弑父,连证据和证人都不需要,一口咬定他们这些属下不信也得信,更何况还有一个左护法在那煽风点火。

    说来,他陈析也并不是非得和伶娘那个女人争个高下不可,可是他很清楚,若是自己不争不抢,那些被宗主赶走弄死的阎宗老人的结局总有一天会重演在自己身上。而他陈析,为阎宗卖命了半辈子的他,既不甘心就此一无所有,更不想就此殒命……

    “很简单。”泠雪两手一摊,“宗主年事已高,效仿唐玄宗那般,退位让贤。”

    自古以来,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只要煞予锋上位,还有谁敢当着他的面说他弑父?况且,那人也不是他的父亲。

    “呵,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凡事都想得如此简单。”嘴角扩散的弧度似乎是在嘲讽她的异想天开,“若是此事真有你说的这般容易,阎宗就不是今日的阎宗了!”

    当年被不幸牵扯进煞家庄私吞军饷一案的阎宗,早就在各路江湖人士和当今朝廷的打压里风雨飘摇,眼看灭门在即。是当时还是少主这般年纪的宗主以一己之力扛起了整个阎宗,带着他们杀出了一条血路,一排众意带着苟延残喘的阎宗残部归隐,这才让阎宗的根基得以保存,也正是他的领导阎宗才有了今日让整个江湖都畏惧三分的地下势力。这样一个被阎宗宗人奉为精神领袖的人物,别说是他现在还在掌权,便是没有掌权,他们与之对上也不见得有半分胜算。

    “就像我前面说的唐玄宗一样,再厉害的人也有年老昏庸的这天。照着宗主这般偏袒左护法,任由其在宗内为所欲为下去,右护法难道就不担心,有一天她真的蛊惑着宗主把宗主之位交到她手中,对您展开清算?”

    这话是说到了陈析的心坎上,他脸上讽刺的笑意一僵,精锐的双眸里射出一股凌厉的冷意。“她敢!?怎么说我也是为阎宗立下无数功劳的右护法!”

    右护法又如何?泠雪学着他的样子嘲讽一笑,“在下听少主说起过阎宗有很多像右护法这样的元老,可是这些人,现在又都在哪呢?”

    她锋锐一问,陈析登时沉默不语,沉下的脸色里有了微微的松动。

    见自己的柴火堆得够高,只差一把火了。泠雪成竹在胸的笑了笑,“我又不蠢,若不是有了实足的把握,我今日怎敢在右护法面前袒露自己的身份。少主虽然年轻,但他毕竟曾是阎宗唯一的继承人,他在阎宗的势力虽然比不上右护法和宗主,但总归是有点人的。如果再加上右护法您和来自庄外的压力,想要制住宗主,请他澄清弑父之事不过是左护法的诡计并退位让贤,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

    话说到这里,她瞥了眼一脸沉思的陈析。

    “就是不知道右护法是打算如眼下这般不作为的束以待毙,还是愿意和我们这些不怕死的年轻人一起放手一搏?”

    “我……”陈析不得不承认自家少主派来的这个年轻人,是个非常了得的说客。他的这番话句句都说在了他那根敏感的神经上,让他原本就有些摇摆的心当下更是犹豫不决。“燕兄弟,你容我好好想想……”

    “不拼是等死,拼了或许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泠雪理解的点点头,意有所指道,“这种生死攸关的问题,右护法确实是得好好想想。”

    别看此时的陈析一脸迟疑和犹豫,其实在他口吻迟疑的说出自己需要一点时间好好想想的时候,泠雪就知道自己的此番游说已经成功了一大半。而当她第二起床,没有等到袁裕使人拿捉拿自己时,她心中的把握便提升到了九成。

    打铁需趁热,趁着第二晚功夫,她通过许禅把潜伏在山下的煞予锋再次叫到了山上,在再三嘱咐他和陈析接触时不要透露此时的宗主是袁裕假冒的后,便将前日盖世英雄手中拿来的那只金钗递给了他。

    “这是?”看着对方塞到自己手里的簪子,煞予锋不解。

    “你尽管拿着这只钗给陈析看,并且告诉他这就是你昨日从左护法头上偷下来的,他看过以后,自会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与阎宗死仇不共戴天的神将府府主韩闻英的金钗竟在阎宗左护法的头上,并且对方还如此紧张宝贝,此间深意,她就不信身为人精的陈析不会明白。

    “哦。”知道自己就算再问也得不到答案,煞予锋便不再问,把金钗往怀里一揣,纵身飞出了窗。

    见自家少主就这样孤身去见陈析,纵使有泠雪那番话在那,作为死忠的许禅仍是有些不放心。“少主此去真的没有问题吗?”

    万一陈析要是反悔了,给袁裕通风报信了怎么办?

    “放心,能够在袁裕这种人眼下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还坐在右护法这样的高位上的人,就说明陈析是个聪明人。而聪明人,自然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更何况,我们还给他准备这样一份大礼。”

    “大礼?”许禅先是疑惑,继而明白她所说的是那只金钗,“你就这么肯定仅凭一只金钗他就会相信左护法和韩闻英有来往?”

    “换做以前我不能肯定,”泠雪得意一笑。“不过经过昨天晚上那件事,我敢百分百肯定,陈析一定会对伶娘和韩闻英的关系深信不疑。”

    没办法,谁让老女人自己做的一手好死。

    她昨夜吞吞吐吐之态,换做是谁都会心存怀疑,更何况是早就看她不顺眼,一直想不到对付对方借口的陈析?

    喜欢网游之迷侠请大家收藏:()网游之迷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