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天天都想求速死 > 第117章 给予方便的背后
    第117章给予方便的背后。

    [好了。白小球继续。]

    [……咳,我说那了?哦,对了?我刚才说的是关于副本人数的设定,竟然说到这里了,宿主你要记住一件事,如果以后进入的魔法修真类副本,那么基本上就是地狱往上的模式了。修真从没有低过地狱模式之前的,至少明面上我收集的数据是没有的。]

    [哦,也就是说没有并不代表,一人的修真副本不存在,是吧?算了,那么远的事你就先别说了,事到临头了你再给我说。]014对于月夕这算是无赖似的行为,一阵无语。

    感情为了不去用脑子记事,宿主这是完全让它当报耳神呢!

    再看着月夕只不过看了眼红烧肉,碗中就被秦亭夹了块红烧肉,再看了眼酸辣土豆丝,碗中就立马又多出的一筷子土豆丝……

    呵呵。

    014面目表情看着自家宿主,一边对它耍无赖,还一边强行给它塞狗粮的行为!

    简直是不能忍!现在就不怕它给她挖坑了?当初什么都要它交代的清清楚楚的,不知道是谁哦?

    正当014现在对于月夕,这貌似对它的信任,而不再追究详细过程的这一举动,是不是该感动时……

    [你真的一点都探测不到,我们周围最后一个试炼者的灵魂波动吗?]

    [……我确定以及肯定,这一整个休息区里除了宿主你们,并没有异常的灵魂波动。]

    [嗯?白小球,我怎么感觉你说话有点咬牙切齿啊?我就是确认一下,毕竟你现在智、咳,等级不足不是?]

    [宿主我的等级,只是对应权限接收消息有所限制,并不能代表我的智商高低。]

    呵呵!别以为话收的快,它就猜不到宿主咽下去的话是什么!宿主这样,是在逼它挖坑坑主嘛?

    哎~不好,它快被宿主刺激的控制不住,自己那蠢蠢欲动的挖坑小爱好了~

    [白小球,我竟然现在才发现,你还挺较真的嘛~好了,别纠结了,我就开个玩笑,一会我去洗手间,我俩好好分析分析,不然等到出发后,按照记忆,那两齐媛跟何毅,会跟上我们同路的。要知道,我在跟你交流时,如果他们认真观察的话,一定会发现我的不对,普通人可能以为我只是在发呆,但是我相信在你嘴中非常危险的恶猎者,是有可能发现到我的异常,所以到时候在那两个人面前,我会尽量避免与你交流的。]

    月夕放下筷子,在三人看过的眼神中,站起身淡定的说道:

    “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我先去上个洗手间。”

    月夕说完,转身绕过椅子,正准备往刚才进来时,看到的洗手间方向寻去……

    “我说,你们慢!慢!吃!不要跟来,懂?”才走出三步的月夕,停住了脚步转回头。挑眉看向已经站起身,正准备跟上来的秦亭。

    “噗!咳咳咳!”嘴里刚喝了一口汤的狄芊,听见月夕的声音,抬起头的她刚好看见,露出一脸委屈神色站着的秦亭,不由大受刺激的把嘴里那口汤,对着身边的狄杰喷了过去。

    “我挡!卧槽!好危险!幸好我身手灵活,这边还有托盘。我说!你这丫头是打击报复我吧?”狄杰庆幸不已的拍了拍胸口。

    顺便嫌弃的瞪了眼,正掏出纸巾,在那擦着脸上被他托盘挡住时,溅上汤汁的狄芊。

    “咳咳,这都得怪蜻蜓,都是自己人哎,他竟然做出那副小媳妇模样,咱们谁还不知道谁?我这是被他吓的。”

    “嘿,你真有意思。我做出什么模样,又不是做给你看的,你激动个什么劲?”秦亭似笑非笑的坐了回去。眼角余光看着已经走远的月淇,若有所思。

    总感觉几天不见,小淇好像有了点变化。如果说以前的对人漠然,还只是一层表面,那么今天他见到的小淇,就已经漠然入骨了。

    看来那两个人,已经刺激不到小淇了。

    秦亭想到之前还能通过齐媛何毅,打破月淇的漠然,可是今天看来,那两人好像已经没用了。

    真是头痛,好不容易让月淇的脸上能有点别的表情,可不知道哪里不对,怎么几天没见,好像又恢复成了原样,甚至面瘫的程度比以前更深了。

    秦亭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峰,随即恢复自如的,与狄家俩兄妹继续口水战兼抢菜行动中。

    [宿主,你好像被怀疑了。]

    [啧,失忆都失忆了,还这么警觉。没事,他并没有怀疑我不是月淇,他顶多是在奇怪我面瘫的加深程度。]月夕瘫着脸目不斜视的,经过何毅齐媛俩人所在的座位。

    [宿主最好还是走点心,秦亭没有多大怀疑是因为他是百里夙。潜意识里,他是能感觉得到你的灵魂就是你,所以他没有什么怀疑。但是你不能否认你搭档的敏锐,我觉得那两个恶猎者,如果真的跟你们走一块,秦亭因该会很快察觉出不对的。同样的,如果宿主你不收敛一点,我相信你的异常那俩个恶猎者,也会很快察觉得到。毕竟现在你所扮演的月淇,是没有染上血腥的月淇,而不是月夕。]

    [……嗯,谢谢。白小球,我可能又被世界意识坑了,如果你不提醒我,我会因为夙的出现而过于放松,那么我就会被恶猎者察觉出身份。呵,真是设的一手好局。]月夕眼中闪过一丝利芒。

    这次副本世界真不愧是中级噩梦模式,感觉世界意识的智商都提高了,设计起坑来是杠杠的。简直是无声无息,杀人于无形之中。

    [宿主,看来最后的一人……]

    [嗯,估计被世界意识掩盖了。看来只有等到了目的地看看了,白小球你的监控会不会被那俩人发现?]月夕无语的看着,洗手间前排起的十几人队伍。

    一边询问014,一边干脆直接错开队伍,往洗漱池走去。反正她也不是真的想去,只不过是为离开那几人的视线,好与014商讨一下事情而已。

    [如果没有意外,我的监测他们是感觉不到的但是……]

    [感觉到了?我说呢,这世界意识以我的记忆为蓝本形成的世界,确实对我有利。可是相对的,它不可能只让我一家独大。就不知道,它赐予了那俩个恶猎者什么优势了。但是一直没出现的那位试炼者我倒是能猜出来了,因该是屏蔽这方面的能力。夙的话……青梅竹马的我?唔,不对,完美的原住民身份掩饰,因该是这个。你帮我每天抽黑店,有没有抽到类似这样原住民身份的道具?]

    [等等,我看看。有一样物品符合宿主的要求,指定身份牌:一次性物品。进入世界后,发动该物品,可指定一次原住民身份,任何人看到你,都不会怀疑你所指定的身份。时限三天,三天后失效。宿主是怀疑恶猎者有扫描出你身份的能力?那要现在把道具用了吗?]

    [等等,那个身份牌是什么样子的,你把样式在我意识里形容给我看看。]月夕就着水洗了把脸,听见014果真抽得有她想要的东西,不由满意的勾了勾嘴角。

    果然抽奖什么的,还是要脸白的抽,早早的把碰运气的玩意儿,扔给014果然是对的。

    如果让她来,说不定她如今已经抽了满满一戒指的蜡烛……

    呵呵。

    如今她对自己的负运势,已经是彻底看开了。她要是不服气力挣一口气,放弃个大白脸014抽出来的一堆好东西。非要选择除了抽出蜡烛,最好的一次还是一瓶媚药的自己动手,这就不是智商的问题了,这是智障了吧……

    这边月夕内心的自我吐槽,014感应到的清清楚楚。它内心还挺复杂的,它就真没见过运气这么低的人了,还好宿主有自知之明,不自大,不然它也只能看着宿主天天点蜡了。

    [宿主请放心,身份牌虽然叫身份牌,却并没有固定的形态。你是可以指定形态的,这也是为了避免在不同世界时,出现不该出现的物品。建议宿主你一会去工艺品区,可以找找喜欢的东西生成身份牌的形态,这样你身上多了东西也没什么突出。]

    [嗯,这东西不错。白小球我发现,你虽然现在等级低了点,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用,但是在某一个方面,你还是挺有用的。]

    [……]虽然知道宿主的意思不是那个意思,但是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什么叫这个世界上没用……就不能把副本两字说全吗?

    宿主……你其实是故意的吧?

    月夕感觉到014的迷之沉默,嘴角不由暗暗一勾,随即收回了一切情绪,面瘫着脸,准备去找找合心意的东西把身份牌给尽快用起来。

    月夕那一丝恶作剧的情绪,转换之快。并没有被正猜测着月夕,是不是话中有话的014感知到。

    [我不是猜测那两人有感应试炼者灵魂的能力,而是这个猜测就是八九不离十的事实。你要知道,世界意识不可能让一方独大,它竟然在一开始就困住我,那么一定是在我们一进入时,就已经发现了我们外来者的身份。可是它并没有清除我们,反而像一个被关了很久正无聊着的人,在发现了我们这些闯入者后,就如同得到打发时间的玩具,兴致盎然的为我们提供了它认为的武器,然后在一旁看着我们为它呈现着互相残杀或者……]

    刚好踏进工艺品区域的月夕,一进来就看见齐媛、何毅正站在结账处排着队,也幸好那两个人此时正排在队伍的中间,不然依齐媛这朵小白花的人设,在看见情敌月淇后,是一定不会放过靠过来给情敌添堵的机会。

    没看那人正一脸欲言又止的,正往月淇这张望呢!

    相信如果月淇跟她的眼神一对上,不用一分钟,齐媛就能让这个区域的大多数人,认为冷着一张脸,一看就很强势的月淇正对她做了什么!

    不过现在的月淇是月夕,月夕扫过那边一眼后,不等齐媛做什么,就视若无睹的往小饰品工艺品柜台走去。

    识海里又继续跟014分析道:

    [我相信,谁编导的故事够精彩,世界意识就一定会偏向谁。目前看来世界意识一开始应该是很喜欢我曾今的故事吧?所以作为奖励,它以我的记忆为主,构架出这个世界背景,即给我方便,又暗藏着杀机。至于夙,他的记忆因为跟我有关,也因为混沌碎片的能量,所以世界意识封印了他的记忆,还存着想看热闹的心情?啧,也不知道夙的记忆里都有些什么。而剩下的三人……]

    “淇学妹,真是对不起。那天我真不该在网上那么说的,但是我并不是有意的!你去帮我跟亭同学解释解释吧?我、我真的很喜欢他,你帮帮我吧?”

    [立刻启动身份牌,形态就以我现在手上拿的,这条黑曜石手链为准。]

    [是。身份牌形态已生成,请宿主佩戴,佩戴后效果自动加持,请指定身份信息。宿主,你得找机会把身份牌戴上手腕,佩戴上的瞬间说出口你要的身份。请记住,是说出口。]

    说出口?

    月夕蹙了蹙眉,低头看着自己手上拿着的黑曜石手链,若有所思。

    而站在月淇身后,一堆话说完后,正一副委委屈屈欲言又止的等着月淇回应,好给月淇设套的齐媛,等到的却是月淇,当她不存在似的,竟然就那么直接掉头走了……

    “狄月淇!你站住!媛媛跟你说话呢!你竟然就那么走了,太失礼了!太没家教了!秦亭那小子竟然为你这样的人放弃了媛媛!什么眼光?我呸!”

    [一定要说出声,是吧?]

    [是的,宿主。一定要用说的,音量请参照正常的音调。如果你想用喊的,那更好。]

    喊泥煤。

    “别这样阿毅,月淇学妹可能没听见。她一定不是故意装着没听见的,月淇学妹并没有做错什么,做错的是我,我因该放弃亭同学成全他们的。”

    “哦,我是故意的。那谁?何毅?嗯,没说错。”

    月淇收回钱包转过身,看着跟在她身后,一起走来付款处的那俩个恶猎者,慢悠悠的戴上,已经被她调换出来的手链。

    喜欢天天都想求速死请大家收藏:()天天都想求速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