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天天都想求速死 > 第114章 可怜的狄粑粑
    第114章可怜的狄粑粑

    想到这,月夕的眉不由拧了拧。不过立刻就恢复原状,也不坐下去,直接站着拿起梳子,给自己扎了个高马尾。

    现在不急着想那两个脑残的事,只要这一次旅行的途中,两人别撞在她手上,如果撞在她手上,总会找到机会,把这两人除掉的,目前有一半多的可能,这两人的身份,已经被试炼者替代了。

    识海中的014。感应到月夕纷纷杂杂的想法,对于宿主跳跃的脑电波再次拜服,简直就是天马行空,从东想到西啊!

    明明上一刻,是在问它攻略的事,结果下一刻,想的却是世界意识的险恶用心。正当它犹豫着,是先回答攻略的事,还是先回答世界意识的事时。它家宿主,已经转悠到,昨天的那俩脑残身上了……

    得,它还是直接回答宿主,她问出来的事吧。

    所以说,能感应到别人的内心想法,也不一定是件好事。说不定一不注意,就把别人内心的问题,给回答出来了,进而让别人发现了你的特异之处。

    而014跟月夕是绑定关系,014就是能感应到月夕内心想法,月夕也不会有威胁感。当然,那是建立在她认为014只能存在她的识海中,不会把她的秘密,透露给第三者的基础上,然而……

    咳,咱们后事休提,还是继续现在的故事吧。

    [宿主,不攻略也是可以的,因为出了这个副本,好感值会自行恢复,但是……]

    月夕沉着脸,双手撑着梳妆台。微微弯着腰,看着镜中那张眉目如画,因为沉着脸而显得冷若冰霜的自己,在014‘但是’出来后,因为嘴角勾起的那抹嗤笑,而如同藏在初雪下因为雪的消融,而露出了的罂粟花,展现出浓烈又致命的诱惑美来。

    月夕退后几步,站正了身体,左手环在胸前,右手半遮在脸上,再看镜中,只剩下一双淡漠黑瞳的自己,挑了挑眉。

    [你的停顿,让我知道你但是的后面,一定会接上一个不好的消息。更何况我相信世界意识,竟然会把夙的记忆封印,不可能是做的无用功。说吧,如果我不攻略的后果是什么。]

    [……不攻略对宿主没有任何影响,只不过,百里夙身体里的那块混沌能量结晶碎片,很可能会进一步与他融合,而融合的越多,以后对宿主你,才会有各种意义上的影响。]真的是各种意义上啊!

    被融合的越多,激发的偏执、内心的欲望越大。而以主人的分身对宿主的偏执……如果宿主真的不去攻略把碎片拿回来,以后面对完全黑化的主人分身……有可能会受伤吧?并且可怕的是,只要主人的分身有一个受到感染,另外几个分身,也是会受到自身对宿主的好感值多少,也会多多少少受到影响的!

    只希望宿主能自己想通,趁现在被她攻略下的主人分身才两位,情况还没有失去控制,尽快拿回碎片才是正确的!

    可惜,不管014内心有多么的为月夕焦急,它却因为受限天梯的规则,而不能在对方问出类似的话题前,就先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甚至有些事,就算月夕问出口,它还是无法说得太过详细,只能说的似是而非,得全靠月夕用自己的智商去解读了。

    [所以说,我在这个副本世界偷懒,就是在为我以后制造更大的难关,是吧?呵,说来说去,姐姐我还是必须要走攻略路线就对了。啧,走吧走吧。我要去跟我家小可爱搭档,再续前缘了。三年不见,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变化~我还是挺期待的。]

    [……呵呵,宿主你开心就好。]

    014在识海中,看着月夕拉过昨天整理好的行李箱,拉开门往外行去。那看似从容不迫的步伐中,它硬是瞧出了几分迫不及待来。

    咳、小可爱?它跟它家宿主,认识的是同一个人吗?

    呵呵……总有一种好戏,即将上场的即视感。现在还无法嗑瓜子吃零食的它,在看戏的时候,总有一种空虚感呢~

    ########

    “不是说帮我倒杯水吗?你倒是自己先吃上了,爸爸早。”

    一下楼,月夕就看见,餐厅里已经在用餐的俩个男人。

    坐在主位上的狄臼,更显成熟稳重,上位者的气息也更显浓厚。这十年来,狄臼已经成了特殊部门外围的最高负责人。明面的职位,也已经是厅级的一级警监了。

    而这位冷着脸,不过三十五岁不到,就权高位重的大警监,在月夕的道早声中,那满身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冷凝气场,瞬间收的干干净净。

    “早,别管这小子,快过来吃早餐。”狄臼微笑着对月淇,招了招手。

    带笑的眼神漂过秦亭时,却是一敛笑意,递上的是一记嫌弃的眼刀。

    秦亭对于这样,被区别待遇的场景,已经习以为常了。自顾自的站起身走进月淇身边,非常顺手的接过她手上的行李,再由他拉给已经走过来的下人手上。

    狄臼看着秦亭,跟在自己家似的在哪交代着佣人,月淇要吃的早餐内容。又看看理所当然的,直接坐下等吃的自家闺女。不由一阵无语……

    这种自家闺女,已经给他娶了个女婿的即视感,是个什么鬼!

    简直太糟心了!

    “秦家小子!你给我坐过来吃你的!我家有佣人,淇淇作为狄家的大小姐喜欢吃什么,佣人这点都不知道,我还请他们干什么?老徐!”

    徐管家刚放好月淇的行李,从外面走回客厅,就听见餐厅里狄臼的叫唤声,赶紧三步并着两步的跑回了客厅,嘴里还急忙应道:

    “哎!先生有什么吩咐?”

    “没事,徐叔。我爸是叫你来问问,你吃早饭了没?对吧,爸爸?”月淇轻飘飘的看了眼狄臼,对着跑过来的徐管家,冷若冰霜的脸上勾起一味安慰的笑。

    “咳。老徐,没吃吧?一块吃。”狄臼被月淇看的一个激灵,不自在的扯了扯制服的上衣领扣。

    对于月淇那看过来的一眼,女儿控的狄臼,已经自动理解成了,这是自家闺女,对他拆自己小伙伴台的不满。

    虽然内心觉得委屈,但作为一个合格的女儿控,自然是闺女怎么说的,他就怎么应了。反正是不能拆了闺女的台啊。

    可是想要他对那个,想拐走自家闺女的小子,有好脸色?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已经坐回餐桌前的秦亭,莫名其妙的又接到了一记,来自心上人爸爸的白眼。不过秦亭的回应,就是奉上一束大笑脸。再把离狄臼最远的酸豆角,拿起来递上。

    “……”

    “……谢谢,我自己来。”月淇喝粥的手停顿了一秒,非常自然的接过了秦亭递上来的豆角。

    这让想拿某个连自己未来岳父口味,都摸不清的小子算账的狄臼,又是一阵气闷。

    好了,自家的闺女,这回真是要被猪给拱走了!

    “爸爸,多喝点粥。你已经有快半个月没回来了,你是不是半个月没有正常吃饭了?”月淇慢悠悠的剥着鸡蛋壳,淡淡的看了眼,在那一个接着一个,丢眼刀给秦亭的狄臼。

    又转头看向,在那笑的一脸灿烂的秦亭,问道:“都安排好了?我们是自驾游。准备往哪条路线走?目的地是哪里?”

    “咳,哦?嗯,我们这次去古岭县,我在哪里有一套山庄。带你去……”

    “不行!不能去古岭县!呃……咳,淇淇,那个我最近不是在忙吗,就是那个古岭县好像出了一些怪事,外围部门正在彻查。你们还是不要去那边凑热闹了,啊?”狄臼原本难看的喝止声,在对上两个小辈疑惑的注视后,不由僵了僵。暗自后悔,刚才自己太急躁了,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对月琪解释。

    “狄世伯,没事的。我们就去我那里的山庄,不去别的地方。”

    “你山庄?你山庄就不在古岭县吗?说了,叫你们不要去就不要去!出事了谁负责?你吗?到时连命都没有了,你又能负责什么?”狄臼丢下手中的勺子,抱起手臂冷下了脸,冷凝的看着秦亭。

    “可是,古岭县不是那么大吗?不可能那么倒霉的就遇到事了吧!再说,我的山庄还没有进县呢,是在古岭县的郊外处。”秦亭看向还在若无其事的,剥着鸡蛋的月淇解释道。

    “看什么看?我说不许去就不许去!你要去你就自己去,不许带淇淇去!”狄臼见秦亭还在诱惑自家闺女去冒险,不由气的拿起桌上的玉米馒头,就向对方扔去。

    结果馒头离预定目标还有一半时,就被一只芊芊玉手给截住了。

    月淇淡定的从发怔的两人眼前,收回了抓住馒头的手,在俩人随着她的手注视到她时,非常自若的问道:

    “怎么?你们要吃?要吃干嘛还扔来扔去的,浪费粮食可耻。”

    “淇宝贝!你……”

    “知道了,不会去的。”

    “呃、咳咳,嗯,这就对了,爸爸也是为你好嘛。”狄臼反应过来月淇的话,不由的对着委顿下来的秦亭,抛去一个得意的眼神。

    小样,就你还跟我斗?我闺女听的可是我的话!

    秦亭欲言又止,眼巴巴的看着不再剥鸡蛋,改扒馒头皮的月淇。

    [宿主?你不去了,怎么开始任务?]

    [啧,白小球知道有一个词叫做阳奉阴违吗?嗯,或者我说得通俗一点,这叫善意的谎言。你因该能听懂吧?]

    [……]宿主,这是在把它当成智障吗?

    月夕刷了一把014,就不在管识海内已经陷入了自我怀疑的大器灵。直接把碗里剥好的三个鸡蛋,跟被她吃掉了皮的玉米馒头,推到了狄臼的面前。

    “爸爸,你慢慢吃。我们先出发了,你工作时自己注意些。”

    狄臼严肃着脸,看着面前三颗光滑白净的鸡蛋,跟被扒掉那层光滑皮的玉米馒头……

    “咳、淇淇你快去。放心好好玩别担心家里。爸爸这么大的人了,用不着你担心。”

    已经站起身的月淇,对着狄臼点点头,看了眼一直眼巴巴盯着她看的秦亭。

    后者立马明了的收拾好,也站了起来,追向已经开始往外走的月淇身后,一边跟狄臼招呼道:

    “狄世伯!你慢吃,我们先走了啊!嗯?怎么了小淇?忘记带什么了?”

    秦亭刚招呼完,转回头就看见,已经停下了步伐的月淇。

    只见月淇深深的看了秦亭一眼后,突然伸出手把他往一边拔了拔,在秦亭一脸完蛋的表情中,月淇的冰山脸上突然冒出了一味温柔的笑意,对着还坐在原位上,突然一脸严阵以待的狄臼说道:

    “亲爱的父亲,请把那三个鸡蛋吃完。啊,还有那个馒头。浪费粮食是不对的,这也是我作为女儿的爱心早餐,我相信你应该不会辜负我的一片心意吧?好了,我走了,嗯,您不用送。”

    “……”

    “……咳,世伯你……慢吃。再见啊!”

    秦亭讪笑的摸了摸鼻尖,在狄臼目露凶光中落荒而逃,朝着自家已经走远的心上人追去。

    看着月淇的背影,秦亭不由暗自憋笑,因为刚才他是真忘了,狄世伯是最不喜欢吃鸡蛋跟馒头的人。

    听说是因为在特殊部队时,有一次演习,倒霉的被一群大吉鸟给堵在了巢穴。这种大吉鸟,体型很大还是群居,只不过有着一嘴利齿。要不是有着羽毛还不会飞,倒是跟传说中的翼龙挺像的。

    大吉鸟的巢穴,是建在天然的溶洞中的。而狄臼那次,也不知道算倒霉还是幸运,就那么走着走着,就掉进了被枯叶盖住的一个溶洞口,幸运的是他刚好摔进了大吉鸟的粪便中,身上的气味被遮掩了。

    狄臼虽然逃得了一命,却被困了整整一个月,只能靠身上带的馒头,跟偷偷敲的鸟蛋过活。

    最后能得以逃脱,还是因为外面的队友,终于找到了他失踪的地方,用计引走了三分之二的大吉鸟,才让他混了出去。

    秦亭听他叔秦颜说,当时狄世伯身上的那股味啊~整整有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大家靠近他都在练习憋气。

    喜欢天天都想求速死请大家收藏:()天天都想求速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