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天天都想求速死 > 第93章 进入副本
    93

    [……我刚才,感觉到了……是不舍吗?]

    [是的,宿主。恭喜你,你的病有起色了,说不定很快就会好起来了。]

    [啊……嗯,我睡会,你自便吧。白小球……谢了。]

    [……不用谢,宿主。]原本以为又要被过河拆桥的014,被突然跟它道谢的月夕,给谢懵了脸。

    突然的,014冲着那识海深处,那块被黑暗包裹着的记忆碎片飞去。到了近前,只见此刻那层层黑影,比上次看到的又淡下了几分,里面的记忆碎片,比上次若影若现,这一次它已经可以看到轮廓了!

    真是太好了!

    看来,宿主的感情接受的病因,果然是因为这块碎片。

    不过,014突然有点迟疑起来,解放这块碎片……真的好吗……

    它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可是,随着碎片的封印解放,宿主确实可以感觉到情感了啊……

    哎,也不知道这块记忆碎片,到底是什么?唔,也许它到时候还是先看看好了,如果对宿主不好,它还接着把这块封起来就是。

    嗯,就这么办!

    然而,014此时想的倒是周全,可惜还有一句话叫:

    天有不测风云,人算不如天算,更有,计划赶不上变化……

    ####

    “如何?”

    “请主子责罚。我刚潜入就被发现了。”

    这是月氏所在区域,边缘客栈中的上等房,客栈的名字就叫月缘客栈。说是客栈也不过是外型复古而已,内里处处都是高科技。

    不,或者因该说,这是修真科技的结合才对。方才的对话就是在上等房中,站在窗台处的一名身高一米八,身材修长一直背对房内的男子,突然发出的询问。

    然而让人奇怪的是,他的问话明明出现了一人的回应,可是他身后80平米左右的房中,却并没有任何人的身影。

    这样的情况真是诡异的瘆人,但窗台前的男子,却并没有任何的不适,好像这空无一人的房中,突然出现的回应声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这男子依然没有回头,只见他抬手像是摸让了自己的脸,之后低笑出声道:

    “呵,既然知道自己没用,就自去领罚吧。我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不要小看了她,她跟那些女人是不一样的。既然我说的话你不能放在心里记住,那就用你的身体,去记住这次的教训。”

    “是。”

    直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完成,另一人也没有露出过身形。

    窗前男子又站了一会,过了大概一分钟左右,一直看着远处一个方向的他,终于转回身,走出窗台的阴影处,回到了房中还算明亮的灯光下。

    只见灯光下的这人,长了一副极其的妖孽脸,他有一双漂亮的凤眸,不知想到了什么,整个眼里露出了勾魂夺魄的笑意,那妖异的眼形,和纯净的暗红色,如同一对血腥的红玛瑙似的瞳孔,而相互对应着。

    这样的瞳色映衬着这人,更显其邪魅如丝。再加上那张面容胜雪的脸,还有一头垂在腰间未束的青丝,因那直直披散下来的几缕发丝,正安静地贴在男子的脸上。

    这让一袭大红袍子上身的男子,原本因该如火热情的人,更是多出了份慵懒的性感魅惑。

    男子突然脸上浮起不怀好意的笑,却笑得异常愉悦,像是找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显得异常开心。

    只见他,手指点着自己似血菱唇,从喉间逸出一阵低笑声,像是戴着勾子似的撩人心悬,自语道:

    “月夕~还是月栖呢~啊~没关系,叫什么都是我的~!对吗,宝贝~”

    ####

    月夕闭着眼,用心的的引导着体内的能量,按照心诀转动。她已经在此间房中,转换能量有四天了,随着最后的能量,归于现在出现的丹田之中。他终于完全转化修为到了开光后期,然而她的神识却到了融合中期。

    睁开眼。看着周遭突然显得明亮起来的环境,月夕眨了眨眼,一时竟然不适应这突然变得更显眼的世界。

    [恭喜宿主,终于全部转化完成。]

    [谢谢了白小球,对了几天了?有人找我吗?]

    [四天了,宿主。你的爷爷月鞘跟堂爷爷月岐来过的,不过他们看你还在闭关,就没有再打扰过。]

    月夕站起身正蹦跶着,适应看看自身对能量的变化,脑中一边听着014的报备。

    [宿主,我有一个好消息跟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想先听哪一个?]

    [随便。有什么区别吗?反正你都要说。]

    [……好消息是,以你现在的能力,月销应该会同意你再接近副本了。坏消息是,白里夙依然没有消息,而赫连苍枖三天前的波动,出现在月氏的区域之中。]

    [??宿主你这是干什么?]

    014莫名其妙的看着它话刚说完,宿主就突然往外冲。

    [我要立刻、马上进副本。所以我得去找我爷爷。]

    [……你可以发个光脑请求通话……]

    已经突然完全健忘,还有如此高科技的月夕:

    [……]

    忘记了这不是古代……而是高科技修真呢……

    #####

    “哎,真可怜。还这么小呢,以后可怎么办呀?”王老太太怜惜的看着墙角处,正低着头有些呆泄站立着的孩子

    “是呀,是呀。竟然让孩子亲眼看着的,真是造孽哦!”

    薛大婶点着头,眼珠子对着门内的家具转了转,一边心不在焉的,附和着身边的王老太。

    “你说这女人到底怎么想的?”薛大婶看了看,屋内另一边沙发前的地上,停放的已经被盖了起来的尸体,悄悄跟王大妈说道。

    “谁知道,总归自己孩子,竟然这样。要送福利机构了吧?”

    王老太摇了摇头,她其实是很想走近那孩子安慰安慰她的,可惜房间已经被封锁了,她们只能在门口转转。

    “不然呢,他们家好像没什么亲戚了,反正我是没有再看到过他们家还有别的人来过。”薛大婶嘴里继续应着王老太,心里却盘算不停。

    嗯,不知道到时把家具讨来行不行。

    ###################

    [宿主,迷影重重副本,登入成功。可花费1000能量,了解副本背景。花费5000能量,获取此时宿主扮演的身份记忆。花费10000能量,提前预知之后结局。]

    月夕从月氏维护的登入点,一进入副本后,等能控制身体时她并没有动。而是维持住原主的姿势,小心的用神识,先去探听周围什么情况。可惜原本融合期的神识,在副本里被压制的只剩三分的能力,也就可以看清周身30米左右的距离。再多也只能听得见,不到百米开外的声音。

    不过这样也很厉害了,月夕用神识看了看自己这次扮演的原主,看起来不到十岁的模样。如今神识能用,就很不错了,对于这次环境年代看起来跟她上辈子很像的副本,这样的能力就相当于超能力了吧?

    月夕用神识先观察了下,这间普通的不到80平米的白胚房,很简单甚至简陋的摆设。整个客厅只有一张靠墙摆放,看起来就很老旧的餐桌,三张因该跟餐桌配套的,无靠背的方椅。然后是材质差不多的木质沙发,木质茶几跟靠墙的电视柜。

    如此看来,这一整套家具应该是一整套的。而电视柜上放着的是一台屏幕破裂的35寸的液晶电视,看那周边磨损老旧的程度,因该也是买了很多年了,其余家电用品,就什么也没了。

    而让人侧目的是,沙发前的地上,竟然放着一具尸体。

    虽然已经被盖上了白布,不过从那露出的长发上可以看出,那是个女人。而房子里正走动着,六七个因该是在取证搜查的警察。

    而月夕正缩在靠电视柜边的角落处。看完了房中的情况,月夕把神识探到刚才一进入副本,听见的两人窃窃私语的门外。

    只见被一个警察守住的门外,最前面的站了两个女人,一个看起来五六十岁,穿着很干净的老太太,正满眼怜惜的看着月夕这个方向,一个四十几岁的穿着很普通的中年妇女,眼睛一直在房中的家具上打转,眼中是满满的小算计。

    由于这两人都有点发福的身材,把原本就不大的门口,拦的密密实实,让这两人身后的一些人,都在小声的彼此询问着,发生了什么事。

    [换取所有信息。]

    [好的,扣除16000能量点。现在为宿主输入全部记忆,请注意接收控制表情注意周围,以防崩人设。记忆传输开始10,9,8,7……3,2,1。传送完毕]

    ……唔。

    真踏马的疼……

    月夕忍着脑内,被大量不属于她的记忆撕裂的痛苦,继续缩在角落里,闭眼翻看起脑内多出的记忆来。

    这是貌似和平的二十一世纪初,多为普通人的世界。——副本背景。

    我叫月小淇,今年十岁。我从出生起,就不知道爸爸是谁。从我懂事起,记忆里我该叫妈妈的女人,就天天在喝酒难得清醒过来,而每次清醒过来的妈妈,是我最高兴的时候,因为只有清醒了的妈妈,不会打我也不会那么可怕。会给她我买衣服穿,也会买吃的。虽然妈妈依然不会对我笑,但我觉得这样就很满足了,所以,我昨晚上过生日时,许了一个愿望,希望以后妈妈都不要打我了,因为真的很疼。也不要喝酒了,最好能天天清醒着。

    然后……

    [……然后?然后呢?怎么没了?]

    [宿主,这就是全部的原主记忆,你可以看看预知记忆,也许能推断出什么。]

    [哪那个副本背景是个什么鬼,就那么几个字?还要我1000能量?]

    [宿主你也可以选择略过的。不过,请不要小看那几个字,里面的信息量可是很大的,宿主还是不要大意的好。]

    [……算你有良心,退下吧。]

    [……]呵呵。

    我叫月淇,今年22岁。我是个孤儿,我的养父是一个警察,我没有十岁以前的记忆,却一直知道自己是个孤儿,还记得,我曾问过养父我的父母为什么要抛弃我时,养父看着我的眼神跟表情很奇怪,除了怜惜无奈还会有很深的厌恶。

    但我知道那不是对我的,可是我还是很在意。我心里有个声音在叫我找出答案,一定要想起来我父母的身份。可是,同时又会出现另一个声音,她会制止我去回想,每当我要想起时,总会头疼欲裂的好想死。

    我快被这两种声音折磨的精神崩溃了。可是我不敢跟养父说,我总感觉,如果说了会有可怕的事发生……

    当我正被折磨的精神恍惚时,我的闺蜜秦亭,邀请我去他父亲最新送他的小山庄玩,为了放松自己也是为了转移注意力,我最终跟着去了,可是……

    我真的好后悔啊!为什么!为什么是我!!我恨!我好恨!!!

    [卧槽!!搞什么!]月夕脸色青白的一手捂住了脸,一手抓住了自己的胸口。

    妈蛋!差点吓尿了!

    任谁闭着眼跟看电影似的,在看一部小清新的生活片,刚看到出现一片风景不错的庄园,结果一秒变成了恐怖片,漂亮mm瞬间爆掉了半边头,浑身血肉模糊,瞪着一只快脱窗的眼球,还恨意森森、疯狂的冲着你凄喊……

    卧槽……要不是月夕反应快,一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估计她刚才非叫出来不可!

    [这次的记忆都是怎么回事?!一到关键点就给我来这招!还有,为什么我这次会看见原主的灵魂?嗯,是灵魂吧?]月夕摸在胸口的手,能感觉到自身体内,那颗快速跳动的心,如果换成上个副本的越溪熙,估计是要吓死了……

    真是比看越溪熙记忆时,还要可怕!要不是在现实中买到了那款恐怖游戏,她还玩了一年多,这回还真是兜不住……

    [宿主,我也不知道啊。副本给予你什么记忆你就接收什么,而你接收的就是我看到的,你无法得知的,就只可能是跟任务有关的原因。请宿主尽快触发任务,说不定可以根据任务推断出些什么,我相信以宿主的聪明,一定没有问题的。]

    [呵呵,我真是谢谢你对我的自信啊。]

    [因该的,宿主。]

    ……好像打洗它……

    喜欢天天都想求速死请大家收藏:()天天都想求速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