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天天都想求速死 > 第92章 氏族中的密誓
    92

    [……可是,宿主你找不到他的踪影。他也没来找你,我利用了所有智能、光脑有监控设备的电子地方查探,也没有找到一点消息,所以这就能证明,三年前,他就已经来到天梯试炼区了。]

    [没错,是有这个可能。但也不能代表他是来参加百里氏少主的竞争的。也有可能他只是直接进入学院了。]月夕拧着眉,她实在不喜欢014的猜测。对于百里家的少主竞争,月夕能用来形容的词,就是:血腥、残酷、危险以及不择手段的活下去……

    她实在无法想象,那个对她笑的腼腆的孩子,如果真的去参加了,会变成什么……

    [……]

    还能变什么……性格早就完全成形了好吧……

    014队实在是好奇,自家宿主为什么有时候……这么迟钝呢……

    它都提醒的这么明显了,可是宿主就是不开窍,脑子跟被蒙住了似的,一门心思的就是认定了,恶狼是只……兔子……

    它还能怎么办,宿主这么情商低下,它也很绝望啊……

    [宿主,不管百里夙是不是去竞争少主的位置,你必须找到他跟他行周……]

    [好了好了!我知道的,找到人再说吧……现在人都定位不到说什么都没用。你还不如帮我把下一个攻略对象,找出来实在。]

    月夕大张着四肢瘫在床上。

    月夕想到,拿取混沌碎片的方法,就头疼。

    看来以后攻略成功后,一定要尽快拿回碎片了,亲一亲她还是能接受,就当亲个猫狗什么的好了。

    至于,跟夙那个啥……真的很难想象啊……

    算了,到时再说吧,能力提升的慢点就慢点吧。

    [不说没影的事了,我还欠你多少能量?我记得还完了吧?]

    [宿主,你三个月前在月氏狩猎林里,弄回的那朱天源草,已经把最后的30万还掉了,你需要看个人最新信息吗?]

    [嗯,打开个人信息。]

    [是的,宿主。]

    宿主:月夕

    特殊体质:混沌体

    能力级别:精体双21级(中级中阶)

    技能:精神操控(入微),双手武器,月氏武技。(熟练)

    特殊技能:精神力吞噬。

    能量储存:953250。

    备用能量:500000

    主线攻略任务:

    夙好感100。(已完成)

    黑化值*5颗星。(已完成。)

    赫连苍枖好感100。(已完成)

    黑化值*5颗星。(已完成)

    收集混沌能量结晶碎片*1。

    (16)

    (请宿主尽快回收。)

    [唔,为什么黑店没有功法换取呢?]

    [因为我还没有升级,当我升到三级时,功法就会出现了。]

    [……两百万……还差多少升级?]

    月夕抽了抽嘴角……真是个无底洞。

    [宿主,从你赚取的能量来算,还差个30几万就可以让我升级了。]

    [信好你的升级,只是以我赚取能量的数值来升级,而不是把能量拿给你升,如果真这样了,估计到现在我都还是个穷光蛋。]月夕在脑内调侃的对着014道。

    突然,月夕的精神力猛地释放出识海,紧密的把自己整个包裹了起来,并且双手已经拿出了她的双手剑,从床上一跃而起,精神力随着剑,对着靠窗的那一方极速甩去。

    只听“砰”的一声脆响,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出现了一道若隐若现的身影。

    见到此,月夕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精神力突然形成细如毫毛的灰色针形,向着那道影子激射而去。

    可惜,还是慢了一步,只间那道影子一样的人,突然整个一晃,竟然完全没了踪迹……

    此间从月夕一跃而起,到攻击的过程,不过十息之间。可是月夕快,那道影子也跑的更快。

    “出了什么事?”刚准备过来跟月夕辞行的月暮,在离月夕所在的房间百米开外时,就感觉到了月夕熟悉的精神力攻击波动,于是极速的冲了过来。

    刚好跟往月夕处回反,同样察觉到攻击波动,直接从窗口处,跃进来的月鞘,同时抵达。

    “来了只……老鼠。”赤脚站在地毯上的月夕,对着走进来的俩人笑了笑,慢悠悠的把武器收回辰戒,无所谓的说道。

    管他是谁,反正她也没什么损失。跑掉了又怎么样呢,相信被她发现时的第一击,一定有他受的。

    “是随机传送符。大意了,你走前把丫头的房子从新布个阵。就布九九锁魂阵。”月鞘面无表情的对着月暮说道。再转回月夕的方向说:

    “丫头,在你的能力没有完全转化成修真体系前,还是不要出门了吧。你现在的修炼体系,比起试炼区的修炼体系要低一等,刚才那个跑掉的人,能力也就开光后期。如果以你的资质,转化了功力的你,因该是可以给他留下更大的创伤的。”

    “嗯,我听爷爷你的,我也想快点变强。对了,父亲他……”

    “别提你那个混账父亲,不肖子。你先跟暮告别,我去找你堂爷爷给你要点东西。”

    月夕对着面瘫的月鞘,却能感觉到她家老爷子,这会是心情不太美好。毕竟让只老鼠跑到了月夕的房中,这对月鞘这等大能来说,确实很憋屈。

    于是,月夕乖乖巧巧的送走了自家爷爷。才看向身旁刚才一直沉默着的月暮。

    “不要告诉父亲,免得他跑进来。”

    “……嗯。一会帮我一起布阵,月夕,你很聪明把阵学起来吧。你要知道,月夕等同于月栖的这个消息,很可能会很快被人所知了。”

    “啊,知道就知道吧。我不愿意,难道你们会让人对我用强吗?大不了,我就呆在副本不出去了。等我能力大的谁也那拿我没办法后,我再出去。”月夕见月暮在她说出,不出去时的挑眉,才赶紧接上后半段话。

    月暮这人,虽然冷血的视不在意的人如无物。却对感兴趣的人,在乎的不得了,真的很极端的对比,她不由的好奇起来,月暮到底学的是什么功法,让他的感情如此分化极端。

    “很好奇?”月暮带笑的声音响起。原来不知不觉的,月夕把心中的好奇,已经问出了口。

    “啊~可以说吗?”月夕干脆大大方方的问起八卦来,反正她是真的好奇。一手接过月暮递过来的晶石,月夕站在一边看着月暮掏出符笔又拿出一块阵盘,用符笔在这块空阵盘上,迅速的笔走龙蛇的用精神力或者该叫神识,刻画起来。

    月夕沉默的等到月暮把这块阵盘刻画完毕,即可捏碎手中的晶石,以晶石沫缘着阵盘上的线条,用精神力控制着一路铺垫上去,当最后成形的一瞬间,整个阵盘亮起了一阵光,大概三息间,才逐渐的暗了下去。

    “嗯,这样要刻九块吗?”月夕拿着刻录成功的阵盘,在手指尖上转了个圈。才转到一半,就被月暮用手指捏住阵盘收回了他的星戒。并且又拿出一块晶石给她,才对她说道:

    “你知道九九锁魂阵,是怎样的一种阵吗?它分为九块阵盘,是个复合阵,作用就是没有得到阵盘主人的允许,就踏进阵盘护住的地方时,魂魄就会被阵所吞噬。而要想布出这个阵,得学会的一种功法,就是我所学的噬情天决。这个功法会吞噬掉人产生的情感,而当被吞噬掉所有的感情后,已经无情可噬的人,功法也将寸步不前,练了噬情决的,想找到让自己能产生情感波动的人,真的很难,而我很幸运的跟你父亲认识,并且我对他的情感,一直没有被吞噬空,现在来了你,我就更安全了。”

    “嗯,这功法好像很厉害?”月夕手上没停,稳稳的为第四块阵盘涂抹好晶石沫。

    别看月暮说了一堆,他的手上功夫可没停,如今他跟月夕,一个刻画,一个上晶石沫,已经做好三块阵盘,月夕手上的第四块也马上要成了。

    “对我来说,刚好是对的。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适合,你更不适合,因为你没有情可噬。”月暮瞟了眼正认认真真,涂抹着晶石沫的月夕,无声一叹。

    也不知道这孩纸,小时候被白月茵怎么了,为什么会产生不了情感。这三年来,他一直在试图找出更多的当年情报。

    可惜,很多事因为当初的没有注意,已经无从追究了。

    哼,当中轩辕那个旁系的女人,一定出了不少力气,把白月茵那个蠢女人怀孕到生子的事,抹消掉了不少。

    这次回到现实,因该是可以把当年的几个当事人,找出来聚一聚了。

    “啊~真可惜,我还想跟你学学呢。对了,暮。你跟我父亲是什么境界的?”月夕耸了耸肩,想起自己还没来的及问月烨的事。刚好可以跟月暮提出:

    “还有我爷爷他们,都什么境界啊?”

    “我跟你父亲都是金丹后期的修为。太上长老他们都是元婴后期,月鞘长老是大圆满。至于其他的老祖,你父亲的爷爷是分神中期,其他同辈分的老祖是初期分神修为。我们月氏,再老的一辈,还有两位合体中期跟后期的祖爷。像我们五大氏族跟皇族,都是有两位合体期的老祖宗。”

    听到这,月夕眼神不由一眯,似笑非笑的开口问道:

    “那如果我们月氏的老祖宗,先一步有一位达到洞虚的话,是不是,我就不用怕任何一家的逼迫了?”

    “如果月氏真的能领先其余氏族一步,你确实可以无视其他氏族。然而,却不可能会有一家独大的可能,因为五大氏族与皇族有密誓,誓约内容已经不可究了。但是,但凡有一家的老祖升一阶,那么同辈中人,就自然会有一人,紧随其后。每一家的高阶修士,全都是一个数。甚至如果有一家的高阶修士出现伤亡,那么,这一族的人,就会出现高阶修士集体进阶的情况。直到这一氏族的高阶数与其余的几家持平为止。”

    “……誓约的力量?”这什么誓约竟然这么牛逼哄哄啊。

    “大概吧。好了,来。你把血每个阵盘滴一滴。”月暮满意的拿回月夕最后完成的阵盘,对于月夕的效率非常满意。

    月夕对精神力的超控这么有潜力,相信转化成神识后,学起刻录阵盘,一定能一日千里。

    月夕再次一一接过月暮递过来的阵盘,以精神挑破食指,九块阵盘都滴上了血,只见被滴上血后的阵盘全都飘浮起一阵血红色的浮光,看起来异常的森冷,不过这样的异样,也只不过是眨眼间的事。

    月暮接过月夕涂好了的阵盘,示意月夕站去门外,等到房中只剩他一人后,起手把九块阵盘往空中丢去,只见月暮双手合十在胸前,极速的掐决又变换,几乎成了重影。

    “入位。”

    随着月暮嘴中柔和的吐出两字,原本稳稳的悬浮在空中的阵盘,疾速的分别飞往房中的不同角落,飞快旋转的隐没入了地面,当阵盘完全看不见踪迹后,整个房间瞬间闪过一阵红光,随即就隐没了踪影。

    要不是月夕亲眼看着,月暮打入了阵盘,这房间就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是这会,如果没得到月夕的允许就进入这间房的人,很快会发现自己进来的下一刻,身体跟神魂就分离开了。再想回到身体里,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除非神魂强悍的能抵挡住月暮刻录在阵盘上吞噬神魂的攻击,才有可能强行附回自身。

    但就算回到了自身的身体,来人也触动了阵法,到时月夕打不过来人,元婴期的月鞘他们,可不是摆设。

    “幸苦了,暮。你现在就要出天梯了吗?”月夕的心中,有一瞬划过一丝难受。她几乎是立即的就明了那种感觉叫不舍,这么清晰的感知到那一丝心的跳动,不由令月夕恍惚了一瞬。

    这样的异样,自然是瞒不过金丹修士的神识,月暮好笑的抬手摸了摸月夕的头,说道:

    “心里感觉不到的情感,就不要演了,我还不知道你的情况啊。好好学,等我忙好了,我再来看你。还有,在修为没有完全转化巩固稳定前,不许下本。不然,我会跟你父亲讨论一下,某人利用某个赌局,赚了不少能量的这回事,是不是该收点好处什么的。”

    “说的好像就我一个人拿到好处似的。走吧走吧!我要休息一下!哼,不送。”

    喜欢天天都想求速死请大家收藏:()天天都想求速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