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竟然人都齐了大家都说说自身的情况吧?我叫赵荀,职业是商务经理,今年28岁,我是加班太累,睡着后再醒过来就在这了。”

    这是个一看着装,表现出的气质就是一派精英范的男人。看似斯文有调理的自我介绍,但从他短短的几句话中,却推了自己鼻梁上带着的那副银丝眼镜五六次,月夕就能知道这个男人并没有表现出来的冷静。

    月夕此时还半靠在刚才扶起她,目前为止唯一对她发出善意的那位御姐的怀中。

    借着其余人都认真注视赵荀的自我介绍时,月夕一心两用的观察起眼睛能看得见的地方,顺便把着四周相隔站的比较开的其余几人,与在她装昏迷时听见的说话声音,做个对号入座的猜测。

    几人所在的地方是个空空旷旷目测有个50平米大的房子

    ,如果有量尺的话,一定能得出这房子就是一个正正的立方体,房子的四面墙还有房顶跟他们踩着的地面上,涂抹着大块大块黑黑红红的颜料,相互交叠扩散,给人一种诡异的视觉冲击。

    月夕感觉盯着那些黑红相间的色彩看的稍微长点,总有种从头麻到脚的冷悚感,瘆得慌!

    特别是看到他们这伙六人中,最后的那一个女孩,正靠在一块染满黑红色的墙面上时,月夕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理作用,总感觉那块色泽好像在变亮似的……

    为了减轻自己看着那怪异墙壁越来越重的瘆人感,月夕赶紧移开看着那个少女的视线。

    而之所以月夕可以准确的看出那是个女孩而不是女人,那得归功于对方那一身中二的朋克装了,还有对方一脸烟熏妆也掩饰不住的稚嫩感。

    月夕心里估计了一下,因该跟她真实的年龄差不多,要不就十五最大也大不过十八的未成年。

    转开眼的月夕,接着看向离少女三米远处,一个吊三眼,面上无肉,两腮内陷,下巴尖细,颧骨突出,鼻子尖小,一副刻薄像的中年男子。

    不用这男人出声就能猜到那个说话刻薄的声音是属于这人的了。

    也刚好这人接过精英男赵荀话,开始自我介绍起来。

    “你们叫我老程就行,我就开了个超市,睁眼前的记忆……我记得我好像出门打了个电话来着,之后好像是眼前一黑再睁开就是这了。”说自己就叫老程的人,那双吊眼对着其余五人一一翻看了看,从那双吊眼中暗藏的明显怀疑,就可以看出这人根本就不信任这里除他自己的任何人。

    所以,他是连真名都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了!

    “我、我叫楚江军,江是长江的江。我是学计算机编程的,因、因为一直找不到工作,我昨晚一个人在家喝了很多酒……再醒过来就在这里了。啊!那个我26了。”说完最后的交代,这人又畏畏缩缩的缩在了一边,飞快的往月夕俩人这边看了一眼又低下了头。

    ……

    呵呵,你说你一个穷挫矮做这么个小媳妇的表情,真的很一言难尽好不好……难怪找不到工作……

    “大家好,叫胡骊……”

    “咳咳……”

    “……没事吧?”明明一个挺温柔的笑意,月夕却能感到这位叫狐狸的御姐,那笑容里满满的深意。

    “对……对不起。”月夕低下头弱弱的道歉,自认自己把胆小如鸡仔演示的挺入骨的。

    “没什么,我的名字确实很让人误解。”胡骊抬眼扫了扫几个面带异色的男人,笑意得体的对几人点点头,抬手安抚的摸了摸月夕的头。接着道:

    “古月胡,马丽的骊。我是个礼仪老师,原本正开着车去一个学生的家中,感觉好像一眨眼似的就出现在这里了。至于年龄……呵呵,女人的年龄可是个秘密啊,因该跟我们此时的遭遇没什么重要性吧?”

    胡骊说完,不看那几个男人的脸色,鼓励的看向正好在看着她的月夕。

    月夕装着被人发现了自己偷偷的窃视,憋红了脸扮演害羞小白兔,低头轻声细语的自我介绍道:

    “我、我叫越溪熙,我还是个大二生。我就记得是跟朋友去网吧玩了一下练胆游戏,然后睁眼就在这里了。”

    说完的月夕抬头看向靠在墙壁那,一直没再出过声的最后那个少女。

    “……”

    突然的安静,没由来的让人一阵不安,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无声的决定一起往墙边靠近。

    “喂!你们想干什么?!”

    !!!

    “啊!你这死丫头!突然喊个什么!”老程青着脸一个劲的安抚着自己极速跳动的心脏。任谁在这安静的环境中,原本一个半垂着头半磕着眼的好像睡着了的人,却猛然抬起头来瞪的跟铜铃似的大眼对你大喊,不会被吓个半死的,看看其余几人的表情就知道了。

    精英男的眼镜都被吓的滑下了鼻梁,懦弱男脸白的也是发青,月夕原本刚才还因为要扮害羞脸上憋出的红,也退的干干净净,又变成了苍白的小可怜。唯一好些的可能就是‘狐狸’御姐了,只有被吓时捏紧手上的东西,脸色都没怎么变,还是笑的高雅温柔。

    [宿主的演技真不错,说害羞就害羞,说被惊吓就是一副快被吓死了的表情。这样以后去到故事副本里扮演角色一定不容易崩人设。]

    [不错个屁!妈蛋!是我身边这位美女掐的!卧槽!我手臂一定青一块啊!]月夕心里简直痛的咬牙切齿,刚才她根本还没来得及变脸,手臂上的巨痛,就让她完美的表现出所谓的受惊吓状态了……

    这女人到是维持住了自己的仪态,只是可怜了她的手臂遭了大罪!

    [……]

    014表示:宿主那么惨,它却觉得很想笑怎么破……

    [014我怎么感觉这副本有些诡异啊?背景你发给我,我还要兑换未来记忆信息。趁现在这些人的注意力没在我身上,速度全传给我。]月夕的直觉告诉她接下来很危险,整个环境给她的感觉也是无处不在的危险,不用看都能想得到,她衣服下的皮肤已经布满了鸡皮疙瘩。

    喜欢天天都想求速死请大家收藏:()天天都想求速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