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你看到什么了?”天蒂的说话声越来越低,就是被她抱着手臂的月夕,也听不清她最后的尾音。于是没忍住内心的好奇,问了出来。

    [宿主,请注意人设。胆小内向被吓死的越溪熙,会在这样诡异瘆人的时候,还有闲情好奇别人的事?]014突然对自家宿主怕鬼这一猜测,产生了迟疑……

    难道宿主都没看见?那个雾里面可是有……

    [咳,你不好奇一直活气满满的人,到底看到了什么,整个人都焉了下来?]

    [……宿主你确定想知道?如果你想知道,可以一直盯着那里看看,你就会知道你好奇的事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听见014这坑姐货说的话,她突然一点都不好奇别人,都看见了什么……

    “她……他们怎么了?”胡骊对周遭的环境观察的差不多后,收回注意力看回月夕这边时,眉头不仅一跳。连原本嘴角的那丝温柔浅笑,都收了一瞬。

    “啊?”原本还在纠结要不要听014说的,盯着血雾看看的月夕,被胡骊没头没尾的询问声,弄的莫名其妙。

    “天蒂那里不舒服吗?”都整个人都挂在你身上了……

    胡骊眯眼柔笑,笑的抱着月夕神魂不定的天蒂,硬是被看的打了个激灵,有了点反应。

    “嗯?天蒂你没事吧?”

    到底看到了什么啊?瞧这一惊一乍的……

    被误以为是看了什么不好的东西,而吓得一哆嗦的天蒂,在月夕软糯的询问声中,一把捏紧了月夕的手臂,惊叫道:

    “我死了!我、不不我没死!那不是我!不是我!”

    “啊!”

    “松手!”

    “怎、怎么了?”

    “搞什么啊!又是你这丫头!突然尖叫个什么鬼!”

    月夕冷汗直冒的任胡骊半拥住她,帮着她跟疯了似的天蒂,掰扯抢救她的胳膊回来。

    不是她不想自力更生,实在是越溪熙的身体可不是她自己15级的体力术者身体啊!这只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软萌妹子,还是个身娇体软,易推倒的身子骨!

    如今她的右手臂被天蒂捏的死死的,不过才两分钟不到的时间,月夕觉得右手臂已经痛的快没了知觉……

    明明是个比她还小的女孩,此时抓在她手臂上的力量,却大的吓人!

    胡骊都已经用上吃奶的劲,去一根一根的掰扯天蒂的手指了,可是依然动摇不了天蒂,那跟焊死在月夕手臂上的双手!

    如今的天蒂,双眼赤红,眼珠瞪的跟快脱窗似的鼓着!神情狰狞恐怖,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不是我,我没死……

    任胡骊怎么拉扯叫松手。她都跟听不见似的,死命紧抓着月夕不放!胡骊越掰扯她手,她反而抓的更用力,好像她手里抓的,就是唯一能救她的东西似的!而胡骊抢夺手臂的行为,正好刺激到天蒂,原本就恐慌到恍惚的精神!

    眼看月夕那张秀气的小脸已经痛的苍白到透明

    ,嘴唇更是因为疼痛咬的渗出了血丝,整个额头都是冷汗浸浸,那双原本黑曜石般,深处暗藏轻松狡黠的光亮双眸里,如今只看得见隐忍的,有些扩散的瞳睦里的痛苦!

    看清月夕眼中真实的痛苦,赫连苍枖的心里,突然浮现出一股暴虐的情绪,如果不是他17级的精神力虽然用不了,却还在的关系,估计在这股暴虐的情绪浮现时,他已经不顾崩人设的后果,直接从星戒中拿出他制作的腐蚀剂,喷洒在天蒂的身上了!

    虽然赫连苍枖最后,理智的压住了想把带给月夕痛苦的天蒂,腐蚀个干净的想法。却还是一时没办法完全回到,自己温婉贤淑的人设上。最终在自己不能动粗,只能选择让别人听他的做了!

    于是,胡骊抬起头看向已经被这一变故,吓的呆住了的几个男人。朝着离的最近的赵荀喊道:

    “赵荀!打晕她!”

    “可、可是……”

    “打。”

    赵荀被胡骊眼中的森冷,口中带出冰渣似的一个字,吓得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自己开始行动起来。

    “等、等等……”月夕因为胡骊,突然异常森冷的口气,终于把自己专注在,疼痛中的注意力拉了出来。

    眼见赵荀要对天蒂动手,赶紧出声制止。这可不是月夕要圣母一把,而是为了她自己,等会不需要剁胳膊!

    “天、天蒂她不对劲!不能打!”

    因为打也打不晕!只会让这妹子,更加用力的捏紧她!

    月夕疼的冷汗大颗大颗的往下淌,嘴里急急解说着,眼睛看向胡骊时传递出一丝凝重。

    “赵荀!等等。”与月夕对上眼瞬间,原本因为受暴虐情绪,影响了理智的赫连苍枖,终于也抓住了那丝不对劲的地方,不由脸色一变,也出声叫停了赵荀。

    而原本就因为月夕的出声,就有些迟疑起来的赵荀,在胡骊也出了声后,终于松了口气,收回走向天蒂的脚步。

    赵荀紧张的,又推了把自己的眼镜,问道:

    “天蒂她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越溪熙的胳膊……”

    “还好吗?不能打,怎么把你手臂弄出来?有没有办法?”

    “我还能忍受,不过如果赵荀你打下去,估计天蒂再加份劲,我骨头可能要碎了……等会大家都别出声可以吗?”

    对于赵荀的问题,赫连苍枖是没时间跟心情去解答,月夕只好一边回答赫连苍枖,一边对赵荀说,最后再提出自己的要求。

    此时,月夕已经顾不上崩不崩人设了。她只能说,尽量控制自己的,说话语调不要太强势。

    让越溪熙看起来只是因为面对困难时,虽胆小,却可以坚强面对的励志女人。而不是突然,从一只胆小的兔子,突变成冷静强势的女王归来……

    [叮,人设崩坏度+5%,崩坏度15%。请宿主小心。]

    月夕听见014的播报,松了口水。

    她赌对了。

    虽然依然被扣了5%,却比一开始,只是偷偷躲着笑了一下被发现,就扣了10%强多了,而且经过这次试探,她终于知道,如何在改变一定的人设性格后,却不用崩人设,或者把崩坏成度降低的方法了!

    那就是结合环境去更改性格!当然这要让副本中的人,认同你的改变是合情合理的!

    喜欢天天都想求速死请大家收藏:()天天都想求速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