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你一开始说过,我进的是时间回廊?回廊因该是曲折环绕的,时间回廊我是不是可以猜测这是个扭曲的时间地带?一个或几个神人因为无聊,所以把死了的人弄过来扭曲掉死亡时间,再布置点小任务什么的,看着人类为了自己小命挣扎拼搏上演着悲欢离合,只为了他们稍微扭曲点的时间线,就能奉上扭曲的灵魂……这是玩弄人心吧?]

    [叮,触发时间回廊主线任务:

    揭开时间回廊的世界观,达到百分百,奖励:能量500000。达到百分50%奖励:能量250000。(目前15%)

    找出玩弄人心的时间魔灵,奖励:时间种子一颗。

    消灭魔灵奖励:高级属性能量灌溉(属性:全)

    完全结束时间回廊的副本,奖励:入住权高等高级。]

    啧啧啧~

    真是难得再看见,这么一本正经的任务跟奖励了。她还以为自己的每次任务就是攻略某个人就行……

    月夕正表现的看似被胡骊的一连串信息,轰炸的神思恍惚,惶恐不安的低着头,脑内却淡定的翻看着刚冒出的一堆主线任务,顺便对014先前发布的攻略任务吐吐槽。

    可是突然的,从脊梁骨里冒出了一股寒意。刺激的她不止打了个冷颤连喷嚏都打了出来!

    “啊嚏!”一声原本就很响亮的喷嚏,结果因为此时这间安静又空荡荡的房屋,响声还形成了回音。

    于是,原本就心神不定暗自思量着胡骊,归结出的那些不可思议结论的众人,顿时被月夕这声堪比惊雷的喷嚏声给吓的够呛,最代表的就是楚江军了,看那脚下的水迹……

    吓尿了……

    “呃……”这是原本被月夕喷嚏吓的有意见正准备出声质问的赵荀,结果因为这意外的一幕,不由尴尬的咬到了舌头。

    “天哪……你吃什么了!熏死人了!你是不是连……也吓出来了吧?!不行!我要离开这间房还有这个恶心的家伙!”老程讥讽嫌恶的捂住口鼻,白了眼已经无地自容的快缩成一团得楚江军。

    “切!一个大男人竟然吓成这样?你还不如越溪熙呢!你看她就是吓死的,现在也没你这么恶心!”天蒂环起双臂,轻蔑不屑的半抬下巴,看了眼那个畏畏缩缩的男人。

    心里暗自撇嘴:哼,没用的男人。

    “对、对不起,都怪我打的喷嚏……”月夕泪眼花花的低头道歉,看似愧疚无措的紧紧抓着自己的衣摆。只是低下头的眼中是一片的淡然无语。

    她不会嘲笑楚江军的丑态,毕竟归根究底,也是那个让她自己都很无语的,震天响的喷嚏造成的。但同样的,她也不会去可怜他,可恨之人才有可怜之处,不是吗?

    不过是两个陌生人,她能淡然以对,已经算是对楚江军的好意了。

    “不用道歉,并不是你的错。”胡骊温婉的声音,从头上传来。

    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月夕从这声音里,却能感到几分促狭的笑意……

    “可是……”

    “你道什么歉?他自己胆小如鼠,这么个喷嚏声就这样了,关你什么事?别把什么脏臭烂的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嗤!”天蒂对着自责不以的月夕,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说教,最后对着因为她们的谈话,已经恨不能消失掉的楚江军嗤之以鼻。

    “天蒂!够了,现在不是在意这些小事的时候。赵荀,你对于‘鬼’有没有什么看法?”胡骊止住了天蒂还想继续对楚江军的嘲讽,看向一边欲言又止的赵荀。

    月夕同样看了眼因为胡骊专门向他询问,激动的连推了三次镜框的赵荀。

    再次微低着头,掩饰对赵荀这人虚伪又没胆色的嗤笑。

    真是既想做好人又怕得罪人,做出那副左右为难的模样给谁看呢?还不如跟老程、天蒂一样,厌恶就表现出来的让人舒服。

    不过对于胡骊会询问这人问题,她到没什么奇怪的?

    毕竟这六人里,她自己扮演的,是只小白兔似的性格,还是个在校生。天蒂就更不用说了,叛逆期不良未成年少女!楚江军……咳更没什么好问的。最后就只剩下在外贸里混上经理的赵荀,跟白手起家的老程了。

    可惜老程这家伙一看,就知道是个不怎么看得起女人的家伙,那满脸的刻薄像,得多眼瞎才会找他讨不自在?

    所以,最能让人接受又会有所得的讨论人,也就只剩下一直想表现的赵荀了。

    “咳,我觉得吧,这个房子一眼都看的到底,不如我们先离开这个房间,出去找找线索?你看楚江军那一身,也需要找个换洗衣服什么的?那个,你们觉得?”

    “走走走!早该离开这地方了!你们不觉得这乱七八糟的墙面涂鸦,瘆人的狠吗?!”赵荀话一落音,老程赶紧同意道。

    他一边搓着自己的手臂,一边神经兮兮的看来看去。总感觉这黑黑红红的涂鸦,好像要冒出什么来似的!

    “问题是我们怎么离开?我刚才醒过来去拉过门,不是打不开吗?这里窗都没有好不好?难道砸门?”天蒂白眼连翻,觉得赵荀这人竟说一堆废话!胡骊还不如不问他呢!

    “不,现在门因该打得开了。溪熙我们去试试?”

    “……啊?好、好啊。”月夕因为胡骊的突然轻昵的称呼,僵着脸答应道。

    这样僵硬着表情的月夕,看在其他人的眼里,就是很害怕却愿意配合胡骊行动的坚强。

    不由收获了天蒂一大截的好感!也让老程,对着楚江军又是一哼:

    连个被吓死的女人都比不过!

    赵荀沉默的推了一把眼镜,至于楚江军本人……

    已经无地自容的早不敢看任何人了……

    然而,月夕之所以会僵硬的原因,不过是被同为试炼者的,赫连苍枖叫出的‘夕夕’

    给惊的……

    还好当时脑中014及时叫出:

    [越溪熙。]

    真是……心虚果然容易代入吗……

    [这只是证明宿主还没有入戏。宿主这样很危险,建议宿主把人设名字多读几遍。]

    [……知道了。不过,这人为什么突然叫我叫的这么亲密?真的很讨厌。]差点又害她崩人设!

    她一定是跟这个叫赫连苍枖的家伙,八字不合。

    [以双方人设看,此时的胡骊对越溪熙亲密些,并没有崩人设。从宿主人设记忆看,女主也是这么称呼越溪熙的。宿主太大惊小怪了,这只能证明你并没有,把人设的记忆都记住。请认真些宿主,别忘了崩人设的后果。]

    ……

    竟然……无言以对……

    喜欢天天都想求速死请大家收藏:()天天都想求速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