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天天都想求速死 > 第6章 突如其来的邪火
    6突如其来的邪火

    “找里德师、啊!”顺嘴的回到一半,夙才反应过来,光顾着查探四周,竟然把不该说的吐出来了。回过头,见月夕果然已经停住了脚。夙也只好站住,有些无措的望着眼前面无表情的月夕。他知道,月夕生气了……

    “那个,我,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的,夕夕~”

    “小夙,我们是搭档,一直都会是。所以,为什么?”她给他解释的机会,只因想他们一直是搭档。

    ‘要承认彼此会是相依为命的亲人,要坚定的把后背交给彼此的伙伴,要有秘密一定共享的朋友。绝不背叛、绝不猜疑、绝对坚信彼此。’

    只有做到以上三要三绝,在天梯降生区才能在对别人介绍时说:“这是我的搭档。”

    虽然他们在一起才一年,可是他们原本一直都做得很好,不是吗?

    这股突然冒出来的被欺骗的感觉,让月夕难受的想把这个学欺骗的坏孩子揍一顿,但她还是深吸一口气压住了那股邪火,只是冷冷的等待他的解释。

    “里德师兄说别告诉你,悄悄带你过来去狩猎牛狼!夕夕,我错了。我该征询你的意见的。你别生气,好不好?”夙可怜兮兮带着讨好的望着月夕,希望能得到她的原谅,可惜他失望了。平时总是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的月夕,不仅呡紧了嘴唇,还拍开了他小心翼翼伸过去,想拉住她的手。

    “去狩猎牛狼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为什么要瞒着把我带过来?”月夕继续面无表情的无视夙那副快哭出来的表情。明明是个容易害羞,性格内向的孩子。从他们相识以来,就从没有对她欺瞒过任何事。

    他们是搭档,如果不想埋下猜疑的种子,就必须弄清楚他今天欺骗的原因。她不能因为他是孩子,就轻易的原谅他犯的错,她不想今天对欺骗的不追究造成他习惯性的欺骗。

    天梯不是一款休闲游戏,而是要用性命拼,才能得到生存的权利。习惯性的欺骗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最终演变成了背叛。这样的结果,她无法接受也不能接受!

    “是,是……”

    “这不是怕你不肯来吗!”头上突然响起的急迫人声,打断了夙的语不成句。

    月夕眯眼抬头,对不知蹲在石柱上多久的不速之客凝视三秒后果断收回视线。竟然是不速之客,她才懒得搭理!继续睨视夙道:

    “你不问我,怎么知道我不肯?小夙,我很失望,你竟然信他多过信我。那么你随他去好了,我回去!”话未落音月夕转身就想踏步而去,却被夙急扑而来抱住了手臂拦住去路。

    “夕夕,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不信你,我!”

    “哎呀!月夕!是我说你不愿跟我一起去的!你别怪小夙啊!要怪就怪我!你这小子也气性太大了吧!不就是跟你没说清楚嘛!至于吗?!”蹲在石柱上的不速之客见月夕怒气冲冲的要打道回府了,不由急燥的跃下石柱,也拦在了月夕身前。

    “哼!竟然小夙你这么听里德师兄的话,干脆你们两个做搭档好了!”见不速之客已然跳了下来,而劝解的话一说,仿若火上浇油。月夕只感觉脑子‘咯嘣’一声,某根名为理智的弦断了。于是,她大踏步冲到跃下石柱的少年身前,一手叉腰一手点上高她半个身的少年臂上,吼道:

    “里德师兄!什么叫我不愿跟你一起去?!啊,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呢还是你会读心术了?!你那只眼看见我不待见你了?!你是偷了我老婆呢还是睡了我妈?!我才能对你恨的连去猎个牛狼都会嫌你?!里—德—师—兄!叫你师兄不是你比我先入营,你这块头也不是白长的吧?啊,你说你比我们大的那十岁难道是狗尾巴草——假的吗?啊!好歹你也成年了,怎么尽干诱骗儿童说谎的事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是教唆未成年儿童犯罪!是在残害未成年儿童的纯纯心灵!是……巴拉巴拉……”

    在月夕仿佛不用喘气的咆哮中,一只在边上想劝却又裹足不前的在那焦虑,一只在满天口水中戴着眼底那一圈圈不可错看的蚊香圈洗着淋浴。

    此两人在历经近半小时的摧残后,月夕终于把口中最后的一滴水喷完了。而有了这半小时的发泄,月夕心口的那股邪火终于将近熄灭。

    “夕,夕夕,我,我错了!你别不要我!以后我再也不骗你了!夕夕!”从听到月夕叫他与里德搭档后,而一直在焦虑着的夙,见月夕终于停下了声,赶紧扯住月夕的手臂,寻求原谅。

    “……你就那么想去狩猎?”已经开始冷静下来的月夕,望着面前那双布满焦虑恐慌的褐金色眼睛,瞪的大大的仿若一只被抛弃了的小狗可怜兮兮。

    而在听见她的询问后,夙缓缓的低下头遮住了脸上的表情。只是手臂上的疼痛忠实的反映着他内心的紧张,突然无人说话而显得过于凝固的气氛,让时间像是过去了很久,其实也就是两个呼吸间,终于响起了夙的回声。

    “我不去了好不好?夕夕,我们回休息地吧。别再生我的气,好不好?”

    “呵……”是不去了,而不是想不想。

    听到夙的回答,月夕自嘲而笑。难道在夙眼里她就是一个强横专制的人?!连回答她都不敢肯定吗?!

    “夙,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在生气什么?如果连对我最起码的了解信任都没有了,我们……还要做搭档吗?”月夕的最后几字虽是微不可闻,但落在夙的耳内却仿若是惊天落雷,惊得他猛然抬起头一副不可置信的忘着面无表情的月夕。

    “夕……夕夕……”

    他不懂……他不是道歉了吗?为什么?为什么月夕还是这么生气……

    “够了!”里德双手气急败坏的在头上抓了两把,跑到月夕面前道:“我说月夕,你这是干什么呀!啊,你就别气小夙了行不?师兄道歉,都是师兄的错!说来这事,怪我!真怪我!是我跟小夙胡说八道些有的没的,你们俩可是从降生到天梯,就在一起的好兄弟啊!可别因为我闹僵了!”

    “……哼。”月夕扭头一睨,那抺僵直在一旁的小身影。

    “现在已经不是师兄说过了什么事,而是某些人对我信不信任的事。连对兄弟如实坦白自己心迹都做不到的,我不……”

    “月夕!你,哎,别冲动啊!冲动是魔鬼!这才多大的事啊?师兄可告诉你有些话说出了,以后可是有你会后悔的!”里德惊声止住月夕,他对月夕的气劲,表示无语!你说他那会被猴队跟狼头威逼去狩猎牛狼时,怎么就脑抽的想把月夕他们这两小子拉下水呢!还特么嘴贱的跟小夙这孩子说什么,‘害月夕在车上摔了,怕他小子不待见,可能不愿意帮他。’哎,他要是早知道月夕这小子这次这么较真,打死他也不会拉这次给他找事的小恶魔一起跳坑啊!

    “……”张了张嘴,月夕止住想回嘴的冲动。突然感觉自己今儿个是不是有些太激动了?还有莫名串上来的那股邪火!

    这是要搞事情啊!!!

    就像里德师兄说的‘这才多大的事啊?’可她今天就跟智商下线似的,跟真成了小孩那样计较着!更是感到所谓的被好朋友“不信任”“被欺骗”这样的认知使劲发火!

    但讲真!

    人家夙只不过是在带她来跟里德师兄相会前,没有提前告诉她原因而已!!可是她就跟被夙背叛要拉她去卖似的,心里憋闷的暴躁异常!刚才竟然还怒的想跟夙直接断交?!

    中风了吧她……

    月夕深吸一口气,突然一屁股坐到地上卷曲起双腿抱住,还把头埋进了膝盖。

    如此动作,就好像是委屈的在抱着自己哭似的,把另外两人一时惊的脸色都变了。

    “夕夕!你,你别哭啊!我说,我说,我想去!我想去狩猎牛狼!我想狩的牛狼换很多很多能量晶给你买低级潜力药剂!可是如果你不高兴不愿意去,我就不去了,好不好?!所以,你别哭啊!求你了!”夙半跪在月夕面前,手半悬她头上想碰不敢碰,脸色因为以为月夕在哭而变的自责愧疚。

    而另一边站着的里德,也因月夕这突然的动作惊得僵在了那里。

    要知道,狼营对爱哭的小孩一般都是采取暴力镇压!做师兄的都是这样,这是狼营里的传统,美其名曰这是在教导师弟们,男人流血不流泪!

    可是月夕这小子从进狼营的第一天醒来到开始生存训练,不管身上受多重的伤,还是因为锻炼精神力,而抽干精神后的那种脑子像被一万把凿子在戳的钝痛,都没见这小子在人前哭过啊!要知道就连他都有时少不了会掉那么几次泪的!所以,里德对月夕哭了的这个信息一时震惊的呆住了。

    喜欢天天都想求速死请大家收藏:()天天都想求速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