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天天都想求速死 > 第2章 狼叔来了
    2狼叔来了

    “夕夕,夕夕!你又发呆啊?!”

    “唔?恩,有事吗?”看着眼前这张像是掉过泥坑还是头先着地的泥脸,月夕又想走神了。

    眼前这男孩子那一头浅褐如可乐放在玻璃杯里,被阳光折射后的短碎发下,有一双细长秀气的眉。而现在笑的弯成月牙的眼睛,完全睁开后是圆润润的金褐色。直而挺的鼻梁,红如樱桃的唇。

    白的似透明的脸上那时不时因害羞而浮起的一抹嫣红,还有那唇角总有意无意地微微牵起的浅笑……这些都是被那一脸泥给藏起来的真实。

    嘿嘿~她帮着掩盖了一只祸害~

    虽然他只有九岁,可是以现在这只妖孽的姿色再怎么长,也歪不了的。

    “小树啊,你一定要记得每天往脸上抹泥巴,一定要记得啊~”

    月夕回过神,垫着脚拍了拍高她一个头的小孩肩。一脸语重心长的叮嘱。

    记得第一次看清这孩子的长相时,她还怀疑人家可能跟她一个性别,想想当时鬼迷心窍的摸了一把……咳咳~打住!你妹的~妥妥黑历史!!这辈子都不要想起来!!!不要!~

    这天梯里弱肉强食的,要知道甭管你是男是女,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长成这样就是祸,这孩子还不知道她要他这么抹泥巴的背后用心~姐姐这么善心的帮他藏起来保护了他的贞操安全~真心伟大~她怎么可以这么善良呢~

    小男孩,看了看肩上的小手表情很纠结。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发音不准?要不然,他跟月夕都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他是夙愿的夙,不是树林的树了,还是每次被叫成树!(其实是某人的恶趣味……)

    可是一低头,对上那张被月夕用魔鬼花的花汁涂得黑黑绿绿,还美其名曰叫什么新潮元素的脸……

    他抽了抽嘴角……

    他真心不懂什么元素,他就觉得月夕那样一抹到跟丛林山猫是比较像。

    其实夙一直怀疑,也许就是月夕把脸涂成了一只山猫,所以才被那些山猫当成了同类吧?要不然她怎么总是能逮到最会隐迹难抓的丛林山猫的……

    而且他也想涂成山猫的,可惜他竟然对魔鬼花计过敏!

    想哭~不能跟夕夕一样了~

    不过月夕说,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个性美!

    所以,他只能涂泥巴。至少这样看起来他跟月夕的迷彩装差不到哪去吧??

    虽然,他更喜欢把脸洗的干干静静的……但为了他们的搭档特色,证明他们是一路的,更主要的是他要是洗掉,某人就以不跟他搭档的威胁……

    所以,他告诉自己一定要记得抹,并且要坚持到底!

    心里已经纠结的有些歪楼的小男孩,正在点头一拭自己内心的坚定信念,一回神对上了月夕脸上,那双藏在微微上翘似黑色纤维的睫毛下,如宇宙星辰般平静深邃又如黑曜石般纯净的黑瞳……

    好吧,小树就小树,夕夕喜欢就好。而且,看月夕这么在意自己,每天都叮咛他抹泥巴,真的好开心哦!~

    还好,对于这孩子心里的想法,月夕不会读心术,要不然以某无良家伙那恶劣的性格。一定会把一而再告诫他的真实原因,只是因为怕他那容貌给她添麻烦的这个真相,给告诉这个缺爱的孩纸!

    因为某人的心语一,曰:

    快乐要健在别人的痛快之上,快乐才能更长久。

    ……

    于是,一高一矮两个还不到1米5的半大小子,站在那棵需要五人才能合围的参天大树下,矮的一脸的语重心长仿若大人似的在说着什么,高的虽然一脸羞怯却还是严肃认真的点着头。

    场面如此温馨庄重,可惜人物却如此喜感。

    这就是没听见两只小的谈话内容,正在靠近他们的苍狼感想。

    你说两个小屁孩像大人似的在那学领导慰问同志:

    “同志好好干。”

    “是,领导!”

    能不喜感?!

    “咳咳,我说夙小子,让你来找小夕,你怎么就找不回去了?!”苍狼好笑的站在因为他出声而吓得分开的两个小家伙面前。

    不就咳的大声些嘛,瞧月夕那一副见鬼的样子,那里还有刚才那副小大人样。看看,现在这表情才符合他孩子的身份嘛!虽然天梯里的孩子是要早熟些,可月夕这孩子从醒过来,苍狼就没见过他那点像孩子的。

    八岁啊!这小子是八岁不是十八岁!你见过八岁的小不点在陌生的地方醒来,见着一票凶神恶煞的陌生大汉没哭不说。还一本正经的自我介绍,再条理清晰马屁连天的跟你套近乎,顺便还能让他们把自己知道的关于天梯的一切,像直筒倒豆子似的一股脑儿的全吐出来!

    这是小孩吗?这根本就是妖孽!

    不过一想起那天,他那帮向来无法无天,一贯对刚到营里的小子们施行封锁天梯情报,以劳换取的手下们,在回过神后那凌乱的表情。苍狼又忍不住幸灾乐祸了!

    真不愧是早临儿啊!

    传说初入天梯的小孩,在天梯要求的最迟十岁年龄限制上提前进入,而又能活过降生考验的。那都是运气、潜能、属性值超好的天才啊!真真是未来不可限量!这种从来只会出现在高等区的早临儿,这次不只降临在低等区,竟然还被他苍狼给捡到了,这一拣就是两啊!最近他可是做梦都能笑醒!

    “狼叔,狼大叔!拜托,快别笑了!你看看,小树又要被你吓哭了!”月夕无语的看着面前笑得特傻气的男人。你说满脸的刀疤不笑都够狰狞的,现在一笑。得,哪那是狰狞这两字能描述尽的!没看夙这孩子抖得都快哭了吗?!

    “哎,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丑不是你的错,但吓人就不对了,这绝对是写给狼叔你的。“

    “去去!说什么呢!老、我这脸怎么了?这叫男人知道不?!这营里多少小娘们对你叔我垂涎欲滴的,你这乳臭味干的臭小子知道个屁!”苍狼对着边晃着小脑袋,还一副他不可救药表情的月夕,吼道。

    这都什么破孩子?!你说这营里,上到那一帮子老手下,下到跟这破孩子同批的小子们,谁见到他不怕的?!可就这破孩子不怕他不说还老拿他脸开刷!偏偏他还就是对这破孩子特上心!!瞧瞧、瞧瞧!这孩子脸上的鄙视!你能别这么明显吗?能吗?能吗?!

    月夕眼看苍狼就要狂化了,赶紧识相的收起鄙视的眼神露出讨好状。她要敢不识相,狼叔这个表面一派公正,内里跟猴子叔一样小气的人,一定会公报私仇的!这可是血淋淋的教训啊!

    可想要把狂化的狼叔拉回正常,靠边上离昏倒差不多的那只就是扯淡!哎~靠人还是靠己好。

    “狼叔,你到底让小树找我干嘛?今天我可是休息日。”话说刚才光顾着刷人了,今天可是她的个人时间呢。

    要知道这来营一年,从她每月训考第一后。这棵树百米开外,就被默认为她的私人空间了。而且营里大家也都知道她休息的时候,更是“禁止入内”。今天,夙也就算了,这小子是少数不在禁止内的人。可狼叔也跑来就比较奇怪了,虽然他也不在禁止内。但狼叔可是大忙人,三天两头的往营外跑,今天竟然专门跑来逮她。

    话说这不是篓子叔的工作吗?难道是前前前天以猴子叔去偷看泡沫阿姨洗澡的照片,威胁他带她逛红区的事,被告发了?还是她前前天在丛林特训野外生存时,带着夙躲起来偷懒到结束,被发现了?再是前天把狼叔**照卖给路丽的事,事发了?或者是……

    “月.夕!你敢再或者给我看看,信不信老子把你小子丢魔鬼森林去练练!”竟然敢拍他裸照!虽然是**,可这小崽子竟然敢把照片卖给那个麻子脸的肥路!(原来你纠结的是没卖给美女吗?!)一想到那满身肥肉的女人正拿着他得照片yy,他的胃就想造反!而且训练偷懒不说还给他跑去逛红区!!一定是平时对他太纵容了,这破孩子就是欠教训!!

    面对一脸铁青开始发黑,还正在向喷火狼变身的大叔,月夕懊恼的想挠树!怎么这一走神就把正在想的事给念出来了呀!?

    谁来救命啊!!!

    “狼、狼头!你别罚夕夕,要罚就罚我!让我代替……“

    “噗!”月夕不厚道的喷了~

    不是她要不识好人心的打断夙为她的开脱。可是,榔头~

    噗哈哈哈哈~~怎么每次小夙都要这么有爱的呼叫呢?难道他就没看到那位大叔每次都扭曲的脸吗?!还是其实这货就是故意的?!或者这就是天然黑?

    “夕夕……”面对夙控诉委屈的表情,月夕感觉自己又要愧疚了。

    好吧,她不该不厚道的又笑场,其实怀疑谁也不该怀疑面前的这只会黑了啊。

    一年啊,从被这小子贴上后她就了解到这孩子有多纯良。

    此时的月夕是不会知道她自认的了解有多不靠谱。等到后来发生的事,才郁闷的悔不当初,没有相信自己的直觉!

    当然,此乃此时的废话。回归正路的情况是,还非常嫩的月夕正满腔歉意的收住笑声,使劲回复正经的对脸色快扭曲黑化的苍狼。

    恳认错,求宽大中…

    喜欢天天都想求速死请大家收藏:()天天都想求速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